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0章 啊啊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窗口照射进来,刚好洒在沐长生的脸上,温热的感觉让他舒服地叹息一声,闭着眼睛不像起来,就像这么窝一上午。

         伸出手想伸个懒腰,还未伸出被窝就碰到身旁温热的*……

         昨晚的回忆一瞬间回炉闪现在眼前,脸再也不受控制地红了。把脑袋蹭蹭缩进被窝里,假装自己还是熟睡着的。

         大概是昨天两人互吐心事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在那之后两个人分别讲述了两人分开时的经历。

         聊着聊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天慢慢黑下来,天空中的星星也越来越多,不知不觉已经很晚了,但两个人似乎都意犹未尽。

         “今晚留在这吧。”望着打算离开的沐长生,易清欢开头。

         今晚?会不会……太快了些……

         “别多想,你这时候回去一定会惊扰了前辈,若是前辈再问上几句,你肯定说不清楚,所以今晚先住下,明日再和前辈解释清楚。”易清欢衣服我完全是为了你着想的表情让沐长生羞愧了,自己在想些什么啊,不就是在这里睡一晚上吗,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我随便找一间房间……”这里的空房间很多,应该能空出一个地方让他窝一晚上。

         “客房已经很久没有打扫了,今天就和我一起睡吧。难道小沐是嫌弃我?还是之前说的都是骗我的?”易清欢目光放冷,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沐长生,这模样就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就算是已经知道易清欢装得一手好无辜,沐长生还是忍不住收住了脚步,转过身磨磨蹭蹭地坐在床边的椅子上。

         “我去给你准备洗漱的物品。”当一个神仙一般的人物对着你说要伺候你,那时的心情是怎样的呢?大概就是真的很赞啊,这么好这么高高在上的一个人竟然能为自己做到这个地步,那么其中的情谊有多少自然一目了然了。

         “好。”笑着坐在原地,望着永远一身白衣的人慢慢离开,心中也越来越踏实。

         洗漱完之后,重要的一刻终于来了,望着勉强能躺两个人的床,睡下的时候势必要有所触碰,那么小的距离,彼此交错的呼吸……

         “不舒服吗?”带着凉意的手附在沐长生的额头,对上还是一副岿然不动的表情,沐长生心中叹息,果然是自己想太多了。

         “没事,就是有点热,大概是刚刚的水太热了。”沐长生摇摇头,转过身掀开被子便躺到了里边,用被窝包住整个身体,只剩下一张泛着粉红的脸蛋。

         易清欢放下手,走到桌边把蜡烛吹灭,一瞬间黑暗袭来,沐长生抓紧被子。

         感受到身边的重量,沐长生觉得脸更红了,离这么近可以闻到对方身上的味道,就连空气中都似乎是对方的呼吸。

         “睡吧,别想太多。”易清欢闭上眼睛,声音十分平静,但藏在头发里的耳尖悄悄地红了,笔直的躺姿势怎么看怎么奇怪。

         “恩。”把半张脸缩进被自己,沐长生点点头,在黑暗中悄悄侧过头,在月色的衬托下看见了一双黑眸……

         飞快地转过脸,整张脸都埋进被子里,瓮声说道:“我睡了!”

         外边没有回答,沐长生等了几分钟,四周十分安静,只能听到外头风吹树叶的声音,长时间憋着,沐长生有点热了,慢慢伸出头透着气,一抬眼便对上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

         “我们……是在一起了吧。”

         “啊?是、是啊!”互相表白了之后不都是自然而然的在一起吗,所以这么问……

         温热的触觉让沐长生头皮发麻,睁大眼睛,心跳加速到快要跳出胸腔。

         温存许久之后,两人离开,迎面扑来的是那个人的呼吸,带着让人心悸的热度,沐长生觉得有些眩晕。

         “纪念一下。”带着沙哑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沐长生的心跳得更快了,眼睛不自觉的想要在看清楚那个人的嘴唇在黑暗中的形状。

         “睡吧。”轻轻躺下,把手伸进被子里抓住沐长生的手,易清欢闭上眼睛,纤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

         这一夜,沐长生花了很长时间才睡着,躺在左心房的心脏像是看了一场震撼的演唱会,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醒了?”易清欢用手撑着脑袋看着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人,伸出手。

