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豇豆茎茎(十)
        二郎神没过多久就飞走了。

         如此良辰美景,我怎会乖乖静坐?趁机一个劲儿在窝里上串下跳。

         一会儿滚出个翡翠蛋,一会儿掏出个金绿猫眼石,当我发现用来磨爪子的石头是块巨大的和氏璧时,差点乐疯了。

         ——什么叫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这就是最最真实的写照啊!

         “你真是幸福。”

         那灰衣仙君不知为何一直立在旁边看我,眼中满是艳羡。

         他长的一般,穿的也一般,所以我只是看了他一眼,就回头搂着血珊瑚溜溜球继续把玩。

         “你知道么?虽是牲畜,你却远远活的比许多人好。”

         那灰衣仙君自顾自说着,声音幽幽。

         我绕着百花蝴蝶簪走了一圈,将爪子按到簪头上。

         簪子呼啦啦飞出了好多彩色的蝴蝶,它们的翅膀薄如蝉翼,每震动一次,屋内的光影就五光十色变幻一回。

         我大喜过望,跳起来想去捉那些蝴蝶,可不是够不着,就是爪子从它们身体间穿了出去。恍如一场游戏一场梦,全是白费力气。

         “没用的,那些都是虚无。”

         灰衣仙君讨厌的声音又传来,带着莫名的惆怅。

         蝴蝶仿佛要印证他的话一般,身影在空中渐渐变薄变淡,最后像水汽般消失无踪了。

         我又气又急,将爪子重重按在簪头上,却再也没有蝴蝶飞出来。

         “百花蝴蝶簪,隔一个时辰幻化一次,你需要再等一个时辰。”灰衣仙君不依不饶缓缓道来,“你看你多幸福,至少还能等的到……”

         我彻底怒了,回头狠狠瞪着那仙君,很想问他究竟是何人——莫非是三界饶舌歌手大赛冠军得主唐玄奘先生?!

         不想话语出口,却是嗷嗷奶狗叫——那王八蛋杨戬,竟在临走前重新给我施了言缚术!

         我顿时气势全失,悻悻然在垫子上趴下。

         唉,平日里做仙窝囊也就罢了,没想到如今即使变了狗,也连个有气势的汪汪声都叫不出来,世间还有比我更悲催的仙子吗?

         灰衣仙君见我奄奄一息要死不活的,便捡了个蒲团在旁边坐着,从怀里掏出一本书。

         闻着天鹅绒垫上糜烂的高级香水气味,我心满意足打算睡个懒觉。睡意渐浓时,忽闻身边有叹气声。

         “唉。”

         我垂下耳朵。

         “唉唉。”

         我继续装聋。

         “唉~~~~~~~~~”

         那叹气之声越发高亢,大有美声歌手吊嗓之势。我终于忍无可忍,撩开眼皮朝一旁看去,却见那灰衣仙君边看书边摇头,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痛惜表情。

         我对他手里的书感到好奇,当下醒了瞌睡一跃而起,溜到他身边绕着书打转儿。

         “阿呆想看这个?”

         灰衣仙君察觉到不对,抬头冲我咧开嘴。

         我赶紧点头,朝他讨好的摇摇小尾巴。

         “你怎么看的懂呢?”灰衣仙君嗤的一笑,“这是人间的话本,讲的都是痴男怨女悲欢离合,你这小畜生是永远也不会懂的。”

         我立刻嗷嗷嗷连叫三声,表示最高程度抗议——你才小畜生呢!你们全家都畜生!

         灰衣仙君正想再继续说什么,却忽然住了口,将目光遥遥投向我身后。

         “九曲冥河第一弯孟婆,拜见哮天犬。”

         苍老沙哑的声音传来,我转身过去,有位黑衣白发老妇人正朝我盈盈叩首。

         “嗷!”我哪受过这等大礼,吓了一跳,尾巴高高竖起来。

         “啊!”那妇人抬头一看颇为吃惊,嘴皮子都哆嗦起来,“哮天犬大人这是做了整容么?怎么看着这么……这么……”

         “Q呢?”她绞尽脑汁半天,终于想出一个时髦的形容词。

         “噗嗤。”灰衣仙君忍俊不禁笑出声,“孟婆,这是真君新送过来的京巴阿呆,哮天犬休假了,今儿个由它暂代哮天犬收账呢!”

         收账?我抬起头诧异的望着他们——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却见那孟婆一脸恍然大悟的模样,从袖子里掏出一个沉甸甸的布袋,放到我旁边。

         “阿呆大人。”她朝我深深作个揖,“这是本日孟巴克冥河第一湾分店的收益,还请你带回给二郎真君。”

         孟巴克?我以爪捂嘴表示震惊——那可是三界顶顶有名的传奇品牌啊!

