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啊啊
        “阿呆?”看着还在痴愣的小白团,悦耳的声音再次在沐长生的耳边响起。

         “嗷?”试探着叫出声,沐长生两腿交握,随后偷偷地伸出爪子在腿上一划,酸爽的触觉传遍全身。

         好像……用太大力了。

         咬着牙抖着被自己误杀误伤的大白腿,疼痛之后,沐长生这才有时间好好确认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

         竖起耳朵,忽视落在自己身上炽热的视线,沐长生快速抬眼瞄了一下四处的情况,发现本该狼狈得被丘启惩罚不让吃饭的丘善言正抱着一块肉吃得正欢。

         丘善言!

         沐长生再次把不可思议的目光转向抱着他的人身上。

         那人低垂着眉眼,稍稍阖上一点的凤眸少了许多难以亲近的距离感,多出来的是让人沉溺的温柔。

         白到不可思议的皮肤似乎也在阳光下闪着圣洁的光芒,沐长生一瞬间看呆了,时间仿佛回到第一相见的时刻,小小的胸腔内一颗小小的心禁不住加快速度。

         可是这两个人究竟怎么混在了一起!

         他们不是仇家吗仇家吗?

         不是该拔刀相见不死不休吗?现在这般其乐融融让他真的很害怕啊。

         “嘿,你家儿子醒了。”对沐长生的视线似有所感,丘善言停下嘴上的动作,一脸好哥们似的和易清欢交谈起来。

         “话说我还真是没见过长得一模一样的雪狐,若不是你把你另一个儿子抱出来我还以为你在诓我呢。”伸出手剔剔牙,自然熟的语气让人以为他们是多年的朋友呢。

         “多日不见,丘叔性情还是如此啊。”话是叙旧,但易清欢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平静到没有表情。只是再次低下头时看见还在痴痴望着自己的熟悉眼睛时,冰雪消融。

         坐在不远处的丘善言眼中闪过一瞬间惊疑后片刻便了然。

         他原本就不是个无情的人……

         倒是……

         也罢也罢,如今他们还能心平气和地相处,也恰恰证明了这孩子能辨是非,只是以后恐怕不容易啊。

         “你小子倒是豁达,我这老头子可是比不上你了。”丘善言失笑道,自己倒是多虑了,哪个日后名声鹊起的人早年不经历些挫折,依他看呐,眼前这小子可有打算着呢,倒是比他那脑子里总少一根弦的儿子强多了,唉,也不知道棠儿现在怎么样了。

         丝毫不知道自己便宜爹已经拿自己里里外外和易清欢比较一番的沐长生这时候才认清眼前的现实。

         可是认清后又有一大堆的问题在他脑中闪现。

         为什么他又变成了易阿呆?

         为什么易清欢会在这里,并且貌似和他便宜爹相处得很好?

         还有,为什么系统一直在装死。

         从一开始发现自己不是做梦的时候沐长生就不淡定地一直呼唤系统,可是对方就像是吃饭被噎死了一般完全没有动静。

         好吧,沐长生也该习惯了,毕竟这是系统遇事的常态。

         能躲就躲,躲不过就直接装死。

         “饿了吧。”两只手轻易地把沐长生举起来,直到四目相对。

         蓝色的眼眸不经意间就落入化不开的浓墨中,沐长生第一次发现原来易清欢的眼眸是这样一种浓烈的黑色。沐长生还从未在除去婴儿之外的人身上看见过如此纯粹的黑眸,好像一个吸取人思绪的黑洞,只要一丝丝泄进去后就再也没有退出的可能。

         熟悉而又浓郁的香味让沐长生逃离这场风暴,木然地转过头看见的就是一只被烤得外焦里嫩的鸡,鸡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在神情地呼唤着他道:快来吃我呀快来吃我呀~~~(对不起我污了。)

         从舌头上不停分泌出的液体快要承受不住流出来,沐长生一个飞扑就把烤鸡抢到了手,按在自己的身下就开始狂吃。

         全程目睹洗净了的小白团把易清欢的衣服当桌子的丘善言默默转过头,为什么他会觉得这么多余呢?目光随即转到趴在地上睡觉的“小秃驴”,这才觉得又了些许安慰。

         “嗝~”吃饱之后的沐长生打了一个悠长的饱嗝,吃饱之后瞌睡虫也就跟着出来了,本想就地躺下的沐长生嫌弃地扒拉了几下沾满油腻的布,在小爪子感受到肉垫下的温度和软度之后,整个狐就呆在了原地。

         哎呀妈!感情他一直实在易清欢身上吃着呢!

         要死了要死了!

         这可是神仙一般的人啊,怎么会容忍有人,不对,有狐在他身上吃得到处都是,就算换做是沐长生,沐长生也会掀桌啊。沐长生战战兢兢地抬头偷瞄一直充当餐桌的某人,蓝色眼珠子快速往上一转,不到一秒之后快速龟缩。

         咦?

         脸色好像蛮平静的?

