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啊啊
        “启儿掉入了悬崖?是易清欢做的?你们可是看清楚了?”常年上位者的威严让一干弟子禁不住把头低得更下,爬上皱纹的脸比平日多了些焦急和痛苦。

         站在最前头汇报的江赛良偷偷抬眼观察丘惘的神态,他是这一干弟子中的领头人物,这新盟主出了事最先倒霉的一定是他自己,所以为了少吃点苦头他不断夸大当时的场景,试图营造出一个合力制裁大魔头的场面。

         “弟子很惭愧,没有保护好盟主,只是这易清欢竟然修炼魔功,看来传闻是真的。原本我们和盟主占上风,但就在我们不经意间,这易清欢竟然出其不意地使出了魔功,让我等措手不及。盟主英勇冲在最前头时不慎被打入悬崖。”不得不说江赛良是一个很会说话的人,三言两语把丘启掉入悬崖和自己撇清关系,让人把所有的重点放在了易清欢身上。

         “魔功?清欢这孩子我清楚,他可是我一点一点带大的,他一定不会这么糊涂的。”似听到了什么痛彻心扉的消息,丘惘神色复杂,“我们一家对他并不薄,启儿也一直把他当做亲哥哥,也就是这次清欢实在是伤了我们的心才让启儿如此大动干戈。看来是我糊涂了,是我害了启儿啊……”

         “老盟主,盟主是易清欢那个叛徒害的,你无须自责,我们一直都会站在你们的身后!我已经留下几位弟子去悬崖下面寻找,盟主福大命大一定会没事的。”

         “你们退下吧,我累了……”疲惫地闭上眼睛,宽大的布满老茧的手盖住神色复杂的脸。

         众人面面相觑,随后江赛良带头把人带出去,出去后吩咐有了盟主的消息要及时报上来。

         众人分开后,曾凡才拉着身旁的同伴说道:“丘棠也不见了,这个江赛良怎么不和老盟主说呢。”中途他有几次想上前汇报都被江赛良拉住警告才罢休,这回才算是把忍了又忍的疑问说出口。

         “你啊,就是心眼太实,这盟主府里的弯弯绕绕你还是不明白的好。更何况丘棠只是失踪了,是不是自己逃跑了还不知道么,再说还有什么事比盟主掉入悬崖来得重要,你以后还是少说话。”拍拍曾凡的肩膀,错开身子后向另一条路上走去。

         站在原地的曾凡歪着头疑惑着,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吗啊?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不把丘棠失踪的事情告诉老盟主呢!

         寂静的书房中,古朴的雕花椅子上仰躺这一个身影,盖住脸的手缓缓划下,露出来的却是与之完全不一样的表情,狰狞的面孔完全不复之前的悲伤和寂寥,仿佛顷刻之间便换了一个人。

         丘惘对着虚空轻笑一声,魔功?

         这就不要怪师傅不留情面了,易清欢……

         伸出粉色的舌头,克服了这个身体自带的超长舌头之后,沐长生已经习惯了吐着舌头呼吸的日常生活了,只是越来越燥热的天气让浑身是毛的沐长生十分怀念进化完全的人类身体。

         易清欢抱着大了一圈的白色团子,往里中原越来越远的北漠方向赶去,虽然有洗髓丹的压制作用,自己体内修炼《炼魔》的入魔残余已经少了许多,但是只要他一日在修炼《炼魔》,他就有走火入魔的危险,所以他必须走上这满上的道路,来到北漠。

         在前行半个月之后,沐长生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原以为只是天气变热的缘故,现在看着周围稀少的植被和大片的荒漠,沐长生心中的疑问也得到了解答,这不是淦独龙的最后出现的地方吗?

         没错,淦独龙就是丘启原书中的人形金手指,想许多武侠小说中出现的一样,一定会有一个武功高强但濒临死亡一身武艺后继无人的老头,主角会遇见这个人并得到老头的好感,最后一定是拜师并继承师傅终身的功力。

         这样的桥段无疑让读者们热血沸腾,白捡来的东西谁不想要。

         可这东西也不是你想捡就能捡,首先要有高贵的品格和拾金不昧的美德,并且通过层层考验。但主角之所以成为主角就是拥有常人不能及的运气。

         丘启实在较后期来到北漠,当时江湖动荡,许多外族闯入中原,不少江湖人士遭到暗杀,丘启声称到北漠请高人相救实则逃命,但事情就是这么巧,功力大增的丘启强势回归,不仅收服了江湖人士的忠心,也真的得到本书女主角的垂青。从此美人英雄的佳话就被流传了下来。

         让许多当时的青年男女艳羡不已,并争相模仿。

         响起这些沐长生也是比较痛心的,自己的影响到底是有多大啊,这故事刚开篇呢这易清欢怎么就到了北漠呢?这时候还不知道那老头身体还硬不硬朗。

         但就算没有金手指抢但也不能便宜了丘启那小子,反正北漠离中原远着呢,就算丘启有三头六臂也不能阻止事情的发展了。

         思索好一切的沐长生又懒洋洋地躺回沐长生的怀里,想开之后似乎周身也变得凉快了许多,果然心静自然凉这句话还是有迹可循的。

         相比沐长生,易清欢的心可就没这么宽了。前世他早就听闻中原有水寒,北漠有独龙这个传说。前世他险些走火入魔,楚虞经过调查发现北漠的淦独龙有方法彻底根除这种隐患,因此他快马加鞭赶往北漠,可是当他还在北漠的路途上时,丘启的传闻就彻底传开了。

         他不愿相信但更多的是不忿,丘启就好像是他命中的克星一般,只要有一线希望出现在他的面前,丘启就是适时出现掐断这线希望。后来他回到魔教,楚虞找到一种可以帮助他压制住体内魔物的药,但这药耗费的确实魔教教主的心头之血。

         所以这一世得到洗髓丹之后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到北漠,他不想再看见那个人因他而死了。

         他犹记得楚虞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句话:“我不是为你而死,我只是不想活了。”

         直到死那个人还是这么不积口德,熟知这个人的性格,这一世才绝不靠近他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