         话说近几年人类数量暴涨,孟婆汤供不应求,孟婆本人也因为超负荷工作而闹出好几宗轮回冤案。于是某日阎王爷突发奇想,在冥界开设了几十家名为“孟巴克”的连锁饮料店,专供各地魂魄选购孟婆汤。由于方便快捷口味多种,孟巴克很快便广受欢迎,阎王爷因此赚的盆满钵满,还获得了“三界中老年突破飞跃大奖”。

         ——可这“孟巴克”又与二郎神有何关系呢?

         我疑惑不解的看着孟婆,不敢贸然接过布袋。

         “开设孟巴克本是你家二郎真君的主意。”灰衣仙君想是知道了我的疑问,对我耐心解答,“不过他碍着身份不好插手冥界,这才将点子卖给了阎王爷,如今得些分成是应该的。”

         我恍然大悟,立刻将那布袋拖到垫子上,喜滋滋一屁股坐下。

         这么多金银珠宝,虽然都不是我所拥有,有机会过过干瘾也不错。

         “孟婆,最近生意可好?”

         那灰衣仙君似乎与老妇人早已熟识,笑眯眯唠起嗑来。

         “本来还不错,不过今早冥界来了一群西域鲛人,说是天庭遣送过来饮孟婆汤的,搞得我们临时清场,营业额也降了大半。”孟婆边说边叹气,似乎很不甘心,“也不知她们得罪了什么大人物,竟然要被迫洗去记忆?”

         ——来自天庭的西域鲛人?

         我心下疑惑,悄悄竖起耳朵。

         “鲛人身份本来就低微,多半是得罪了饲主吧!”灰衣仙君见怪不怪的安抚着,“这种事也不常见,你家的生意明天就恢复了。”

         两人再说了一会儿话,孟婆朝我作个揖,施施然告退。

         接下来的两个时辰里,我又陆续收到了多家著名品牌上供的利润分成,其中不乏冥界妖界的千年老字号,天鹅绒垫很快便被各色珠宝堆的满满实实,差一点就没有我落脚的地儿了。

         “竟然连肯德鸡快餐店都有他的股份!”

         当我从战战兢兢的鸡妖手中接过布袋时,心中已是感慨万千。

         “狗大仙,这是我们精选的纯天然绿色无添加有机白斩鸡套餐,配以高档进口盐烹调,请您万万笑纳。”那鸡妖看着我,鱼白眼中隐隐有悲怆的泪渗出,“明天的套餐是东北口味的小鸡炖蘑菇,希望能得到您的喜欢。”

         原来这是孝敬哮天犬的?我的嘴巴立刻张成O型——什么是狗仗人势?这就是了。

         打发走了鸡妖,我禁不住心潮澎湃起来。

         既然二郎神这厮还参与他界生意,我想起了自己藏在小苗圃里的那些真心花——他不介意做冥界的案子,自然也不会拒绝妖界的,只要我与他联手起来开辟天庭的真心花市场,做大做强,那几百万的债还用愁吗?

         终于找到了新的还债方式,我高兴极了。

         ———————————————欠债还钱的分割线————————————————

         二郎神前来接我的时候,我正左踏碧血珠右踩开天玺,头戴万年凤翎做的羽帽,玩的不亦乐乎。

         “竟然连做狗都能这么自在!”

         他对着我仰天长叹一声,似乎佩服于我的能屈能伸。

         “真君,这位阿呆仙友可是个小财迷呢!”灰衣仙君指一指我屁股下面的珠宝,笑容分外和气。

         二郎神习以为常的大手一挥,将那堆五光十色统统纳入袖中,姿势甚为熟练。

         “走了,回家吃饭。”

         他似笑非笑吩咐一句,伸出长臂轻轻一捞,将我拥进怀中。

         我知道很快就要离开这华丽如幻梦的狗窝,心中不禁涌起几分不舍,扭着脖子回头打望。

         “怎么,爱上这儿了?舍不得走?”二郎神立刻狂妄的哈哈叉腰,“要不明天再把你送过来?”

         心思被丑男说中,我又羞又恼,呜呜抗议两声。

         “阿呆仙友怕是舍不得这本书吧。”

         哪知那灰衣仙君忽然出现在我面前,以一种贤妻良母善解人意的姿态将话本塞到我嘴边。

         “难得你喜欢,就赠与你吧,当做是我梦特娇的见面礼了。”

         ——原来你叫梦特娇?不知是个什么仙呢?

         我张嘴傻乎乎叼住那话本,还来不及开口问,便在神游中随着二郎神飞走了。

         现下已是傍晚,夕阳像一块巨大的糖心荷包蛋,躺在软软糯糯的白云堆里。清风拂过身上亮丽飘逸的毛,我整个人陶醉在和煦暮色里,仿佛在拍香菜儿广告大片,飘飘赛仙荡漾极了。

         ——啊嚏!

