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什么
    “福叔,你尝尝。”

     福叔看看萧安娘又看看被推到他面前碟子。

     “娘子,这个是什么?”终于耐不住好奇开口问道。

     一旁的苏青也看向萧安娘,等着听萧安娘的回答。

     萧安娘皱眉想了想,说道,“我忘了它叫什么名字了。”

     忘了?

     福叔微微错愕。

     好吧好吧!忘了就忘了吧!

     他点点头。

     一面拿起碟子上的银勺。

     碟子上碗状的东西,很嫩滑。

     用银勺子挖了一勺下来,感觉很有弹力。

     将勺子凑近鼻子先闻了闻。

     闻着有一股子甜香味儿,似乎很不错的样子。

     张嘴,将勺子送入嘴中。

     嫩滑爽口,轻轻一抿就化了。

     有股醇厚的奶香又夹杂着丝甘甜,清清凉凉的甚是舒服。

     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后,又挖了一勺送入嘴里。

     福叔看着萧安娘,此时此刻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原本还想着娘子就算是做的不好他也要高高兴兴的吃完的!现在看来倒是他想多了。

     “娘子真是心灵手巧!”福叔笑着说道。

     萧安娘摇摇头,又把几案上另一只碗推过去。

     福叔低头看着被推到自己面前的碗,伸手端了起来。

     手轻轻晃了晃,碗里的白乎乎的东西也随着摇晃起来。

     嗯,这个是水了!

     这次再没有迟疑,端起来便喝了一口。

     入口丝滑浓郁,醇厚的奶香中又夹杂着茶叶的涩涩清冽之感,其中还有丝丝甜味儿。

     满嘴的奶香和茶香。

     因为在井里放了一晚上,又带着丝冰凉之感,特别是在这燥热不堪的夏日里更是让人觉得清凉。

     福叔咂咂嘴。

     这次苏青再忍不住了,问道,“爹,好不好喝。”

     一双眼睛巴巴的望着福叔。

     福叔干咳一声。

     不由赞道,“娘子果然好手艺!”

     萧安娘点点头,说道,“我手艺我自己知道!”

     抬头,认真看福叔。

     “福叔好吃吗?”她认真问道。

     福叔点点头,笑着说道,“好吃,香醇又不腻人,而且这新鲜吃食我还是头一次见!特别是这炎炎夏日里,更是让人觉得清凉舒爽。娘子真是好手艺!”

     看着萧安娘,眼中带着几分欣慰,颇有种吾家有女初养成的自豪感。

     李家看不上娘子真是瞎了狗眼!

     萧安娘笑了笑,说道,“那加上冰镇是不是会更好?”

     福叔一愣,冰镇啊?那肯定是会更好啊!夏日炎炎炽烈如火烤,如果来一份冰镇的这个,叫什么来着?娘子好像没说。总之来一份冰镇的话,那绝对是妙极了!

     想到这他又有些黯然,曾经的萧家是有一个冰窖的,以前娘子屋子里随时都摆着几盆冰块,凉快得很,想吃什么冰镇的水果或是其他什么东西也都是随便娘子吃。

     现在呢……

     心里叹口气,又抬头复杂的看着萧安娘。

     娘子这是想以前的生活了吧!现在想来那如梦般的生活!

     只是现在也买不到冰块啊,冰窖都是有钱人家里的,夏日里都紧着自己家用,谁会拿出来卖啊!

     福叔嘴角的弧度有些僵硬。

     “是啊,想必是极好的!娘子若是想要冰,那我就去给娘子弄着冰来!”

     说着这话,觉得有些难过,娘子本是那天之骄女的。

     都怪那该遭天谴的陈世美!

     福叔眼中划过一抹恨意,只不过很快的又沉寂下去,人家现在是高高在上的天子近臣,而萧家现在只是个破落户,他又能耐他何?!

     萧安娘看着福叔的样子,嘴角微弯,觉得有些好笑。

     随后正了正身子,收起了笑表情变得肃穆认真,她问道,“那福叔你以为何?”

     福叔愣了一下。

     “娘子说什么?什么以为何?”福叔疑惑问道。

     萧安娘顿了顿后问道,“福叔你说你没见过这个对不对?”

     福叔愣愣的点头。

     “那么,这个还是头一份了?”萧安娘又问道。

     福叔再次楞楞点头,反应过来后又摇头,连忙说道,“不,不,我只是没见过!是不是头一份我还真不知道。”

     萧安娘嘴角微弯,点点头,说道,“那福叔你没见过不会连听都没听过?”

     如果真有这种东西,那么一定出名得很。没见过也就算了,总不会听都没听过吧!

     福叔想了想后又点头,他还真的没听说过这种东西!

     “是,我也没听过。”他说道。

     萧安娘嘴角弧度越来越大。

     “那么,如果拿去卖,福叔你以为何?”

     福叔一愣,脑子也终于转过弯来。

     他张着嘴,不知该说什么。

     这么好的东西,如果拿去卖的话,到时候火爆程度现在便可以预见,而且还是头一份的东西!

     虽说只是一道吃食,但京城的左手厨子可以以一道鱼头菜名满天下,最后还成了皇家御厨。定州也是以香茶出名,被冠上定州香茶之名。

     有时一道吃食,那也是不容小觑的。

     他眼睛睁大,矮几上的一双手忍不住的握紧,还带这样颤抖,手指关节也开始泛白。

     这样的话,这样的话……

     那他们萧家复兴便是指日可待了!

     福叔一张脸开始变得通红。

     娘子不愧是萧家的女儿,不愧是老爷的孙女!

     不对!

     想到什么他脸色又迅速变了,这次是白的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们萧家可真是要不好了。

     萧家现在不过是个破落户,一个破落户手里却攥着如此良方。

     就像是一个三岁小孩儿手里牵着一只会下金蛋的母鸡却还在街上四处晃悠。

     不招人抢夺都没天理。

     想到这他神色忍不住又是几分黯然。

     萧家不比以前了。

     现在的萧家只是个破落户!是随便来个人都能踩两脚的破落户。

     萧安娘看着福叔变来变去的脸色笑了笑,一只手放在几案上食指有意无意的在上面一点一点的,发出一种沉闷的声音。

     “福叔,别的你先不用想,你就说如果把这个拿去卖是不是很赚钱?”萧安娘笑道。

     福叔神色黯然,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颓然之气。

     他只是微微抬眼,看了眼萧安娘,说道,“是,一定会赚钱。”

     说罢顿了顿,张嘴还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萧安娘抬手摆了摆。

     “能赚钱就好。”她笑道。

     看着福叔黯然想说话却又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突然又开口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看福叔抬头看过来,她继续道,“你不就是觉得我们萧家是个破落户吗,觉得我们萧家现在就是随便来个人都能踩一下的破落户吗,觉得我们萧家再撑不起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