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豇豆茎茎(十一)
        可恨的三只眼,到底没有将我变回原形,理由是“本座觉得你如今的样子更讨人喜欢。”

         我伤心欲绝悲痛万分,在灵霄殿内大哭大嚷上蹿下跳。他则伏在案前品玉喝酒,嘴角噙笑。

         闹到最后,我已然嗓子嘶哑再也嚎不出声,好不容易攒了一百年的泪也在这回统统挤了个干。

         “又不是一辈子都不把你变回来。”

         二郎神见我再无力气抗议,这才施施然说出一句。

         “东西吃不完可以打包么,本座送你一只乾坤袋,好不好?”

         “不好。”我擦着泪果断拒绝,皱起鼻子恨恨道,“除非你免掉我的债。”

         二郎神挑高眉,有些愕然。

         “啊——你说那金秋葵。”他仿佛才想起似的,眉头一寸寸舒展,最终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可以,可以免掉你一半。”

         “签字画押不许抵赖!”

         我没料到事情进展的如此之顺利,顿时喜出望外,激动的一身毛都炸了起来。

         二郎神没答话,只用一种悲悯天人的目光打量我,仿佛在说,穷人,真可怜。

         由于没有变回原身,当夜我便宿在灵霄殿内的贵妃榻上的,离二郎神的睡床不过几步之遥。

         我是一点不害怕,一点不紧张的。虽说仙人男女有别,但现下我是京巴模样,那三只眼又喜欢男人,哪怕晚上直接睡在他身边,我的心中也不会起半分涟漪。

         哦不对,应该还是有反应的——总对着他的脸,我会反胃睡不好觉。

         不过我豇豆苗苗虽光明磊落心怀坦荡,偏偏还是有人看我不顺眼。

         便是那二郎神的仙婢绿釉。

         话说那绿釉本来只当我是二郎神在外捡回的野狗,初见时对我温柔贴心面慈目善,仿佛观世音在世普渡众生。

         “这狗儿好乖。”她一见我便紧紧拥住,红菱小嘴贴于我面颊之上,声音柔的可以滴出水来,“小乖乖,你孤苦伶仃怪可怜的,肯定很害怕很彷徨,不如以后就跟了我,可好?”

         边说边偷偷用余光瞄二郎神。

         我见有妩媚女仙与我主动示好,虽貌美不及芳主,心中也禁不住飘飘然飞起来。

         二郎神不置可否,放下手头的笔,将案头纸卷朝我抛来——“喏,签字,画押,你要的。”

         我噌的跳出绿釉的怀抱,将免债声明书小心翼翼叼到贵妃榻上,再用枕头好生压着。

         “真君不要后悔哦。”

         做完这些动作,我心头大石总算落下一半,忍不住狞笑呲牙。

         “有时间担心这些,怎么不多吃点?”二郎神摇头,从盘子里拈了一块月桂糕放到我嘴边,“方才你不是还哭着说,看的多吃的少,心肝肠都要碎掉了?”

         我下意识咬住点心,边嚼边口齿不清的反驳:“小仙这不是担心真君言而无信嘛……”

         啪嗒!

         只听一声重物坠落的声音,我好奇回头,只见绿釉手中的磁盘不知为何掉到地上,碎成了好几瓣。

         “你、你是仙子?”

         她面色惨白,用一种非常奇特的眼神上下打量我。

         “正是。”我将糕点囫囵吞下,朝她讨好的摇摇尾巴,“我是芳草门下的豇豆仙,姐姐你漂亮又温柔,是什么仙呀?”

         “她生来便是仙,不用修炼。”二郎神拍拍我的头,语带三分慵懒,“绿釉跟了我几百年了。”

         我心中顿时大为艳羡——谁不知生来便是仙的仙是最高等的仙?这个猥琐男三只眼,竟然有个身份如此高贵的仙婢!该斩,真该斩!

         然而绿釉仙子并没有显得多高兴。她一直静静望着我,眼中古怪的光芒越来越盛,脸色如同衣服一般郁郁葱葱起来。

         二郎神用完膳便去账房查账了,我觉得还没吃够,索性跳到桌子上大快朵颐起来。

         “不知羞耻!”

         吃的正欢,忽然听到身后传来轻轻一声。

         我以为自己幻听,转头求证,却见绿釉面色沉沉立于门口,双眸利如尖刀。

         “不知羞耻!”

