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4章 啊啊
        轰隆的声音从很远的身后传来,惊动了不少鸟兽,暗骂了一声丘启丧心病狂,为了自己的利益果然什么都可以不顾。

         “蟒蛇大哥,现在我们去什么地方?”逃过一劫的小红重新活跃起来,好似忘记了前不久才失去亲爱的儿子,低空飞行着问着蟒蛇大哥。

         “我也不清楚,这一地带我很少来,对附近的情况也不了解,你知道吗?”蛇头转向沐长生,沐长生木然的摇头,他只是新加入的鸟好吗,对鸟的世界还是很陌生的。

         三只生物只好一直往前走,其实在动物的世界还是很好区分一块地盘是否有主人,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这个十分牛掰的能力沐长生还真有。

         占领了一个无生物的区域之后,接下来的就是筑巢了。

         选好一个离小红较远的枝丫,沐长生就决定吧自己暂时的窝建在这了,至于蟒蛇大哥,随便钻一个地方就是家。

         筑好巢之后面临吃饭的问题,鹦鹉是杂食动物,能吃的东西有很多,也就不怕饿死。吃饭完就该迎接成为鸟之后的第一个夜晚。

         “前辈,小棠怎么不出来吃饭。”易清欢身边坐着同样穿着白衣的白玉盈,看在丘善言眼里可是两人之间有猫腻的最佳证据,于是面对易清欢的问话直接无视,哼,吃着碗里的竟然还想念着锅里的。怪自己以前看错人,还以为这人是可以相伴之人。

         白玉盈看看易清欢又望望丘善言,不知为何气氛突然变得僵硬起来,她今天可以来蹭饭就是为了看一眼丘棠,没想到人竟然不在,“丘前辈,丘棠他是病了吗?”

         易清欢眉头一皱,小沐病了?

         蹭一下站起来,在丘善言拉住他之前闯进了丘棠的房间,望着整洁干净却唯独少了人存在的气息的房间,易清欢暗下眸子,似乎酝酿着狂风暴雨。

         “棠儿他出去办点事去了,是不是我们父子的行踪都要报告给你听,那我们也没必要待在这儿了。”这人虽然帮了自己,但儿子是他的宝贝,欺负他儿子的人都不能放过。

         “前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以为他病了,所以着急来看看。”走,怎么可能?好不容易才把一直缩在角落里的人给拐出来了,他怎么舍得。

         “着急?哼!”留下一声冷哼,丘善言就头也不回的进了自己屋,关门的时候哐当一声巨响。

         “他怎么了?”小心翼翼跟上来的白玉盈满脸疑惑,之前这几个人不是好好的吗?“清欢哥哥,我们继续吃饭吧,对了,丘棠他什么时候回来。”

         “我不吃了,你吃吧。”转过头,扯出被白玉盈抓住的袖子,没有任何留恋就走了。

         白玉盈看着自己的手,摇摇头,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奇怪啊……

         躲在门缝里看着两个白色的身影走远,直到看不见才慢慢地打开门,弹了弹衣服,为了一个负心汉还不至于让他吃不下饭,身体要好好保养,才能保护儿子。

         于是重新回到餐桌上,桌上的菜几乎没动,丘善言抓起筷子横扫,不放过任何一道美味。

         易清欢急匆匆地走回书房,退下了所有的下人,对着空气说道:“查到了小沐在哪里吗?”

         一道奇怪的声音响起:“查到了,对方正在做任务,任务进度,完成。”

         “那为什么还不回来呢?”易清欢好似叹息一般,又好像自言自语,之后那个声音再也没有响起。

         易清欢推开门,往外走去,我给了你这么长时间,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逃走……

         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锁定了的沐长生吧唧吧唧嘴巴,窝在自己动手……嘴建造的窝里面,睡得格外香甜。

         而另一边毫无所获的丘启把整片山都给砸了,但这山也不是白砸的,这山的旁边还居住着不少百姓呢。有人的地方自然也就有人管,这事很快就捅出去了,传得沸沸扬扬。

         后来不知道是谁说在出事的地方看见了丘启,于是不少声音就出来了。许多小帮派都是分散在村落附近,平时就像普通的老百姓一样生活,有什么活动的时候再出动。

         一个小帮派恰好就在这附近,虽然没有亲眼看见丘启砸山,但是他们看见这个人进山了啊,再加上有人给好处什么话说不得。

         有了助力,这些传言很自然的就到了各大门派和盟主府那里。

         至于各大门派将会怎么行动那就是他们的事情了,反观丘惘则是显得有些镇定了,听着管家传来的消息,丘惘弯起嘴角。坐在一旁的白若仪看见这熟悉的味道竟有些止不住颤抖。

         很好!很好!

