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给英俊的你(一)
        1

         她睁开眼,看见碧海蓝天,一朵又一朵云霞流过,就像蓬蓬的白棉。

         她低下头,发现自己躺在一汪无边无际的水中,水浅清澈见底,水底是白云蓝天。

         她从水里站起来,疑惑的张望,四周寂静无声,什么也没有。

         水天共一色,漫漫无垠,她茫然站在原地,一时弄不清自己是在天上还是水里。

         忽的风起,掠开她长长的发,她想了想,决定朝风来的方向走去。

         走了很久,很久很久,久到红霞从天边掉进水里,再从水里渐渐升起。太阳消失的时候,月亮继续帮她照明,就这样斗转星移风起雾散,她固执的走着,不顾云的挽留雨的叹息。

         直到她看见一抹浅浅的青。

         迎面站着一个非常俊美的人,比太阳耀眼,比流云高远,比风都要捉摸不定。

         她呆呆看着他,忽然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苍白无力,眼中只剩下那道雨过天青。

         “你来了。”

         那人看见她,并不吃惊的微笑,仿佛早就料到她会出现一般。

         “你是谁?”她望着他,面露迷蒙。

         “天青。”他静静凝视她,“我是天青。”

         “把手给我。”他站在岸边,朝她伸出手来。

         她乖顺低下头,j□j的足底离开水面,从此踏上了那片未知的陆地。

         2

         俊美的天青说自己是神仙。

         “神仙是什么?”她偏头看他,对他很是仰慕好奇。

         “是你将来要成为的人。”他望着她,神色一如既往的温和,“我便是来度你成仙的。”

         “为什么要成仙?”她疑惑不解起来,“成仙后又会变得如何呢?”是不是可以像你这样美丽?

         天青笑,朝她摊开右手,只见他手中一阵云雾翻腾,渐渐霞蔚散开,手心里绽放出一朵冰清玉洁的白莲。

         “啊。”她没见过这么漂亮精致的东西,禁不住叫出声来。

         可是白莲很快枯萎,莲华如烟消散,云雾渐渐汇聚为一个水晶球。

         天青大手一晃,球里纷纷扬扬洒下细碎白绒来,茫茫的,软软的。

         “这是什么?”她迫不及待想去摸那些绒花,然而指尖刚一碰到,它们就化为露汽消失不见。

         “这是上一个冬天的雪。”天青温柔的着看她,“我收了些存起来。”

         而后他的手紧握成拳,再缓缓打开——水晶球变没有了,他手里静静停着一条柔软光洁的丝带。

         “这是什么?好漂亮!”她见那丝带泛着皎洁萤光,禁不住心痒痒的欢喜。

         “这是十五的满月之光,我昨晚剪下的。”天青笑着将丝带交到她手上,“来,送你。”

         可丝带刚一碰到她的肌肤就穿了过去,仿佛透明的空气。

         “为什么?为什么存不住?”

         她焦急而努力去抓那片月华,只是无论动作多快也无法把它们聚拢。

         “你瞧,风花雪月,越美丽的事物就越容易消失。”

         天青的声音远远传来。

         “所以你要成仙,成了仙,就能把它们永远留在生命里。”

         3

         她开始随着天青修仙。

         因为她想留住那些美丽的东西,她想拥有他们。

         然而修仙是很枯燥的事情,天青只教授了她吐息之法,让她先打坐固元,学习如何修生养性。

         她不喜欢,很不喜欢,她生来就是个停不住的,连坐在蒲团上也不肯安分。

         “唉,我腰疼。”

         没到三分钟她就开始扭来扭去,娇滴滴嘟嘴:“有没有别的办法可以速成呀?”

         “专心。”天青就在对面的蒲团上闭目养神,纹丝不动,语气冷凝。

         她只好不甘心的一屁股陷进蒲团,瞪着大眼睛。

         ——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我就不信你不会动!

         她这样愤愤想着,便眨也不眨的注视对面人的一举一动。

         半柱香,一炷香,两柱香……她的怒气渐渐消散,整个人都变得柔和起来。

         “哎,你生气的时候也好漂亮啊!”

         她喃喃自语着,眼神痴迷。

         整整三柱香时间,她的眼睛都在对面那张脸上流连忘返——那长长的睫毛,棱角分明的薄唇,分明是神的杰作,完美得让人叹息。她幻想着能亲手摸一下,是不是也跟自己一样,暖暖的,甜甜的?

