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出逃
        沐长生,不,暂时更名叫做丘棠的少年微低着头,修长的手指不断在虚空中挥动,时而舒展时而拧紧的眉头和清丽的面孔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么一句:天然一段风韵,全在眉梢,平生万种情思,悉堆眼角。

         沐长生原本的长相就属于在万千糙汉子中犹如一泓清泉般的存在,但……人无完人,上天给了一个人超凡的长相,那么也会给这个人中二的性格,这就是沐长生能够在日常生活中如此接地气的原因。

         他的父母都是大学的教授,因此沐长生从小接受的教育和所处的家境不说是极好的,也够衣食无忧。父母恩爱,和谐的家庭环境自然也就让他形成了一种浑然天成的纯然之气,说得好听是天真,说得不好听就是幼稚了。很少甚至没有遭受过来自这个世界的恶意,也没有被这个世界抹去应有的棱角,这大概也就是他能被系统选择的原因。

         保留着一颗赤子之心,才能重塑这个已经扭曲的世界。

         现代社会中的沐长生还是一个普通的单身的大学生,但怎么说也成年已经有两年,可自从穿到这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叫做丘棠的壳子上,他就觉得气得慌。沐长生原本就属于那种体毛少到稀奇的男生,皮肤白白嫩嫩,十几岁的时候经常被同龄的糙汉子开玩笑。好不容易上了大学之后才有了点男子气概,没想到一朝又回到解放前,不,情况更加恶劣。以前沐长生皮肤白是白,但容易干燥,属于不太健康的苍白。可是现在呢,宛如刚从清晨摘下来的蜜桃一般,白里透着粉红,一摸,更是水水润润颇有弹性,再加上这么个如此凸显美貌的飘逸长发,简直就是人间极品,沐长生可是从来没觉得自己的长相有如此大的冲击力。所以现在抹脖子还来得及吗?

         自然是来不及了。

         前身丘棠今年正值十六,正是叛逆的年龄,人虽然长得周正好看,但脑袋却歪掉般得十分崇拜丘启,对,就是这本要命的书中要命的主角。

         查看了此时的时间线,沐长生发现前不久就是易清欢和丘惘决裂的时间,那么联系到原身被关在房间里的原因,也就不难猜到这几天大概就是书中描述的为树立新任盟主的权威,对叛出盟主府的易清欢进行绞杀的桥段了。

         而原身丘棠正是因为吵闹着要跟着去才被其父上大人丘善言锁在了房中,而这个禁足的状态刚好给了沐长生适应的时间,除去每日三餐准时从窗口送饭的小丫头,他几乎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人。

         “我现在成了丘棠,那真正的丘棠呢?”小说中原本关于丘棠的定位就是丘启的脑残粉,时不时在丘启身后发表一番倾慕之情,也就是个打酱油的角色,实在是无足轻重。

         “权限不足,无法查看。”丝毫不带感情的声音响起。

         “……”行,他算是再一次见识到这个所谓系统的鸡肋作用了。

         不再寄希望与系统,沐长生开始以后的计划,从小说中对原身的描述可以看出来丘棠完全是一个没脑子的典型,从小跟在丘启的屁股身后,心思也算单纯,可却是个十足的傻蛋,被丘惘两父子用来控制自己亲爹。

         说道这傻蛋的亲爹,倒也算是个难得的拎得清的。虽然表面上一直对自家大哥丘惘恭恭敬敬,但整本书看下来他一直游离在各种关系之外,简单来说就是局外人。他武功高强但善于藏锋,就连他的亲大哥丘惘也不知道他的真实功力,最奇怪的是,他好像一直在阻止丘棠习武。

         原身武功奇差于其本身不好武学为其中一个原因,最重要的是丘善言没有做出把自身武艺相授的任何行为。旁人看来这是溺爱家里唯一一颗独苗苗的表现,但在以武为尊的世界实在难以理解。

         不过解释起来却也不难,丘棠这种心性不学武功还好,只能跟着丘启当当跟班,危险的时候一般躲在屋子里。但一旦有一个脑袋简单且武功高强的人出现在丘启身边,这个人十足十的会被当成打手,甚至活不了多久。

         看来他这个爹很不简单。

         有一个这么不简单的爹,沐长生更是不敢直接撞上枪口,要是被他发现自家儿子都换芯了那还得了。

         所以两个字:遛!

