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准备
        脸颊上的汗水顺着光滑的肌肤慢慢渗透进紧贴身上的衣物,呼吸也渐渐粗重不稳,脚下的动作却一刻也停不下。

         “快点快点,一炷香的时间马上就到了,控制气息,控制气息!你这样只会越来越乱!”站在不远处观察沐长生一举一动的丘善言不停指挥沐长生的动作,恨不得自己撸袖子上场。

         而在圆柱上不停奔跑的沐长生有苦说不出,这些天他一直在这些柱子上行走,除去一开始摔得比较凄惨之外,后来倒是出乎意料的平稳,速度也越来越快,只是还没来得及得瑟,时间限制这点就被提上日程。

         这些天他只顾着忙着应付丘善言的各种花样,老命都快保不住了,也就没有空去易清欢的身边待着,所以并不知道易清欢已经进入炼魔三重天。

         “呼!”终于赶在最后一刻完成了最后一圈,沐长生这一刻仿佛是在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满身是汗。这老头子眼睛真是毒辣,要求的任务看起来十分困难几乎不能完成,但都在沐长生的极限之内,也就是说拼一拼还是可以完成的。丘善言似乎看穿了沐长生不轻易认输的韧性,也在不知不觉中加大的训练的力度。

         “和你爹我比啊,你还是差远了,这种力度就累成这样,走出去可千万别说是我丘善言的儿子,丢人。”话虽是这么说,但还是掩盖不住老头子眼里的满意。

         沐长生笑了笑,他这个半路爹虽然时常对他嘴上不留德,但由内而发的关心他还是能够感受到的,所以面对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调侃他还是可以接受的。

         不过在心里还是偷偷回嘴。

         ‘小老头你还偷偷哭过呢!’

         没错,作为《盟主》的被迫读者,沐长生很清楚地记得书中描写了一段关于丘善言的过去,由于资质并不理想,想要出人头地只能苦练。而在一次非常人能忍受的训练过后,年轻的丘善言没忍住流出了眼泪。

         不过对于丘善言这个人物,沐长生还是佩服的,这应该是这本书中位数不多的好人了吧。

         “棠儿啊,你过来,爹有事和你谈。”回想今天和大哥的谈话,丘善言的脸上一瞬间由晴转阴。

         擦干脸上的汗,观察着丘善言脸上的表情,在结合时间线,心中了然,但面上丝毫不显,走到丘善言身边。

         “怎么了,爹。”

         两人一同坐在打坐的垫子上,丘善言转过头认真的看着沐长生,那种扫过身体每一部分的细致让沐长生有些坐不住。难道是他猜错了?不是历练的事情?

         原书中丘启得到丘惘的重任,但毕竟丘启年纪尚幼,特别是为人处世待人接物方面与丘惘相比还太稚嫩。武林盟主出去武功要高强之外,必要的交际能力是必然的,所以丘启带着丘棠和盟主府许多差不多年纪的弟子出去历练,也就是在这次历练中丘启得到了他的第二个金手指。

         当然,那是原书。

         有他沐长生在,是不是第一个还难说呢。

         和许多武侠小说中的金手指一般,丘启在历练过程中遇见了作为反派的易清欢,不知为何易清欢与第一次交手时实力大增,没有高手相助的丘启自然不是对手,在悬崖边一掌被易清欢打下悬崖。

         这个悬崖打得好打得妙啊,在武侠小说中悬崖是个特殊的存在。主角们对他可是又爱又恨,摔下去,这可是真疼,就算是有树作为缓冲还是真疼;可是这一摔可不得了,通常就会成为主角们人生的大逆转。丹药、秘籍、高人之类的各式各样,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金手指做不到的。

         所以这个崖,他是非抢不可了。

         “棠儿,过些日子你丘启哥会带着十几位师兄弟出去历练,我想着这是个好机会,你去见见世面也好。”拍拍沐长生的肩膀,这个以前孱弱不堪的儿子这么些天已经慢慢有了力量,柔和的脸上也多了些男子的硬气。“不过你在外面一定不能把金缕玉衣脱下。”

         “棠儿明白,爹你放心吧,我现在轻功已经笑成,碰见了危险我还能跑。”这次历练除了遇见易清欢也就没有别的大事了,更何况有身体寄存功能,沐长生没什么可担心的。

         “才学了几天就能耐了不成!你呀!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就算你那轻功派上用场了也没有用,这在武林上闯荡的那个轻功不是了得。好在计划的路线都是安全地带,没什么危险,这次出去好好学着点,别只顾着玩。”唉,这个儿子他还真的操碎了心,但偏偏不能永远把他捆在身边,以后的人生还是要他自己面对,不过好在棠儿已经长大了,他这个做爹的也该稍微放开手了。