         天青没有动静。

         于是她胆子大起来,伸出手去碰那浓密纤长的睫毛。

         睫毛似乎动了一动,挠的她手心痒痒的,她觉得很欢喜,便继续朝那片薄薄的唇探去。

         如她所想,温香软玉。

         然后她将自己的脸凑过去,想尝尝味道是不是甜的。

         还未碰到,下巴便被人制住了。

         “很有趣?”烟灰色的眸子盯着她,冷的像冰。

         “嗯。”她不知什么是山雨欲来,只是本能的朝他贴过去,洁白柔软的胳膊缠住脖颈,“你真香,这味道我闻着高兴。”

         可惜她最终没能舔到,因为天青下一瞬就离开了她的怀抱,远远立在花丛里。

         “以后动手快一点。”天青看着她,神情淡漠,“仙人们会瞬移。”

         4

         跟随天青修炼了一段时间后,她的灵力有了明显增长,如果愿意,她可以随时让池塘里的花儿开放。

         可她还不能剪月光,顶多只能捧住它们玩一小回儿。

         她很喜欢月光,非常喜欢,便央求天青裁下一块给她戏耍。

         天青哄她,对她说只要你能纹丝不动打坐三十六个时辰,就弄给你玩。

         她坚持了两天,期间不吃不喝,咬牙闭眼很是专心。

         到第二十五个时辰的时候,天青忽然说了一句:“哎,怎么下雪了?”

         她双目大开嗖的蹿到门口,神情焦急:“哪里?在哪里?”

         屋外是一如既往的草长莺飞,眼前人望着她笑,神情无辜又得意。

         她顿时恍然大悟——自己被骗了。

         “那,不给我了?”她眼巴巴看着他,脚尖在地上画圈,声音细细——他知道她问的是奖励。

         天青摇头。

         她一下子像泄了气的皮球,啪嗒蹲坐在原地,小脸紧紧埋进膝盖里。

         第二次再求月光,她显得很有信心,坚决表示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这次天青要求她打坐六十四个时辰。

         第十六个时辰的时候,天青说:“啊,须臾山的桃花开了。”

         她纹丝不动。

         第二十七个时辰的时候,天青说:“咦,谁把露珠穿成了帘子,挂在屋顶?”

         她气息不乱。

         第三十六个时辰的时候,天青说:“晚霞做的剪纸真漂亮啊。”

         她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第四十八个时辰的时候,天青说:“没想到云彩做的棉被这么软,这么轻。”

         她心里很得意:没辙了吧,这回定让你绞一段月光下来!

         坚持到了第五十六个时辰,却听天青低叫了一声:“呀,割着脸了。”

         她眼睛豁的睁大,弹簧般连蹦带跳飞速跑到他跟前,神情焦急到不能再焦急:“疼不疼?要不要紧?”

         眼前人完好无损,望向她的烟灰眸子里满是惋惜——“心还不够定。”他对她下评语。

         她却欢喜起来,一把牢牢抱住他,似是松了一口大气:“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那月光帕子不要也不打紧。”

         身下的人,微微有些僵硬。

         最终她还是得到了月光做的手帕,天青还给帕子施了法术,让它至少可以保存到下个满月。

         她开心的不得了,拿着帕子欢呼蹦跳,高高抛到天上飞起。

         月光做的手帕很轻,只要稍微对着吹一口气,便能像蝉翼一样浮在空中。她调皮的将帕子朝天青脸上吹去,企图去遮他的脸堵他的鼻。

         天青看着她闹,不躲不避,眉眼淡淡的。

         二人距离眼看着越吹越近,越吹越近,最后她一个踉跄,失足扑到天青怀里。

         天青的怀抱温热宽广,有股她让熟悉和安心的味道。

         “我喜欢你。”她享受的闭上眼,深呼吸一口气,“我真喜欢你。”

         天青纹丝不动。

         清冷的月帕缓缓落下,盖住他的眼睛。

         5

         天青教她习了好几种法术,她对纺织术情有独钟,便专心致志勤心修炼,很快便能将云朵抽丝织棉,山谷周边的彩云都被她捕了个干净。

         “织这么大要拿来做什么呢?”她拿着长达数丈的云锦发愁。

         “可以做衣服。”书案后的天青投来淡淡一瞥。

         “什么是衣服?”她不明白,天青教会了她自然界的万物,却没教她后天衍生的伦理。

         “用来遮羞的东西。”天青垂眼,瞄身上的青袍,“我身上的便是。”

