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傻子
        肃哥儿闻言一滞。

         “这,这不好吧。”他迟疑说道。

         萧安娘闻言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问道,“有什么不好的?”

         肃哥儿嘴角抽动,脸色古怪。

         这,这小娘子真是……

         张嘴就是脱一个男子衣服,难道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吗?

         萧安娘歪头看肃哥儿脸上古怪的神色,认真的想了想后哦了一声,“你是在不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她继续说道,面上还有些不解与疑惑。

         肃哥儿被呛了一下,不再搭话,任由着老李头把他的上衣解开,露出胸膛,然后将他放在地上。

         他胸膛上的皮肤很白,是不健康的苍白色,白的没有血色。

         萧安娘蹲下身,右手手指上还捻着一根细长的银针。

         肃哥儿躺在地上,微微侧头去看萧安娘,看她也正在看他,笑了笑。

         “你怕不怕痛?”萧安娘问道,表情肃穆认真,她想了想后又说道,“等会可能会很痛。”

         王纪撇撇嘴,有些不屑,银针扎在穴位上一般是不会痛的,真是个丝毫医理都不懂的黄毛丫头!

         肃哥儿嘴角微微扬了下,说道,“不怕。”

         他说得也很认真,顿了下继续道,“习惯了。”

         萧安娘哦了一声,点点头。

         她皱眉想了想,说道,“还是算了。”

         什么算了?

         肃哥儿歪头不解看萧安娘。

         萧安娘捏着银针,看了眼肃哥儿,说道,“你把眼睛闭上。”

         肃哥儿哦了一声,乖乖的闭上眼,许是小娘子但是小吧,他睁着眼睛看她,她可能会紧张,闭眼就闭眼吧,也没什么。

         萧安娘手指微微捻动银针,速度飞快的朝肃哥儿的脑袋扎去。

         因为是背对着王大夫一群人的,所以也看不到萧安娘做了什么。

         过了会,只见萧安娘蹲在肃哥儿身侧的身子微微动了下,然后地上躺着的肃哥儿便整个人抖动一下,再然后就没了动静。

         王大夫皱眉想了想,抬脚走过去,到萧安娘的正面。

         王纪也跟着过去。

         走过去便看到肃哥儿头顶的地方插了一根银针,银针反光,有些刺痛了王大夫的眼。

         他眯着眼去看肃哥儿,只见肃哥儿躺在地上,眼睛瞪的大大的,一动不动了。

         心脏快速的跳了两下,他直觉有些不妙。

         王纪也看到了,他大跨两步走过去。

         蹲下身子仔细去看肃哥儿,肃哥儿头顶插了一根银针,眼睛瞪大,身子一动不动。

         感觉有些不妙,抬眼去看了眼萧安娘,她还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

         王纪此时此刻的心情很纠结很复杂,该怎么说呢。

         这萧小娘子竟然敢直接往人头上扎针,他自己从小学医,到现在都不敢往人头上扎针,还有一些大夫也是轻易不敢在人头上动针的!

         头上穴位经脉复杂,一不小心便会把人弄傻弄残。

         该说这小娘子是无知无畏还是不知所谓呢。

         他抿了抿唇,有些迟疑的伸手到肃哥儿的鼻子下面去探他的鼻息。

         过了一会儿,他猛的收回手,惊叫道,“没气儿了。”

         看着肃哥儿瞪得大大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上面,他心跳的有些快。

         他抬头去看萧安娘,还是那样慢悠悠不急不躁的样子。

         该死的,她知道这人死了吗?

         知道等会儿会发生什么事吗?

         老李头会不会活活的把她撕碎?

         撕碎?就算是把她给撕碎了那也是她自找的!

         老李头腿一软,跪在地上,双眼有些无神。

         一边的李婆子原本趴在地上的身子突然猛的直起来,似乎有些喘不过气,双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王大夫神色复杂,虽然是早已料到的事情,可是还是忍不住觉得有些悲哀。

         “是啊。”萧安娘点头笑了笑,确实是没气儿了。

         王纪嘴角一抽,心里为刚刚对她生出的一点点同情而唾弃。

         这个恶毒的女子!怎么会有如此恶毒的女子!

         等会儿老李头要是要揍她的话他一定不会拦着的!一定要让这个恶毒的女子尝到教训!

         他咬牙握拳,又看着萧安娘还是那样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他的火气就蹭蹭的往上冒。

         他有些气急败坏,吼道,“人没气儿了!没气儿了!你知道什么意思吗?人气儿了!死了!人死了!”

         萧安娘被吼的有些愣愣然,回过神来后王纪已经在骂她恶毒什么的了。

         一边的福婶脸色有些白,脚步虚度的走过来,强作镇定的说道,“人死了关我家娘子什么事?那人本来就是要死了!”声音还有些颤颤。

         王纪瞪眼,张嘴还要骂。

         话虽然是这样说,肃哥儿本来就是要死了,但是,但是,这小娘子还是有责任的!

         要不是她非要给人施针,还直接把针插人脑袋上面了,那人说不定也不会这么快就死了!还是死不瞑目的!

         他们怎么会就这么答应让这黄毛丫头给人扎针的?他当时怎么就没拦着呢!

         不对,他拦了的!但是人家自己都愿意让一个黄毛丫头来扎针他又有什么立场去阻拦!

         而且这老李头还是一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样子!

         想到这他有收起同情心,哼了一声。

         该!

         萧安娘皱眉,问道,“你说他死了?”

         王纪低头看萧安娘,火气直冒,没好气吼道,“没气儿了!没气儿了!没气儿了不是死了是什么?!”

         这小娘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现在都怀疑她是不是脑子不清楚或是脑子有什么毛病了。

         萧安娘歪头想了想,没气儿了就是死了?

         “你是学医的?”她问道。

         王纪一滞,真是有病吧!

         他上下打量萧安娘,已经是一副看傻子的样子了。

         “我家世代行医,我也是从小就跟着家里的长辈学医,我都不敢把针插人脑袋上,你倒是好胆量。”他冷笑说道。

         萧安娘点点头,也没有管王纪话里的冷嘲热讽,说道,“那你是学医的了?”

         说到这顿了下,也抬眼上下打量王纪一番,继续道,“你的医术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谁告诉你没气儿了就是死了?”

         王纪闻言先是一呆,反应过来后便是大怒,被气的有些跳脚。

         该死的!该死的!

         没气儿了不是死了还是什么?

         呼,呼。

         他深深的吸了两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你不要跟我说他没气儿了还是活的!”他说道。

         平静下来后他有些不屑,哼,傻子就是傻子,说话都那么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