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豇豆叶叶(六)
        三人就这么僵持着,剑拔弩张。

         只要我稍有动静,妖王身上嗜杀的气息便如爆炸般疯狂滋长,天青虽未再说话,望着我的眼底也渐渐有乌云凝聚。

         我脖子酸胳膊疼,心里很想哭——争风吃醋的桥段倒是浪漫,可是能不能要求更换男主哩?如果是黑无常和蓝哥哥为我上演一场天地大战,只怕我做梦都要笑醒。

         考虑到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就在我想要咬牙朝天青奔去的时候,头顶忽然金芒大盛,漫天响起梵天地歌。抬头一看,原来是玉帝王母带着一众上仙们降临。

         “咳咳,大家为何在这里摆造型?”王母娘娘端着那张万年不变的慈祥脸,表情甚是柔和,“妖王陛下,莫非您不喜我这荷会所的风格,所以做法改装了去?”

         我顺着她目光一看,四周乱七八糟满地狼藉,禁不住打个寒战——也不知这房子买了意外伤害险没?本仙姑现在可是一穷二白身负巨债,万万赔不起。

         “王母,你来的正好。”妖王站在原地冷笑,下巴高抬,神情倨傲,“圣灯选中妖后一事,全天庭的仙人都能作证,如今这苍南圣君突然闯来要带妖后走,是出自哪条规矩?出尔反尔?不讲诚信?”

         王母闻言倒抽一口冷气,转头开始上下打量我。

         “圣君,您这是……”她开始全方位多角度的使用各种射线透视我,嘴里的话对着天青。

         “呃,这个,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玉帝面色酡红打个饱嗝,大概刚刚从宴会上被人拖下来,话音里还带着三分醉意。

         “圣君,这仙子是妖王亲自选中的。”他看着天青,特意强调“亲自”两个字,“新妖后诞于天界,朕刚刚昭告天下这个喜讯,此事极大的有利于仙妖二界邦交啊!”

         “没有我的允许,她不能嫁。”天青只回了这么一句,神色高远,表情淡雅。

         玉帝脸上的红晕渐渐褪去,王母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伸出手戳了又戳揉了又揉。

         “陛下。”她回头去看玉帝,“您打我一下,臣妾是不是喝多了酒,有幻听?”

         “没有我的允许,她不能嫁。”天青不紧不慢又重复一次。

         “这、这仙子是什么来头?!”王母愣住了,指着我的手开始发抖,不知是气的还是惊的,“圣君,莫非她是你的……你的……”后面的名词她死活说不出口。

         天青并不答话,只是一直冷着脸,空气里渐渐开始劈剥作响,似乎有什么正在结冰。

         “莫非她是?”玉帝忽的做恍然大悟状,面色如雪一般苍白透明。

         天青没说话,只是紧紧抿嘴,眼底有风云暗涌。

         “啊!”玉帝一拍脑门大声惊呼,整个人仿佛被吸走精气般面露颓败。“唉,唉,唉!”然后他开始不停的摇头叹气,再也说不出其他话语。

         妖王感受到氛围不对,伸手拂袖挡在我面前。

         “不管她是谁,总之她是妖界未来的皇后!谁也不能将她带走!”他浑身的血脉贲张,整个人像颗导火索被点燃的炸弹,随时都可能爆发。

         “妖王陛下,兹事体大,这桩婚事……”玉帝沉甸甸再度开口,神色灰黯,仿佛须臾间苍老了万万岁,“我们怕是要从长计议。”

         “从长计议?”妖王并不买账,嗤的一声从牙缝里挤出冷笑,“你们倒是给我个理由,为什么一个芳草门小仙的婚事,要经过苍南圣君允许?”

         四周顿时鸦雀无声起来,所有人都面面相觑沉默不语。

         我呆呆看着这群人唇枪舌战眉来眼去,心里也在纳闷相同的问题——对呀,为啥要有天青的允许我才能嫁哩?难道他真是我户口本上登记的父亲?

         正僵持着,头顶忽然传来一阵低笑,极轻极轻,稍纵即逝。

         “豆儿。”

         天青忽然亲昵的叫我的名字。

         我转头懵然看他,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豆儿,来,你告诉大家。”

         天青将大手盖在我额头上,望着我,眼神柔的仿佛可以蚀骨融金。

         “其实你已经有心上人了,不是吗?”