         她学着他的样子朝自己看去,发现自己身无寸缕,肌肤和曲线都暴露在空气里,于是将云锦裹在身上盈盈转个圈儿。

         “是这样吗?”她边转边问,身姿蹁跹如蝶,音如出谷黄鹂。

         “还缺一截。”天青举起手臂,“袖子。”

         “为什么要遮起来?”她攥着云锦疑惑不解,“我觉得不遮更好看呀!”她的腰肢明明比白云还要柔软,肌肤比缎子更滑更细。

         “因为山谷外的神仙看了会害羞。”天青答的极有耐心。

         她却不管山谷外的神仙怎么想,脑子里蹦来蹦去就一个念头——衣服遮盖下的天青是什么样子?是不是跟他的脸一样也完美无缺?

         想得出做的到,她立刻丢了云锦就朝天青饿虎扑食奔过去,双手哗的撕开他衣襟。

         饶是平日里再高明,天青都没想到她会来这么一出,当即愣在原地。

         这一愣就给了她时间,于是她以电光火石之速左撕右扒,如愿看到了青袍下的身体。

         “哎呀,你跟我不一样。”她诧异叫起来,“这里为什么是平的?”她伸手去按天青的胸肌,“是因为没吃饱吗?”

         天青扶额头,开始觉得脑门上有东西突起。

         “胡闹。”他捉住她不安分的手,拿到一边去,“你再摸我就生气了。”

         她却抬起一张好奇的脸,“什么是生气?”

         他哑然,而后漠然,最后释然。

         ——其实他是糊弄她的,他已经很久很久没动怒过了,他也忘了什么是生气。

         “总之,不要随便去扒别人衣服,有多想看都不行。”他将挂在自己脖子上的她放下,一弹她脑门,“乖乖听话。”

         她不死心的又将脸朝他怀里贴去,态度又娇蛮又赖皮:“那你要一直对着我讲话,不许停。”

         她喜欢他的脸,喜欢他的味道,喜欢他的声音,现在看了他的身体后更加笃定自己的喜欢——他是完美的,每分每寸每个部位,都是绝无瑕疵的究极。

         “好,好。”此刻天青只想着怎么身上把这块粘人的牛皮糖蹭下去。

         6

         她终于学会了穿衣服,也知道了什么是男女。

         “性别不同可以在一起吗?”她知道自己和天青有别,显得很着急,“男人和女人能不能永远不分离?”

         “也有这样的例子,不过极少。”天青想了想,答的很慎重。

         “那我不管,无论如何我要跟你在一起。”她又像牛皮糖一样黏住他,小猫似的开始蹭,“我从第一眼就喜欢你,现在看了三万六千眼还是喜欢你,将来哪怕再看十万八千眼,也还是会一直一直喜欢,很喜欢的喜欢,绝对不会停。”

         天青拍拍她的头,不置可否。

         自从学会了织布后,她便开始学染色,天青教了她一些基本的方子和材料,然后任由她自己发挥。

         她调了很多种很多种颜色出来,有的淡雅如湖水,有了绚烂如云霞,一种比一种美。每调出一种来她便兴高采烈去找天青,希望得到他的夸奖。

         然而天青大多数时间都在看书,翻那些永远翻不完的古籍,见她捧了五颜六色的布料来,只是淡淡一句:“又有新花样了?”

         接着埋头垂眼,继续看书去。

         她很失望,她希望天青能多看她几眼,于是变本加厉的开始配色、染色,到处去找材料,天青没有教,她就自己创造发明。

         有一天她发现一种植物,开花的时候花蜜会浮在半空,香甜的气息布满整个山谷。于是她将那花蜜统统搜集起来,又折了几株带回去。

         那夜她配出了最美的红色,仿佛三月桃花般清灵娇美让人沉醉。她欢喜极了,捧着红红的裙子在屋子里跳舞,跳到一半,却见屋外脸色凝重的天青。

         天青本是来想训斥她一顿的,那灵霄花是上古遗物不可再生,离了土壤便会死亡,真正的挖一株便少一株。现下到翩翩起舞兴致高昂的她,责怪的话便卡在了喉咙。

         “你看你看,这是我新配的颜色,好不好?”她看见来人,当即高举布料蝴蝶般扑过去,大眼灼灼亮的惊人,“你满不满意?喜不喜欢?中不中意?”