         不对不对,眼前这个人可是个长得十分好的面瘫啊,表情不平静才奇怪。

         那到底是生没生气,心中考量一阵后决定再观察一下。

         蓝色的眸子再次向上转动,只是这次很倒霉地望入一双带着笑意的双眼,沐长生那个吓得啊,直接四只脚没站稳直接从易清欢的腿上掉下来。

         “哈哈哈哈哈哈……”终于找到自己存在意义的丘善言没忍住笑出声,巨大的笑声收获了六只神色不一的眼睛。

         没错就是六只。

         短毛阿呆迷茫地看着坐在地上笑到拍胸顿足的中年男人,白色的耳朵随着笑声的节奏一动一动,动了一阵后许是觉得没意思了,又接着倒头就睡。

         习惯便宜老爹的神经质的长毛阿呆沐长生直接转过头,恰好落在趴着睡觉的短毛阿呆身上。

         这又是什么情况。

         像是确认什么一般低头瞧了瞧自己的毛发,纤长的浓密的,没有经过任何修剪的漂亮毛发,和自己距离不过一米之外的正版易阿呆唯一不同的地方,沐长生仿佛听到了理智破碎的声音。

         这算是掉马甲了?

         可是易阿呆明明在这里,易清欢之前称呼自己阿呆又是几个意思?

         “我去换一身衣服,麻烦丘叔帮我照看两个小家伙。”像是没有看见沐长生直溜溜的注视,易清欢径直错过沐长生向旁边走去。

         沐长生下意识地跟上去两步,这时身后响起一个调侃的声音。

         “你是想看那小子换衣服吗?小家伙不老实啊哈哈哈……”怪笑两声后就讪讪的收了声,因为他看见对方蓝色的眼眸里仿佛带了鄙夷,瞬间读懂一直狐狸的心思让丘善言心里十分复杂,也就自然而然地不敢再嘲笑了,于是默默转过头把目光放在一直在沉睡的短毛易阿呆身上。

         于是沐长生就这样阴差阳错地震慑了自己的便宜老爹一次,不过但还是收住了脚,转过头回到短毛易阿呆的身边朝着易清欢离开的方向躺下。

         转过头看着自己所处的环境,周围都是树木,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块空地,不远处有一个破旧的屋子,易清欢就是往那个小破屋子里走去。

         不消片刻易清欢便换了一身衣服走出来,依旧是白色为主调,衣袖边绣着暗金色的花纹,整个人清冷之中又带着些高贵,从阶梯上走下来的时候仿若天人。

         那人一步步靠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沐长生觉得那个人的目光就一直落在自己的身上,眼神飘忽地错开那个人的目光,慌乱之中碰醒了还在做梦的短毛易阿呆。

         【你回来了。】简单的一句话之后有接着躺下了。

         【为为为为为为……什么它会说话!】

         【你不是也会说话吗?】懒洋洋的声音闷闷地响起。

         【这不一样!还有你怎么认识我!】难道短毛也被人上身了?

         【我能感受到你的存在,只是不太明白没过一阵子你就会离开。】这句话还来不及沐长生思考,他整个人就被悬空抱起,短毛易阿呆抬眼看了一眼之后闭嘴躺下睡觉了。

         从沐长生清醒之后短毛易阿呆一直再睡,他都要怀疑是不是要冬眠了,然而狐狸要冬眠吗?

         “易贤侄,今日相遇也算是有缘分,但我还有要事在身也就不打扰了。这雪狐的事你也不必多说什么,我有幸碰见它也算是他和它的一场缘分吧,只愿今后犬子丘棠若做了什么对不起贤侄的事还望看在老夫的身上放他一次。”虽说丘棠已经答应并且真的没有再和丘启厮混了,但做爹又做娘的人就是免不了为自己的孩子担心,也算是为他的以后谋一条出路吧。

         易清欢对丘善言微微点头,关于丘棠这个可有可无的角色,他上辈子的记忆已经不再清晰,唯一还算记忆深刻的就是丘启身后时常跟着一个俊俏的少年,想必那就是丘棠吧。

         沐长生深深地望着微微弓着背远去的背影,突然想起了忘了是小学还是初中时代学过的那篇《背影》,此刻他很想冲出去告诉他自己就是丘棠,自己现在很安全。

         可太多顾虑和纠结让他只能眼睁睁地望着那个身影远去……直至看不见。

         “怎么了?舍不得?才和他相处多久就已经这么有感情了?”易清欢画风一边,温平的嘴角牵出一个讥诮的角度,这么考验面部表情的动作让沐长生以为自己瞬间穿越了。

         眼睛一睁一闭,那个笑容还在,那种渗人的表情也还在。

         “我不管你是用了什么方法能在两个身体里转换,也不管你是不是妖魔鬼怪,我知道你听得懂,你现在唯一要明白的就是你只能属于我。”淡色的嘴唇在这一刻变得殷红,墨色的眼眸似乎越来越浓,酝酿着狂风暴雨。

         被易清欢鬼畜了一脸的沐长生整个狐狸脸都是懵逼的,这算是人设崩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