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回家
        横扫过来的扫帚带着凌厉的风,本就体力不支的沐长生被突然袭来的变故吓得两眼一抹黑,于是被打个正着。

         “嗷!”这是沐长生来得及发出的最后一个字符。

         “臭小子,快给我起来,不嫌丢人啊!”吹胡子瞪眼的中年男人强装漠不关心地踹了踹躺在地上的某人。“还不起来,别以为这样我就不和你计较偷跑出去这茬,快给我起来!”

         丘善言别扭着骂了几声后就发现不对了,自家儿子怎么好面子自己也是清楚的,再怎么耍无赖也不会这么不要形象地躺在地上,急忙蹲下身子,“棠儿!棠儿!来人啊,快叫大夫过来,快快快!”严厉的表情瞬间被紧张代替,慌忙着动作把倒在地上的人抱进屋。

         “没什么大碍,令公子多日劳顿,再加上一受惊吓就给睡过去了,明日醒过来便好。待老夫开些安神药,明日记得服用。”送走大夫后丘善言坐在床边看着丘棠出神。

         看着躺在床上像极了他母亲的丘棠叹息着,儿子啊,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

         仔细替丘棠掖好被子,又无奈地叹息一声后才走出了房间。走到院子里的台阶上,坐下,揪着一撮撮小草思考人生。

         从梦中挣脱出来的沐长生撑起身子警觉地环顾四周,视线里熟悉的场景让他松了一口气,终于回到最开始的地方,百感交集最后只剩安心,舒舒服服地窝在被窝里,沐长生重新闭上眼睛。

         几秒种后,纤长的睫毛抖动,片刻便突然睁大。

         等等!

         他刚刚是不是直面boss了!虽然没见过面,但是那种奇异的直觉告诉他,之前拎着扫帚的一定就是原身的爹——丘善言。

         “实在是……太丢脸了啊啊啊啊……”把脸滚进被窝里,亏他还想了一出又一出对付丘善言的方法,这倒好了,直接一歇菜,拜倒在对方的长衫之下。

         慢慢把头噌出被窝,被憋久了的脸蛋变得通红,因激动而泛起的泪花闪烁在大而圆的眼睛中,这副模样,倒是颇有易阿呆的神韵。

         定了定神,掀开被揉成一团的被窝,坐在床沿上。

         挠挠脑袋,这样也挺好,至少避免了和丘善言的直接接触……

         “唉,可还是得面对啊。”不行,得先做好准备。

         翻出自己勤勤恳恳做好的笔记,翻到整理出的关于丘善言和丘棠的性格那页,仔仔细细地分析起来。

         揉了揉眼睛,沐长生径直摔在被窝上,这两父子真是绝了。

         总得来说,丘善言的绝杀就是丘棠,十分溺爱儿子,不管对错,简直就是一个问题父母的范本。这丘棠呢,更蠢得没话说,视丘启为偶像,跟在对方的屁股后面伺候着伺候那,实在是不忍直视!

         回想起书中丘棠对丘启的恭维和仰慕之词,沐长生只觉得喉头一甜,一口老血喷出来,要他巴结丘启那小子,不可能!

         所以保持原主现状的方法给直接pass了,果然要使用绝招了……

         “爹……”苍白的面孔说不出的黯然伤魂,“这次出门孩儿想通了很多,在这个以武为尊的武林,没有功夫是万万不行了。”

         “棠儿啊……”丘善言欲言又止,眼里的担忧似要流出来。

         “爹,经过这次在外的经历,孩儿明白这么多年一直是孩儿任性妄为,辜负爹的一番苦心。日后我一定勤加练习,刻苦钻研功法,不让爹失望。”脸色苍白的人紧抿嘴巴,强忍的情绪让人十分心疼。

         丘善言连连点头,悄悄被皱纹爬上来的眼角发红,强忍着泪水看着低着头十分让人心疼的丘棠。他这孩子从小锦衣玉食,没受过什么委屈,可是这出一趟门性子都变了,这是遇见多大的苦难啊。怪他这个爹没做好,连自己儿子都保护不好,看来自己以前是错了,没有武功的棠儿在自己百年以后可怎么办啊。