         饶是再迟钝,他也明白了她不肯停歇的折腾所为何事。

         “嗯,这是最美的一次,最适合你。”他揉揉她的额头,“我再也没见过比这个更好的。”

         她长长吐了一口气,紧绷的脸如水蜜桃般甜美柔软。

         “这颜色很好,你不用再试下了,把方子记下来吧。”

         他嘱咐一句,转身去捡地上已经枯萎的灵霄花。

         苍南一共只有九株灵霄,如今被她拔掉三棵,不可不谓损失惨重。寒潭水有起死回生之效,不知现在把这些花枝扔进去里泡还来不来得及?总之,要赶紧。

         却见她用力点头,转回身朝书案上飞奔而去,她向来当他的话是圣经。

         “三分曙红,三分妃色,两分黄栌,一分朱砂,再往调好的颜料里加六滴灵霄花蜜。”

         她反手将文房四宝递到他跟前,神情欢喜:“你帮我写,快帮我写,免得我忘记了!”

         他顿住,看看手中枯败的灵霄,又瞧瞧眼前人期盼的小脸。

         “我不识字呀,你看我干嘛?”她奇怪的瞪他,“你又不是不知道。”

         “……好。”他朝她微微一笑,“把纸铺开吧,我写快些,免得你忘记。”

         7

         她与他这样相依相伴了很长一段日子。

         她开始识字,灵力渐渐变得非常强大,织布染色的手艺也越来越精进。现在的她,已经到了伸手就能抽霞,反手就能裁月的程度。

         然而她偷偷瞒着天青,她不想让他知道她能裁剪月光,她希望他跟以前一样用月光手帕哄她。

         ——纵使月光触手可得,他却还是高高在上,遥不可及。

         又是一轮满月到,天青给她做了一块新手帕。她拿到手后马上盖住脸深吸一口气,很是欢喜。

         “都这么久了,还喜欢这个玩具。”天青见她这小孩模样,忍不住失笑,“你一直没什么长进。”

         “我不要长进。”她将帕子取下,很严肃的摇头,“我只要你。”

         然后她噗嗤一笑,起身朝天青扑过去,紧紧抱住,仿佛生怕他会飞走似的。

         “我一直掰着指头算呢!我已经看了你十万八千四百眼了,可还是没看够,你呀,是不是对我用了什么魔力?”

         她抬起满是柔情的脸,瞳孔里银月皎皎,完满如璧。

         天青的表情依旧是淡淡的,宛如一阵随时消散的烟。他拍了拍她的额头,没有言语。

         8

         在天青严苛的教育下,她已经可以稳住心神整整打坐百天,她还学习了礼义廉耻,知道无论做仙做人都要讲规矩。

         “我不喜欢规矩。”她常抱怨,“开心随性为什么不行?为什么我该怎么做要听别人的?”

         每回学这些条框她都觉得很痛苦,“规矩”真是一门巨大的煎熬,她宁愿织布纺纱也不想背诵这些教条。

         “因为你要需要融入这个世界。”天青认真看着她,“无规矩不成方圆,天地万物需要维护秩序。”

         “我不想我不要!”她撒娇的捂住耳朵闭上眼睛,小腿到处乱蹬,“我不要融入!我只做我自己!”

         “是么?”天青的声音立刻变得冷冷的,“可我要,看来你是不打算继续与我呆在一起了。”

         她奇迹般安静下来。

         “那,我要学规矩。”她抬头望着他,笑的又讨好,又坚定。

         9

         后来有一段时间,天青变得很忙,早出晚归几乎不怎么管她,她郁闷又伤心,只好自己琢磨着打发时间。

         她开始对花草感兴趣起来,培养出了一些稀奇古怪的品种。

         她还在书房里发现一个凡人讲仙妖的话本,名叫《聊斋》。

         一天早上醒来,她意外发现他守在她门口。

         “阿青!”她衣服都顾不得穿就朝他奔去。

         ——阿青,自从看了《聊斋》后她就坚持这么叫他,因为显得很亲密。

         “怎么不把衣服穿好。”天青摸摸她的头,帮她把衣襟拉拢,不让一丝狡猾的风透进去。

         “阿青!你是不是想我了呀?”她伸出手去抱他,脸埋在他怀里深深吸一口气,陶醉的不得了,“我好想你!”