         承受着嘴贱的下场,沐长生只能低伏做小,点头哈腰地迎接着丘善言的人生课堂。

         ……

         夜幕降临,凤眸流转,淡色的唇瓣无声地划开。

         “丘启。”

         差不多就要见面了,这一次我不仅要把你打入悬崖,还要你看着近在咫尺的机遇可求不可得。

         了然事情发展的易清欢在黑暗中露出妖冶的笑,只是这笑,近乎残忍。

         强忍着周身的洪荒之力,沐长生努力弯起嘴角,不过此刻他知道他的表情一定像是便秘了。

         丘启视若无物般走过沐长生的身边,站在最前端。他还以为他这个不入流的堂弟改了性子呢,瞧着那一脸的谄媚,他看着就恶心,可是自己却不能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捏了捏拳头,现在什么都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好在爹重新信任自己,这次历练无疑就是让他坐稳这个位子最好的缓冲。也对,毕竟爹只有他这一个儿子,这个位子不留给他还能留给谁。

         丘棠吗?

         噗。

         还能是易清欢吗?

         一瞬间过往的经历闪现在脑海中,最后都化作临行前爹爹的鼓励和信任之词,他的努力爹果然看在了眼里。

         只是,易清欢,最好别让我遇见你。

         “人都到齐了吗?超过时间还没到的也就不用去了。”站在台阶上俯视着一干整装待发的稚嫩面孔,在他们面前,丘启油然而生的优越感几乎要爆棚。

         “到齐了盟主!”

         “好!我们出发!”

         一来一去十分声势浩大,若不是沐长生知道沿途几乎是吃吃喝喝度过的,他还以为这是要去为了武林现身呢,这么视死如归真的蛮尴尬的。

         沐长生计划好了,待到达悬崖所在的那片区域,他就借故去上厕所然后回到易阿呆的身上,在丘启被打入悬崖的时候抓紧这个垫背的,然后先丘启一步进入藏有洗髓丹的洞府,放进控制面板后逃之夭夭。

         理想很丰满,但现实还是有一定风险的。

         最大的风险就是易阿呆要是没抓住丘启这个垫背的怎么办,要是这么一摔嗝屁了自己还做个毛任务啊,而且阿呆就这么去了自己也过意不去,毕竟是一条生命。关于这个问题,沐长生是抓耳挠腮,怎么也想不出个万全之策。

         “系统系统,易阿呆能启用身体寄存吗?”要是能用的话吗,只要控制时间,在掉入悬崖最后一刻进入身体寄存就可以了,所以沐长生屏息等待着系统的回答。

         【不能。】

         “怎么就不能呢?你通融一次咋地了!”

         【……】系统干脆闭嘴,面对沐长生系统很有眼色的辨认出什么时候该开口,什么时候开口只会招来麻烦。

         得不到回应的沐长生也闭上嘴巴,继续进入抓耳挠腮之中,实在不行只能在队伍进入那片区域的时候就启用地图功能找到那个悬崖下。

         对啊!他干嘛要傻里吧唧地跳崖,直接下去找不就行了!

         沐长生简直就要被自己的智商折服了,这样他完全不用借助易阿呆的身体,易阿呆的安全也确保了,自己得到洗髓丹之后放在面板中,然后再以易阿呆的身份来制造个偶然。

         他真的是太机智了。

         想好一系列对策之后,沐长生觉得身边的空气都轻快了许多,被丘启破坏的心情也好了起来。甚至对着转过头来的丘启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但得到的只是一个嫌恶的表情,沐长生也丝毫不在意。

         摸进丘善言为自己准备的储物袋,抓出里边的小零嘴,一边赶路一边吃了起来,这就馋坏了和他并肩走的小弟子,但碍于面子和丘启在场不敢讨要,只能一个劲地咽口水。

         沐长生不明所以地看了看自己身边咽口水发出声音的人,之间这人满脸渴望地看着自己,沐长生赶紧转过头,并不留痕迹地远离这位弟子。

         长得白白净净的竟然是个变丨态!

         他竟然对着自己咽口水!

         太恶心了!

         而这位名叫曾凡的弟子看见小零嘴远去的身影十分黯然,没想到这人看起来这么漂亮竟然是个小气鬼!

         不想给就不给,我又不会抢你的。

         有时候想什么就该说出来,其实误会就是这样发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