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 啊啊
        一身华服衬着眼前之人更加高大挺拔,周身似有似无的强者气息让人不自觉战栗,再加上那让所有少女沉迷的长相,龙运帷以上比武台就受到了比任何一位选手多的注意力。

         一旁裹着布条衣着普通的沐长生暗搓搓地缩小自己的范围,眼前这个人一看就不好惹啊!

         龙运帷丝毫没有被周围的气氛影响,负手而立,手上竟然没有武器。

         沐长生咽了咽口水,虽然在易清欢身边混迹了许久,但是眼前之人的长相还是让他眼前一亮。

         怎么说呢,易清欢自己比较喜欢的高冷类型,每一个表情都恰到好处,而这叫做龙运帷的人实在是太过惹眼,总得来说就是全身上下充斥着男性荷尔蒙。

         这大概就是神仙哥哥和霸道总裁的区别吧。

         沐长生默默安慰自己:还好他只喜欢神仙哥哥,这种一看就不好惹的霸道总裁还是绕着走吧。

         “比武开始!”

         一声喝下,还不待场下之人看清楚,站在场上另一端的龙运帷就换做一道残影……

         “不妙!”台下细心观察的丘善言自看见龙运帷上场只是就觉得此人深不可测,可万万没想到这速度竟然能够快到如此地步,叫人捉摸不透。

         “公子?”站在一旁同样看见此场景的许耿转过头看向视线放在比武台上的公子。

         易青摇摇头,目光锁住场上慌忙逃窜的身影,叹息道:“若我与之,输赢难定。”也就是说就算是他亲自出马也不能确定能不能百分之百胜利。

         许耿深吸一口气,随后惊诧地把目光转上比武台,这个人确实很强。

         “此人尚有余力。”能让沐长生有机会逃窜只是没有用尽全力罢,这场比试胜负在一开始就已经见分晓了。

         “现在只希望棠儿能全身而退了。”丘善言紧拽着双手,紧张地注视着台上的每一个动作,额角也渐渐渗出汗水。

         此时台上的沐长生更是好不到哪去,这人明明可以一招致胜偏偏跟自己玩猫捉老鼠,耍着自己玩,简直太可恶了,沐长生默默唾弃前一秒还在欣赏对方外貌的自己,果然还是神仙哥哥最靠谱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几十招之后,龙运帷突然眼神一变,与之最近的沐长生立刻感觉十分不妙,这人是要来真的了。

         沐长生直到呆坐在地上还在刚刚的梦里没有出来,这人实在是……太恐怖了。

         就在沐长生想着怎么在对方动真格之前出上个一两招时,对方就手掌一挥就把自己给扇下台来了。

         一双手扶坐在沐长生的手臂上,接着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没事吧。”正是一直注意台上动向的易青,接着丘善言和徐秋也赶来,把沐长生从地上拉起来,眼神里满是担忧。

         “我没事,就是一下太突然了,没站好。”拍拍衣衫上的灰尘,沐长生抬眼看向正往这边走的龙运帷,两人视线相遇。

         在路过沐长生的时候,龙运帷一瞬间的停顿后就继续往前走,决断到让人感觉那一瞬间的停顿似乎是错觉,而这不容易发现的一刻刚好被易青看见,扶着沐长生手臂的手不自觉地收紧。

         加重的力度让沐长生回过神,转头看向一脸冷若冰霜的易青,满脸问好,易青兄这是怎么了,难道自己输了比赛他太伤心?

         有可能,果然是好兄弟!

         这么想着就勉强把自己的胳膊搭在对方的肩膀上,反过来安慰道:“这次有这样的成绩是我的运气,你也不用担心,我很好。”

         说完就发现这易青兄的目光似乎很有问题,和平日里的温和有些区别,但哪里不一样他自己也说不清,只能循着这种感觉一直盯着易青。

         突然,那人毫无预兆地露出一个难以形容的微笑,和平时恰到好处的笑容十分不一样,就好像……就好像看见这个笑容就能感觉到一缕春风吹进自己的心头。

         这种笑容和长相无关,能轻易波动心头那根脆弱的弦。

         沐长生突然觉得自己是个朝三暮四的人渣,飞快地转过头,这绝对是滥情吧,是吧是吧!