         天青这回没有不动声色任她吃豆腐,他将她从怀里拎出来,放在离自己有一定距离的地方。

         “让你学的天庭法典,有没有都记下来?”他挑眉看她。

         “嗯嗯嗯!”她对没能抱住美人感很憋屈,不过眼见天青脸色不好,也不敢造次。

         “法典第一百七十五条是什么?”天青问。

         “凡是没有经过付出的成果都不能收取。”她虽然讨厌法典,却背的很用心,一切都是为了让他高兴。

         天青略略一点头,她心里一喜,知道是过关了。

         “你最近都不理我,我睡不好觉。”一瞧见天青神色放缓她便张牙舞爪的扑过去,将脸埋在他胸膛里狠狠吸气,“我寂寞,我惆怅,我不乐意。”

         “……乖。”天青叹口气,到底还是出言安慰她,“今天我就带你出谷去。”

         那天她第一次看到苍南以外的世界,外面远没有苍南美丽,亭台楼阁雕廊画舫,虽精致华丽却充满匠气。

         但是很奇怪,这里的空气要比苍南好,苍南过于清凉,让她感觉心头暖意融融的。

         在苍南呆久了,她偶尔会觉得心慌气闷,跟天青说过,他说一时半会儿找不出原因。

         来迎接天青的人有很多,远远的呼啦啦跪了一大片,就像大雨来临前的乌云。

         “恭迎苍南圣君出关!”那群人虔诚的膜拜着,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你是苍南圣君?”她转头看他,有些诧异这个封号,听起来名头好大的样子!

         天青不说话,朝她微微一笑。

         她立刻两眼冒桃心的扑过去,抓着他的衣襟磨蹭脸:“那我呢?那我呢?我是谁?”

         话一出口,她愣住了——原来她一直不知道自己是谁,姓谁名甚,来自何处,她跟随他多年,竟然从没想过这个问题。

         “你是虚无。”

         天青的声音远远传来,他将手放在她的眼睛上遮住,又轻轻重复一遍,“你是虚无。”

         虚无?那是什么东西?虚无不就等于什么都没有嘛?她不高兴起来,觉得天青在忽悠她。

         “我要一个名字,给我起一个名字!”她的嘴巴高高翘起,小脸涨的通红,“不然我就趴在你怀里不起来!”这是她能想到最狠的威胁,

         头顶人笑了。

         “那就叫虚渺吧。”他摸摸她的脑袋语气温柔,“虚无飘渺,把握不住之意。”

         ——把握不住?我明明把握的住啊!现在我不就在你怀里吗?

         她不明白天青为什么要给她安这么一个名字,但只要是天青取的,就什么都好。

         “好,我叫虚渺!”她兴高采烈的站起来,握住他的胳膊,孩童般欢喜,“我有名字了!”

         ——我至少拥有一个名字,那样我就不是虚无了。

         待走到那群人跟前,来者看见天青身后的她,都愣住了。

         “圣君,这位是……”

         其中一位白眉老人鼓起勇气发问,望着她的目光闪烁游离。

         “游魂一只,我捡的。”

         天青神情淡漠,脚步不停朝前走去。

         10

         自从随天青出了谷,她见的人渐渐多起来。

         常有形形j□j的男女带着各种奇珍异宝前来拜访,对着天青态度恭敬。

         天青会挑其中一些见,但从来都不收他们的东西,哪怕多贵重多美丽也不要。

         她在一旁看的非常难受,心里就像火盆燃烧饥渴难耐,却始终顾及天青脸色不敢造次。

         这天她终于忍不住,趁天青不注意,转身偷偷将太上老君送的丹砂收进了袖子里——这么细如尘埃的东西他应该不会发现吧?

         “法典第一百七十五条是什么?”

         天青的声音忽然隔空传来,透着严厉。

         她心里咯噔一下,知道露陷了。

         “……凡是没有经过付出的成果都不能收取。”

         她万分懊恼的伸手将丹砂递上去,心里恨不得扒掉自己一层皮。

         眼睁睁看着天青将那颗丹砂放进盒子里收好,命仙童送回去,她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就那么小小一点儿……”她开始扭身子,闹情绪,“就一点儿你也肯不给我……”

         “渺渺!”天青转身看他,俊美的脸一本正经,“无论大小多寡,不是你的就不能要,天下没有白占的便宜。”

         “可是我喜欢呀!既然他们愿意送,为什么不能要!”她骄横的劲儿爆发了,站在原地捏起粉拳,

         “我喜欢!我喜欢!”

