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 啊啊
        沐长生瞪着眼睛回想眼前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在某个地方见过,因为自这人上台之时带给自己的就是难以言表的熟悉感。

         就好像……

         就好像自己应该人的这个人一般。

         两人互相打量了一番,沐长生是因为对方莫名的熟悉感,而站在比武台上另一边的人则是已经见识过沐长生独有的慢吞吞拳的威力,一时也不敢大意。

         “对了!”沐长生猛拍大腿,对面不知所以的人猛一个后窜,还以为这瞎子要出招了,没想到站定后对方突然大笑。

         沐长生终于知道对方为什么这么有“熟悉感”了,看着对方很有时代感从额头一直垂坠到下巴的洗剪吹刘海,还有不知是天生还是后天的爆炸头,这不就是流行在记忆力的“杀马特”嘛!

         沐长生一时间有些感慨,没想到穿越千年还能看见熟悉的充满时尚气息的发型,一时间原本的紧张感也就消退了点,生出了难得的轻松之感。

         前一天的战局实在让他轻松了许多,但他知道只要他的这种功法现了出来,就有人知道其中的关键,对战起来也会充分戒备,在想一招致胜也就难了。

         其可沐长生到底还是不了解这个以武为尊世界对武的痴恋和关注程度,特别是一种新的且威力较强的武功,一出手就会得到绝大多数的人的关注。若此人生在大家族大门派这一些人的心思也该歇歇了,可这武林盟主已经明确表示了这丘棠已经不是他们盟主府的人了,那么一些有想法的人就有些蠢蠢欲动了。

         好在易清欢不是被动的人,在预想到这种结果的时候就已经安排好人挡掉那些居心不良之人窥探,并暗中保护父子二人的安全。

         因此碰了壁的众人自然以为盟主府出尔反尔,看见新的功法就连脸面都不要了,但在明面上却是不敢说出口的,这盟主府虽然有个不怎么中用的小盟主,可是这安插在江湖里的力量还是不容小觑,犯不着撕破脸面。

         只是一时间这盟主府又被安上了言不符实的名号,可谓十分冤枉。

         可是,谁在乎呢。

         对面的杀马特双目炯炯有神地盯着沐长生的双手,实在不敢相信昨天就是这双手使出那什么慢吞吞的拳法把人打趴下。

         可这一切又是亲眼所见,所以在沐长生猛拍大腿只是他是真的吓了一大跳,随后见这人嘲讽了笑声,一下就怒了。

         竟然敢笑你爷爷我!

         然后就出招了。

         可是他们好像忘记了在大混战的时候,沐长生显示出来的……咳,完美的逃跑能力。

         在接连扑了几个空之后,杀马特的怒气越来越高涨,招式上也就渐渐的出现了漏洞,此时台下之人就已经有人忍不住摇头了。

         “这沙特今天看来是无缘此后的比赛了。”沙特是一名没有门派的江湖人士,但在江湖上因着个性的打扮有了些名头,因此在场认识他的也不在少数。

         “没想到这丘棠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才智,沙特个性暴躁,若是给人激上一激肯定就发作,这盛怒之中自然就会失了准头,这丘棠再玩一把猫捉老鼠,这沙特也就慌了,此时结局已定啊。”一位在江湖上有些声望的白胡子老头摸着胡子高深莫测地说道。

         “对啊对啊,如此才俊,怪不得这盟主府要出尔反尔想办法保全之,实在是人之常情,人之常情啊……”

         一旁的人也随之应和。

         在场上的沐长生若是听见了这位老爷爷的分析可是要笑醒,一个突然跑到古代的现代人,在差不多已经习惯了古代了生活之后突然看见了很有时代冲击感的“杀马特”,若是你,你不惊讶,不激动,不走神,不拍大腿吗!

         至于后来的逃跑,那完全是条件反射啊!

         已经习惯别人出招就夺,把逃命本事运用到极致的沐长生自然而然的在沙特开始攻击的时候选择了逃跑……

         然后,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出招的好时机,当然要出啊……

         于是就赢了。

         把杀马特兄打下台的时候,沐长生很想过去跟他握握手,毕竟还是难得看见这么现代的人,可是在触及对方几乎要喷火的眼睛之后就完全把这个念头给压下去了,现在人啊,还是太有距离感了。

         不好相处啊。

         果然还是自己易青靠谱,想当初第一次见面就救了自己一命,后来的相处更不用说。沐长生叹气,这人比人还真是完全不一样啊。

         “感觉怎么样?没有受伤吧。”虽然亲眼目睹对方并没有伤到他,可易青还是问出了口。

         这一句话让沐长生心中一暖,笑着答道:“没有。”眼睛也是亮晶晶地,就这么看着易青,果然是好兄弟,给面子,值得夸!

