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豇豆花花(三)
        “这姑娘的伤口被人洒了青花毒,三界再无能修复她眼睛的东西。”

         魔医老人看了我很久很久,然后说了一句。

         相同的诊言先前就听阿木说过,现下再听魔医说一遍,我只觉得浑身如皮球泄气一团瘫软。

         “怎么可能?!”阿木的声音在半空炸裂开来,溅起一地火星。

         我被他的当头暴喝吓的一个激灵,摸索下意识循声望去——他不是早知道了么?为何现在要装的如此吃惊?

         “那青花毒是传说中的秘药,怎可能轻易现世?”

         大概是察觉到自己失态,阿木音调略微降低,却依然按捺不住激动,屋里烟硝味四起。

         我哑然——敢情阿木之前并不知晓我病情,中毒一说只是吓唬我,没想到如今却一语成谶了?

         “怎么不可能?”魔医老人不耐烦起来,“那青花毒虽说是传说中的秘药,老夫五百前也是亲眼见过的,和伏神刀一起。”他说着说着,语气里透露出无上的自豪骄傲,“毒不过青花,刀不过伏神,这等仙人天敌,也只有伟大的魔界帝君才能创造发明。”

         我听他说到“仙人天敌”,忍不住出声试探:“请问老先生,这两样东西到底有什么神奇?”

         魔医老人似乎很享受我的怯懦,悠悠然开始介绍:“世人皆知仙人有灵力护体,肢体器官更能可复生。只是如若在伤口上撒上青花毒,伤口便再也不能修复,无论有多强大的灵力也不行。”

         “至于那伏神刀——”他说书般刻意拉长了声音,“那是全三界最伟大的武器。仙人跳下诛仙台,不过是脱离仙籍,尚可转世投胎。而被伏神刀砍过,元神都会消散,三荒六届也都寻不到身影。

         伤口无法修复?元神都会消散?

         我不由自主打个寒颤——不知那魔界帝君大人与天庭有何等血海深仇,竟要制造这么可怕的东西?

         “厉害吧!”老人哈哈大笑起来,“魔界帝君大人是多么的有勇有谋,不光制造了重型兵器,还制造了生化武器,这就叫两手抓,两手都硬。”

         我已内伤到连强颜欢笑都做不出来。

         原来,原来我真的中了青花毒,而那毒是魔域统治者专为诛仙而配。毫无疑问,我已不能再见光明。

         “睁开你的老眼,给我看清楚一点!”

         阿木却并不死心,咬牙切齿威胁老人,我甚至能感到他所带来的肃杀的狂风暴雨。

         “你是吃了豹子胆敢威胁我这魔域首席……”老人本欲发怒,后半句却不知为何突然蔫了下去。

         屋子忽然变得里静悄悄的,连根针掉到地上的声音都没有。

         “阿木?阿木?”我惊慌起来,不知究竟发生了何事。

         却听老人气喘吁吁的声音再次响起:“老朽敢拿项上人头担保,这仙子确实是中了青花毒,三荒六界之内,无药可医无人可救啊!”

         咚的一声,似乎有谁硬生生跪在了地板上:“无论如何也不敢欺瞒二位!”

         我整个人都陷入无底雪窖,又冷,又冰。

         直到有两只手伸过来,捂住我的耳朵。

         “他医术不精,胡言乱语。”阿木的声音在我背后传来,“走,我带你换一个地方去。”

         我清醒过来,电光火石间,心中已经拿定主意。

         “老先生。”我转头朝那跪地声发出的地方探去,声音诚恳,“敢问您在何处见过伏神刀?如今那刀又在何处?”

         魔医咽了口唾沫,吞吞吐吐道:“老朽五,五百年前见过一回,那时还握在魔界帝君手里,之后魔界帝君忽然消失,刀和毒也就成三界的传说了……”

         我失望至极,不再言语。

         “走吧,我带你去找别的医生。”阿木早已等得不耐烦,蹲下来将我背到背上。

         “嗯。”我轻声应着,将手环到他的脖子上。

         他驮着我大步流星朝外走去,山一重,水一重,留下身后呼呼掠过风的声音。

         后来阿木又带我见过好几个名医,虽然再也没有人说我中了青花毒,却也没有一个能将我治好。

         阿木每天都灌输灵力给我,我脸上渐渐结出了痂长出了肉,眼睛却始终没有回来。

         “你五百年才行一善,没想到就遇到了我,真是倒霉。”

         这天他又握着我的手输灵力,我想起他五百年前拾金不昧的往事,忍不住取笑。

         “别说话!小心泄了灵气。”阿木有些不耐烦。

         “哎,你们魔域的人是不是很讨厌天庭?”我好奇的将脸凑上前去,“假如我跑到大街上高呼玉皇大帝万岁万万岁,会不会被人关进监牢里?”

         “不会。”阿木冷笑,“这种极端脑残分子,当场就会被五马分尸肝脑涂地。”

         我轻轻吁一声。

         “好不容易来趟魔域,真想看看那传说中的伏神刀是什么样子。”

         安静了一会儿,我又开始喃喃自语。

         “做梦!”阿木对我的愿望表示呲之以鼻,“那是魔界帝君的贴身兵器,要是被你看见,估计你离灰飞烟灭也不远了。”

         我默笑,不再言语。

         “好了。”阿木松开我的手,“今天给你输了大约一百年的灵力。再过不久,你的眼睛就会重新长出来了。”

         我点头,轻声试探道:“可不可以,让我摸一下你的眼睛?”

         阿木一怔,安静好半晌。

         “算了,就当送佛送到西。”他不耐烦嘟哝一句,抓起我的手盖在自己眼睛上,粗声粗气,“仅此一例!”

         我高兴极了,抱着朝圣的心情,仔仔细细感受着手心下柔软的睫毛,微微转动的眼珠。

         眼睛这种东西,当你拥有时,并不会觉得珍惜。可有朝一日忽然失去,你就会觉得,能够拥有它们其实多么幸运。

         “是谁?”阿木清冷的声音忽然响起,“是谁挖走了你的眼睛?”

         脑海中浮现出一张美丽哀怨的脸,倾国倾城。我微微一笑:“是位妖界的美女。”

         “不可能!”阿木断然否认,“妖界之人不可能得到青花毒!全天下唯有魔界帝君才知道毒药的安放之地!”

         我有些怔忡,随即漠然:“也许魔界帝君也愿与她合伙吧。她长的那么美,自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绝无这种可能性!”阿木答得飞快,斩钉截铁咬牙切齿。

         “干嘛这么肯定。”我啼笑皆非,拍拍他已然僵硬的咬合肌,“青青是我见过最美的女子,比芳主还要更美,即使全天下男子都拜倒在她脚下,我也不会有丝毫的怀疑。”

         “你!怎能用这种口气谈论自己的仇人?”阿木甩开我的手,语气是难以置信的诧异,“难道你就没有一丁点想要报复的念头?难道你就不想杀死害你的人?”

         魔域之人生来嗜好血腥的话题,我清楚感受到他身上散发的愤怒与狂躁。

         “她很美。”沉默片刻,我轻声作答,“无论做了什么,我都会原谅她,我舍不得让她死去。”

         啪的一声,我被人推到了地上。

         然后我听到了乒乒乓乓的声音,有人踢翻了桌椅,踹开了大门,匆匆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