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啊啊
        一个雅致的别院,四碗飘香的茶。

         几人脸上表情各异,但对这场对他们来说已经结束的武林大会过后,更多的都是轻松和难得的惬意,特别是沐长生,明明就是短短几日的经历,就好像度过了一个漫长的时间段一般。

         “不知二位今后可有什么打算,是留下来还是……”几人谈论了一番武林大会之后,丘善言终于提到这个无法避免的问题。

         沐长生移开盯着冒白烟的茶水,下意识地把目光放在易青的身上。

         易青心中一跳,快速移过目光,对丘善言说道:“我与徐秋一同离去,本想云游四海,怎想琐事缠身,恐怕明日就要启程。”说罢便看了一眼沐长生。

         此时的沐长生是注定没有心情去体会那一个眼神之中所包含的深意,在易青表明他要离开的意愿之后,他突然一下子就清醒了。对啊,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今天应该就是他们最后的晚餐?望了望摆在石桌上的茶水,应该是最后的晚茶了……

         只不过现在还是上午,离晚餐晚茶都还早。

         沐长生觉得自己的大脑已经不听使唤了,他自己明白,此时不承认也好,死皮赖脸也好,他的心确实是因为易青的话而产生巨大的波动。

         至于为什么能产生如此大的波动,沐长生没有去深究。

         “也好也好,只是你们可否带上棠儿,我……”

         “爹!”沐长生急忙开口制止,虽然他也是很想继续和他们在一起,可是别人都这么说了自然是不方便带上他,更何况爹这么说不是明摆着要甩开他吗!他们父子俩久别重逢,想甩开他,真的没门!“爹,我和你一起,你去哪我就去哪。”

         说完狠狠地瞪着丘善言,眼中警告的意味十足。

         丘善言无奈,大笑两声之后拍了拍沐长生的头,明显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心里,自然就把刚刚的小抗议当成了自家孩子的撒娇,于是接着说道:“棠儿听话,爹呢要去做自己的事情,这件事呢爹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全身而退,所以如果易青你们不介意的话,就带上棠儿吧。”

         “爹你要去做什么?我现在已经可以保全自己了,我就跟着你了。”呵呵,这老头竟然想抛下自己去干危险的事情,就算没有身上这份血缘关系,即使是陌生人相处了这么久也有感情了,怎么能看着对方深入危险而自己却躲在安全的地方喝茶聊天享受生活呢!

         【强制任务:进入盟主府查询杨舒乔的真正死因。】

         好久没有听到系统声音的沐长生当场一愣,随后无数疑问冲上大脑。

         杨舒乔是谁?真正死因?这个任务该怎么做?

         一切的一切都好像凭空出现的一般让人摸不到任何线索,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诱因触发了这个任务,那么是什么呢?

         难道是他爹要去做的事?

         “爹是不是要去盟主府。”沐长生直截了当地问出了口。

         丘善言拿着茶碗的手一抖,碗里的茶洒在手指上。丘善言一系列的动作收进三人的眼中,沐长生心中了然,看来是猜对了。

         只是还有一点……

         【系统,杨舒乔是谁?】

         【你娘。】

         【系统你不想说就算了,怎么能骂人呢……】不对!你娘?我娘?是丘棠的娘,金缕玉衣最早的拥有者,也就是他爹丘善言的妻子!

         一时间沐长生都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如果真如系统所说,那么很有可能爹他也知道了杨舒乔也就是现在作为他娘的人其实不是自然死亡的,既然要去盟主府,那么,很有可能和那一对父子有关……

         这对父子究竟糟蹋了多少人命啊。

         原书并没有提到丘棠娘亲的真正死因,更别说提供是谁害死了她,看来一定是要去盟主府走一趟了。

         “哎,棠儿啊,爹没用,这一年除了躲避盟主府的追踪,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打听你娘当年的死因啊!”丘善言这句话说得很沉痛,沐长生可以看出来,这个人对其妻子的爱是真的很深。

         “只可惜你爹没用,没有找到更多的东西,所以只能去盟主府探一探了。”说完转向陷入沉思中的易青,恳求道:“小兄弟,我知道你们都是有情有义的人,我也放心吧棠儿交给你们。”

         “丘前辈,此事关乎丘棠的母亲,何不听听他自己的想法。”易青和徐秋都懂这种痛苦,若真如丘前辈所说让丘棠躲在一个安全的地方,这样做无疑对丘棠的伤害最大。“不瞒您说,徐秋一家当年都是因为身怀至宝而被丘惘等人杀害,这种恨,怎么能坐视不理。”

         “爹,如果真的如你所说,我是怎么都不会离开的。”说完把目光移向身份背景如此熟悉的徐秋,这丘惘果真该死,为了一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无情杀戮,这种人真的该入地狱。

         “也罢也罢,只是爹也一时想不出如何进入盟主府,你我二人恐怕还没入盟主府的大门就被抓起来了。”虽然凭着一股恨去调查,进入盟主府是必然的选择,但怎么保持在盟主府的高度自由呢?

