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宝物
        “棠儿啊,这些天你的努力爹看在了眼里,你要明白,走上了这条路你就再也回不来了。”认真地看着这个眼神坚毅的孩子,从前的那股稚气彻底没有了,心中那份欣慰怎么都压抑不住。

         可是这个孩子以后要面对的困难和选择终究是要让他自己选。索性这孩子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思想,现在他能做的就是给他创造最好的环境,争取最好的利益。

         说实话,除去长相这个优点,和沐长生熟知的人都知道他是个难得的说道做到的人,既然答应了的事就没有做不成的,这大概就是他最吸引人的人格魅力了。

         厚和脸皮接受了老爹的赞扬,其实这些对沐长生来说不算什么,最主要的是这原身的身体太差了,调养好身体也是一个长久的问题,现在估计就是传授功法的时间了。终于要触摸到真正的武功时,沐长生才发觉自己内心的渴望,怎么浇都浇不灭。

         这武侠梦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我这有一样东西要交给你,你先在这等着吧。”拍了拍沐长生的肩膀,丘善言一手按住摆在书架上的一本书,咔擦咔擦机关运行的声音让沐长生热血沸腾。

         密室!

         果然电视剧里不是瞎掰的,可是这阵仗不像是随便拿一本功法给他练的情况啊,难道是丘家的独门秘籍。可是丘善言不是嫡子,这东西也轮不上他。

         脑中闪过好几个念头都很快被否认,只能待在密室门口等着老爹出来。

         “爹。”密室缓缓关上,丘善言捧着什么东西出来了。

         “棠儿,跪下吧。”眼前的丘善言和平日大不相同,表情不再是面对丘棠时的慈祥,隐隐多了些上位者的威严,微红的眼角也颇有疑虑。

         “啊?”不就是给本功法吗?难道古代都这样。

         “跪下!”

         沐长生一怔,这剧情转变的也太快了!默念这只是策略这只是策略,随后缓缓跪下。

         “棠儿,以前我从不提你娘,是因为还不到时候,你娘一直希望你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可是都是爹不好,爹没有照顾好你,也没有教导好你。唉,这以前的事不提也罢,今天呢我主要是把你娘留给你的东西交给你。”轻抚被被布帛包住的物体,眼神温柔。

         “这个呢,是你娘留给你的。唉,怀璧其罪,我原本是不打算把他交给你的,可是你现在也有了自己的想法,这个东西也该交给你了。”伸出一只手把跪在地上的沐长生扶起来,把东西小心递上。

         沐长生也凝重起来,小心接过轻薄的物体,可放在手心却又感觉有千斤重。动了动嘴唇,喃喃道:“这是……”

         “你打开看看吧。”说吧转过身,走到凳子旁边坐下,端着茶杯保持这个动作就不动了。

         隔着布帛捏了捏手里的东西,软软的,心中疑惑手上动作也不慢,掀开包裹严实的布帛,纯白色的布料就出现在眼前,真的是衣服。

         把布帛放在一边,拿起衣服仔细观察起来,能这么郑重相授的衣服肯定不是凡品,可这除了布料好一点之外也没啥特别的啊。

         等等!这衣服没缝啊!

         急忙拿到眼前再仔仔细细地瞧了一遍,心中有种大胆的猜测。

         “爹,这衣服……”

         “咯。”杯子被放在桌上,男人的声音响起:“这衣服啊叫做金缕玉衣,刀枪不入,天衣无缝。我原本这些年没打算把它交到你的手里,你以前是怎样的我们都清楚,也别怪爹。我最近想着啊,你以后肯定用得着它,江湖险恶,爹不能永远陪在你的身边,能让它护你一时是一时。不过这东西也不是万能的,你其他要害都在外边露着呢,所以训练和修炼都不能偷懒,要是让我发现你有一丝松懈我就把东西收回来。还有,这东西跟谁都不能说。你明白了吗?”

         “儿子明白。”

         “那你先回去吧,时间也不早了,早些歇息。”

         退出房间,沐长生此刻也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但有一点很明白,就是自己对这个叫做父亲的人歉意越来越深。一番爱意,终究是浪费在了自己的身上。

         坐在床沿上瞪着摆放整齐的“金手指”,沐长生并没有想象中的激动,这金缕玉衣在他眼里已经不再是对完成任务至关重要的金手指,而是带上的温度的感情。前世金缕玉衣落在了丘启的手中,这并不能表明丘善言不爱他的孩子,相反正因为太爱太关心才会把其中的利害考虑得清清楚楚。

         原主注定是个没有思想的人,金缕玉衣落在他的手里,后果只有两个。第一,被丘启哄骗交出,但丘棠再心粗的人也会心生隔阂,更何况丘启这个心思厚重的人;第二,消息传出去,武林争夺,丘棠肯定保不住,说不定最后落个人财两空,得不偿失。所以当时最好的办法就是替丘棠表忠心,也为丘棠的后半生寻个着落。

         可这人是死是生都不知道,想这些也没意思啊。整理好情绪,为了安全起见,沐长生把金缕玉衣放在系统的控制面板里,看见空落落的面板上又多了样东西,这种玩游戏捡到装备的满足之情突然就起来了。

         【系统,趁着没人我们去易清欢那看看吧。启用身体寄存功能。】

         几秒之后,沐长生再次挣开眼睛后一股子熏天的腥味冲进鼻子,赶紧屏住呼吸,一瞬间遭受这么强烈的冲击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撒开脚丫子远离喝得差不多的羊奶,用爪子摸了摸粘在嘴上的白色液体,环顾四周,他走了也不是很长的时间,但这次回来却像是很久不见。

         看着熟悉的景物,熟悉的摆设,熟悉的奶味……还有熟悉的大妈。

         “哎哟,大呆你怎么不喝了,这就饱了,哎哟不会是生病了吧,来来来让奶奶瞧瞧。”说着一双粗糙的手就向沐长生袭来。

         【救命!】我刚刚看见她在铲屎,手都没洗呢。

         可是这小短腿哪是大妈的对手,不一会儿就被追上来了。

         “你先下去吧。”一双修长的手早一步把乱窜的易阿呆抱进怀里,熟练的顺毛动作让沐长生禁不住感叹出声。

         “又调皮了?”还是那张没有表情的脸,可沐长生偏偏看出来这人心情似乎还不错。难不成变成狗之后这观察能力感知能力还能提高变成?

         “最近听话吗?有没有闯祸啊。”举起任人宰割的易阿呆,四目相对。

         就在沐长生认为这时候应该出现火光闪动时,易清欢目光一转。

         “咦?”视线落在易阿呆大开的肚子上,圆滚滚的,“易阿呆你长胖了。”

         “轰隆!”一道巨雷直劈而下,目的地,沐长生。

         你长胖了你长胖了你长胖了……低下头费劲地瞅了瞅已经成球体的肚子,沐长生觉得狗生太艰难了。

         【系统,为什么这易阿呆的锅要我来背,你知道说一个人胖是对这个人多大的伤害吗?】双目戚戚然,沐长生阴郁地看着罪魁祸首,没有双下巴,没有脂肪堆,身上的每一块肉都恰到好处,泄气地垂下头。

         这么完美的罪魁祸首,简直无力反击。

         “累了吧,明天带你去吃好吃的。”

         【系统,明天我逃一天训练的后果会怎样?】

         【呵呵。】没有波澜的电子音像是在啪啪打沐长生的脸。

         【可依照这只蠢狗这么些天就把自己吃成球的战果来看,明天出去又得积累多少脂肪啊,我不要变成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