         忽闻头上传来一声大煞风景的喷嚏声。

         “讨厌。”二郎神满脸不悦的将一根狗毛从面颊上拨开,神色颇有几分恼怒,“本座回去要将哮天犬的毛全部剃光。”

         我在脑子想象着哮天犬浑身光秃秃的凄惨模样,忍不住咯咯大笑。

         不想这一笑却是人声,原来我又能讲话了。

         “小豇豆今天玩的很开心么。”耳畔有阴险莫测的声音响起。

         “实不相瞒,小仙今日见识了真君高大的另一面。”我忙不迭点头摆尾,讨好卖乖,“小仙对真君大为改观,甚至喜欢上了真君大人……”

         二郎神忽然低头凝视我,双眸沉如深渊。

         “的骄奢淫逸。”我笑嘻嘻说完下半句。

         “哼。”二郎神立刻抬起屁股下巴,从鼻子底里重重喷出一声。

         ——唉,这孩子怎么还是这么的喜欢往外喷气呢?不讲卫生。

         “真君大人,您拥有这么多宝贝,最贵重的是哪一件呢?”我想如今机会难得,搞不好能大开眼界,嘴巴越发甜起来,“能拿出来给小仙看看么?”

         “给你看?”二郎神满脸不屑的嗤一声,“要是你要是能找到那宝贝,本座就拿给你看。”

         我也不恼,想了想,用爪子刨开他的衣襟朝里探去,果不其然看到一根意料中的红绳。

         “休得乱动!”二郎神十分震惊,伸手按住我的正欲深入的狗爪,呲牙裂嘴面带怒容,“你这仙子竟不知羞耻!”

         我不高兴了,没好气别嘴:“愿赌服输,难道这线上绑着的不是真君最重视的宝贝么?”

         二郎神白着脸瞪我,嘴唇微微发颤,眼底几番风云变幻。我几乎能看见熊熊烈焰在他瞳中燃烧,烧毁了一个时空,蔓延了一个光年。

         然后火焰最终消散而去,渐渐归为一滩平静死水。

         “这绑着不是宝贝。”他面色恢复如常,将衣襟仔细拉好,半分没露红线下的真容,“是一块肉。”

         “肉?”我禁不住打个寒颤,心道莫非你是低血糖患者,需要随时补充能量?

         “以前是一块肉。”他见我瞠目结舌,有些失笑的补充。

         “现在呢?长满了霉?变成了臭豆腐?”我在他怀里悄悄哆嗦起来——该不会演变成什么生化武器致命毒药吧?!

         “现在……”二郎神的双眼黯淡,仿佛一片再也无法点燃的灰烬,“现在……”

         “与你何干?!”他不知为何勃然大怒,反手朝我一罩,我只觉得五雷轰顶眼前一黑,咣当晕菜。

         再度醒来,是被食物的香味勾引的。

         我悠悠睁开眼,发现自己置身于灵霄金殿内。殿内烟雾缭绕,迷迷茫茫,隐约睹见有位黑衣男子正坐在桌边饮茶。他低着头,如水长发垂于黑袍之上,遮住半边面颊。我看不清他的脸,只觉得那袍子颜色甚为纯粹华美,远远看去,就像一朵带毒的罂粟。

         没想到天庭除了我,竟然还有人喜好这大忌之色?我一时之间恍惚起来。

         “既然醒了,还不起来吃饭?”

         黑衣男子忽然转头看我,锐利双目将我的绮梦生生撕碎——竟是那身上吊着一块臭豆腐的猥琐男!

         原来二郎神不知于何时脱去了金甲,换上了早前由我亲手所做的长衫。

         “真君大人,您行行好,以后不要动不动就弄晕小仙,成不成?”

         我往下一瞥,瞧见自己还是短短的小白腿,忍不住郁卒埋怨。

         “咳,方才本座是稍微有一点失态。”二郎神放下茶杯,不太自然的干咳一声,“所以本座特地命人准备了一桌山珍海味,全都是这辈子都不可能吃到的贵价货,你还不快来感谢我?”

         语罢轻飘飘朝饭桌上一瞟,高高挂起的嘴角满是倨傲。

         我本想扑上去咬他一口,不过在瞧见那桌琳琅满目的食物后,我决定改变主意。

         天庭仙人以风露为食,不常吃五谷肉类,我豇豆红自升仙以来,只在人类的话本里见过各种珍馐佳肴,如今见到那满桌精美如艺术品的菜肴时,禁不住热血澎湃泪流满面。

         “——真君大人,请您先将我变回原形。”

         我用饱含深情的话语,妩媚脉脉的双眼,对着二郎神频频放电。

         “为何?”二郎神手中的茶杯斜了一斜。

         “这还用问?”我从贵妃榻上跳将起来,“变成人形能比哈巴狗多吃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