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章 啊啊
        在众人还在惊叹此人的莫测手法,那白色的身影已经把白色的画像收起并迈步向他们走过来,方才放缓的气氛再次紧张起来。

         沐长生屏住呼吸,连头都不敢缩回来,这家伙不会杀人灭口吧?

         “你是千秋姑姑的孩子吗?”与之前粗哑的声音不同,脆生生的声音在这种气氛下愣是把沐长生给吓了一大跳。

         姑娘啊,这时候叙旧真的要吓死人啊!

         不过千秋不就是易清欢他娘的名字吗?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那出声的应该是最近在盟主府住下的白羽宫的人,那书中不是说白千秋叛出师门了吗?

         虽不说两方的人一见面就得动刀动枪,但这么亲切的称呼似乎怎么都不对啊。

         难道是自己猜错了,那两个人不是白羽宫的?

         易清欢没有回答,只是头一偏目光直直射在透过缝隙偷看的沐长生脸上,沐长生一个哆嗦,很没出息地缩回来了。

         怪不得沐长生不紧张,这还是他第一次用人的视角看这个人,所感受到的王霸之气可是成倍的好嘛。

         沐长生还来不及消化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身旁的丘善言就推了推他,转过头看见丘善言指了指外面,显然是想让他出去。

         于是沐长生很悲催的犹豫了,不知道有没有人经历过这样的场景,明明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只迫切见到的,可是却止不住想退缩,这大概就是‘近乡情怯’这种深刻的情怀吧……

         来不及感受着情怀,沐长生就被推出了书架,于是毫无防备的沐长生在这么一推之下就直直地倒下去,还沉浸在自己思想中出不来的沐长生就这样和柜子亲密地接触了。

         “嗷!”沐长生泪眼汪汪地捂住头,控诉的眼神等着罪魁祸首。

         还没来得及等他发表什么感言,一个白色的身影就出现在他的面前,毫无防备地对上那张引人犯罪的脸,沐长生就这么十分丢脸的呆在了原地。

         然后沐长生就看见那人伸出那双曾经无数次抚摸在自己毛发上的手,目标便是自己的头部……心跳地越来越快,好像有什么东西藏在的自己的身体里,现在就等着出来。

         那只手越来越近,沐长生几乎可以看见在夜色中看见那饱满的指甲盖,就在那只手离自己的头只有零点零一毫米的时候,他不争气地闭上了眼睛。

         随着闭眼睛的动作之后就是对自己无限的唾弃:沐长生你的男子气概呢!

         大概是被狗吃了吧。

         “咔擦咔擦……”奇怪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沐长生也顾不上丢不丢脸了,睁开眼睛发现那人的手明明白白的越过了自己放在了……额自己身后的架子上。

         而刚才的声音,没错,就是传说中密室现世的声音。

         “声音是从书房传来的!”“走!我们去看看!”

         外面传来的嘈杂声显然是盟主府的护卫被沐长生那一嗓子给“嚎”来了,众人神色皆变。

         “进去!”带着冰渣子呼啸而来的声音和一个不怎么温柔的推搡让沐长生成功进入丘惘的根据地,接着其他几个人也进来了,殿后的易清欢环视着书房四周,确定没什么遗漏之后也跟着进入密室,然后按下墙上的开关。

         门重新关上,之前的喧嚣也不见了。

         一系列变故之后沐长生的脑袋都有点不好使了,所以在易清欢来到密室的时候几人还站在楼梯口站着。

         密室进口正对着的就是一个通入黑暗的楼梯,丘善言点亮镶嵌在墙上的烛火,一时间摇摇晃晃的烛光映在众人脸上。

         “咦?没有人,刚刚我分明……”

         “分明什么啊,我就说你小子是睡着了做着梦呢,好了好了,这么晚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走走走……”

         一阵吵闹之后再次安静下来。

         同在密室的五人也开始慢慢向台阶下方走去,不知道是不是心理问题,沐长生觉得越往下走越阴冷,明明是还在出汗的季节却偏生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走了差不多几分钟,台阶已经到了尽头,此时不断有墙上的蜡烛被点亮,这个密室的真面目也展现在众人眼前。

         密室中既不是像大多数小说中写得那样遍布珠宝,也没有关押着什么重要的人物,倒是书和兵器有不少。

         “这贼子果真贪心!”说话的是之前询问易清欢的女子,见众人视线投在她的身上,她在身后之人来不及制止的时候把脸上的面罩扯下来,露出一张洁白无暇的脸。

         “小姐!”

         “玉盈自然信得过几位,青染。”说罢她身后叫做青染的姑娘也揭开面罩,也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

         两个花一般年纪的姑娘一露面,视觉享受果然高了几个层次。

         欣赏完之后沐长生才想起那姑娘称自己为玉盈,竟然是传说中的女主!