         “爹,我有办法。丘惘不是喜好武功秘籍嘛,我现在不就是一本活的武功秘籍嘛。”

         “不行!”“不行!”两道声音响起,对沐长生的话语进行了严厉的反驳,沐长生转头看看丘善言又看看易青,怎么一个两个表情这么严肃,他又不是去送死。

         “丘前辈莫急,徐秋在盟主府早已安插的人手,你们只需改变样貌,由里面的人手找一个由头让你们进入就可。”看着沐长生可怜兮兮的目光,易青心中长叹一口气,自己果然是欠这个人的,不然为什么只要这个人露出一点可怜的情绪,自己的忍不住为他把所有的烦恼都解决掉。

         “此话可当真?”丘善言有些激动,他虽然也有能力进入盟主府,但相比易青所说自然是要麻烦许多,且不安定的因素也会多出来不少。

         “前辈放心,我与丘棠真心相交,自然要顾全他的安全。只是此次不能陪在两位身边,有些担心,还望注意安全。”

         “好好好,棠儿能有你这般的朋友我这个做父亲的真的是十分欣慰,棠儿,还不快谢谢易青。”说着便把缩在后头的沐长生给推了出来,还在发愣的沐长生就直接扑进易青的怀里。

         位置可谓是正正好,不偏不倚。

         突然头顶一热,沐长生连忙手脚并用让自己整个人脱离这种紧张的氛围,随着他的离开,放在他头上的手也离开了,熟悉的温度也渐渐消散,沐长生心中暗叹有些可惜。

         至于在可惜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

         “哈哈哈,你们感情真好!”罪魁祸首孩还在一旁吃瓜围观,十分表脸。

         “小棠很好。”易青意味不明的说出一句话,不知道是回丘善言的调侃还是别的,总之一脸认真的表情倒是让丘善言笑不下去了。

         “若是你们早些认识就好了,棠儿之前也不用那么孤单以至于天天跟着丘启……”原身对丘善言真的说不算好,在原丘棠心中永远只有丘启一个,而丘善言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罢了,所以两人的感情自然也就平平淡淡,甚至很多时候说不上一句话。

         当时的丘善言自然很不好受,妻子已经离开,剩下一个儿子也是这般让人心力交瘁。

         总之,庆幸棠儿终于懂事了,他这个做爹的也该没什么牵挂了。

         易青露出一个微笑,随时回答丘善言的话,但视线却一直放在沐长生身上,炽热的目光几乎要把沐长生给烧着了。

         “现在也不晚。”他说,明明是平凡无奇的面孔却生出一种能与日光争辉的惊心动魄,沐长生心中颤动,已经那调不调没有遮掩的蓝色眼眸微微睁大。

         他终于知道气质这东西的重要性了!

         易青就是妥妥的例子啊!

         以前还不能理解身边的人所说的气质好是什么体验,在他眼里只要长得好就属于气质好,现在终于涨姿势了。

         假装引起的回忆的沐长生还是忍不住把目光放在易青身上,由上而下地把人完完整整地看了一遍。

         啧啧,除了脸,无论身体的哪个部位都是完美的,易青越是散发出由内而外发出的‘气质’,沐长生都会发现那张脸下面的违和感,就好像……就好像这个人不该只是拥有这么平平无奇的面孔。

         可是怎么可能呢?

         怎么不可能!

         沐长生心跳加快,对啊,怎么就不可能了,这个世界是可以改变样貌改变声音的,若是有心隐瞒,他这种初入武林的菜鸟肯定是看不出来的!

         沐长生觉得他好像找到了事情的关键,若是给他时间他一定能把易青分析地透透彻彻,可是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混入盟主府。

         所以很幸运的易清欢的马甲暂时是抱住了。

         脑洞无限扩大的沐长生现在越看易青越觉得不对劲,回忆请以前的种种和最近发生的事,一个猜测在他心中酝酿着……

         很模糊,抓住了一点头绪也很快消失不见。

         罢了,先解决当下的问题吧……

         真相总会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