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啊啊
        “晚辈见过淦老,易水寒正是晚辈的父亲。”怀中仍然抱着白色的小团子,微微弯下的腰和和低垂下的脸,郑重之中带着这个人独特的清冷。

         淦独龙肆无忌惮地把易清欢从头看到脚,就连藏在阴影中的表情都观察的细致入微没有放过,在易清欢怀中停留片刻,眉头轻佻,清亮的眼神满是戏谑。但我微微点动的头还是表明此刻他对眼前的人还是挺满意的。

         没想到易小子的儿子长得还不错,一看就知道像他娘。

         淦独龙酸溜溜的想到,回忆起当初两人相识的日子,多少原本属于两人肆意潇洒的时刻被无端插丨进来的桃花给败了兴致,所以淦独龙最不愿承认的就是易水寒出众的长相,那一大摊子桃花他可不敢恭维。

         从回忆中抽离,淦独龙对着易清欢说道:“你爹呢?他怎么不自己来?还有你娘呢?我还跟你娘好好谈谈你爹年少时的风流韵事呢。”

         易清欢沉默,抬头直视淦独龙的双眼,面露不忍,微微嚅动的嘴唇半天发不出声音,轻松的气氛悄然变得沉重。

         “出事了?”放下手中的茶杯,时刻带着笑意苍老的脸拉了下来,清亮的眼神也不复之前的明亮,心中有一种想法随着沉默的时间越长而越大。

         “爹娘……在晚辈三岁的时候就已经……”吞回将要说出口的话,因为老人的脸刹那间变得苍白,搭在椅背上的手也在轻轻发抖,易清欢沉寂多年的伤感好像就在此刻找到共鸣而沸腾起来,燃烧着他早就枯竭的血液,一遍又一遍。

         “敬柯。”就在易清欢以为这场沉默还要维持很久的时候,疲惫的声音响起,片刻就从门外走来一个中年男子,正是之前的人。

         “淦老。”恭恭敬敬的一拜,眼神定格在一处,并没有因为陌生人而眼神飘忽。

         “给这位易公子安排一个住处,要好生伺候着,我这里没什么事要吩咐的了,没我的命令不要打扰我。”说完便摆摆手向内屋走去,苍老的背影在这一刻显得十分佝偻。

         敬柯疑惑地看了一眼易清欢,是什么让几乎是老顽童存在的淦老变化如此之大,但毕竟敬柯是十分规矩的人,只疑惑了一阵后就投入淦老安排的任务,把人带到了休息的地方,并细心地为他准备的洗澡水和食物。

         看这位年轻的公子的装扮和行李,一看就是从中原独身而来,不论是何种原因,能够活着来到这里就已经十分不凡,敬柯在不知不觉中对这位公子有了对旁人不一样的好感。

         敬柯跟随淦老几十年,二十多年前淦老前往中原,回来之后武功和心性都有了很大的提高,并且对他们这些下人亲切的许多,虽然同样不愿因传授自己的武艺,但对前来拜访的人多了些耐心。而也是近二十年才让淦老的权威一步步上升,直到成为北漠的守护神。

         可是今天,回想起淦老疲惫的面容,敬柯有些担心,但作为一个懂得和主人保持距离的下属让他走不出那一步,所以他这么多年永远是一个称职的属下,而不能成为一个无话不谈的朋友。

         敬柯顿足,望着远方的天空,叹息着,朋友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一回到房间沐长生就醒过来了,望着面前的巨大水桶放大眼睛,水!水!水!好多水!洗澡的水!

         感受到怀中毛团的动静,易清欢很贴心的把小白团放进水中,并双手虚放在小白团的两侧,当初水桶中阿呆溺水的场景他还是印象深刻的,小心的揉着毛团有些结块的毛发,差不多洗干净后把毛团抱起来,单手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后走进浴桶,多日疲惫的身心在这一刻得到舒缓。

         “易小子,你欠我这么多年的酒今天该还了。”对着空荡荡的石桌对面,手中拿着瓷杯对着空无一人的地方饮下一杯。“易小子啊,你好样的啊,娶亲了也不通知你淦哥哥,这新娘子我还没见过呢,不过今天我看见你儿子了,虽然不想承认,但还是蛮像你小子,但你别得瑟,孩子啊他一定像孩子他娘多一点。”明明只是喝了一杯,淦独龙就觉得自己已经醉了,果然自己已经老了啊。

         “一晃时间就过去这么久了,你儿子都这么大了,但你为了不变老也太狡猾了,以前就爱臭美,老头子我可是受不了你了,放心吧,老头子我时日也不多了,以后再见面你还是年轻英俊……”絮絮叨叨说了一串又一串,最后淦独龙不知道是自己醉了还是今天的酒太烈,心中难以舒缓的情绪借着酒意一点点吐露出来。

         次日清晨,沐长生难得睡到了自然醒,空气中带着一点点水汽消散了多日带来的热气,沐长生整只狗都显得活力十足。

         早点之后,易清欢抱着阿呆跟在敬柯的身后,两人不一会儿就来到昨天淦独龙所在的屋子前。

         “易公子请进,淦老吩咐了易公子可直接见他,敬柯就不打扰了,告退。”

         “多谢。”对敬柯施了一礼,停顿片刻后便推开虚掩着的房门。

         “吱呀……”苍老的门板发出奇怪的声音,沐长生好奇地伸长脖子往里看,昨天睡着了错过了传说中的人形金手指,不知道传说中的淦独龙是怎样神奇的存在,今天真是值了。

         “来了啊……进来吧。”明显比昨天低沉许多的声音响起,就好像年岁悠久的古钟被敲响。

         “淦老。”

         淦独龙在两张脸之间巡视,随后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说道:“坐下吧。”

         “雪狐本属于极寒之地,你小子倒是不管不顾就把他带来了北漠,这小家伙估计再待些时日就要被热死了。”撇了一眼好奇心旺盛的小白团,淦独龙凉凉的声音像是在沐长生的心上浇上一把凉水。

         怪不得最近他觉得精神越来越不好,睡得时间越来越长,越来他是中暑了!

         等等?

         他不是狗?

         是狐狸?

         狐狸精?

         狐狸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