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5章 啊啊
        沐长生说到做到,这几天天还未大亮就带着睡迷糊了易阿呆开始了残酷而又坚持,丝毫没有被阿呆那可怜兮兮的眼神影响,若是谁看不过眼不忍心,他倒是先大骂一番,总之最后真的就没人阻止他了。

         反倒多了个无情狂魔的称号。

         对这么萌地阿呆下手,不是无情狂魔是什么。一干大男人心疼惋惜地望着跑地泪眼汪汪的阿呆。

         所以,在易宅,在每天的早晨和傍晚都会出现一个奇特的现象:十几个大男人一脸被砸中要害一般皱着眉不是心疼地看着一个地方,哪里还有半点易清欢培养出来的硬汉的样子。

         沐长生黑着脸斜了一眼站在旁边看热闹的人,想不到这阿呆还是这里的国宝,瞧这架势,分明就是赤果果的威胁。沐长生想若是自己真怎么了阿呆,估计在这是待不下去了。

         沐长生有些哭笑不得,他们这些人以前不是都是穷苦人家就是生在世家,没几个有机会接触像阿呆一般毛绒绒的生物,所以自然就溺爱了点。只是沐长生没有想到这易阿呆的魅力竟然这么大!

         连续做了十天吃力不讨好的事,虽然每天轮流被许多双眼睛盯着,但至少效果还是明显的,在阿呆瘦掉一圈之后,沐长生宣布早晚跑步改成傍晚散步了。

         对于沐长生的功劳许耿表现出了最真诚的感谢,所有人都看得出原先那个整日都没有精神的阿呆眼睛越来越有神,以前除了吃就是睡的阿呆现在更喜欢蹦蹦跳跳的。

         一干硬汉对沐长生倒是有所改观,对他的态度也好了不少,至少不是一见面就用牛般大的眼睛瞪着,回想着就让人发憷。

         在刻苦为阿呆减肥的时间里,沐长生都没有看见易清欢,这也是留在宅子里的人能有空监督沐长生的原因,好像在沐长生来的第三天他就出去了,似乎查到了挺重要的消息。

         只是这些沐长生都不知道,许耿到是没有走,最重要的原因自然就是阿呆,当然还有就是大概知道丘善言惦记着他做的饭吧。

         翻个身不去看坐在他房里不停唠叨的丘善言,不就是少吃了一餐许耿的饭吗,至于吗至于吗!

         沐长生两人作为易宅的客人,两人也不太出门,平时也就和许耿接触得多,每天吃饭许耿也会带着阿呆和他们一起吃,可是今天突然换了个人端着饭菜上来,这味道可想而知是变了。

         许耿出门了。

         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意识到这个情况之后的丘善言就不淡定的,但想着人家想出门办点事自己还能拦着不成,想着当初自己是因为自家儿子才来这当客人的,于是只好把苦水一股脑倒给自己的亲亲儿子。

         “外面怎么了?那么吵?”这么些天他已经领略过易宅的有条不絮,能闹出这么大动静应该也不是什么小事了。

         沐长生翻身下床,想走出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了。身后跟着的丘善言也不唠叨了,两人走到门口就见一个下人匆匆忙忙走过,连忙一把抓住问出什么事情了。

         “公子受伤了!公子竟然受伤了,不行,就算见不到公子我也得去拜拜佛……”话还没说完就匆忙走远了。

         “在这能称得上公子的不就是易清欢么……哎,儿砸!你去哪?”

         去哪,当然去看这传说中的公子啊。

         易清欢虽然面冷,但这易宅上下的人大多数都是他亲自或者吩咐人给救出来的,这里的下人很大一部分是一次饥荒走出来的穷苦村民,他们质朴感恩,对于肯收留他们的恩人自然是真心相待。

         更别说易清欢长了张男女通吃的脸,里里外外都叫他一声公子,这声公子也只有他们知道有多少崇敬和感恩的心意,所以一听说这公子受伤了,自然一个个的都要去看看,但宅子里的规矩不能破啊,那些见不到公子的就只能委屈委屈在自己的房里摆上一尊佛为公子祈祷祈祷。

         沐长生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易清欢的住处,正巧撞见许耿拿着一件带血的衣服出来,沐长生原本就不够平静耳朵脑袋一下就混乱了,侧过许耿直接跑进屋。

