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 给英俊的你〔四〕
        1

         太阳滴下了一滴又一滴的血,融进远处苍郁的青山里。

         虚渺静静躺在沙堆上,红衫仿佛一朵绝望的火烧云,轻轻漂浮在金黄的沙堆里。

         身边有人在哭喊,可她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

         她只是虚弱的躺着,望着远方模糊的风景,脑海中闪过一一幕幕往事,或悲,或喜。

         她想起自己离开天庭,来到了一个叫景泰谷的地方,在那儿她遇到一条小蓝蛟。

         她问它:“你知道什么是爱吗?”

         “这你都不知道!”蓝蛟趾高气扬的看着她,摇晃起漂亮的爪子,“爱是奉献!爱是牺牲!爱是给予!”

         “如果没有牺牲,是不是就不算爱呢?”她喃喃出声。

         “当然不算!”小蓝蛟夸张的叫了一声,“我娘说,娶媳妇要找个千依百顺不离不弃一切都以我为中心的!那才是爱情!”

         她似有所悟沉吟起来,小蓝蛟哼了一声,摇头摆尾游走了。

         然后,她在景泰谷遇到了一个远在意料之外的人。

         ——本应转世投胎的凤皇。

         “是不是很吃惊我没有死?”凤皇笑着凝望她,深色的眸子似乎一如往常深情,却又多了几分莫名的寒意。

         “说起来,真要感谢你们天界的人。”他牵动嘴角慵懒的笑着,“如果他们没有刻意安排这场劫难,恐怕我至今还在沉睡,根本不会觉醒。”

         “觉醒?”虚渺惊讶的瞪大眼睛,望着凤皇的双瞳由黑变红,仿佛跃动的赤焰——“你到底是谁?”

         “……曜变天目。”凤皇深深的望着她,似乎要望进她的心里,“渺渺,我是魔界帝君。”

         无论多么两耳不闻窗外事,虚渺都是知道这个名字的。

         数十万年前,j□j天尊为了达到至纯至正的境界,挥刀割去了自己的影子,让自己永生不与黑暗交汇,不受邪恶侵袭。j□j天尊因此成神,而那被抛弃的黑影,因为吸纳天地精华而开了天眼修炼成型,他发誓与天庭为敌,并成为了魔域的创造者。

         而在很久很久以前,曜变天目曾和天庭大战一场,当时玉帝招架不住几乎就要败北,直到创始天尊派出了唯一的弟子,天青。

         仙人们一直歌颂那天的传奇——天青临空而降,成功的将曜变天目逼回魔域。曜变天目负伤沉睡,将自己封印在一个巨大的黑茧里。玉帝狂喜之余,将最美丽的无根之城苍南赠送给天青,封他为苍南圣君,央求他暂时镇守天庭。

         不过,那魔界帝君既然是由j□j神的影子所变,自然很难能消亡,于是玉帝想了个办法,将他送入了六道轮回,经历各种穷奢极欲的人生,由此忘记魔的使命。

         直到这一世,他转世成了燕太子。

         成魔的凤皇更加英俊,风姿几乎可以媲美天青,所以当他以不容反驳的语气提出要将虚渺带在自己身边时,她稍微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答应了。

         一是她不想伤美人的心,第二是,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还能再去哪里。

         后来她陪了曜变天目很长一段时间,看着他采药练剑,表情越来越邪恶诡异。

         “这是做什么?”某天她见他正在用血喂手里的刀,不由得吃惊。

         “这可是全三界最厉害的武器·。”曜变天目望着手中的武器,目光痴缠,“只要被这把伏神刀砍过,神仙的元神就会消散,三荒六届也都寻不到身影。”

         “……那要是我被砍中了,也会消失吗?”她瞪大了眼睛。

         曜变天目哈哈大笑起来——他喜欢她的孩子气。

         “会的。”他温柔的看着她,“不要说你,就是那苍南圣君也招架不住这刀,这毕竟是j□j神的法器。不过——”他拍拍她已然发白的小脸,“我不会让它有机会碰到你。”

         然后呢?

         然后是曜变天目向天青下了战书。

         再然后,是她躺在这里。

         “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你?!”

         悲痛欲绝的呼喊飘进耳朵,曜变天目双目赤红,已经陷入发狂的境地——

         “你为什么要假扮天青?!”

         为什么要假扮?

