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章 啊啊
        “这……丘盟主府里最近可是又得了不得了的秘籍?”这里可是以武为尊的世界,所以之前还在嘲讽丘启的人都乖乖叫上一声丘盟主,想着兴许能打听出点什么有用的消息出来。

         “我们盟主府自然库存众多,但这丘棠既然已经不是盟主府之人,自然也没有资格修行我盟主府的功法。”看着丘棠站在台上洋洋得意的嘴脸,他就恨不得把这人狠狠地踩在脚底下。

         “那这么说丘小盟主也不知道这奇奇怪怪功法的名称啊……”那几人一听这话里的意思就是不知道,瞅了眼明明不懂还在装逼的丘启,那几人拍拍屁股就走了。

         “你们!”丘启气得发牙痒痒,自从自己坐上这个位置后,所有的一切都不顺利,当然这一切的源头都是那个叫做易清欢的废物,现在就连丘棠也和自己作对!

         不过你们得意不了多久了,想象着自己神功震世的场景,他又忍不住开始得意起来。这些人表面上对自己恭恭敬敬,其实还不是欺他功力平凡,挑不起大梁,明日武林大会之后他要让天下人知道,他丘启是名副其实的武林盟主。

         那些积压在自己身上属于丘惘的压迫终于要结束了,他终将是这整个江湖站在最顶端的人。

         几个想和丘棠套套近乎观察观察功法的人在人群中找了半天,愣是没有发现那个引人注目的身影,明明刚刚就看见了啊……

         果然高人都是这么深不可测,和盟主府那天天恨不得显摆的人果然就是不一样。

         被徐秋提着领子躲到小巷子里的沐长生还在自己的世界里出不来,直到他老爹凑过来一个大巴掌拍在他的背上,这酸爽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儿砸!不错啊!起初你跟我说你练的什么太极我是非常担心啊,这名字我也没听过,看你练也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软绵绵的跟老头子一样,我还以为你是被哪个江湖骗子给骗了呢,想不到我儿子还有这样的奇遇啊哈哈哈!”丘善言十分自豪地继续拍沐长生的肩膀,若不是现在他们不适合这么高调,他恨不得让天下人都知道这就是他的儿砸呀!

         以前那个武痴到现在仅用一年多的时间就有了今天的成就,果然是他丘善言的儿子啊!

         “爹,有你说得那么严重嘛。”龇牙咧嘴地说道,他爹的手劲好像又大了不少啊。其实不单是老爹,他自己也忐忑异常,今天总算是可以松一口气了。

         只是今天这个被他一下轰下台的人有些倒霉了。

         在沐长生和丘善言交流今天的惊险与刺激时,一旁的易青很认真的从头到尾扫视了一番,昨天他就已经收到了许耿去打听的事情的结果,事实证明,丘棠消失的时间正是小沐出现的时间,还有今日十分熟悉的招数,如果没错的话就是在烙川被抄录下来的《太极》,这也证实了丘棠就是小沐的事实。

         只是其中还有许多疑虑是他无法理解的,若这些常理无法理解,那只能不按常理理解了。

         回忆着那大图案和文字,易青脸色一变。

         “易青!”沐长生在易青面前摇摇手,见终于回过神来之后说道:“回去了。今天好好吃一顿!”不由自主地他就把吃饭和庆祝放在了一起,典型的吃货属性。

         糟了,好像被老爹那吃货传染了。

         吃饱喝足之后,就是各自的夜间生活了。

         “公子,有何吩咐?”许耿轻轻唤了一句稍微有些走神的公子,最近公子真的太奇怪了,但仅仅是作为属下的他自然也不敢多说什么。

         “你来了。”今天易清欢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他的小沐是不是和自己一样,在拥有的东西方面,不然这么多难以理解的东西该怎么解释。这其中一定遗漏了什么。“准备的怎么样?明天我会安排人让你和丘启对上,他最近在练一种杀伤力极大的功法,你要小心,不要硬抗。”

         “属下明白,多谢公子提醒。”明天的比武,说不激动是不可能的,但他清楚自己的能力,在面对丘启上,终究还是差上一截,但明天至少也要让他吃上点苦头,不要让他赢得那么容易。

         “你还有话要问?”看出许耿的犹豫不决,易清欢开口问道,许耿在他面前自然是什么都藏不住。

         “公子,你让我查丘棠的消失时间……我发现他他他似乎不是一般人。”许耿出口提醒,虽然和丘棠接触之后真心觉得这人挺不错,但在公子的安危面前这些都不重要。

         “这些我自有思虑,放心,他不会害我,他和丘善言与那丘家是不同的。你今天早点休息,明天尽量而为。”

         “是公子。”

         重新归于安静的房间里,只剩一支摇曳的蜡烛,静坐在原地许久的易青终于有所动作,他站起来移步到床边。

         随后虚空一点,之间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诡异地出现了一块发着光的长条。

         若是沐长生在这,一定会惊讶地说不出话,因为这个东西他身上也有。

         正是那所谓的系统!