         脸上的被子被拿走,沐长生不得不挣开眼睛,一缕长发刚好落在沐长生的脸上,下意识地去扯,才发现那不是自己的头发……

         被沐长生这么一扯不得不放低身子,两人的距离就更近了。

         “我不、不是故意的……”这么一看怎么就是自己不怀好、欲擒故纵呢,连忙松手,脑袋往枕头上压,企图拉大两人的距离。

         “起来吧。”翻身利落地下床,留下待在床上摸着左脸颊的人还在发着呆。

         刚刚一定是被亲了吧,那一瞬间不是错觉吧,为什么这人明明没有经验却这么会撩汉!而自己这个空有历史积累下来的五千年书本经验,现实中完全派不上用场啊,真实的完完全全处于劣势。

         早晨简单地喝了一点粥,吃了一点点心之后沐长生就想着去和自家便宜爹说说清楚,这下两人的误会都没了,可是爹还在误会着呢。

         回到住处,自己的房间倒是保持的很好,敲了敲丘善言的房门,没有动静,大概还在睡吧。沐长生于是回到自己的房间等着,这一等就是一上午。

         当丘善言打着哈欠盯着乱糟糟的头发出来的时候,看见沐长生这个人都是震惊的,配合着这样不修边幅的形象,倒是让沐长生想起上一次看见丘善言的时候,也是一副乞丐打扮,大概这是一种另类的喜好?

         “儿砸!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去找你朋友吗?是不是遇见困难了,那易清欢知道你回来了吗?你怎么一个人在这。”一连串的问题从丘善言的嘴里蹦出来,沐长生既无奈又感动,但还是一个一个问题解答了。

         “我其实只是去放松放松,去四周走走,我也没遇见困难,至于易清欢,他已经知道了。”

         “知道了?你见过他了?爹告诉你,我可算是识破他的真面目了,以前在你面前那一声声的前辈真是叫的好,可是昨天他竟然无视我,抱着个小兔子也不看我就从我身边走过去了,你说他是不是目无尊长。”丘善言气愤地细数着易清欢的种种不是,当然最严重的就是那小子竟然敢无视他。

         沐长生一头黑线,他差点忘记了他这个便宜爹竟然还想着吃了他,再次看向丘善言目光就有点不一样了。

         “你这是什么眼神,有了相好的就忘了爹。”

         “不是,爹,其实你误会他了,我也误会他了。”沐长生心虚地缩了缩脖子,想当初抱怨的也是自己,现在替某人申辩的也是自己,这怎么那么像调节女婿和岳父之间的关系呢……呸呸!甩开脑海中不靠谱的联想,沐长生把自己怎么误会易清欢的事情给解释清楚了。

         听了沐长生一番话的丘善言顿了顿,表情缓和了些,但又想起了昨天的场景,还想说什么。一旁的沐长生早就看出来了,于是长手一挥,咬着牙说道:“其实我昨天打他了!”易清欢啊易清欢,为了你我这个锅可是背大了。

         “你!”

         “爹,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可是我昨天一生气我就忍不住,所以他回来的时候可能会心不在焉没有看见你,你不要怪他。”

         “我就知道是你起的头,清欢他是多么好的一个孩子啊,一定是被你给带坏了!”丘善言气得站起来,他们丘家真是做了孽啊……

         “前辈,我是真心喜欢小棠的,我是真的想和他在一起。”就在沐长生快要扛不住的时候,处理好事务的易清欢赶来了,及时制止了丘善言教育沐长生的行为。

         沐长生长舒一口气,他这是亏大了,为了这个人可是形象全无啊,现在自己在爹的眼里大概就是土匪恶霸之类的形象吧,对了,还有虐待狂,动不动就打人……

         就在沐长生独自伤怀的时候,易清欢已经轻松把丘善言给安抚好了。

         “前辈,许耿正在准备午膳,这看时间还早,你吃点糕点垫垫肚子。”

         听到了许耿的饭菜,丘善言再大的气也生不出来了,之前已经差不多都消了的怒气彻底没了,只是瞪着眼睛看了一眼沐长生。

         轻咳一声,理了理衣服说道:“你们既然决定在一起我这个人做长辈的也不会阻挠,只是以后的生活你们要相互扶持,要一心一意,若是没有视对方为唯一的念头我看还是趁早散了。你们俩以后要和平相处,不要动不动就非打即骂,这样只会消耗你们之间的感情。”说到这里的时候特意看了一眼沐长生。

         “我要说的话就这么多了,我虽然是你的爹是你的长辈,但也不能替你们选择以后的生活,所以,好好珍惜。”一个是自己疼爱有加的儿子,一个是一直愧对着的晚辈,他有许多想说的想做的,但是话到嘴边只剩下几句告诫和祝福。

         “我会的,爹。”沐长生郑重的点点头,对于这个唯一的亲人,沐长生早就已经把自己当做了真正的丘棠,也真正的承认了眼前这个人。

         易清欢则握紧沐长生的手,用一种无声而坚定的方式证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