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啊啊
        【系统,这算是崩了吗?】沐长生是真的有些慌乱了,易清欢勾起唇角邪笑的样子一直在他脑子里晃悠着。

         在他的印象中易清欢原本就是个情感很淡的人,日常相处中是,从书中了解到的也是。不会过多的表露自己的情感,甚至很多时候沐长生都怀疑这个人是不是没有感情细胞这种东西。

         【我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啊?】这种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之后的体验,沐长生似乎预见了自己惨淡的未来。

         可是怎么好好的就崩了人设呢!

         这多出来的鬼畜属性又是闹怎样?

         等等,易清欢说他是妖精!那我岂不是还没有掉马甲,多亏了古代有许多妖神传说,估计这易清欢也把自己当做修炼出悟性的狐妖了。小短腿拍拍胸膛,只要不拿他去解剖研究似乎也问题不大,沐长生心大的想到。

         只是这一切人性化的动作又被易清欢一点不少的看了去。

         不愧是丘善言的儿子,这心大的性格即使是换了一个灵魂也学了个十足十,就差乐呵呵地感谢易清欢的不杀之恩了,至于易清欢说的那些话,估计早就忘了吧。

         再说到易清欢与沐长生重逢的全过程。

         在丘启押送丘善言去往烙川的途中,丘善言自然不是个乖乖就范的主。他趁旁人不注意的时候往裤腰带里一掏,两手洒出一大把迷药,当然很不巧的正在做梦的沐长生也被迷晕了,所以也就错过了丘善言带着沐长生跋山涉水逃命随后碰见易清欢的场景。

         索性两人见面都很理智,并没有一言不合就开打。

         至于两人的各自心里设想,丘善言心里是这样想的,易清欢差不多也是他看着长大了,多少有些情分在,更何况原本就是他们丘家对不起人家小孩,没必要弄成跟仇人一般。

         而易清欢完全是单纯地看见那安静的躺在对方怀里的小黑团子一时忘了做出反应,一双凤眸第一眼便辨认出自己一直疑惑的事实。虽然看不到那双熟悉的蓝色眼眸,但有一种莫名的笃定让他停下脚步。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除去一身陌生的毛发,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让他沉寂的心波动起来。

         仿佛凶猛的野兽看见自己搜寻许久的猎物,一种嗜血的快感快要突破肉身喷涌而出。

         易清欢及时控制住了这股冲动,但还是不由分说地把已经脏得不成样子的小团子抱进怀里。

         “你……”丘善言疑惑地看着眼前这个一言不合就抢“狗”的人,但当其视线停在对方怀里另一只白色的团子后便默默松了手。

         “我的。”接着他听到对方说道。

         霸道中带着决绝的气息。

         这是一种很强的占有欲。

         丘善言没想到一个看似为人寡淡甚至可以说是无情的人竟然能有上心的东西。

         后来易清欢和传说中阿呆的相处更是刷新了他的接受底线。亲切的话语也罢,可是容忍一只丝毫没有吃相弄得到处都是的狐狸在自己的衣服上胡闹,这简直就是天大的荣幸。

         只是看样子那只蠢呆呆的阿呆是永远不会不明白了。

         丘善言幸灾乐祸地想着,被易清欢这种人执拗上了应该也不是什么好事吧。

         不过看在那小家伙陪了自己好些时日的份上为它祈祷了。

         再说这是他们之间的乐趣,他这个老头子还是别参与了。

         沐长生还是不敢直视易清欢的眼睛,尽管鬼畜易清欢已经下线,清冷易清欢已经上线,但沐长生被震慑地太过彻底,一时间怂回老家。

         好在易清欢不一会儿就把他放回了他的好兄弟身边。

         沐长生自然欢喜不已,他认为突然“揭露”易清欢的另一个面目这么尴尬的事两个人现在还是不要见面的好。

         最好之后的很久都不用见面,沐长生心想,但目前身家性命都把握在对方手里想不见面自然是异想天开。

         所以避免尴尬的最好方法就是装傻。

         易清欢能扒他马甲,他就不能死不承认嘛!回答必须是可能的,于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沐长生可算是把作死演绎地淋漓尽致。

         某天某时,易清欢抚摸着许久未感受过的柔软毛发,低沉悦耳的声音不时响起。

         “该叫你什么呢?阿呆?这个问题我是不是对你说了两遍。”历史又重演,古往今来难倒众多平头百姓、达官贵人、文人骚客的一个重大问题又放在了沐长生的面前。

         但这次对于沐长生是一个机会,也可以说是一个陷阱。

         因为他想都不用想易清欢那个死腹黑一定又想着给他取比阿呆更了不得的名字,而问出的这句话说是想得到答案又不是必须要得到答案。

         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是一种显而易见的试探。

         沐长生有些头疼,这盗版阿呆只是他的一次性小号,练废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这易清欢的态度让他十分捉摸不定。

         说试探,可是之前笃定的语气分明不像是猜测,可若不是猜测把这个难题推到他面前是几个意思。

         沐长生真的是脑细胞不够用了,没回面对易清欢他都有种雾里看花的感觉,无论怎样擦拭眼睛都看不清。

         索性一贯自己的作风,装傻!

         眨巴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沐长生努力做出一副天真无邪、我啥都不知道的表情。

         易清欢薄唇细微挑起,虽然不明显,但沐长生还是很眼尖地看见了,顿时心中警铃大作,这货又准备做什么妖了!

         “那天见你真是脏成了小花猫,不如就叫你小花。”易清欢不急不躁地放出一记大招,打得沐长生措手不及目瞪口呆惊慌失措。

         就算是一次性小号也不能这么糟蹋啊!

         沐长生痛心疾首。

         不得不说,易清欢这回可是误打误撞地敲中了他的七寸,自幼由于长相问题,他最厌恶也最害怕的就是突然有人冲到他面前问他的性别,或者借玩笑之语谈笑他的长相。

         他知道这些人中不尽是恶意,甚至有的人只是随口的无心一说,但在这种无心之中历经多年的沐长生对这种经历十分抗拒,也十分害怕。

         所以也活得有些自卑,但凡有人多看他几秒他就会不自觉的联想对方是不是在暗中嘲笑他,也因此错过了许多次暗示,一直保持着单身汪的状态。

         如果小花这个名号安在自己头上,沐长生觉得自己每秒都会处于疯癫的状态。

         所以他十分抗拒地摇了摇头。

         这下是彻底丢马了吧,沐长生暗叹,果然是死要面子活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