         虚渺听着这个问题,干涸的嘴角展露出苦涩的笑。

         ——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你们互相厮杀吗?难道要亲眼目睹天青元神消散吗?她别无他法呀,所以只好改了战书的时间,变幻成天青的样子站在这里,替他捱下这致命的一击。

         “我只是想证明。”她缓缓闭上双眼,眼角滚下一颗珠泪,“我有心。”

         我有心,我真有心,我的喜欢都是真的,只是你从来都不肯信。

         爱是牺牲,爱是奉献。

         ——呐,天青,你不是口口声声要我证明?!

         胸口的红线崩裂开来,鲜血如同奔腾的洪水喷涌而出,将她的衣襟全部浸湿。

         “……挖开它。”

         她望着已然目光呆滞的曜变天目,艰涩的说着遗言:“挖开我的胸膛……我要看我的心!”

         她是这样渴望看见自己的心。

         原来她一直都是无足轻重的,就像天青给她起的名字,虚无飘渺。

         她什么也没有,只剩心头一株卑微的蓓蕾,花名叫欢喜。

         今生不该遇见你,遇见不该爱上你。

         曜变天目望着怀里再无气息的佳人,再也不能自已,仰天长嚎出声。

         飞鸟惊,走兽逃,这幕血腥的场景远远映在云端一众仙人眼里。

         “……她死了。”木棉眼中落下泪,“倘若你我早来半步,也不至于让那魔人信以为真……”

         “不愧是是天庭的好弟子,勇于献身。”玉帝的鼻头也有些发红,“朕要把她的事迹写进教科书里,就叫《向我开刀》好了……”

         天青则一直怔怔站在原地,仿佛元神脱壳,陷入痴迷。

         “既然我得不到,谁也别想得到!”曜变天目脸上忽然露出癫狂的表情。

         “谁也别想!”

         他高高举起手中的伏神刀,手起刀落,身首异地。

         “谁也别想!”他大声喊着,将尸体远远抛进湖水里,“谁也别想!”

         “绝也不给别人!”他大笑着用手抹去脸上的血,黑色的锦袍在风中张牙舞爪,就像真正的魔,“死了也不行!”

         一直僵着的天青,神色终于松动。

         “不,她不会死。”他掉转头朝玉帝看去,烟灰色的双瞳灼灼发亮。

         “只要有我在,她就一定不会死,即使是伏神刀也不行。”

         奇异的笑,混合嫣红的血,如曼珠沙华的花瓣,点点绽于他倔强的唇际。

         2

         晃晃悠悠飘荡了不知多久,虚渺飘到一个山洞里。

         “哎哟!你怎么这样了?”迎接她的是一个一身白袍眉毛比胡子还要长的老和尚,手里捏着一串葡萄。

         “我也不知道。”她迷糊的摇摇头,“我中了伏神刀,本来应该消失的。”

         “消失?你怎么会消失?”老和尚乐呵呵笑起来,“你若是消失,这世界上就会再多一个神了。”

         “此话何意?”虚渺不解的眨眨眼睛。

         “本来天机不可泄露,看在你死的这么惨,又与老衲颇有渊源的份上,老衲就开导开导你。”

         老和尚神秘的一笑,朝她递过来一面镜子。

         虚渺看完了因缘镜,怔怔呆了好久。

         “原来,我真的不配有颗心。”

         她轻轻的说了一句。

         老和尚张嘴刚想说什么,却忽然瞪大眼睛。

         “咦!他借了玉帝的聚魂灯来寻你了!”他显得非常惊讶,“没想到他真的对你有几分留恋之情!”

         随着老和尚的话语,虚渺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子越来越薄,并且被一股强大的吸引力朝外席卷而去。

         “不要再做傻事啊!”山洞消失于眼前,只留下老和尚仓促的一句。

         再也不会了。

         虚渺默默的想着,眼看着苍南的山顶渐渐显露于眼前。

         脑海里浮现出一张美丽却高傲的脸。

         “你记住。”她在心里对自己说,“这是全三界最丑的男子,以后见了这般相貌的,万万要绕着走,再也不能陷进去。”

         噗的一声,聚魂灯被点燃。

         天青浑然不知虚渺的到来,他只是凝神望着眼前硕大的水池——那里正渐渐现出一个蜷缩着的少女。他沉沉看着她,就像在欣赏一个美丽却不能触碰的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