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到底
        萧安娘低着头沉默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她慢慢抬头,问道,“福叔,我以前学过医?”

         脸上带着些迷茫。

         福叔面上的笑容慢慢散去,说道,“没有。”

         他看着萧安娘,心情复杂。

         萧安娘眼神有些迷茫,嘴里喃喃问道,“没有?那我为什么会给人治病?”

         以前没有学过医,可是却突然会给人看病了?

         苏青眼前渐渐浮现出那一日的情景。

         就是那天晌午,她去找娘子,推门而入,入目看到的却是一双浮在半空中的脚。

         当时她吓坏了,一直尖叫,最后是娘来了才把娘子放了下来。

         她记得当时自己有亲自伸手去试娘子的鼻息的,试了好久,一直都没有呼吸。

         可是后来,娘子却突然睁眼了,坐起来了。

         不过却也丢了记忆。

         不过!

         娘子醒了啊!娘子活了啊!

         在没有了呼吸后又活了!在死了后又活了!

         而现在,从没有学过医术的娘子居然会治病救人!连回春堂的大夫都没有办法的病,就这么被娘子治好了!

         能在阎王殿里走一遭又活过来的娘子,治个病救个人好像也没什么吧?

         她突然抬头,眼睛亮亮的看着萧安娘。

         “娘子好厉害!娘子在阎王殿里走了一遭又活了过来,还突然会治病了,娘子一定是受神仙保佑!娘子好厉害。”苏青说道,看着萧安娘的眼睛亮闪闪的。

         萧安娘闻言有些愣愣然。

         福叔也是一呆,从阎王殿里走了一遭?福婶跟他说过,当时确实是没气儿了,死了,然后又活了的。

         受神仙保佑?

         应该就是这样吧?

         不然的话怎么说得通?没气儿了死了又活了,还会治病了,不是受神仙保佑又是什么?

         或许,这是老天爷觉得对娘子太不公平,现在这是在补偿娘子吧?

         想到这他笑了。

         夜色浓浓降下来。

         萧安娘站在廊下,抬头望着天上那一弯月和点点繁星怔怔出神。

         夜晚夏风徐徐吹来,带来一丝独属于夏日的凉爽。

         苏青手里拿着灯盏,从一边缓步走过来,到萧安娘身边。

         “娘子,夜深了,回屋休息吧。”她说道。

         萧安娘回神,点了点头。

         跟在苏青后面走着,两个身影包裹在橘黄色的灯火下,渐行渐远。

         吱嘎一声,苏青推开一扇雕花门。

         进去后点亮了屋子里的几个灯笼,屋子里顿时亮了起来。

         萧安娘也走了进来。

         苏青扶着她坐到一个绣墩上,面前是一个梳妆台。

         站在萧安娘背后,慢慢的把萧安娘头上的钗环取下来,将头发散开。

         萧安娘看着面前镜子里的脸,还是有些消瘦。

         一张脸看起来只是清秀,不丑,也说不上多美。

         “苏青,我真的没有学过医术吗?”她突然开口,悠悠问道。

         苏青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没有!”

         她说的斩钉截铁。

         萧安娘微微垂目,嘴里喃喃,“没有学过医,为什么会给人看病?”

         难道真的是苏青说的那样吗?自己在阎王殿里走了一遭,不仅没有事还莫名其妙的会看病了都是因为有神仙的庇佑?

         是这样吗?

         她眼神有些迷茫。

         “娘子,你是有神仙保佑的人,会医术会给人看病又有什么好奇怪的。”苏青说道。

         语气轻快,显得很高兴。

         萧安娘沉默片刻,然后摆了摆手,“你出去吧。”

         苏青施礼应声是,退了出去。

         吱嘎一声,门打开又关上,屋里就只有萧安娘一个人了。

         静静地看着镜子里那张脸,慢慢伸出一只手抚在左胸上。

         没有记忆。

         没有心,却还活着。

         从来没有学过医术,却突然会治病。

         到底是……怎么回事?

         手渐渐握紧,胸前的衣服也被紧紧地攥在手里。

         她的手握地很用力,用力到手指关节都开始泛青,用力到手指甲就算是隔着衣衫也在手心里留下了几个深深的指甲印。

         他们说她是萧安娘,真的是这样吗?她真的是……萧安娘?

         为什么,为什么她会觉得不对劲?

         这里的一切,包括她自己的身份,包括身边的人、身边的环境,都让她觉得如此的陌生。

         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是因为失忆才会这样吗?

         她以前的记忆,到底是怎样的?

         治病这种事情,应该不可能是一下子就能会的吧?就算是像苏青说的那样,她有神仙庇佑,但是就算是神仙也做不到让一个从来没有学过医的人突然一下子就会给人看病了吧?

         除非是她以前就会医术!

         但是福叔说她没有学过医啊!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只有一个解释才能解释的通了!

         她确实是学过医术的!只不过是在福叔他们都不知道的情况下。

         今天她在施针的时候,那种熟练程度绝对不是一下两下就能突然做到的!

         也许,真的就是她以前就会医术!

         不然,又怎么能说得通?

         想到这,萧安娘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抿嘴笑了笑。

         清晨,东方的天空开始渐渐泛白。

         清晨的空气还带着些湿润与冷冽,外面不时还能听到几声清脆婉转的鸟鸣声。

         萧安娘走出房门,苏青并没有跟着。

         从内院慢慢往后面走去。

         现在的萧家大宅乃是萧家的祖宅,位处定州南城,南城是在定州的边沿位置,算是定州的贫民区。

         而萧家祖先便是出生在这,之后萧家祖先慢慢发迹,便在这里修了现在的萧家大宅。

         后来萧家越来越有钱了,就在定州东城也就是定州最繁华的地方买了一座大宅院,至此以后萧家的人便一直住在了定州东城,也只在逢年过节才会回到萧家祖宅小住。

         而后来,萧家衰败,定州东城的宅子旁落,福叔也只得带着萧安娘等人回到了萧家祖宅。

         南城在定州边沿,四面环山。

         萧家大宅便是背靠一座叫做小平顶山的山而建造的,山脚下是一片茂密树林。

         萧安娘走到后门处,开门,抬脚便走了出去。

         树林里树叶茂密树根盘结交错。

         萧安娘慢悠悠的走在这一片树林里,时不时停下转头看看四周的景色。

         她走到一片开阔地时停下,站在一片空地上,在原地转着圈儿打量四周。

         闭上眼,感受着不知从哪里吹来的风,带着树林里特有的清新和湿润。

         扬起脑袋,双手慢慢举起来,在原地转着圈。

         她觉得,好像整个世界的声音都呈现在了她的耳里,就像是,上次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