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反问
        王大夫听到少年的问好声迅速冷静了下来。

         上下打量少年一番,一时之间心中滋味复杂,心里被震惊不可思议等情绪充斥满满。

         “你这么快好了啊?”他神色复杂问道。

         少年也就是肃哥儿对着王大夫笑着点了点头,“是啊。”

         王大夫也点头。

         可不是好了吗,看,现在都能自己走路了。虽然是还需要被人扶着,但是那也是他自己在走啊!

         是自己在走啊!

         昨天还是快要死掉了的人,可是这个人今天却站在了他的跟前,对他笑和他说话。

         眼前渐渐浮现出肃哥儿昨日样子,半死不活的就剩下最后一口气,再看看现在的样子。

         “把你的手给我。”他向前一步道。

         肃哥儿一愣,反应过来后依言将手伸了出来。

         王大夫一把抓住后便开始把脉,细细感受着手指尖上传来的跳动。

         总的来说脉相基于平稳,唯一不足的就是还有些虚弱。

         不再是想以前那样跳的快速且尖锐。

         王大夫神色复杂又纠结。

         好了,居然好了?

         居然就这么好了!

         昨日那个萧家小娘子的那张一直淡淡然笑吟吟的脸在他脑海里迅速一闪而过。

         真是厉害啊。

         不过,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一时之间心里的渴望变得更加迫切起来。

         “那你们快走吧。”他突然摆手说道。

         一面扭头抻脖子去看萧家还敞开着的大门。

         这一看便看到了还站在门口的福婶。

         他快步走过去,施礼说道,“这位妈妈,老夫有事求见萧娘子,还烦请妈妈通禀一声。”

         肃哥儿在一边了然一笑,也不再说什么,老李头扶着他慢慢往外面走。

         看着肃哥儿的笑容,一边的王纪颇有些不自在。

         福婶上下打量王大夫和在他身后的王纪一番,瞪了王纪一眼,有些不高兴的说道,“那你们在这等着。”

         说罢便转身进门去了,进去之后还重重将门关上。

         王纪被气的涨红了脸,重重一甩袖子,“牛什么牛!”

         王大夫转头看过来,“纪哥儿,等会儿把你这脾气给我收敛一些,要是做不到的话等会儿你就别进去了。”

         凭什么!

         王纪气的瞪眼。

         看到王大夫也在瞪着他。

         有心想转身就走,可是却又舍不得。

         无奈只得愤愤的低下头,小声说了声,“我知道了。”

         王大夫满意的点头。

         不多时,门又被打开了。

         福婶走出来。

         王大夫忙快走两步迎过去。

         “我家娘子有请。”福婶说道。

         一面伸手做请,只是表情看起来还是有些不高兴。

         王大夫和王纪二人便跟在福婶身后走着。

         一路走过几条小路再穿过几道月亮门。

         到了一个内院一处园子里,王大夫眯着眼望过去。

         便看到不远处的游廊下端坐着一个少女。

         少女正面对着这边,似乎也看到了他们。

         由福婶引着走过去,到了游廊下那少女的跟前。

         少女起身。

         王大夫抬手施礼,“见过萧娘子。”

         在他身后的王纪也草草施了一礼。

         萧安娘垂首敛目还礼。

         “听说老先生有事找我?”她问道。

         王大夫干咳一声,肃正脸色道,“昨日见了萧娘子的种种手段,老夫回去后查阅了诸多古籍,可却是还有许多不明之处,所以今日特地前来请教娘子,还望娘子不吝赐教。”

         说着一面又施礼。

         萧安娘闻言微一颔首,哦了一声。

         “那先坐下,你慢慢问吧。”她说道。

         一面率先跪坐下来。

         王大夫一呆,回过神后忙忙点头道,“好好好。”

         一面说着一面也坐了下来。

         王纪在一边也跟着坐下,心里有些不自在。

         “好了,你要问什么现在问吧。”萧安娘说道。

         想问的问题有很多,可是现在他又不知道该怎么问了。

         而且,他最想问的是肃哥儿是怎么好了的?一个人在呼吸停止一刻钟后为什么还能活着?还有她昨日说的封住人的感知,又是怎么回事?人的感知真的能被封住?又是怎么封住的?

         不过,这些问题要怎么问?

         难道要他上去就直接问吗?问她是为什么?问她怎么做到的?

         别人的医术秘技,就算他能豁出脸面去问,那人家又会告诉他吗?

         更况且是那般的神迹,又怎么会告诉他这个外人?

         而且昨日在这小娘子施针之时他们没有回避就已是不厚道了。

         不过,他作为一个医者一个大夫,看到一个医术上的奇迹,怎么可能能按耐得住心中疑问?总还是想要问问,就算是被拒绝了,也好过他在一边干着急。

         想到这,他下定决心,问道,“娘子医术高明,不知师从何处?”

         萧安娘微微一愣,似乎没想到他会问这个。

         回过神来来她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王大夫闻言一愣。

         萧安娘点头,面上仍带着笑。

         王大夫也点头,表示知道了。

         好吧,好吧,她不想说就算了吧。

         他想了想,又问道,“萧娘子,敢问肃哥儿的病萧娘子是怎么治好了的?”

         语毕,他舒出一口气,终于问出来了。

         放在膝头的手握紧。

         萧安娘看着王大夫有些不解问道,“昨天你不是在场吗?怎么治好的你没看到?”

         一边侍立的苏青闻言神情恍惚了一下。

         这句话好像有些熟悉,好像娘子以前也说过。

         “这是什么你不知道吗?”坐在软垫上的少女抬头看着对面站着的福叔,神情有疑惑有不解。

         对了,想起来了,娘子跟她爹说过!

         对面坐着的王大夫闻言一愣。

         一边的王纪皱眉一双手握成拳,真是的,牛什么牛。抬头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忍下了。

         王大夫和想了想后苦笑一下,说道,“萧娘子见谅,老夫愚笨,就算是看到了也不明白。”

         一面抬手施礼,神情有些尴尬。

         萧安娘点头,“那我也没办法了。”

         一面施礼,有些歉意。

         王大夫苦笑,没办法只能换一个问题,“肃哥儿为什么能闭气一刻钟还能活着?”

         萧安娘闻言抬手打断,说道,“我还是那个问题,是谁告诉你们人没气儿了就是死了?”

         “自古便是如此,还需要谁说?”王大夫皱眉说道。

         “自古?”萧安娘问道,“那么最开始是谁说的?最开始是谁说的一个人没气儿了就一定是死了?”

         “这种事还需要谁说?死人就是不能喘气儿了啊!”王大夫反驳道。

         萧安娘摇了摇头。

         “死人是不会喘气,但是不会喘气儿的不一定都是死人。”她说道,看着王大夫张口还要说什么,她接着说道,“昨天那个人也没气儿了,可是他现在还活着。”

         ……………………………………………………

         求票,求评,有没有人在看啊?求评求冒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