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啊啊【捉虫】
        “我开始方了……”沐长生四肢僵硬,仿佛预见了不久的将来四肢瘫痪、命不久矣,虚弱地躺在床上独自挨过最后的艰难日子,最后心酸地死去。

         沐长生生无可恋地瘫倒在地上,目光呆滞。

         【没有那么严重,只是会在你的本体上留下一点易阿呆身上的特质。】如果系统有实体,那么现在一定满脸黑线,他现在已经学会从沐长生的狐脸上读出该有的情绪,大概是沐长生这次的“悲伤”太过明显,以致于系统忍不住出言制止。

         “啊?”沐长生开始幻想着自己人头狐身的样子会不会很让人接受,又想象着若是狐头人身他该选择放弃吗?最后的结果是沐长生脸上的生无可恋越来越明显。

         【这个特性不会很明显,对你正常的生活没有影响。】系统继续宽慰着,由于副作用选择的随机性,所以他也不确定最后出现在沐长生身上的是什么,但为了稳住沐长生的心,他明显又动用的人类特有的说话方式——善意的谎言。

         “你怎么不早说,吓死我了。”习惯性的伸出“手”想拍拍胸脯,低头看见自己白乎乎的爪子后果断放下来。一个不明显的特质换取一身轻功,这么想想还是挺划算的,这样还能每天偷鸡吃。一说到鸡,沐长生舔舔嘴巴,这味道还行,就是味道有些淡了,不过勉强还能凑合。

         大爷似的评价一番偷来的鸡后,沐长生仗着拥有一身轻功,行动也愈发没有限制了,如果可以,他想站在高处大吼一句:看呐!这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

         “噗……”两只小白腿捂住嘴巴,不让嘴里的笑声泄出来,沐长生为自己的脑洞默默点了三十二个赞。

         自娱自乐一阵之后,沐长生趁着没人的空档专门找偏僻的地方走,试图摸到丘善言的房间看看他爹的情况。但他实在是高估了自己作为盗版易阿呆的认路能力。由于视野中物体大小巨大的变化,沐长生绕了许久之后才勉强找到一条通往他自己房间的路。

         稍作思考之后沐长生就窜进自己的房间,刚推开房门撞在一个人的小腿上,在万恶的惯性之下,沐长生很不巧地摔了个底朝天,并一时间翻不过来,只能在地上蹬着四只腿,十分凄凉。

         “哪来的野狗?”熟悉到不能更熟悉的声音让沐长生一个激灵,在对方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猛地翻过身,然后疯狂地往回去的路狂奔,在这一次,沐长生又刷新了自己的逃跑记录。

         “呼~呼~”伸出舌头喘着粗气,好死不死的竟然碰见了丘启,落在那小子手里那真是不要活了。还有,竟然说他是野狗,有见过这么帅气的野狗吗!

         光顾着质问,沐长生丝毫没有注意到此时的他已经不是那个一身雪白的顺滑毛发的易阿呆了,而是一身黏糊糊的灰黑色疙瘩,说是野狗也是照顾了他的面子,此时的他更像是一只癞皮狗。

         看来白天是出不去了,回到先前蹲守的地方,沐长生趴在角落里。

         既然丘启能够在自己的房间里,那么也就是说他已经甚至更加就知道自己已经逃走了,那么是不是就意味着丘善言的处境很危险?

         沐长生有些趴不住了,虽说丘善言嘴巴上说着对方不敢动他,可是丘启和丘惘是怎样的人他一清二楚,更何况他再理解不过这种来自父母对孩子善意的谎言,所以其中的凶险一定不会像丘善言所说的那般简单。

         可是他该怎么办呢?

         沐长生纠结了,时间紧迫,他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找到丘善言,确定对方的安全之后才好制定下一步的方案。

         “不能再等了!”咬咬牙,沐长生再次冲出了破柴房。

         快到中午的时候,沐长生终于在他顽强的路痴意志下找到了丘善言的房间,只是门外把守的两个人让他十分伤脑筋。绕到房间后方,万幸没有人把守。

         由于后方的窗户不够一个人的大小,所以才让沐长生有了有机可乘。

         已经能够用盗版易阿呆使用轻功的沐长生很轻松地跳上的窗沿,从狭小的窗口钻进去。

         “谁!”同样是熟悉的声音,但这个却让沐长生不是滋味。

         用蓝色的眼睛看着坐在桌子上转过头眼神犀利的丘善言,原来这个人在陌生“人”面前是这样的表情,丝毫看不出和自己在一起时的故作严厉的姿态和时常出现的无赖。

         “哪来的野狗?”随意瞟了一眼沐长生后,丘善言就漫不经心的转过目光,随后表情一滞,再次转头看向那乌黑的一团,只是这次眼中多了些认真和审视。

         就在沐长生快要招架不住的时候,丘善言再次开口说道:“是……雪狐?”话中的疑惑无疑是肯定了沐长生的伪装术。

         没想到一见面就被扒掉马甲的沐长生一瞬间僵硬,但很快也就理解了,看样子对方只是见过雪狐,毕竟狐狸也不是什么珍稀动物,认识也很平常。但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他爹丘善言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在他见过的众多人生中,只有淦独龙和丘善言认出了他是一只狐狸,就连易清欢都一只把他当狗养着。

         更别说现在完全看不出真面目的自己了,由此沐长生对丘善言更是好奇的几分。

         认出跑进自己房间的是只雪狐后,丘善言也没有什么举动,只是继续坐在桌子上思考人生,沐长生摆了许久的姿势完全排不上用场,只能百无聊赖地找一个角落窝起来。

         他总不能跑到对方面前说:我是你儿子,我来救你了!

         捂脸,简直没脸想。

         “吃饭了!”哐当一声响,门旁边的小窗子被打开,一个托盘被一只黝黑的手送进来,随后便再次无情地关上了窗户,全程不过一分钟。

         丘善言也不说话,很自觉地走到窗口,拿起托盘把饭菜放到桌子上,一一摆好后开始吃起来。

         目瞪口呆旁观着一切的沐长生才算明白什么就做荣辱不惊,被软禁了还能这么冷静!

         沐长生不知道改欢喜好还是悲伤好。

         有一个心大的爹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呢?

         大概就是这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