         天青望着蛮不讲理的她,叹一口气。

         “收了这些东西,我就要帮他们办事,会离开你很长一段时间,你也愿意?”他看她。

         她大骇,转身朝他扑过去紧紧抱住:“那不行!那不行!”什么丹砂龙珠被统统抛在脑后,她只要她的阿青。

         天青被她抱的几乎无法呼吸,只好摸她的头发,一下一下给她顺毛。

         “什么时候才开窍啊!”她听见他低声咕哝了一句,似感叹,又似浓浓的惋惜。

         11

         在天庭,她最喜欢的地方是书房,因为天青在这儿呆的时间很长,房间里都是他的气息。

         其实她更喜欢天青的卧房,但天青不许她常去,说她太闹,扰的他无法好好休息。

         这天她又偷趴在书房帷幕后的卧榻上睡觉,忽然听到房间里传来说话的声音。

         “……圣君,我愿献上整座哀牢山,整个梦幻海,以灵魂为祭鲜血为引,求你助我一臂之力。”那声音听起来沙沙的。

         “抛家弃子,不顾性命。”天青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静,“你就那么想得到伏神刀?”

         “是!我赤海龙神别无所求,只要能得到这把传说中至尊无敌可斩神佛的刀!”那声音苦苦哀求着,尾音都在发颤,“我一定要得到这把刀!”

         房间里安静下来。

         她忽然觉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靡靡的香气,顺着毛孔转进她的身体,渗进她的五脏六腑里。

         好舒服,好舒服,这是跟天青身上完全不一样的味道,天青的气息让她安心,这股香气却让她满足沉醉,陷入极乐里。于是她禁不住深吸一口气舒展身体,想要吸的更多。

         “龙神,你这是不该有的执念,恕我爱莫能助。”天青的声音岩石般冰冷僵硬,“请回去好好修生养性,”

         那股特殊的味道忽的转淡,空气变的稀薄起来,她求而不得,难受的扭动起身体叹口气。

         外面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关门声,龙神离开了。

         帷幕一下子被拉开,天青望着榻上曼妙娇嫩的身躯,脸色一僵,随即无可奈何放缓放轻。

         “怎么又睡在这里?”他伸手去拉她,“还发出好大的鼾声。”

         “我没有!”她双眼迷蒙,娇滴滴顺着他的手攀过去,将下巴埋进他肩窝里,“那是我在呼吸!我刚刚闻到一种很好闻的香气,甜的我都要化了,是不是你?”然后她微微推开他,有些失望的呢喃:“咦,不是你。”

         天青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你喜欢刚才的味道?”他眼神灼灼亮的惊人,可惜她看不到。

         “嗯,喜欢呀。”她寻了个最舒服的位置,重新将脸贴进他胸膛里,“但是我最最喜欢的还是阿青了。”

         这回天青没有摸她头发,也没有将她拎的远远的。

         他破天荒没有说话,陷入了长久的沉默里。

         12

         过了没多久,天青忽然提出要她去凡间历练,而且是独自一人。

         “我不去我不去!”她抱着他的腰撒娇,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我不离开阿青!”

         “乖。”天青哄她,循循善诱软硬皆施,“你要是安稳度过历练,回来就能跟我永远在一起。”

         永远?她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

         永远是多远呢?她并不知道。但是她想,永远是一段很长很长的时间。可以看天青万万眼,可以在他怀里赖万万次,可以闻着他的味道不被他赶开。

         “好吧。”她可怜巴巴咬住下唇,“你要说话算话。”

         她从来没想过他骗她,她一直无条件的信任他,依赖他,仰慕他。

         “凡间不比天界,鱼龙混杂乌烟瘴气。”他伸手去挑她紧抿的牙关,免得她继续咬下去伤着自己,

         “你要记得我交给你的规矩,不要轻信凡人的话,不要随便拿人家的东西,无论多漂亮多喜欢都不行。”

         她却小兽般啊呜张开嘴,反咬住他的手指,表情霸道宣告:“不许你忘记我,要每天都想着我!”

         天青凝神。

         随即不动声色将手指抽回。

         “不会。”她听见他轻轻应了一声。

         不知答案是不会忘记,还是不会想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