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豇豆花花(二)
        次日醒来,我颇为诧异。

         本以为自己会化为烤豇豆直接入了那魔界帝君的肚皮,灰飞烟灭消失殆尽,没想到自己好像还没死彻底。

         “难道魔鬼的肚子里也有家具吗?”我摸索着身上的棉被,下意识挑起一闻,大骇,“竟然还附庸风雅熏了香气!”

         身边传来一声们闷笑,有人将棉被夺走,丝绸如水滑落于指间。

         “你脑子里是不是只有一根筋?”是阿木,他用力戳着我的脑门,语带微恼,“谁会给食物配备家具?难道你吃鱼之前还要先吞个水族箱进去?”

         我悻悻摸了摸鼻子,不再啃声。

         想起太上老君的如意葫芦,据曾被关进去的齐天大圣说,那里面一片漆黑什么也没有,看来我果真还活在现实里。

         “……多谢大人不杀之恩。”于是缩着脖子喃喃一句,无限感激。

         虽然很想追问一句你为什么不杀我呢?但传说魔域的人喜怒无常,要是开口提醒了他,岂不得不偿失赔了夫人又折兵?

         “一个人作恶久了,偶尔也会想叛逆一回,做桩好事。”

         阿木仿佛知晓我心底的疑问,悠然自得解释起来:“所以我每隔开五百年便会躁动一次,做桩好事,这次算你运气到家。”

         我顿感深深的沉默和庆幸。

         “既然是五百年行一善,我便好人做到底吧!”阿木干咳一句,粗声粗气,“有人想你瞎,我却偏不依,今日我们便动身,我带你去找魔医。”

         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下意识往后缩去,惊怒惧恨:“你你你又打的什么主意?我可不要做实验体!”

         与其成为魔医的小白鼠,还不如直接死在魔物的肚子里,至少得个全是尸痛快淋漓。

         阿木朗声大笑:“不错不错,终于知道了要先怀疑。”

         然后他探手过来抓我衣领,仿佛拎小鸡仔般将我提过去:“只是你以为落到了我手里,还能有命逃出去?看你皮相不错,我去找魔医讨点药水,把你做成标本泡在瓶子里。”他边说边沾沾自喜揪我的脸皮,仿佛陷入无人境地里。

         “骗人。”我冷冷打断他幻想,“现在我这么丑,怕是不可能有人想将我做成标本供起。”

         阿木怔住:“你看不见,又如何知道自己模样?”

         我摇头苦笑:“虽然没了眼睛,可至少还有耳朵。”

         那群小鬼骂我丑八怪的声音,我这辈子都记得——丑八怪,上天庭!翻译过来就是,丑八怪,下地狱。

         “他们说我脸上有很大两个窟窿……”我低下头,肩膀微微发抖,“其实我现在看起来根本就是怪物,对不对?”没有眼珠没有眼白,脸上两只血肉模糊的洞,那不是骷髅又是什么东西?

         阿木沉默了,然后叹口气。

         “相貌很重要么?美丑会决定你的命运?”他揪着我脸皮的手放松,轻轻一拍,发出细小的声音,“假如你容颜倾城,现在恐怕早已被送去做妓。如今你虽相貌丑陋,至少博得了我的同情,我愿意带着你去找魔医。”

         这话实在没什么安抚人心的力量,我嘴一瘪,几乎就要哭出来。

         “哎哟!莫嚎莫嚎!”阿木迅速捏住我嘴角,仿佛章鱼嘟嘴高高撅起,“丑成这样还有我屈尊照顾,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你每回面对我,都要怀着一颗感恩的心。”

         他从头到尾都透露出救世主的自豪和骄傲,仿佛丑陋是我莫大的荣幸。

         于是我只好将苦水和眼泪生生吞回去,发出好大一句“咕嘟”的声音。

         我想过很多种去找魔医的方式,御剑飞云,乘龙架虎,却不曾想过程竟然是这样原始。

         我眼瞎不认路,阿木没有华丽的坐骑,于是他只好背着我,一步一步跋山涉水朝前走去。

         太生活化,太写实了,我简直都要怀疑自己是活在批判主义的话本里。

         “你再勒紧一点试试,信不信我现在就掐断你的腰!”身下人爆发出第三十八次暴吼,怒气蒸腾云浪翻涌,我怀疑不会再有第三十九次,因为他下一秒就会伸手将我丢到路边的乱石堆里。

         “刚才听见鬼哭狼嚎的声音,一时害怕……”我迅速松开胳膊,手足无措慌乱起来,“你、你不要生气。”

         身下坚硬的肌肉稍微放缓,我也暗自舒出一口气。

         “这里本来就是魔域,怎么会听不见鬼的声音?听见《春天永不消亡》才是最恐怖的事情!阿木强压着怒气的话语响起。

         《春天永不消亡》是天庭庭歌,仙子仙君人人会唱,人人都喜欢听。

         “干嘛这么仇视天界?”我趴在他背上不甚乐意,“就算仙魔自古不两立,请你多少考虑一下我热爱家乡的情怀,行不行?”

         一路走来,我发现魔域的人都非常仇视天庭。他们的价值观和仙人相反,正才是邪,邪既是正,我用了很大毅力才忍住不发纠正他们的声音。

         阿木听了我的话径直冷笑:“这不是仇视,这是事实。假如春天永不消亡,世上再无四季,你们又如何知道春的珍贵美丽?无论天界怎么粉饰太平,该来的总会到来。”

         “根本就没有永远的极乐,都是自欺欺人的东西。”他颇为不屑的嗤了一声。

         我被他这么一训斥,一时半会儿也没能想出反驳的东西。

         “……就算不能实现,至少也给了大家希望。”好半晌,我将下巴搁在他肩膀上——他的背脊十分宽厚,散发着淡淡的麝香,让我忍不住想靠上去歇息。

         “不然为何世间要有‘梦想’这种东西?”我轻轻问他,同时也是说服自己。

         “那是神愚弄众生的麻药,兴奋剂。”阿木却不以为然,“只有你们这种无脑的仙人才会相信。”

         “干嘛这么愤世嫉俗。”眼皮子变沉,我懒洋洋打起呵欠,“阿——阿木,难道你就没有梦想吗?”

         察觉到他对我没什么恶意,我便将称呼换了回去。

         “没有。”阿木笑起来,发自肺腑的愉悦,胸腔震动发出鼓鸣。

         “我从不做梦。”他说,“我有把握,我能实现我想要的所有东西。”

         我觉得他话里有话,无奈参不透个中深意,只好换了话题。

         “对了,上一个五百年,你到底做了什么好事?”这是另一个非常让我有追究*的问题。

         阿木难得的沉默了,脚下的步子也顿了顿。

         “这个,得让我想一想。”他的声音听起来颇有点困惑。

         “啊,我记得了,五百年前我在人间捡到了一枚铜板,然后交到了衙门里。”他兴高采烈开口,语气豁然开朗,步履愉悦轻盈,“五百年后还有孩童唱歌赞颂我的拾金不昧呢!‘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他轻轻哼起来。

         “想不到五百年前一时兴起的善举,竟然被人记挂至今。”朝前一跃,似是跨过了什么障碍,“做好事也能做得这么拉风,实在是想低调也不行。”

         我沉默的侧耳听着他赞美自己,那哗哗的水流,约莫让我觉得,脚下是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

         菩提老祖啊,孩儿向您发誓——从今以后,每当面对阿木,一定怀着一颗无比感恩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