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章 啊啊
        “你……”瞪着眼看着径直走到自己身边挨着站好的易清欢,沐长生突然没有的开口的勇气。

         盯着自己的脚尖往旁边挪了挪,为什么还是狐狸状态的时候不觉得易清欢存在感这么强,沐长生隐隐觉得靠近易清欢的那边身子都要麻痹了。

         “小棠很怕我吗?”正找机会准备暗搓搓躲到丘善言身边的沐长生收住了想要迈出去的腿。

         “怎、怎么会呢,就是觉得你太高冷了!”就像没有见过大人物的小老百姓,看见名人哪有不紧张的道理。

         “高冷?”

         沐长生满心沮丧,怎么就把心里的话这么轻易地说出来了呢?

         果然美色误人!

         “其实高冷呢就是形容你长得特别帅,哦!帅就是英俊的意思,我就是看你长太帅了。”说完还紧紧地盯着易清欢的脸,证明自己的话都是真的。

         只是这么一盯就发现了问题,那张常年没有表情的脸竟然在自己的注视下有了变化,那张冷冰冰拒人千里之外的脸竟然染上的淡淡的笑意,而且与那种弯弯嘴角的微笑不同,沐长生仿佛可以看见那双眼睛中因为笑意而显出的星辰。

         沐长生又可耻地看呆了了。

         “看来你没有骗我。”伸手摸摸像极了小狐狸状的沐长生的头发,嘴边的笑意怎么压也压不下去。

         “你、我我去我爹那看看。”不敢直视某人的眼睛,眼神飘忽地说完这句话就跑路了。

         可是头顶上的温度还在提醒他刚刚发生的一幕,于是在转过头的那一瞬间脸再也不受控制地红了,心脏也砰砰砰跳起来,整就一个心脏病患者。

         “棠儿你怎么了?脸这么红,是不是太热了,你快去旁边休息一下。”刚赶到丘善言身边的沐长生就被无情揭露了脸红这个事实,于是吃瓜群众两个小姑娘跟装了扫描仪一般盯上了丘棠的脸。

         一时窘迫到无以复加。

         “别逞强,去陪清欢说说话吧,他是个可怜的孩子。”几不可闻的叹息声让沐长生心脏一缩,幼年亲眼目睹父母的惨死,后不得忍辱生活在仇人的屋檐下,再后来得知仇人对自己父亲的亵渎,无论哪一种都是一场不小的悲剧,而这个人却在小小年纪遭受了这些。

         若不是书中提到了易清欢的年龄,沐长生都不敢相信能够熬过这么多难关的竟然只是个刚成年的小伙子。若是换成自己,沐长生心想,也许早就受不了吧。

         所以,转过头看向和他正好对视的人身上,这个人值得得到这世间的最美好。

         “咳。”再次回到易清欢的身边,握拳抵住嘴唇咳嗽一声试图打破尴尬,“你不去看看吗?”

         “我已经拿到想要的了。”而且这个密室只是丘惘收藏那些从各地搜刮而来的宝物,如此大费周章不惜暴露自己大开杀戒的行为真的很令人费解,这么多类别的武功秘籍对他这个盟主府有什么好处呢?

         秘籍在于贵而不在于多,相信丘惘比他更清楚,相比于收集……丘惘似乎更像是寻找!

         似乎找到关键点的易清欢快速拉上沐长生的手腕,向丘善言走去,“前辈可知最早消失且被丘惘藏于此的秘籍或宝物是何年?”

         来不及挣扎的沐长生就听到这样一句话,随后便陷入沉思,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我找找看!”几人原本就有些找不到头绪,任谁看见这么宝物下意识的想法就是这个丘惘有收藏癖,除了这个也没有理由这么做,那要是其中有更大的目的呢?

         自然以为易清欢找到其中关键的三人也无需易清欢的提醒就快速翻找起来,与脑中近几年在江湖上消失的门派和世族联系起来。

         但两个姓白的丫头再怎么说也是十多岁的娃娃,再怎么知道的多也难免有疏忽,所以翻出一些没有听过的自然要去请教丘善言。

         丘善言也算是半个江湖通,这么多年在盟主府这个信息广集的地方也不是没有丝毫作为的,但由于在场的东西实在太多,足足花了大半个时辰才把丘惘第一本藏于此的秘籍拿在手里。

         “这便是十五年前被无故灭门的张家所留下的秘籍了。”十五年前这几个字眼在在场的人中都是特别的存在,丘善言不可能认为这都是巧合,“正是你爹娘……之后的两个月。”

         之后就是短暂的静谧,就在沐长生快要被这压抑的气氛憋死的时候,易清欢开口了。

         “他可能在找什么东西,而我爹娘就是开始。”此话一说出口,所有人神色皆变,能有什么东西让丘惘这么丧心病狂,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很有可能这个东西根本不可能存在。