         她又说了一次,这次声音大了许多,吐字清楚发音准确:“为了讨真君喜欢,你竟然连哈巴狗都愿意做么?”

         我惊讶的张大嘴,半块云片糕从嘴巴里掉下来。

         她满面厌恶的冷笑一声,翩然转身,衣带香风消失于门外。

         ——————————————————————————————————

         灵霄殿的夜,静悄悄,晚风把窗棂轻轻地摇。

         年轻的仙人啊头枕着波涛,睡梦中露出甜美的微笑。

         凉风有信,秋月无边,贵妃榻上熏了安神香,这本该是一个难得的好眠之夜。

         我豇豆苗苗却极为罕见的失眠了。

         是喝多了茶?还是喝多了咖啡?最终我不得不承认,其实是绿釉仙子离去前的话,像针一般扎在我娇嫩心间。

         ——她讨厌我,我被美人讨厌了。

         我实在觉得很受伤害。

         在贵妃榻上辗转反侧了九十九次后,我终于决定做个不愿做奴隶的人民,哗的站起来。

         “小豇豆睡不着么?”

         屋内适时传来低低的调笑。

         我循声望去,只见二郎神正支着手半倚在床上,双眸中映出一弯新月,清明如渠。

         “真君不是也失眠?”我很是感慨的叹口气,“不如咱俩一块儿聊聊人生,畅谈理想与未来?”

         ——我想趁机再跟他好好合计真心花的事。

         “……过来。”

         半响后,二郎神终于妥协的朝我招手。

         我飞奔下贵妃榻,一跃跳到他枕头边。

         “小豇豆。”有只温热大手俯下,一丝一丝理着我身上的长毛,“难道你完全没有男女戒备之心么?”

         我懒得答话,只是舒服的眯起眼,嘴里轻轻呜咽着。

         ——戒备?为什么要戒备?身为一只狗,被人顺毛是一种生理享受。再说那三只眼在我心中根本就不是仙君,而是一只想吃掉癞蛤蟆的癞蛤蟆,跟我这出尘脱俗的天鹅怎可同日而语?被他摸,跟被同门师姐摸,半点差别也没有。

         一思及此,我索性屈膝趴在床上,耳朵也惬意耷拉下来。

         “还真把自己当狗了?!”

         二郎神的声音陡然拔高,大有山雨欲来之势。

         ——这喜怒无常的猥琐男,不是你说我变狗比较讨人喜欢吗?

         我顿时觉得分外委屈,悻悻然撑开眼皮,支起四条小短腿,尾巴高高翘起来:“真君大人不要生气,小仙只是觉得真君的床特别软特别香,所以忍不住体验了一下。”

         “哼!”二郎神下巴高仰,又开始一个鼻孔出气。

         我顺着他的眼光看去,不经意睹见床顶上那硕大无比的丝绒天幕,顿时毫无保留的惊呆了。

         ——啊啊啊,灵霄宫殿算什么!不过是个普通的艺术摆件!这张幕布才传说中令人窒息的鬼斧神工之作!

         在那华丽的墨色丝绒上,错落有致点缀着各色顶级珠宝。几千粒钻石组成的银河,从幕布中央蜿蜒而过;红色火星,黄色土星,蓝色天王星,数十粒纯色星球从容分布于寂静夜色里;浩瀚星尘,璀璨流星,圣洁如幻梦的微光,甚至充满魔力的紫色漩涡……一切的一切都被恰如其分表现出来;无与伦比的脱俗,惊心动魄的美丽,足以让人觉得世间它物之美都不过是一粒渺小黯淡的尘埃——那是一个用宝石拼成的微型宇宙啊!

         哐当!

         我的下巴掉到地上摔了个粉碎,捡也捡不回来了。

         “美么?”

         耳畔响起二郎神得意的狞笑。

         我呆怔着无法语言。

         ——这、这不是我梦中的场景么?

         那样的美轮美奂,那样的令人心颤。那充满魅力无法穷尽的世界,仿佛黑洞般将我深深吸引,我甘愿溺死在浩瀚飘渺的星空中,永生永世再也无需醒来。

         “中魔障了?”