         他用非常引人遐想的语气问出这句话。

         我被那好听的声音蛊惑了,诚实的点点头。

         “啊!!!”

         然后我听见王母发出了一声超高分贝的尖叫,我看见玉帝的眼睛瞪的大如铜铃——不过他瞧见我在瞄他,马上装模作样闭眼做深呼吸。

         天青拍拍我的脑门,似是赞我答的好。

         “你瞧,她已经有了意中人了。”

         他回头看着妖王,温和微笑,表情一如既往的淡定:“俗话说的好,宁拆十座庙,莫毁一桩亲。”

         我站在天青身侧,好奇的看着那些上仙的反应——不知为何他们在得知我有心上人后,纷纷露出一种深切的惋惜且痛恨的表情。莫非这些人都暗恋我?不对呀,平时怎么没见他们这么表现积极?

         不过那妖王倒是块硬骨头,他完全不为天青的消息所动,下巴紧绷,语气不屑:“哼!你可知她的心上人是谁?你凭什么替她乱出主意?你算个什么东西?自作多情!”

         “妖王陛下!”王母娘娘的脸哗啦沉下来,“哀家敬你是贵宾,但无论什么人,都不能这么对圣君说话!”

         然后她用非常纠结非常为难的目光看了我一眼,咬牙道:“原来圣君早已与这仙子两情相悦。”这句话使用的是肯定的陈述句,语气哀怨且带着几分不明来意的怒气,仿佛我是不光彩的小偷,窃走了天上最亮最大的星星。

         玉帝开始大声咳嗽,大概被口水呛住了,没能顺过气。

         ——不!不对!我们并没有两情相悦!

         我这才明白原来大家误会了,赶紧朝天青使眼色,希望他能站出来解释。

         然而天青却偏偏不看我,他背脊挺直,垂着眼不知在想什么。从我的角度,只能瞧见他的胸脯高低起伏,落差要比平时大上许多。

         于是妖王一双翠绿的眸子灼灼亮的惊人,似乎马上就要血洗全场。围观的上仙们则统统露出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恨不得立刻将我生吞活剥。

         在这孤立无援焦头烂额的当口上,我忽然听到有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小豇豆,还不打算兑现你的承诺吗?”

         我惊讶抬起头来,目光越过重重的人群,睹见那不远处的金銮殿上,有墨色的衣衫在风中张牙舞爪。

         二郎神自七彩云霞上翩然而至,他身着黑袍,单足落于屋檐之上,满脸狂放肆意的笑简直可以压住一切的霞光。

         只见他从怀里取出一朵小小的金花,煞有其事的朝我晃了晃。

         ——金秋葵!

         我条件反射打了个寒颤。

         他瞧见我的反应,笑容的更加开怀,索性伸出另一只手,“咔嚓”一声脆响——那朵小金花在他手中一分为二。

         我浑身激灵,赶紧悄悄环顾四周,发现除了我以外,似乎没有人留意到二郎神的突然降临,不知是没看见还是根本就看不见。

         然后我恍然大悟,唯恐天下不乱的二郎神,这是找我索要那另一半的债来了.

         可……非得要在现在吗?

         我犹犹豫豫开始思考。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现在绝对不是说出誓言的好时机,如果天青有意让众人误会我与他的关系,想将我从那桩乌龙婚事里解救出来,我豇豆红又怎么可以在此时此刻拆他的台,驳了他的面子呢?

         于是心一横,牙一咬,装作什么也没看见。

         “小豇豆,有人护着,翅膀硬了啊!”

         二郎神的调笑继续在我耳边继续响起,却有变冷变硬的迹象。

         我战战兢兢转动眼珠再朝他看去,却见那袭黑袍竟然鼓涨起来,二郎神的额头上有刺目的红点灼灼,滋滋往外冒着杀气。

         只见他伸手一捻,那朵金秋葵化为粉末,飘飘扬扬洒下。

         他沉默的望着我,凤眸阴霾,嘴唇明明半分未动,我却分明在脑海里听到两个字:“说话,兑现你的承诺。”

         “说话,不然你的下场就和那朵花一样。”

         “杀了你。”

         “杀了你。”

         “杀了你。”

         “杀!!”