         “前辈!”脆生生的声音响起,陷入沉思的沐长生几乎要被这么响亮的声音给吓死,为什么现在越来越觉得这个传说中的女主角这么‘耿直’呢?“晚辈知道您和丘惘那个十恶不赦的贼子不同,可我受我娘之托,前辈可否将十五年前的事情说清楚,我想……清欢哥哥也是这么想的。”

         沐长生此时也对‘清欢哥哥’吐不起槽了,只是转过脸静静地看着气压明显低沉的易清欢。

         许久,易清欢混沌的目光似乎从回忆中回来了,第一个看见的就是沐长生关切的目光,心中一暖,望向丘善言点点头。

         “哎,这么多年过去了,回忆起当年的事情就想做梦一般……”

         当年丘家还只是个依附盟主府存活的小家族,因着少时易水寒和丘惘出自同一人为师,两人的感情一直很好,但两人身份差距实在悬殊,两人也有过站在不同立场的争执,不过这些争执在两人的感情面前真的不算什么。

         当易水寒成为武林盟主的时候,他们的差距越来越大。虽然丘惘甘心成为盟主府的附属,但丘善言知道,从那以后哥哥的心情越来越差,甚至还会打骂下人,那时候丘善言就发觉是不是易水寒对自己哥哥的影响太大了。

         也不过丘善言有这种想法,一个是亲人,一个是哥哥的朋友,孰轻孰重一眼就能看出来,丘善言就这样怀着对那人的偏见一直活旁观者。

         但渐渐地被那人的气概所折服,通过越来越多的接触,那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正义和立足整个江湖所需要的气魄让那时的丘善言从此改变对那个人的看法。可是越是这样,他的兄长丘惘就越不安,心情就越暴躁。

         “看了那幅画,我猜那大概就是只能仰望带来的恐惧吧。”丘善言叹息,看见自己亲近的兄长变成这样他也是不愿的,没想到这样一句感慨可是捅了马蜂窝。

         “不是恐惧,是丑陋的*,想要站得高却没有能力的*。”易清欢讥讽地开口,沐长生心中震动,一直易清欢在他面前都是冷冰冰的姿态,对讨厌的人最多也就是忽视,他从来没见过这个人如此尖锐的一面。

         不反感,却反而让人想抱一抱他。

         沐长生的动作总是不过脑先于自己的思想,所以在心里有感而发的时候手已经伸出去抓住那只垂在身侧的手。

         只是一触碰就让沐长生心惊,明明之前还是温热的手掌此时却变得冰冷,原来这个人并不像表面这么坚强,于是不知从哪里借来的胆量让沐长生咬紧牙死不放手。

         六只眼睛仿佛忘了时间忘了地点般紧紧地锁在两只交握的手上,在沐长生受不了众人洗礼之前一声仿佛要喷出冰渣子的“继续”才让沐长生放松下来。

         于是丘善言怀着“我儿子怎么好像被人拐走了”的念头开始中断的回忆。

         “后来易水寒照例巡查各地,解决一些门派争执,在那次任务中遇见了白千秋。”被反握住的手一疼,沐长生暗自咬牙表面上毫无破绽。

         当时丘惘也在队伍中,只是一眼,丘惘不知道为什么就对眼前这个看起来温柔的女子感到厌恶。后来的故事顺理成章,两个相遇的人一见钟情,开始两个人的相爱之旅。

         只是好景不长。

         “白千秋为了嫁给易水寒叛出了白羽宫,其实她这种做法是对当时局势最好的选择,这一点你应该比较清楚。”

         “恩!我娘跟我说了,千秋姑姑为了当时的盟主府和白羽宫自愿请求娘亲把她逐出宫门,说是会害了娘亲。”白玉盈嘟着嘴说完,其中的缘由她是最清楚的,可还是会忍不住气愤这世间为什么就不能两全其美。

         “当年白羽宫壮大的太过快速了,如若在搭上盟主府,恐怕最先遭殃的也是白羽宫,你千秋姑姑可是一片心意啊。”

         自从两人相爱依赖,丘惘和易水寒之间的气氛明显不太对。期间也争执过很多回,但易水寒都只当做是寻常的争吵,自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觉得和丘惘之间多了些许隔阂。

         而大婚当天,丘惘更是喝得酩酊大醉,最后反而被算计了一番,当年盟主大婚自然宴请江湖各大门派,白羽宫自然也少不了。

         当时白若仪早就对跟在易水寒身边的丘惘上了心,但丘惘一直都对她不冷不热,逼急了的白若仪就求着自己的师姐帮她买来唤情草,两人春风一度。

         “哼,白若仪真是丢了我们白羽宫的脸!”

         “哎,过了这么多年也算是遭到报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