         经过这一次后沐长生就不怎么敢正是易青的目光了,就算视线偶尔碰撞也是他慌忙移开,十分心虚。

         沐长生的比武生涯就这么简简单单的结束了,但收获还是有一点的。

         至少在有些人的印象中,留下了一个瞎子灵活地使唤慢吞吞拳的画面。

         如果沐长生知道这就是自己这场比武成果的话,那还不如第一场就被打下比武台,毕竟这画面是在太感人……

         几人休整一下之后,沐长生结束比赛后的轻松之感随着比赛的进行也在慢慢消失,因为马上就是徐秋和丘启的比试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几人间的气氛就愈加紧张。

         望着台上下巴几乎要与天齐高的人,徐秋在众人的视线中慢慢走上比武台,在几人观察丘启的时候,对方也在观察他们,在看见与丘家叛徒在一起的人正是自己今天比武对象的时候,丘启终于找到一个宣泄的出口。

         至于是不是单方面泄愤,那还要看徐秋的本事了。

         徐秋一上台就首先出招夺得先机,先发制人总归是能为自己争取时间对抗。丘启自然不会傻到站着就让对方攻击,他使出雷霆中的一招。

         徐秋心底一沉,丘前辈说的果然没错,这丘启个性张扬,得了新的功法必然要在第一招就使出来,这样也好,若这人懂得藏锋,自己未必能一直坚持。

         之间丘启使出一记雷霆自然就震慑住了台下之人,毕竟高威力的武功秘籍自古都是习武之人的心头所爱。

         习武之人少不了切磋比试,大杀伤力的招式在一定程度上能帮助其更容易夺得胜利,甚至很多时候能过捡回一命。

         于是台下之人又开始叽叽喳喳讨论起来,这场景的嘈杂之声和菜市场比起来也是过犹不及啊,沐长生皱起眉头看着台上的比试,他们三人更关心的则是徐秋的安全。

         两人互相试探之后就是正式的比试了,徐秋有了丘善言的提醒自然对丘启的了解更加细致了些,所以现在两人还是势均力敌。

         但丘启终究在不论是习武时间和所得秘籍之上都在徐秋之上,所以时间一久徐秋渐渐露出了颓势,可是在丘启如此高强度的打压之下能势均力敌坚持这么久也是很不容易,台下的人自然也就看出了其中的利害。

         所以对徐秋的赞扬之声也越来越多。

         因着台下之人的声音没有控制,那些不惜辞藻夸赞徐秋的声音自然被丘启收进耳朵,一时间脸上的表情可谓十分精彩。

         “糟了,这丘启是起了杀心!”丘善言一看见丘启的表情就大呼糟糕,他怎么就忘记了这厮的胸怀是如此之小呢,这下反而是自己害了徐秋。

         “徐秋能应付,只是要费些功夫。”在场唯一没有变色的应该就是易青了,比武受伤是在所难免的,相比能够活下来易青知道许耿将会如何选择。

         “啊!”徐秋几个躲避之后,竟然直接往丘启一靠,看见这一幕的沐长生直接叫了起来,随后也没顾丢脸仍然紧张地注视着台上的状况。

         还好徐秋在靠近丘启的时候接连出招,虽受了点小伤但对方也够呛,毕竟在一个明显比自己弱的人面前受伤是比输更丢脸的事,丘启脸色大变手中法诀快速演练,更多的雷霆之力砸徐秋的面前,在逃窜的过程中自然又受了不少伤。

         徐秋并不在意这些伤,照样提剑往上冲,就在所有人都在叹息此人白白送死的时候,徐秋方向一转,直接跳下比武台,让还在□□中的观众直接呆在原地。

         这人真是……不走寻常路啊。

         徐秋挺直腰板,目不斜视地往几人方向走来,期间人群中的人不由自主的让出一条道,颇有种英雄归来的气势。

         丘启哪能受得了这样的屈辱,踏风追下比武台,抬手就要再出招。

         “丘小友住手!”一名老者开口,声音中充满不可忽视的威严,丘启十分不甘地收回手,狠狠地盯着越来越远的几人。

         “比武大会乃我等门派与盟主府为促进江湖儿女豪情以及各门派联络而举办的,丘小友如此举动恐怕是要砸了盟主府的招牌了。”

         “启儿,回来!”丘惘脸色十分难看,他以为自己的儿子只是性情差,没想到如此不顾及场合,这么多双眼睛就等着他盟主府出错,现在如此作为不是把自己送到别人面前吗!

         丘启心中虽不忿,但平静之后自然其中各个门派之间的那点小心思,也是再怎么不情愿也乖乖坐回位子之中,只是这种做法是无法阻止台下之人对他违规的声讨了。

         各个门派之间原本就与盟主府有着各种利益关系,现在丘启的做法正好是落在了他们的心头了,最近盟主府风波不断,看来这丘家坐阵这个盟主府时间够久了,相比该换换了吧。

         至于谁能夺得这个唯一的席位,自然是各凭本事。

         这时,丘启自然是不知道因为自己的一时气愤,加速的盟主府的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