         恶魔的声音在我脑海里不断盘旋,仿佛催命符一般,我只觉得头部剧痛,千万根钢针扎入大脑不停搅动,整个人陷入一片血红的魔海里。

         “不!我不喜欢圣君!我永远都不会喜欢上他!”

         在濒临崩溃前,我终于哀号着大叫出声来。

         脑海里的诅咒声,连同四周的所有声音嘎然而止,一切都仿佛静止了。

         疼痛消失,我终于清醒,战战兢兢抬头望去,一张苍白到近乎透明的脸映入了眼帘。

         天青终于如我所愿转过头,他正望着我,眼睛眨也不眨。

         我从未见过那样的天青。

         如果说以前的天青是一尊完美光洁不染纤尘的瓷瓶,那么现在,花瓶被谁打碎了。在他身上再也找不到丝毫的冷静与平和,只有一股莫名的情绪正从缺口喷涌而出,一股股地冒着,淌着,散乱了一地,呼啸着将他淹没。

         是脆弱,是从来没人见过的,脆弱。

         我呆住了。

         此时他背对着众人,所以只有我看见这样的表情。

         我下意识的伸出手,想去安抚这个一身破绽的上仙。

         ——圣君,我喜欢谁,对你很重要吗?

         “……豇豆仙子好大的口气!”远远的,王母娘娘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恨不得抽我的骨喝我的血,“难不成我们圣君入不了你的眼,还有别的心上人了?!”

         “这是自然。”我不知如何开口,却已经有人抢先替我作答。“她喜欢的是一只蜥蜴精。”妖王的声音忽然插/进。

         我只觉得喉头一噎,不知他到底是要唱哪出戏。

         “豇豆仙子确实有心上人。”

         妖王朝我投来安抚一睹,语气冷静的叙述起来,仿佛在说一件与他完全无关的事情。

         “不过她的心上人并不是什么天界仙君,而是一只其貌不扬的蜥蜴精。方才选妃仪式后,她已对我全部坦白,说她宁愿嫁给那只蜥蜴精,也不愿意嫁给我做妖后。”

         众人愕然,看看他,又看看我。

         “此话当真?”王母的声音里已经隐隐有了濒临崩溃的迹象,大约一天之内受了太多刺激。

         我自觉再无可以挣扎的余地,索性破罐子破摔,双膝跪地用手捂脸:“是的,娘娘,我喜欢上一只蜥蜴精,除了他,我谁也不嫁。”

         耳边开始响起悉悉索索的嘈杂声,我不敢看不敢听,害怕的蜷着身子。正兀自发呆着,忽然有人走到我跟前,挡住我的视线。

         “……是谁?”

         天青直直望我,嘴唇干裂声音嘶哑,脸色如同腊月寒霜。

         “那只蜥蜴妖,究竟是谁?”

         他执着的望着我,似乎要望进我的魂里。虽然表情一如既往的凝固,我却分明瞧见他的背后有白雾袅袅,足下道路已然冻结成冰。

         “哈哈哈!”妖王忽然仰头大笑起来,像一个凯旋而归的将军,愉悦到了极致。

         只见他抬起一只湛蓝的袖子,那丝滑的锦缎渐渐缩小缩紧,幻化成一块块幽蓝的羽鳞。

         “起!”他朝着我这个方向叫一声,勾了勾食指。

         我感觉脖子一痒,下意识一摸,怀里的香囊竟兀自腾空而起。宝贝蓝鳞从香囊中脱出,在柔和光芒包围下慢悠悠朝外飞去。

         眼睁睁看着蓝鳞附上他肌肤,像别的鳞片一样紧紧裹住他手臂,一切都刚刚好。

         我脑子里开始有云浪翻腾,嗡嗡作响。

         “豆儿,你为何不去打听一下我的名字?”妖王看着我,缓缓扬起嘴角,“霁蓝其实不是蜥蜴,那喜袍绣的不准。”

         “蓝哥哥说不愿与你私奔,那是因为他发誓要呈给你,最美最好的。”

         他伸手摘下面具,望向我的目光痴缠沉醉,仿佛正看着世界上最重要的珍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