         “丘盟主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作为,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我辈甚是惭愧,惭愧啊!”“是啊是啊,丘小盟主年轻有为,这次一定能拿下易清欢那个武林叛徒!顺便端了魔教的老巢哈哈哈……”“哈哈哈……”

         丘启挺直腰背地看着围站在一旁阿谀奉承的各大门派,双眼渐渐染上得意,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啊,高高在上,所有人都必须恭恭敬敬地低伏在他面前,无论真假虚实也好,善恶难辨也好,他要的无非就是得到所有人的重视和尊重。

         所以他必须坐稳这个位置,不论任何手段都要!

         而当下最好的方法就是抓住易清欢那个武林叛徒,拽紧拳头,丘启突然有些失神。父亲的冷漠、母亲的无能,一切的一切都是易清欢那个杂种造成的,过去十几年间所受的种种伤害他终将要一样一样讨回来。

         “各位前辈,时间不早了,今晚就只能委屈各位留宿在这个小镇上,待明日一举拿下易清欢那个武林叛徒!”丘启整理好情绪,幻想着日后掌握武林各大事务,站在最顶端蔑视着曾经对自己不屑一顾的易清欢。对!易清欢不能死!他不是清高的很吗?不是不屑爹给他的东西吗?那就让他跪在我的脚下看看我丘启是怎么风光怎么享受的!

         背光里渐渐扭曲的脸十分狰狞。

         丘启原本就长得英俊不凡,再加上一路上谦逊有礼,得到了大多数跟随而来的武林同盟的支持,不论这个担着武林盟主名头的人是不是才十七岁。在笼络人心方面,丘启难得的和他的父亲十分相似。

         而另一边。

         “太不要脸,话说我碰见这个丘启能揍他吗?”咬着牙瞪着眼看着书中描述的“热血沸腾”的围攻场面。

         “并不能,单从你的三脚猫功夫来说这一假设就不存在,再说你和他目前的关系没有让你揍他的原因,若你想送上去被揍倒是可以实现……”毫无情绪波动的声音一板一眼地回答道。

         “……”合上手里的书,泄气地放回控制面板中。现在他逃是逃出来了,可接下来去哪呢?直接屏蔽系统的沐长生就只能依靠《盟主》这本毁三观的书了,丘启是在第五天的时候追赶上易清欢,仗着以多欺少伤了易清欢,随后易清欢重伤不敌,幸好被路过的魔教相救。

         推算了时间,丘启应该还没碰到易清欢,书中要是提了两方相遇的地点还好,俗话说的好‘路’都是在嘴上的,可关于地点书中一个字都未提,这让他想去也没那条件啊。所以他现在是必须去魔教蹲守?想想自己真三脚猫的功夫再加上一个毫无武功运用基础的现代灵魂,果断放弃,还是保命要紧。

         “要是能找到易清欢那就好了。”盘坐在地上沐长生自顾自地嘟囔着。

         “目标人物定位中……位置锁定,是否启动导航?”依旧是一板一眼毫无起伏的声音,但沐长生像是听见了天籁之音。

         窜起身,拍拍衣袍上的灰尘,沐长生惊叹地看着和现代手机地图十分相似的界面,高科技啊!“有这个你怎么不早说啊?”

         “你没有问。”

         “行行行,我的错!现在咱们立马出发!说不定还能在丘启之前找到易清欢。”清丽的面孔绽放出灿烂的笑容,不得不说这个壳子的笑……还真是难以形容。

         丝毫没有意识到此时这副麻烦的面容是多么与众不同,这张脸不笑时面容柔和宛若清风,可一笑起来原本规矩的五官好像瞬间活起来了,柔和的气质被锋芒所戳破,绽放出的光芒夺人眼球,眉梢上挑,眼角微红,十分艳丽。

         而一人一系统,一个是没有看过这壳子笑起来的样子,一个是没有审美的伪智能,两只都没有经历过世俗的险恶,就这么莽撞地闯入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