         “你啊,从小就没受过苦,这次啊你不想说爹也不问。”伸出手不停轻拍着沐长生的后背,转过脸望向窗外,“从小你就没娘照顾你,以前总受别的小孩欺负,爹啊什么都不能做,爹没用啊,只能叫你躲在房间里,还好后来有小启陪着你。可是你要学会独立,你不能一直跟在你小启哥身后……”

         “爹,我都知道,我太依赖丘启哥了,我以前一直把他当做自己的信仰,可是现在呢,我的心中只有爹和武功,我知道轻重。”咬咬牙扯住丘善言的袖子,撇下老脸撒了一回娇,“爹,我现在真的长大了。”丘善言担心什么他可是清清楚楚,如若不表明自己没有跟随丘启的心,即使自己说破嘴皮这个看似温柔的爹也不会真正让他习武。

         丘善言深深地看了一眼沐长生,就在沐长生以为兜不住了的时候,忽然眼前一闪,自己单薄的身子被温暖的拥抱包围。呆愣之后弯起嘴角,轻轻拥住这个叫做父亲的人,也对,即使再怎么心思深沉,也不会害自己的孩子啊。

         这个世上的父母哪个不想要孩子好。

         自己既然占据了属于他孩子的身体,那么自然就要尽足那一份孝,何况,这小老头还蛮好相处的。

         “把脚伸直!男子汉大丈夫这点都做不到吗?做不到就不准吃饭!”一早上沐长生就接收到来自亲爱的爹地的残忍问候,先是围着院子跑了几十圈,然后就扎了一早上马步,这腿肚子抖得都快不是自己的了,唉,原本就不是自己的。

         可是他亲爱的爹啊,为什么一个人翻脸的速度可以这么快!明明昨天还是你侬我侬温馨的场景,今天呢,对于一个灵魂常年不运动身体更是较弱到发指的人来来说,这是炼狱都不为过。

         可偏偏他还要扛着。

         自己说过的话,含着泪跪着也要做到。

         “以后每天上午扎马步,下午练习基本招式,你以前没基础,所以要学的有很多,也比较辛苦,但我知道作为爹的儿子是不会畏惧这些困难的!是不是!”宽大的手掌带着风招呼到沐长生肩膀上。

         沐长生一个踉跄差点没顶住,“是是是,爹。”你都给我带这么高的帽子了,我能说不吗?

         “哈哈,果然是我的好儿子,今天就到这里吧,走,吃饭去。”说罢先行转身离去,大摇大摆的身影看得出此时他情绪高涨,很开心。

         沐长生看着慢慢走远的背影,突然觉得前途一片黑暗。

         “系统,有没有一种吃完就变武林高手的药?”

         【没有。】

         “那有没有一种一学就会的武功秘诀,很厉害的那种。”

         【没有。】

         “那有没有那种急需把自己体内的功力传给另一个人的人,我可以勉为其难……”小说里不都是这么写的吗。

         【没有。】

         “那算了,我去吃饭了,再见吧您。”

         拖着沉重的脚步,沐长生回到房间,直接扑在软乎乎的被子上,哀嚎着。

         “别人穿越不是赚钱致富就是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我呢,做人的时候累死累活,做狗的时候只能喝奶,这是何其悲哀啊……何其悲哀……”费劲地翻过身,看着白色的帷帐,眼皮慢慢合上……

         【根据全方位数据分析,使自身感冒然后逃避训练的成功率为10%,感冒造成的影响不足以让丘善言对你大发慈悲,所以除了只能增加训练的痛苦之外,这种做法十分不可取,如果你是想增强自己的忍受能力……】

         “我盖我盖,我真的是太累了忘记了,求求您歇歇吧,不费电吗?”一溜烟地爬上床规矩的把被子盖好,他现在是什么想法都不敢有了,只希望今天晚上过得漫长一点,再长一点。

         【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