         沐长生一愣,脚步一顿,瞬间被眼前的人迷了眼睛。

         未着衣衫的上半身半躺在床上,如墨的长发遮住的身子若隐若现,雪白的肌肤似乎还泛着荧光,从外表看起来消瘦的身姿竟然暗藏力量,望着那紧致的肌肉,沐长生咽了咽口水。

         就在沐长生发呆的时候,那人毫无预兆地转过头,平淡无波的眼眸却让他呼吸一滞,紧接着就是如鼓点般砸下的心跳,因为易清欢稍微侧身的原因,沐长生甚至看见了那人胸膛上不能忽视的一点红。

         沐长生脸一下就红了。

         慌忙错开视线,白色布带下的点点红色让那点旖旎瞬间消失不见。

         沐长生再也管不了对方是不是没有穿衣服,冲到床边,就这么紧紧盯着那人手上的肩膀。

         “你来了。”就好像最寻常的问候,沐长生点点头,也不深究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是你怎么来了……

         总之好像这一刻他知道了比*更让人心血澎湃的东西,那就是*受伤了……

         “上好了药吗,现在还疼么?伤严不严重。”沐长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像个啰嗦的女人一般关切自己的丈夫。

         丈夫……

         之前消失不见的气氛又出现了,沐长生微红着脸,易清欢见他绷着脸,脸上还红红的,自然以为他是在为自己的受伤生气,一时间心里美滋滋的。

         望着抓住自己胳膊检查伤口的小手,想都没想就轻轻盖上去。

         沐长生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挣扎。

         “唔。”

         “你没事吧,我碰到你伤口了吗?我看看我看看。”沐长生一着急脑袋上的汗都出来了,心里更是后悔,刚刚为什么就是沉不住气呢,要是不躲那一下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心疼地看着渗出血的伤口,沐长生下意识给了自己一锤子。

         “你这是做什么!”易清欢抓住沐长生的手,易清欢隐隐有些难看的意味,沐长生缩了缩脑袋,就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了,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可是时间慢慢过去,那被抓着的手也越来越烫,可是那人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沐长生抬头,却正巧撞见那深似海的眼眸。

         心脏几乎跳到了嗓子眼。

         再次低下头,慢慢抽回手,沐长生已经无法思考当下是个什么情况了,就连当初变成一只狗都没有这么无措过。“是什么人伤的你。”

         “你娘的死牵涉的人太多,在调查的途中惹了点麻烦。”易清欢说得轻巧,但沐长生心里清楚能让他受伤的岂止是小麻烦。

         “你……”

         “我一直羡慕前辈和你娘的感情,如果有机会我定会和他们的选择一样一世一双人,所以才亲自去调查,还好还是有些收获。”

         “谢谢。”沐长生舔舔嘴巴,心中又是感激又是生气,这人怎么就这么不懂得照顾自己呢,虽说这件事对自己的便宜爹很重要,但他爹也说这事情很棘手需要慢慢来,这人看起来又不是个急性子的人,怎么做事这么不顾后果。

         “我心甘情愿。”

         沐长生慌忙跑出属于易清欢的房间,脸上的余温还未退下,刚刚那个眼神……捂住脸,这分明就是电视剧中常有的‘深情’的眼神啊,沐长生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被一个眼神给撩到,真的是太太丢脸了。

         不过……长得帅真的很犯规啊!

         “棠儿,清欢的伤怎么样了,我需不需要去看看啊,毕竟也是做长辈的。”一进门丘善言竟然忘记了吃货的执念,改为关心抢走自己儿砸的人的身体。

         其实他也是很无奈啊,许耿是他的走右手,现在主人病了走右手自然是要贴身照顾的啊,所以他只能期盼这易清欢的伤能早点好。

         “孩儿刚刚去看了,现在应该已经歇下了吧,爹你也歇着吧。”沐长生低着头走进屋,接着又走出来对还站在大厅的丘善言说道:“易清欢好像是为了调查娘的事情受伤了,我明天再去看看他。”这样既能缓解两人之间的气氛,也能为自己明天的行动有个很合理的借口。

         “啊,那那明天我也去。”一说到关于杨舒乔的话题丘善言就仿佛变了一个人,所有的稚嫩和不成熟都收了起来,只剩下沉稳和无尽的思念……

         作为男人,丘善言真的算是婚姻中的好模范,妻子去世这么多年仍然深爱这对方,正是易清欢所说的一世一双人。沐长生摸着自己的眼睛,真的很羡慕这种感情呢,只是自己的心意又是什么呢?

         沐长生迷茫了。

         【系统,我突然想起来一件很不妙的事情,现在想起来我非常想揍你!】

         【……】关我毛事啊!我只是一个虚无的系统而已!

         【我眼睛大概要变回来了!】

         【……】话说还真是关我的事……

         【怎么办怎么办啊啊啊!】

         等等,如果说易青是易清欢的手下,那么这件事是不是应该易清欢也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