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第10章 枝间时见子初成
        小瞳定睛一看,有些移不开眼。这是个极美的姑娘,约莫十三四岁的年纪。

         唇红齿白,肤如凝脂,那双眸子如星辰般耀眼,极富有灵气。巴掌大的小脸,素净白皙,高挺的鼻梁,小巧的嘴巴,眉间有着一个小小的鲜红朱砂印记,衬着如雪的肌肤,平添几分妖治、魅惑,煞是好看动人。

         一头如墨长发未梳发髻,却用发带高高束起,更增了几分英气,一袭素雅白裙,未施粉墨,未有配饰,却难掩那绝色风华。

         这般浑然天成的美貌,让人舒服极了。气质清冷出尘,年纪虽小却已是这般风姿,令人不禁感慨长大又该是怎样的倾城倾国。

         不过想到风狂舞说的话,小瞳便忍不住开口道:“姑娘何出此言?连地师级灵药师都对公子的病没有办法,而姑娘...”小瞳话锋一转,显然是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他看了出来,这位姑娘美是很美,但也不过是个普通人,连灵术师都不是,年纪这般小,说这话真是好笑。

         风狂舞听出了小瞳的话外之音,并无什么反应,神情间依旧清冷只是又开口一字一顿道:“你家公子的病因是因为中毒吧,自小便有,经常夜里伴有胸口疼,最近还有咳血的情况,如若所猜不错的话,现在下半身没有直觉,已是瘫痪。”

         “你...你怎么知道?”小瞳的嘴巴微张,显然很是惊讶,他看看了马车只是车帘子微微露出一点缝隙,努力瞅着,也不得窥视那车中半分光景。

         而这位姑娘只是听了公子的声音,竟能吧病症说得清清楚楚,毫无差错,还能听出是中毒。这连入门级的灵术师都不能做到,更别说是普通人了,这姑娘究竟什么来头?

         风狂舞看着小瞳没有言语,只是秀眉微挑,似笑非笑般望着小瞳,如星辰般的凤眸里点起万千星光,小瞳又一次看呆。

         这时,马车里再次响起那如清风般的声音:“小瞳,请这位姑娘进来。”

         小瞳听公子这般说,便压下心中的疑问,掀起帘子,对着风狂舞道:“姑娘,请进吧。”

         风狂舞点点头上了马车,神情间淡定从容,丝毫未见慌张,像是把一切都算好的样子。

         抬眼望去,马车外观是奢华大气,内里头却是低调精致,正中间是四张软席,围着一套精美茶具而摆。车炉里的熏香缓缓烧着,却掩不住那股淡淡的草药味。

         越过软席,又出现一道屏风,隔着人的视线,这屏风后面应是那中毒的公子吧。

         听闻脚步声,那公子开口道:“姑娘请进,在下不方便亲自出来接待姑娘,还望姑娘见谅。”

         风狂舞闻言,推开屏风走了进去,说道:“不碍事的。”映入眼眸的是象牙玉石床,床上半坐着一个十七八岁大的少年。

         那少年长得好看极了,五官精致清秀,脸上带着一丝久病的苍白,让人心生出怜爱之情。身上的气质一如清风般的声音干净舒服,如玉般温润入骨。

         这般美好的少年若是这般逝去,可真让人惋惜。

         那少年的手纤细白皙,骨节分明,生的好看极了,手中捧着一杯茶,悠闲极了,那双黝黑清澈的眸子盯着风狂舞看,嘴角扬起一抹清浅的笑说道:“姑娘你好,在下叫顾子初,初次见面,照顾多有不周,请见谅。”

         风狂舞见此也回之一笑,风狂舞的废材之名在都城也算是小有名气,此时爆出难免徒增麻烦,想了想便随便化了一个名字。说道:“子初客气了,叫我风舞就好。”神情依旧淡定从容,像是两人是相识多年老朋友一般,丝毫没有忸怩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