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啊啊
        “雪狐?”易清欢低头看着还在自我怀疑狗生的易阿呆,整日在被窝里打滚,洗澡还会溺水,吃起来完全没有底线,这么……欢脱的属性真的属于雪狐?仔细辨认已经长开了的小毛团,似乎比一般的狗嘴巴长些,这么看来倒还可以接受,只是雪狐的生存环境是极寒之地……

         “淦前辈,阿呆这些时日一直伴随在我左右,那它的情况岂不是很危险?”清冷的面容绷得更紧。

         “我还以为什么都不能让你小子变色呢,这倒好,一点小事就这么慌张,哪有你爹半点气度。”淦独龙不急不躁地抓了抓自己雪白色的胡子,清亮的眼睛弯了起来,里面满是幸灾乐祸。

         果然是老顽童。

         沐长生心里吐槽,这老头子看来是想见死不救,亏他还对这个人形金手指满怀好感。哼,看来和丘启混在一起的也不是什么好鸟。圆滚滚的蓝色眼眸狠狠地瞪了一眼笑得一脸嚣张的老脸,白色的毛发也有些隐隐炸起来的趋势。

         “这小家伙脾气倒不小,老头子我就欣赏这种性格。”伸出手想抹一把小毛团,但被沐长生很迅速地躲开了,又一阵笑声之后才抬起头对着易清欢说道:“这小家伙能在北漠撑这么久倒是让老头子我很稀奇,想必是吃了什么好东西吧,依我看啊,你把它那身毛剃了就可以了,平时也别离开屋子,等你们离开的时候路上多注意点就没问题了。放心吧,这小东西命硬着呢。”

         【死老头!你故意整我呢!】虽然有时唾弃这一身雪白的娘兮兮的毛发,但它的存在就像是人类身上的一层遮羞布,衣服款式不好还能勉强接受,但要剥掉这仅剩的一件衣服,那就是要了他的命啊!

         所以他反抗!他拒绝!

         “嗷嗷嗷!”但他不能暴露自己,所以只能用本地缓存的语言发泄自己的不满之情。欣赏了一阵自己高亢嘹亮,抑扬顿挫的嗓音之后,沐长生勉强冷静下来,大不了要行刑的时候他撒个娇卖个萌,铲屎官都是这么没有原则的,作为一个身边到处充斥着铲屎官朋友的沐长生表示完全没有压力。

         “小家伙的事你自己决定吧,今天我们的重点可不是一只雪狐。把手伸出来。”收起脸上的笑容,淦独龙神情严肃,如果他没有感知错误的话,易小子儿子身上充斥着两股不同的内力,并且,这两股力量都来自魔族特有的功法。

         轻轻拉起一点袖子,把手送上去。

         闭上眼睛,感受着手下两股相冲撞的力量,淦独龙紧皱的面孔突然舒缓开来,睁开眼睛,目光灼灼地看着易清欢肯定地开口:“炼魔。”随后加上一句,“不完全的炼魔。”

         “你认识楚虞?”淦独龙继续追问,能得到魔教的功法,不用说这种只有魔教教主能够得到的功法,就算是魔教普通的功法也不能让外部人员学了去。随意唯一的解释就是和楚虞认识,并且深得他的信任。

         易清欢睫毛轻颤,一瞬间的失神之后摇摇头,并不出话。

         淦独龙眼神掠过易清欢的微变的表情,动了动嘴巴最终什么都没说,这些年轻的事情他这个老头子还是少参与吧。松开搭在易清欢手腕上的手,沉吟片刻,才开口道。

         “若想彻底消除你体内另一股力量,老头子我倒是有方法。”说完转过身走进内屋的书架旁边,抽出一本破旧的书籍,递到易清欢的面前。

         “《凌夷决》?”捏紧手中的重量,易清欢现在才有种重活一世的体验,一直压在自己身上的死局突然就消除了,前世折磨了自己好几年的噩梦就这么醒了。

         【系统系统!易清欢怎么和楚虞勾搭上了,还有身体里的两股力量是什么鬼!谁告诉我为什么突然在我毫无防备的时候出现了这么多超出剧情的东西,我经历的难道真的和这本小说是一个故事吗?】沐长生完全忘记了自己前一秒还在为自己的遮羞布争取生存空间,在关乎自己性命和任务完成与否面前,那些完全不算什么。

         【权限不足。】冒出来冷冷留下四个字后就十分不负责任的遁走了。

         坐在特质的床铺上,丝丝冰凉从底下传来,易清欢已经望着手里的秘籍出神了很久,沐长生也在自己的脑海中思考之后的对策,寂静在这方空间里传开。

         平缓心中结郁许久的心事,易清欢觉得自己的心境似乎又提高了一步,压了自己两世的心魔在这一刻消散开来,尽管修炼《凌夷决》的过程必定会很艰辛。

         放下手里的秘籍,易清欢轻轻弯起嘴角,抱起趴在自己旁边的小毛团,走到桌子旁边,拿起放在桌子上的剪刀走出房门。

         看见剪刀警铃大作的沐长生像疯狗似的挣扎,口里含糊不清地骂起了人。

         易清欢停下脚步,疑惑地看着一瞬间安静下来的易阿呆面露不解,似乎……听到了不寻常的声音。

         而闭嘴不在出声的沐长生急得出了一头的汗,刚刚情急之下竟然开口说出了话,于是只好装傻充愣无辜地回瞪着易清欢,充分表演着什么叫做我这么萌你不可以怀疑我。

         收回目光,面色平静地继续走出门外。

         沐长生放松身体,轻轻地呼出一口气,这卖萌*果然管用,对付智商不在线的铲屎官简直绰绰有余啊。危机过后,沐长生顿时变得嚣张起来,全然没有发现一把罪恶的剪刀正向自己袭来,而掌握这把罪恶剪刀的主人此时神色肃穆地缓缓靠近还在洋洋得意的易阿呆。

         “咔擦!”白色的毛缓缓落地,还有落在地上的是属于沐长生最后的遮羞布。

         “嗷嗷嗷……”易清欢算你狠,一言不发就剪毛,你简直不是人……

         在漫天的白色毛发中,沐长生崩溃打滚,易清欢一只手轻巧地掌控撒泼中的易阿呆,另一只手不急不缓地挥舞着剪刀。

         今天不定注定是个不平凡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