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啊啊
        漫天的黄沙让人睁不开眼,在漫长的土黄色背景里,一大一小两个黑点慢慢移动,在天地相交的地方逐渐远去。

         在宽敞的没有支撑点的荒漠,再强大的内力都没有办法一直运用轻功,所以易清欢只能徒步走完这段漫长的路程,还好带的水和粮食充足,再加上有系统这个移动地图在,沐长生总能在他们的水接近枯竭的时候“好巧不巧”的发现水源,对此自以为把自己隐瞒地很好的沐长生没有发现易清欢越来越深沉的双眸。

         在漫长的路途中,沐长生之前还很理直气壮地趴在易清欢的怀里,反正他给自己的体重还是设定了很大的发展空间,可是随着气温的逐渐增高,从自己脑袋上空传来的越来越粗重的喘息,沐长生那是坐立不安,一颗狗心那是左右为难。

         一方面自己这么通情达理是不是太突兀了,再说自己也不重,似乎对易清欢的影响也不大。可另一方面他也知道压死骆驼的就是那多出来的一根稻草,自己和稻草比那可是重多了,几千根稻草都有了。

         在纠结之下,沐长生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借口,这么热的天气,这么燥的空气,这么抱在一起肯定不是办法,因此沐长生也就很自然的离开了易清欢的怀抱,四只肉爪踏在高温的沙子上让他差点没忍住跪下,可是为了男子汉的尊严他还是坚持地走了一阵,走了一段路之后也就慢慢适应了下来。

         此后沐长生走一阵被抱一阵的行走方式就诞生了,这个身子毕竟还太弱,虽然有洗髓丹的滋养,但也经不住随意折腾,易清欢都会在沐长生接近身体承受极限之前把阿呆抱回怀里。

         沿途并没有沐长生所期待的络腮胡劫匪提着夸张的刀说着“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也没有出现个需要救助的姑娘,后来想想也对,这荒郊野外,要想抢劫,在十里开外就被看见了还搞什么突袭。姑娘更不用说了,来这个地方的要么就是人高马大的真汉子,要么就是三大五粗的女汉子,好像也不太需要人救。

         重新窝回易清欢怀里的沐长生望着自己正上方精巧的下巴发起了呆,在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中,沐长生不得不说真的很佩服易清欢。这么多天不和人交流,只和一只“不会说话”的狗交流几句,之后再也没开过头。换做是沐长生十天半个月不说几句话那绝对要崩溃,所以这段时间烦的最多的就是系统。

         【系统,你说着易清欢看起来蛮清瘦的,怎么实际身材这么有料。】两只白色的爪子偷偷撑上易清欢的胸膛,感受到肉垫下潜伏的力量,沐长生前腿一按,整只狗都是眩晕的,实在是太有料了。

         晕乎乎的放下爪子,重新躺会某人牢固的臂弯,脑中疯狂呼叫系统【系统你感受到了吗?胸肌啊,这货竟然有胸肌,我好像受到了欺骗,原来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就是说的这种。系统你说我要是健身要达到这种效果要多久,一个月够吗?……你为什么不说话?难道要两个月?三个月?……难不成要半年?】

         【扫描用户身体中,根据数据对比,用户想练成目标用户身材的概率为百分数零,品种不同,无法对比。】

         【系统我觉得你是不是被植入了毒舌属性,我跟你讲,就你这样的电视剧里播放半集你就会揍死。】习惯性地接受系统让人吐血的言论,沐长生再次偷偷摸摸地观摩了一阵让人欲罢不能的身材,不一会儿就呈现出半迷糊的状态。

         看着怀中渐渐陷入睡眠中的阿呆,易清欢眼含心疼地捋了捋已经有些发黄的毛发,直到在前往北漠的那天他还在考虑要不要把阿呆一起带走,前世的经历他固然记得,那种在炎热的沙海之中孤独无缘的绝望感,他甚至害怕下一秒就会被这漫天的黄沙覆盖。可是那时候他明白过来了,能让自己绝望的从来都不是别人,是自己。

         所以再一次踏上这个让他曾经恐惧的路程,他多了份坚定,更何况现在有阿呆陪着自己。环境和当初一望无际的空荡全然相同,但又却全然不同。

         “淦老,有人拜访。”头发花白面色黝黑的中年男子屈身站在一个头发雪白的老人身前,面上一片敬重之色。眼前这位老人是他们北漠的守护神,几乎每一个北漠子民都十分敬重淦老,甚至是北漠的王。有时候,在更多的人心中,淦老就是他们的首领,是他们的神。

         “是哪家的小孩啊?我不是说过不教人习武,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教吗?你们啊,就是肤浅,不管是什么好东西都想着留下,我这一身武艺啊,宁愿随着我这把老骨头入土也不愿交给一个无缘之人。”花白的胡子随着老人的动作一抖一抖,十分喜感,但在中年男子眼前却是庄重和威严。

         “是,那属下就把他赶走,他提出了易水寒的名号,属下以为淦老和此人是旧识,看来是属下鲁莽了。”男子把头垂得更低,后退几步之后被突然出声的淦老拦住。

         “你说谁?易水寒?是易小子来了吗?快快快,把他请进来,哈哈哈,我可是好久都没和易小子见面了,可要好好喝几杯,几十年没见,那小子一定老了哈哈哈……”

         第一次见淦老如此深情的中年男子微微诧异,片刻之后便恢复恭敬脸,应了一声后恭恭敬敬地退出去。

         “公子请进。”

         “多谢。”悦耳的声音响起,正是易清欢。得益于上一世的记忆,易清欢也忘了从哪里得知这个淦独龙和他的父亲是旧识,也是当时有名的忘年之交,当年丘启就是利用他爹易水寒的名号得到淦独龙的信任,把一身的武功倾囊相授。知道真相之后的易清欢对丘启的痛恨更进一步,所以现在才不能让他轻易的死去。

         “易小子你可算……你不是易小子。”欢悦的表情僵在脸上,淦独龙盯着易清欢一阵后不确定地开口道:“你是易小子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