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牛乳
        不用怕?怎么能不怕?

         苏青看着萧安娘,又转头去看一边的大牛,那大牛的高度差不多到自己肩膀,看起来还很健硕。

         她咽口唾沫,有些紧张害怕。

         然后点了点头,说道,“好,那我去!”

         因为紧张害怕所以声音还有些颤颤。

         在苏青怀里的小伍哥儿不高兴得直扭动身体,想从苏青怀里挣扎出来。

         “你不敢去的话就我去!大牛乖得很,有什么好害怕的!”他喊道。

         “不,娘子,还是奴婢来吧!”

         这边福婶回过神也忙忙喊道。

         说着一面快步走过来,到苏青二人面前,从小伍哥儿手里把布巾拿过来。

         然后又到水桶边,把布巾扔到水里。提起木桶走到大牛身边。

         福婶伸手摸了摸大牛的背,然后拍了拍。

         一咬牙蹲在大牛的身侧,但是还是离大牛有些距离。

         用布巾占了水,身子往前探,手往前伸得长长的用布巾去擦大牛下面的肚子。

         因为还是哺乳期所以大牛下面一排牛乳鼓鼓囊囊的。

         萧安娘走过来,微微弯腰去看。

         “每一个都擦干净一点,使劲一点。”她说道。

         福婶脸有些发红发囧。

         这,娘子这……

         可真是不知羞!

         “去去去,娘子你走开。”福婶说道。

         一面抬手挥了挥,示意萧安娘走开一点。

         萧安娘笑了笑依言走开了。

         一会儿,她转开视线看着苏青和小伍哥儿。

         “苏青你去帮忙一起洗,小伍哥儿你去厨房拿个木桶来。”她说道。

         小伍哥儿依言跑开了。

         苏青也点点头走到福婶身边。

         福婶另外给了苏青一条布巾。

         “你别怕,像我这样做就好了。”福婶说道。

         苏青看自己娘这般动作大牛也没什么反应,便放下心来。

         也跟着福婶一起洗起来。

         不过片刻,小伍哥儿便提着一个大木桶跑过来,由于个子太小,所以跑起来有些颠颠的。

         小伍哥儿提着桶跑到萧安娘面前。

         “娘子,接下来要做什么?”他问道。

         一面又转头打量四周,看到边上有一口井,眼睛一亮。

         “娘子是要打水给大牛洗澡吗?”他问道,想到什么后又摇头,“不行,那是冷水,大牛会很冷的。”

         萧安娘看着他自己一个人一会儿笑一会儿摇头,不禁失笑。

         伸手摸了摸小伍哥儿的脑袋,笑着摇摇头。

         然后提着木桶走到福婶身边。

         “福婶,我要牛乳。”她说道,一面将木桶放过去。

         福婶抬头望去,有些逆光,便眯起眼睛。

         牛乳吗?

         原来废了这半天功夫是要牛乳啊?

         不过,娘子要牛乳做什么?

         是想要喝吗?

         听说那东西腥臭的很!根本喝不下去!

         “娘子,你是想喝牛乳吗?”福婶回过神问道。

         “听说牛乳很难喝的!”

         小伍哥儿也跑了过来,扬起脑袋看萧安娘。

         “娘子,牛乳就是你上次说的牛奶吗?”他好奇问道。

         萧安娘点头,回答道,“是啊。”

         随后又看着福婶,摇头说道,“不是要喝的。”

         “记得最开始挤出来的牛乳不能要。”萧安娘继续说道。

         说罢走到一边,看着福婶和苏青二人挤牛奶,不时提醒两句。

         …………………………………………………

         李家大门处,挺着一间豪华的马车,车厢很大,枣红色的马丰神俊朗,一看便知道是匹千里良驹。

         不一会儿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中年男人,赫然便是李大老爷。

         后面还跟着一个青衣小厮。

         大门处的门房见了李大老爷纷纷施礼。

         马车边的车夫也施礼。

         李大老爷不耐烦的挥手,示意不必多礼。

         车夫便直起身子,又转身从车上拿出一个矮凳,扶着李大老爷上了马车。

         随后车夫和小厮也上车,坐在马车外面。

         随着车夫马鞭一甩,伴着驾驾的声音和马蹄声车轱辘滚动声马车渐渐远去最后再不见踪影。

         一家宅院门前,朱漆木门,外面还有两座石狮子。

         此时一辆马车在这停下。

         小厮扶着李大老爷下车。

         李大老爷站定在原地,整了整衣衫,后肃穆大步朝这边宅院门口而来。

         青衣小厮忙跟上。

         大门处,门房快步过来将李大老爷拦住。

         “李大老爷。”门房说道,一面拱手施礼。

         走在李大老爷后面的小厮忙上前来,拿出名刺递过去。

         “某知蔡老爷暂居与此,所以特来拜见。”李大老爷肃穆说道,“还烦请通禀一声。”

         说着还一面拱手。

         门房看了李大老爷一眼,微微一笑说道,“是,小的这就去通禀,还烦请李大老爷稍等片刻。”

         李大老爷笑着点头。

         门房便转身向里而去,在进去时还让同伴守好门。

         等了好一会儿,都不见有人出来。

         李大老爷脸便有些阴沉。

         示意后面的小厮上前去询问一番。

         小厮点点头,走到大门处一个门房面前,拱手施礼问道,“这位大哥,怎的还不见刚刚那位大哥出来?”

         那个门房转过身来,也抬手施礼,面上有些得意,说道,“我们家老爷这几天可忙得很呢,哪里是我们马上去见就能见到的,你们且再等等。”

         小厮干笑两声,点头感谢。

         走到李大老爷跟前,正欲说话,却被李大老爷抬手打断。

         刚刚门房的话他自然也是听到了,脸绷得更紧了。

         背在身后的一双手渐渐握紧。

         好个陆家!好个陆家!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终于有人走了出来。

         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后面还跟着之前那个门房。

         男人快步走到李大老爷身前,笑着施礼说道,“李大老爷,让你久等了,委实抱歉啊。”

         李大老爷脸上浮现一丝笑,拱手还礼。

         “不敢不敢!陆管家好久不见啊。”他说道。

         “是!是好久不见,我这等小人物李大老爷居然还记得住。”陆管家笑呵呵说道。

         陆管家本是一个外姓人,在陆家为奴,深受陆大老爷信任与喜爱,更是亲自为其改姓,最后更是凭着自己的本事坐上了陆家大管家的位置!又岂是小小人物!

         “陆管家自谦了。”他说道。

         一面眼神微闪,见对方迟迟不说正事,便自己开口问道,“陆管家,某今日前来是特地来拜访蔡老爷的,不知蔡老爷现在在不在?”

         陆管家咦了一声,抬头有些惊讶的看着李大老爷,说道,“李大老爷你要找蔡老爷来我们陆府作甚?”

         李大老爷拢在袖中的手一下子握紧,面上却不见丝毫异色。

         “陆管家可真会说笑,那日我可是亲眼看见陆大老爷把蔡老爷接走的。”他笑呵呵说道。

         这该死的陆家!

         …………………………………………………

         求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