         忍不住摸了摸这人柔软的发丝,易青面容柔和,两人的目光就这样肆无忌惮地交织着,一个真不懂,一个装不懂。

         一旁的扮作徐秋的许耿看见这一幕低下头,羞耻啊羞耻,大庭广众之下,难道自己的公子已经堕落了?

         而丘善言自然也察觉到此中不一般的气氛,睁大双眼在两人身上轮流转换,可左看看又看看,愣是没察觉出不一样的感觉来自哪里,索性也就放弃了。

         于是差一点琢磨到基♂情的丘爸爸就这样错过了。

         果然已经不再年轻了。

         “行了!棠儿你今天实属运气好,这沙特今天啊实在不在状态才让你钻了空子,你看看几天的比赛哪一场不是非死即伤,今天运气好,明天可就难办了。”不是丘善言危言耸听,这比赛越到后面这比赛之人的实力肯定就越强,再说这已经是比赛第二天了,基本上第三天之后就已经是那些大门派之间的事情了。

         “爹,我知道,打不过就跑嘛!这个道理儿子我深藏在心,永不忘记。”今日其实也不算没有收获,至少那个杀马特的攻击还是有点看头的,沐长生也不是像外界看到的那般逃得游刃有余,若不是这杀马特破绽露得太快,他不会赢得这么轻松。

         “你知道就好。”

         “爹,你说那杀马特叫什么来着?”刚刚不是他的错觉吧……

         丘善言看了一眼丘棠,无奈道:“那人叫沙特,不是你口中的什么杀马特,他在江湖上也是有些名头的,性格暴烈,最不喜欢的就是有人说他的名字奇怪或者是叫错他的名字之人,你行走江湖切记小小心行事,万万不可像今日这般鲁莽。”

         ……

         果然名如其人,这名字取得好!取得好!

         至于自己老爹的告诫,那是自然要乖乖听取的。

         “你也别傻笑了,今日就会公布明天的比赛名单,我们今日不急着走。”第三天也算是比武大会的分水岭,比武大会举行五天,一般有看头的都集中在后三天。所以在第二天结束比赛之时就会公布第三天的比赛名单,好早做好准备。

         沐长生收起笑容,应道:“是的,爹。”

         “丘棠对战龙运帷。”

         ……

         “丘启对战徐秋。”

         听到丘启的名字,在场的几人很默契的没有了声音,对这个人,在场的几人实在都是一言难尽。

         “听说那丘启一年前在烙川得了不得了的武功秘籍,恐怕不好对付啊。”丘善言说着看向徐秋的目光不自觉地带上了担忧和不安。

         徐秋沉吟片刻,视线在先是在易青身上一顿,随后正色道:“大丈夫岂会害怕这点困难,结局未定,一切都还尚早。”

         “今晚你来我房里吧,我怎么说也是看着他长大的,对他的了解总归是要多一点。”

         徐秋视线投向易青,在对方点头之后才抱拳应承下来。

         “那就多谢丘前辈了。”这句话是真的发自内心,虽然之前对丘启已经有了较深的了解,可是自然怎么都抵不过与之相处的人,而自己想要战胜丘启的心又那么强烈,心中不禁对这对父子的印象更加好了起来。

         “好了,既然结果都出来了,那么今天早些回去商量应战方式吧。对了,你们可听过将要与棠儿对战之人的名号。”

         见几人都摇头,丘善言心中有些疑惑,这冲到后面的自然不是些不知名的江湖散人能做到的,这龙运帷他可是没有听过。

         至于这龙姓,摇摇头,不再往下细想。

         明日且看看具体情况吧。

         【系统,你能查那龙运帷的信息吗?】战前沐长生自然是要做些策略的,既然老爹他们不知道这个叫做龙运帷的信息,那他作弊总行吧。

         【查无此人。】只是也要看系统给不给面子罢了。

         【啊?什么意思?难道要和我对战的是一只鬼!】沐长生莫名地觉得身后一凉,那明天很悬啊!

         【……,很显然对方用了假名。】拥有一个不拐弯大脑的用户系统表示机器很累。

         【原来是这样啊,哦,那若是别人要用你搜索我是要用什么名字啊?】沐长生很自然的就问出来,后来又觉得好笑,也得有人能有系统再说啊。

         【两者亦可。】万万没想到的是丝毫不给面的系统竟然回答了。

         【啧,真不公平。】沐长生得出一个结论之后就不在细问,于是很自然的错过了为什么这个问题能有答案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