         而且好像比他的要大!比他的要高级!

         易清欢轻车熟路地打开系统控制面板,在上面操控着,然后在一栏上面一点,原本做成书本模样的物件就被打开了,一张张类似纸张的东西像播放幻灯片一般在易清欢的面前滑过。

         许久,易清欢才控制着“书本”合上,之间那封面赫然写着《太极》二字,这正是沐长生所修行的《太极》,当初在烙川洞府之中,认为这东西有意义的自然不止沐长生一个,在没有系统的提醒下,当时的他已经会十分熟练的运用复制功能和翻译功能,而且全然没有唠唠叨叨的系统音在脑中出现。

         回想着在陷入困境的时候突然响在脑中的难以形容的声音之后,易清欢在摸清对方底细的时候很认真的问了一句话。

         “可以闭嘴吗?”

         其实这当然是可以的,于是语音模式被残忍的切换成文字模式,那种电子系统音于是再也没有出现过。

         当然这对易清欢来说只是多了一个了解丘启的工具,他也很好的运用起来,一点一点抢夺原本属于丘启的东西,但他并不依赖这东西,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东西一定会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消失,所以他加紧每一秒可以压榨系统的时间。

         而偏偏系统就是吃硬不吃软的典型,所以可想而知对比易清欢和沐长生的系统就可以发现其中的问题。

         于是易清欢得到了在系统最大限度之内可以知道的东西,可以达成的能力。

         可这一切都需要做任务来换取,但对消息才时重点的易清欢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直到有一天他的系统上出现一个旁支任务。

         没有提示,没有线索,没有对象。

         起初易清欢没有在意,但在有一天满是问号的任务竟敢有了些进展,而这个唯一知道的对象就是自己的宠物,真是让人惊奇又理所应当的对象。

         后来发生的一切就自然而然了,他做任务积累权限,一点一点挖掘出属于那只小白团的秘密。

         最后就到了这里。

         一层一层剥开秘密的感觉真的很带感,但若是这个秘密被认为的不断包裹住,那易清欢的心情自然也就好不起来。

         当知道丘棠就是他的小白团之后,一时间他竟然产生了系统一直在欺骗自己的错觉。毕竟在他还生活在盟主府的时候,丘棠整日都是跟在丘启身后,而当时在盟主府,他很自然的把丘棠归类为丘启的人。

         至于为什么对丘善言没有恶意,这个人是盟主府唯一不用虚情假意待自己的人,也是唯一一个对自己的存在没有任何觊觎的人,所以当时遇见没有所谓的打打杀杀,可在明白了丘棠的身份之后,这一切都变了。

         他陷入一种无言的恐惧之中,就好像这一切都是丘启设计好了的,但这种疑虑和恐惧只出现了一瞬,最后被他强大的内心给战胜了。于是这一次他抛开系统,让许耿去调查,之后的一切果然没让他失望。

         他现在还不知道小沐是不是原来的丘棠,又或者丘棠身上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变故,但很明显,现在这个人是他的小白团,是安全的。

         而且和自己还有许多共同点,比如,他也很有可能拥有一个像自己一般的东西。

         能够快速记录自己想要记下的东西,甚至变成自己能够理解的样子,甚至还有更多能力。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该如何让他的小白团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

         而一直在隐瞒的小白团自然也要受点不一样的惩罚。

         至于是什么……

         嘴角弯起,小沐应该他会喜欢吧……

         只是若是让他知道他一直心存好感的人并不是眼睛看到的那般充满爱心、那样是非分明,这又将会是怎样的情形呢?

         不知为何,好像很期待啊……

         “啊切啊切!”连打两个喷嚏的沐长生揉揉鼻子,果然英明神武的自己被惦记了,哈哈哈哈,一战成名就是这么潇洒。

         ……傻人也许有傻福吧,大概,似乎应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