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如何
        “不就是觉得我们萧家现在要是拿出什么好东西来也保不住吗?甚至我们萧家会摔得更惨吗?”

         萧安娘说罢笑了笑,右手食指在几案上轻轻敲击。

         她看着福叔,语气一转,笑道,“不过,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嘛,不试试怎么会知道结果如何。”

         福叔有些恍惚,回过神来后搓了搓脸,正了正身子肃穆说道,“是,娘子说的是。”

         看着萧安娘,神情有欣慰有难过总之复杂得很。

         萧安娘面上带着一丝笑,说道,“这大热天的,酷暑难耐,福叔以为来一份冰镇的这个如何?”

         “我觉得应该会很受欢迎。”她继续道,说着还一面点头。

         福叔也笑着点头。

         “不过可惜我们没有冰窖。”萧安娘说道,手指还在几案上一点一点地。

         “以前我们家也是自己挖了一个冰窖的,只不过家里出事后也没有那个财力来维持冰窖所需的花销了。”福叔说道,脸上显出几分落寞几分追忆。

         萧安娘笑着点点头,嗯了一声。

         福叔眼神恍惚的继续说道,“李家倒是有一个大冰窖,要是没有之前那退婚事件的话那还可以去找李家的人。”

         跪坐在一边的苏青闻言猛的扭头去看福叔,一边伸手就去推,一边还尴尬的冲着萧安娘笑了笑。

         福叔被推地回过神来,在反应过来自己刚刚都说了些什么后尴尬的咳了一声。

         “是我多嘴了,还请娘子恕罪。”他说道,一面施礼。

         萧安娘不在意的摆摆手。

         “福叔你说李家有个大冰窖?”她问道。

         福叔点头,说了声,“是啊。”

         随后又去看萧安娘,想了想后摆手说道,“娘子不用想了,李家是不可能给我们冰块的。”

         “我知道。”萧安娘面上含笑点头说道。

         “那福叔你说我们去找他们合作呢?”萧安娘问道。

         说罢不等福叔回答,便自顾着摇头说道,“那也不行,万一李家见利起意又该如何,我们萧家现在可经不起折腾。”

         看着萧安娘,福叔有些楞楞然。

         萧安娘抬头,看着福叔,问道,“福叔,李家可有什么生意上的对头?”

         生意上的对头吗?

         福叔想了想,说道,“有!最大的对头便是陆家!”

         顿了下继续说道,“李家和陆家算是死对头了。”

         说罢看着萧安娘,有些迷茫不解。

         李家不行,那娘子问这个干什么?难不成是想要和陆家合作?

         陆家也是个商户,商人重利,又难保不会见利起意。

         想当初他们萧家落难时,陆家可没少从他们萧家捞好处!

         …………………………………………………

         清晨,要是以往的话天色便早已大亮,太阳也该出来了。可是今天却是迟迟不见太阳出来,抬头看去天上云层翻滚,还有些灰蒙蒙的。

         老李头坐在檐下一阶台阶上抽着旱烟,将旱烟在台阶上磕了两下,又吧嗒吧嗒抽了起来。

         突然听到一边一间屋里传来响动。

         噼里啪啦的声音。

         老李头猛的站起来,甩下旱烟便朝那间屋子跑去。

         到了屋门前,直接推门而入。

         进去便看到床上躺着的少年整个身体都在抽动。

         老李头睁大了眼,身体开始微微发抖起来。

         颤抖地向床边走去,感觉脚都有些软了。

         床上肃哥儿脸色铁青,浑身抽搐,嘴里还往外冒着白沫儿,眼珠子还一个劲的往上翻着,只有白仁儿,看着有些恐怖。

         老李头看清了肃哥儿的样子后脚一软,跌坐在地。

         “肃哥儿,肃哥儿,你怎么了?”

         他一把抓住肃哥儿的手,另一只手摇晃着肃哥儿的身体。

         肃哥儿却是没有半点反应。

         还是浑身抽搐。

         厨房门口,一个中年妇人手里端着一个铜盆。

         听到这边房里的动静。

         哐当一声,铜盆便掉落在地。

         里面的水也洒了出来,裙摆和鞋子都被水打湿。

         可是她却是没有丝毫感觉。

         只是觉得心里突然一揪一揪的疼。

         抬脚便向那边房间跑过去,只是脚步还有些踉踉跄跄地不稳。

         她跑过去一只手抓住门框,似乎只能借助门框才能让她站稳,抓住门框那只手的手背青筋都暴了出来。

         待看清屋里的情形后整个人浑身一软,瘫在地上。

         跪在床边的老李头放开抓住肃哥儿的手,颤抖得给他盖好被子,后又压了压。

         伸手拍拍肃哥儿的胸口,声音颤颤说道,“肃哥儿,你等着,你等着爹去给你找大夫来,你等着,爹马上就回来。”

         说罢他转身,脚步踉跄得往外面走去,在走到门口时他对妇人喝道,“你去看好肃哥儿,我去请王大夫来。”

         他眼睛很红,声音颤颤,整个人都在微微发抖。

         妇人抬头,脸上早已是泪水一片。

         朦胧着双眼看向老李头,哦了两声,连忙手脚并用的爬了起来。

         跌跌撞撞的朝床边走去。

         床上的肃哥儿还是那些,双眼往上翻,嘴里还往外吐着白沫儿,浑身抽搐不停。

         “我的儿,我的儿,你快去请大夫回来,快去……”

         妇人跪在床边,颤抖得握住肃哥儿的手。

         扭头去看门边的老李头,她哭道,“你快去,你快去啊!”

         老李头胡乱的点点头,嘴里无意识的喃喃,“肃哥儿,肃哥儿,你等着爹,等爹回来。”

         转身向外跑去,腿还是有些软,脚步踉跄。

         大街上,人并不是很多。

         老李头一阵急跑,偶尔碰到几个人也脚步不停继续跑。

         双眼发直,血丝满布,头发凌乱。

         被他撞到的人见他这幅模样,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低声骂了句疯子。

         他跑到街边一家药铺门口,看也不看就直接往里面冲。

         药铺门口正好有一个人提着几包药出来,被迎面跑来的老李头撞得一个趔踞。

         老李头却是理也没理,还是一个劲的往里面冲。

         那人大怒,转身看已经跑进去的老李头,骂道,“大清早的赶着报丧呢!”

         老李头脚步一顿,回头凶狠的瞪着那人,双眼血丝满布,看着有些可怕。

         门口那人见老李头这个样子,低低咒骂一声,转身走了。

         老李头见人走了后又转身继续往里面走,到柜台边抓着一个伙计的手臂,急急问道,“王大夫呢?王大夫呢?”

         ………………………………………………

         (看到有人说耕牛产牛奶很别扭,在这解释一下。中国古代没有奶牛,而水牛的奶也是可以喝的,而且营养价值更高。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