         沐长生猜到了今天来的是白羽宫的人,但万万没想到这女主竟然亲自出马,而且她之前还唤易清欢的娘亲为千秋姑姑。

         果然世界都玄幻了,这女主不是应该和丘启相亲相爱的吗?

         难道是他自己进错的副本?

         如果没有黑色的面罩遮掩,众人一定可以看见沐长生毫无形象可言地张大嘴巴瞪着传说中的女主——白玉盈。

         这下好了,除了男主不在,女主和反派总算凑齐了。

         想着他就把长时间落在白玉盈身上的目光转向反派大人,只是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得连心脏都要破碎了。

         看着那双几乎要飞出冰刀子的眼睛,沐长生才知道什么叫做残酷。

         魂飞魄散的沐长生连忙收回目光,这厮也太吓人了……

         看见沐长生逃也似的转过目光的易清欢眼睛一暗,周身的温度骤低。

         于是在沐长生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偷看女人和逃避自己这两项罪状被易清欢确定下来,随后心道:早知道不让许耿寻那一味改变瞳色的药草了。

         黑色的眼眸果然一点都不可爱。

         “二位不妨以真面目示人,相比到了这里咱们都算是有共同的敌人了,若是信得过玉盈……”女主话还没说完,沐长生身旁的小老头就把脸上的掩盖给去掉了,露出了树皮一般的脸。

         “……”想不到还有两层保护的白玉盈直接噤声了。

         只是还不容沐长生夸上一夸自家老爹,见色眼开的丘善言直接把脸上的□□给揭了,气得沐长生只想骂爹。

         这老头太不靠谱了!

         “丘善言!”见到这张脸的一瞬间白玉盈几乎是下意识地做出防备,随后似是想到了什么才放松下来,看来是之前武林大会丘启把他俩逐出盟主府的话起了作用。

         “自己人。”易清欢没头没脑地说出三个字后就向沐长生走来,沐长生下意识地看看身后,毕竟刚才尴尬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丘棠吧,好久不见。”像叙旧的相识一般拍拍沐长生的肩膀,说罢还露出一个纯良的微笑。

         没错沐长生从这个微笑中确实看见了纯良二字,但他知道这纯良下面一定是更大的阴谋!

         “呵呵。”被人识破了也没有继续装下去的理由,再说蒙着脸确实挺热的,于是和丘善言一般把所有伪装都去了,当然除去眼睛上的那个。

         当初徐秋给他乔装的时候说他无意中历练的时候得到过以为能够改变人瞳色的草药,只不过能改变的时间只有一个月,也就是说他沐长生在盟主府最多只能潜伏一个月的时间。

         “清欢哥哥,你们怎么回事?”

         清欢哥哥?沐长生下意识望向被深情呼唤的易清欢,于是再一次很倒霉地被抓包了。

         “你是谁。”不是问句,是很平淡的陈述句,就跟那种去吃饭,吃完了差不多,话中的冰冷几乎要溢出来。

         这回答果然很反派……

         “我娘是白羽宫宫主,我叫白玉盈。”

         沐长生瞪大眼睛,这是传说中暴脾气的傲娇女主吗?分明就是小师妹的设定啊!

         “恩。”算是回答了白玉盈的自我介绍,易清欢重新望向站在原地垂着头装鹌鹑的沐长生。

         被易清欢的视线招引,剩下的人自然也把目光投向沐长生。

         “……”所以都看着我是干什么!

         “各位请看。”丘善言的声音及时解救了窘迫中的沐长生,也是这句话让其他的人想起今晚的目的,于是都向丘善言走去。

         “这不是前几年被灭门的王家的穿步剑吗?当初正是盟主府传出这是魔教的手法,啧啧,看来这盟主府才是武林中的魔教啊。”白玉盈口无遮拦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抛去偏见其实这小姑娘也还挺不错的。

         “还有这十几年陆续消失的武林世家的宝物……”果然这一屋子的东西全是丘惘杀人越货而来的。

         这么多被奉为至宝的东西,得到不知道让多少人付出了死的代价。

         总之这丘惘真的不是人。

         几人分散开来,不时发出惊叹,而那白色的身影则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终于,在沐长生暗搓搓的目光下,易清欢抓起一把剑和一本秘籍,俨然一副归老子所有的霸气风范。

         沐长生有些好奇他手里的是什么,但是在没胆子过去。

         可他不过去不代表人不会过来,于是沐长生就这样晕晕乎乎地看着那个手持宝剑花卷却丝毫不显累赘的人向自己走来。

         这人好像会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