         这就是他的好儿子,一个小小的白羽宫小宫主都搞不定,现在竟然给他捅这么大篓子,这不是逼着他把盟主这个位置让出来吗!

         不肖子!不肖子!

         “就是你生出来的儿子!”指着白若仪难看的脸,当初娶了这个女人简直就是自己这生最错误的决定!“老子真后悔娶了你这个黄脸婆!”怒极的丘惘已经忘记了要保持一个上位者的威严。

         望着拂袖而去的身影,白若仪的脸上不再是骇人的惨白,一丝诡异的微笑在那张苍老的脸上浮现,丘惘啊丘惘,现在说后悔是不是太晚了?现在就已经后悔娶了我,这结论恐怕下得太早了些。

         她已经这个年纪了,为了这个男人她放弃了一切,甚至都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自己的孩子,也没能保护他。之前那么长时间没有娘在身边,恐怕以后都也不需要了吧……

         丘启被丘惘派出去的人抓了回来,对于百姓来说,靠山吃山,砸山的举动无异于断了他们的生路,所以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不少人找上门来。

         若是放在平时,一些找麻烦的背后解决了就是,可这些人若是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出了事,不管是不是盟主府做的,他们都得吃下这个硬亏。

         最怕的就是官府插手,这样他们盟主府就会彻底被抛弃。

         朝廷和江湖一直处于敏感的关系,若是被朝廷抓住小辫子那么他们的罪过可就大了,这可就不是盟主府还是不是盟主府的影响了,而是你丘启、你丘惘能不能被整个武林容纳了。

         为了解决这件事,盟主府掏出了几乎所有的家当,并大量裁去了府内的下人,扮演着沐长生和丘善言的两个人趁机出了府,并把事情的经过结果都传达给了易清欢。

         盟主府因为这件事情声望已经不复存在,丘启被迫下位,盟主之位空了出来,一时间所有的江湖人士蠢蠢欲动。

         “爹,我真的是去找霹雳斩的!”捏紧拳头,丘启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在此之前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让他赶去的那个地方,就好像那里有东西在吸引着他,后来听人说有不少人听到了消息霹雳斩就在那个方位,所以他才肯定指引自己的一定是那霹雳斩,他是霹雳斩命中注定的主人!

         “丘启,我看你梦还没醒呢。霹雳斩是什么东西你不知道吗?消失了一百多年的东西会在那个破地方?偏偏还被你知道了消息?你去了时候一个人都没有,可是霹雳斩呢?我怎么听说我丘惘的儿子把山都砸了,还赔光了家产,最后盟主的位置都保不住了!”

         “我!”丘启语塞。

         “看来是有人已经看不过我丘惘了,这个位置坐长了时间都让人差点忘记自己不是无敌的。”望着窗外,当初那个人是不是也有这种想法呢?明明身在高位却只能拥有无尽的寂寞和孤独。只有不断地谋求更多的东西才能让自己心安。

         “盟主这个位置以后和我们丘家无缘了……”似在叹息,又似乎松了一口气,权利已经不是他追逐的东西了,他想要的怎么可能仅止于此。

         “爹我错了!这次我是受小人蒙骗下次我一定改,我一定改!爹!”直挺挺地跪下,抓住丘惘的衣袍,整个人十分狼狈,他好不容易得到的怎么能就这么失去,他还没有把欺负过他的人狠狠地踩在脚下,他也没有站在最高的位置享受众人敬仰的滋味,他怎么能就这么倒下了呢……

         一脚踢开跪在地上的丘启,丘惘垂着眼睛像是看蝼蚁一般望着丘启颓废的姿态,轻笑出声,我的好儿子,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大哥,你怎么了?”这已经是大哥第三次走神了,难道和自己聊天真的这么无聊吗?看蟒蛇大哥就这么认真,大哥果然变了。

         “啊?”沐长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总是觉得有些心神不宁,就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这样的感觉让他很不安,想早点离开这里,索性任务也完成了,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对了,蟒蛇大哥,你的洞府也弄好了,我把你的东西还给你。”

         把东西放起来,原本空荡的洞一瞬间被填满了,沐长生松了口气,还好系统没坑他。

         转过头看见小红满怀期待的小眼睛,沐长生暗道一声糟了,他怎么就忘记了……

         “大哥,我的亲亲儿子呢?”小红天真的声音响起。

         这一刻,沐长生多么希望自己是个哑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