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姿态
        一颗大树上。

         一个少年郎坐在一个树枝上,半靠在树干上。

         嘴里还叼着一根不知名的草,脑袋一晃一晃的。

         听到下面传来的脚步声,少年低头去看。

         看到一个穿着绯色襦裙的少女正站在一块空地前,少女双手举在半空中,头微微仰着。

         少年眨眨眼,眼前场景依旧,终于确定了不是自己眼花出现幻觉。

         他拿下嘴里叼着的草,随手一扔。然后站起身来。双手抱住树干,三两下就爬了下来。

         少年拍拍手,好奇的看着前面的少女背影。

         他学着少女的动作,慢慢仰起脑袋,双手举起来做拥抱动作。

         萧安娘放下手,转身,看着树下的少年。

         少年头发用一根布条随便的扎起,穿着一身灰色的麻布褂子,下身着一条暗色裤子,一个裤脚还挽了起来,两个裤脚一高一低。脚上穿着一双布鞋,一直鞋上还破了个洞露出了大脚趾。

         萧安娘好奇的看着少年保持着仰头举手的动作。

         “你在干什么?”她好奇问道。

         听到突然而来的声音,少年吓了一大跳。

         他慌忙放下手,看着萧安娘有些不知所措,双手在衣服两侧摩擦。

         “我,我,我在树上睡觉。你,你……”少年有些结结巴巴的说着。

         萧安娘看着少年,突然笑了。

         随后惊讶问道,“你在树上睡觉啊?”

         “不,不是,我在树上乘凉,没睡着。”少年回答道,还有些结结巴巴。

         萧安娘笑着点了点头。

         “哦。”她哦了一声。

         少年点点头。

         “那我先走了。”少年说道。

         说罢也不等萧安娘反应便朝着一个方向跑去。

         萧安娘看着少年像猴子似的两下就没了影,有些张口结舌,随后又笑了。

         …………………………………………………

         一间房里,一个中年美妇拿着一间暗红色秀黑色云纹的衣服走过来。

         屏风后一个中年男人转身,赫然便是陆大老爷。

         他接过美妇手上的衣服,挥手阻止美妇来上前来帮忙的动作。

         自己迅速的穿好衣服,美妇上前去帮着整理一番。

         “老爷,你别着急!现在还早呢!”美妇说道。

         陆大老爷挥手。

         “怎么能不急!火烧眉毛的事情怎么能不急!”他没好气说道。

         美妇也没好气的拍了拍陆大老爷的衣襟。

         “不是说蔡记的人下午才到吗?”美妇说道。

         陆大老爷再次挥手,挥开了美妇。

         “妇道人家你懂什么!”陆大老爷瞪了一眼美妇。

         有些时候,明明知道只是一些废话和一些不要紧的事情,可是你还是得要去做!认认真真的去做!惶惶恐恐的去做!

         要的不过只是个态度罢了,人家看的也不过只是个态度!

         陆大老爷整理好衣服便大跨步的往外走。

         出了房门,便对外面侍立一旁的婢女说道,“去,把五郎给我叫来,我在门口等他!”

         婢女蹲身一福,应声是后就转身跑开了。

         陆家大门处,停着一辆马车。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郎从里面急急跑出来。

         少年头发高高束起,白玉簪子插在头发上。身着蓝色交领衣外面一件对襟褂。唇红齿白,整一个翩翩少年郎。

         少年郎跑到马车前,马车帘子被人从里面掀开。

         陆大老爷掀开帘子看着少年郎,和煦的笑了笑。

         “五郎,快快上车来。”他笑着说道。

         陆五郎笑着点头。

         车夫从车上拿出一个矮凳放好。

         少年踩着矮凳两步便跳上马车钻进车厢。

         车夫收起矮凳,后自己也坐上车。

         扬起马鞭抽在马背上。

         后面一行随从也跟着马车在后面小跑。

         伴随着驾驾的声音和杂乱的脚步声,马蹄提提踏踏声车轱辘声马车渐渐远去。

         一个渡口前,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有赶着牛车驴车搬运货物的。还有扛着沙包背着背篓的汉子,有急得满头大汗指挥着短工如何如何做的。还有一起等船的人在互相攀谈着说笑。

         “让一让嘞!让一让嘞!”

         “开船嘞!开船嘞!”

         其中还有各种呼和声不断。

         后面一行随从围着一辆马车。

         “让开,让开!”随从护着马车,在人群里挤出一条足够马车行驶的路来。

         惹得路上的其他人纷纷翻白眼咒骂起来。

         车厢内,陆五郎掀起窗帘的一角,看着外面涌涌人群和纷杂的说话声,笑了笑。

         随后他放下帘子,正了正身子。

         “父亲,我们真的能接到蔡记的东家?”他认真的看着陆大老爷问道。

         坐在另一边的陆大老爷看着自己儿子认真的样子和煦一笑。

         “这还用说?当然能了!”他伸手捻须,自信满满。

         陆五郎一愣,旋即微微摇头。

         “不,父亲。”说到这停下,想了想又才接着说道。

         “我知道能接到,不过我们能请到蔡记东家吗?”

         陆五郎说罢认真的看着陆大老爷。

         陆大老爷一愣,旋即哈哈一笑。

         “能不能请到这不是我们说了算的!我们只要接到了就可!只要让他们看见了就可!”

         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不是自己努力就能做好做成功的!所以你只需要让别人知道你在做,让别人看见你在做就行了!

         陆五郎有些愕然,随后就笑了起来。

         “是,还是父亲高见,孩儿受教了!”边说着还边点头。

         陆大老爷欣慰得笑了。

         这边,渡口一块空地上,马车缓缓停下。

         陆五郎撩帘探头往外看了看,随后抬脚出了车厢后就一跃而下。

         惹得四周随从一片惊呼。

         陆五郎跳下车后又去扶陆大老爷下车。

         夏日里阳光正浓,陆大老爷眯眼看着河里行驶的的几只船。

         阳光反射在水里让人有些睁不开眼。

         一边两个随从从车厢里拿出伞撑在陆大老爷和陆五郎头顶,试图挡着一些炽烈如火烤的阳光。

         陆大老爷一把挥开随从,挥手示意自己不用打伞。

         给陆五郎撑伞的随从迟疑看着陆大老爷,老爷没说不给郎君撑伞,那么应该就还是要撑着吧。

         陆五郎见自己父亲挥退随从,笑了笑,也挥手示意给自己撑伞的随从把伞收起来。

         陆大老爷看着陆五郎欣慰的笑了。

         “不愧为吾儿。”他笑着说道。

         陆五郎也笑了,认真的躬身施礼说道,“还是父亲教导有方。”

         陆大老爷哈哈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