         有人“啪”的一拍我后背,我恍若隔世般打个激灵,哇的叫出来。

         “不至于看的这样呆吧?”二郎神硕大的笑脸出现在我面前,“芳草门的小仙也忒没出息了些。”

         我还沉浸在那片钻石星空中无法自拔,胸脯高高起伏,一颗心仿佛快要跳出来。

         “小、小仙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东西。”断断续续开口,我需要花很大力气才能压抑住自己的激动,“太美、太不真实了……”

         二郎神的笑容浅了一些,也黯淡了一些。

         “你应该是除了我以外,第一个看到这钻石星空的人吧。”他侧头望向那幕布,目光幽远,“本以为再也不会有人看见……”

         他忽的掉转脖子,对着我怒目相向:“没想到你竟做了第一个爬上这张床的女人!”

         我几乎听见他口中传来牙齿互磨的咯咯声。

         “哦。”我宽容且随意的应了一声,实在并没觉得这件事有多严重——反正三只眼只会在乎第一个爬上这张床的男人,不是么?

         却见二郎神眼中白芒一闪,掌风袭来,眼看有道五指黑山朝我压下。

         “娘的!你又想弄晕我!”我尖叫一声,眼明手快朝床里滚去,“不要动不动就暴力威胁好不好?!”

         那五指山想必是被我的英明神武喝住了,半天没有落下来。

         于是我满意的将爪子从脸上取下,发现自己刚好滚到了一具精壮温热的胸膛前。

         “真君,身材不错。”

         我用爪子敲敲眼前的大块胸肌,以一种纯粹欣赏艺术的口吻说。

         “你这……”抬头睹见二郎神的双眼越来越暗,仿佛集聚了方圆百里的乌云雷电。

         我赶紧把爪子撤了回来。

         “真君啊,您实在太有钱了,您是不是特别喜欢钱呐?不如教教小仙如何发财?”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特别机灵的转移了话题。

         “……我不爱钱。”二郎神的怒意稍稍退了些,收回五爪以手做枕,面上有几分莫名的疲惫。

         “不爱钱?”我很是吃惊,比听到他说自己喜欢天青时还要吃惊——这暴发户怎么会不爱钱?

         “我不爱钱,我只爱钱能换得的东西。”二郎神望着头顶的天幕,似乎有些微的失神,“谁会爱那毫无意义的阿堵物?世人爱的,不过是用钱能实现的心愿。”

         我忙不迭点头,对三只眼此番见解深以为然。职业这东西,一开始都是爱好,最后就渐渐就成为了技术。

         “真君大人到底想得到什么呢?”我痴痴遥望那璀璨的天幕。

         你又为何会搜集如此多瑰丽的奇珍异宝呢?

         “……要最美最好的,只要最美最好的……”可惜二郎神却并不答我,他双目空洞神情呆滞,已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思绪飘到九霄云外。

         最美最好——莫非说的是天青么?

         脑中灵光一闪,我恍然大悟起来。

         是了,肯定是的!二郎神搜集这么多宝贝,一定是为了向他心中最美的人献媚!

         摇头叹气,我实在是不看好这段被诅咒的蛤蟆之恋。

         “这是无望的爱恋。”

         清冷夜空中忽有突兀的女声响起,仿佛流星破空而出,炸裂于地,溅起一室尘埃。

         ——哎呀!我没有管好自己的嘴,不知不觉将心里话泄了出来。

         话音刚落,我感觉到喉咙一阵锥心疼痛,森森寒气从五脏六腑渗出,迅速蔓延至每一根经脉。眼前景物忽然一片昏暗,什么都是黑茫茫的,除了一双血红狰狞的眼。

         “呜呜!”我四肢抽搐翻来覆去,最后再也强撑不住,紧咬的牙关中泄出一丝哭声——这是抽筋扒皮切腹刻骨之痛啊!

         黑雾忽然散开,疼痛感迅速消失。

         我颤巍巍的睁开迷蒙泪眼,发现眼前是熟悉的墨色衣襟,有葱白玉指刚好抵于那胸膛之上。

         原来自己不知于为何变回了原形,正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与二郎神相依相偎拥在一块儿。

         二郎神低着头静静凝视我,眼中一派迷茫之色。

         在他额头正中,嵌着一道微小的红点,仿佛未能燃尽还在滋滋作响的灼炭,一闪,又一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