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事实
        大厅里,听到这话的人有不屑的,有直接无视的。

         王纪更是嗤笑出声。

         萧安娘混不在意,嘴角扬起一抹笑。

         她从椅子上慢腾腾的站起来,再缓步走过去。

         “他最多还有一炷香的时间,反正都是个死,何不让我试试?”她说道,语气显得很漫不经心。

         肃哥儿望着萧安娘,好奇的打量上下打量,嘴角带笑的说道,“多谢这位小娘子的好意了。”

         老李头抬头去看王大夫,眼神带着最后的希望。

         希望什么呢,是希望能有人说这一切都是假的吧,希望能有人说这小娘子说的都是不对的吧。

         “王大夫,真的,没有时间了吗?”他问道,声音干涩嘶哑。

         王大夫沉默片刻后缓缓点头,说道,“是,没有时间了。”

         老李头低头沉默,不多时又慢慢抬起头,用那双充血的眼睛看着萧安娘,声音干涩嘶哑的问道,“娘子真能救我儿?”

         王纪闻言惊讶的瞪大眼,这,这老头是急疯了吧!

         “老头,你该不会真想要这黄毛丫头给你儿子扎针吧?你是疯了吧!”他喊道。

         老李头转头看了他一眼,便就转回头去。

         那又如何,那又如何。又还能如何,还能如何。

         现在还有其他办法吗!

         没有其他办法,没有其他办法了。

         放在身侧的手握得死紧。

         萧安娘看着老李头,想了想后说道,“我没有把握一定能治好他。”

         老李头看着萧安娘,动了动唇,还想要问什么,却又不知道问什么。

         萧安娘认真的看着老李头,想了想后说道,“我只有八成把握。”

         说罢还抬手指着地上的肃哥儿。

         老李头喉结滚动,艰难的咽了口唾沫。

         “好。”他说道,声音干涩嘶哑。

         萧安娘闻言笑了笑。

         一边的福婶看了这半天也终于有些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她一把抓住萧安娘的手臂,着急的问道,“娘子,你要做什么?可莫要胡来。”

         萧安娘伸手安抚得在福婶手背上拍了拍,说道,“没事,我有分寸。”

         你个小孩子家家的有什么分寸!现在这样子还叫你有分寸?

         王纪暗暗撇嘴,有些不屑。

         福婶还要说什么,萧安娘却已经转身。

         另一边的李婆子也着急的抓住老李头的衣服,哭道,“老头子你想要做什么?难不成你真要让那小娘子给我儿子扎针?你安的什么心?肃哥儿就算是真的不行了也不能这样做啊!难道你想要儿子走都走的安生吗!”

         她声音嘶哑,神情有些歇斯底里。

         老李头一把推开李婆子,自己将肃哥儿揽在怀里。

         他抬头去看萧安娘,眼中有最后的希冀与渴望。

         李婆子被推得趴在地上,一双手狠狠地拍打地面。

         额头触地哭了起来,哭声压抑且嘶哑。

         萧安娘没有管四周发生的事,只是抿唇笑了笑,蹲下身子与肃哥儿平视。

         “你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吗?”她笑着问到。

         肃哥儿一呆,反应过来后也笑了笑,点头说道,“我知道,从小就知道。”

         “那你难过吗?是不是觉得上天不公?是不是很怨恨?”萧安娘继续问道。

         肃哥儿再一次呆愣。

         过了一会儿,他笑了笑,说道,“没有,从我出生那一刻,我的命就注定了,从我长大记事起,我就知道我自己的命、自己的病了。”

         “一件从出生就注定,从小就知道,且习惯了这么多年的一件事,没有什么好难过好怨恨的。”他继续说道,脸上仍是挂着和煦的笑。

         从他嘴里出来的似乎真的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一般。

         老李头闻言鼻子又是一酸,揽着肃哥儿身子的手更用力几分。

         “儿,我的儿,都是爹的错,是爹没用,没能给你找好大夫给你治病。”他说道,声音中带着些颤抖和哽咽。

         肃哥儿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说道,“爹,这不管你的事,这都是我的命,没事的,不是早知道这一天会来的吗,爹,你别难过。”

         一边的王大夫被气的吹胡子。

         这什么意思!这什么意思!

         找好大夫?他是说他是庸医吗?

         萧安娘站起身,低着头看肃哥儿,问道,“你很认命?”

         肃哥儿抬头看萧安娘,认真的说道,“我不是认命。”顿了下又继续说道,“就是从小就认识的事实而已。”

         萧安娘摇了摇头,说道,“你在说谎,我看得出,在你心里,你很怨恨,怨恨这个世界,怨恨老天的不公。”

         她说完,肃哥儿张嘴便想反驳。却被萧安娘抢先一步说道,“你不承认也没什么,我就是随便说说。还有,你刚刚说什么从小就知道且一直认定的事实,是谁告诉你这就是事实的?”

         肃哥儿一滞,谁告诉的?这就是事实?这算是什么问题?

         好吧好吧。

         “娘子说什么便是什么。”他说道,说罢还无奈的笑了笑。

         萧安娘点头笑了笑,“其实这样说也对,这是你的命,你的命就该如此。”说罢顿了一下,认真的看着肃哥儿继续道,“不过,你运气好,遇上了我。”

         她说完,一边就有人笑出声来。

         王纪噗嗤一下笑出声来,见萧安娘转头看过来,他摆了摆手,说道,“你继续,你继续。”

         脸上笑容不减,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肃哥儿脸上挂着无奈的笑。

         这小娘子,真是,真是……

         萧安娘打量地上躺着的肃哥儿两眼,想起什么哎了一声,“我没有银针。”

         王纪噗一下又笑出来,觉得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便哈哈大笑了两声。

         一边众人也是一滞,没有人说话,只能听到王纪的笑声。

         片刻,老李头抬头看王大夫,眼神哀求。

         王大夫沉默的点点头,从怀里摸出一个白色的布包,递给了萧安娘,说道,“这是我惯用的银针,小娘子先用我的吧。”

         萧安娘笑着接过来,“多谢了。”

         展开布包,里面是一排长短不一的银针。

         取出一根较长的银针放到眼睛前面仔细看着,尖尖的针头反射出一阵白芒。

         手指捻动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嘴角动了动,又低头看着肃哥儿。

         他靠在老李头怀里,刚缓过来变得红润的脸现在又逐渐变得有些苍白。

         眼睛也不似之前那么清明有神了。

         老李头也开始惶惶不安起来,他抬头看着萧安娘,眼神中有渴望与哀求,还有最后的希望。

         “把他上衣脱了,然后把他平放在地上。”萧安娘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