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豇豆苗苗(三)
        我们飞了好一阵子,最终停在了一条波光粼粼的大河前。

         有谁见过王母娘娘头顶的冰火琉璃钗吗?这大河根本就是把无数只琉璃钗拧了在一起,碧浪起伏光影变幻,冷热水雾交织弥漫,喷的我满脸纠结。

         “这是忘川。”

         天青转过身对我道。

         我点头表示受教,乖乖等着下半句。

         ——天青绝不是为了欣赏此地的风景才停下来的,我估摸着这儿一定有什么关卡,让他不得不半途调整策略。

         “河水有毒,水下有鬼,只有渡船才能过去,可现在船夫不在码头边。”

         天青简短扼要提炼出关键词组。

         “那怎么办?”我开始左顾右盼,期期艾艾,“圣君,其实我修为还浅的很……”

         我怕他把我垫在脚下当浮木。

         更怕他要我自个儿出去找船。

         ——如今正值静寂如死的深夜,我这一个没有旧船票的小仙呐,去到哪里才能找到一艘破船?

         “你等等,我先用离魂术去探探。”

         出乎我意料,天青竟然主动请缨:“留在这里,守着我的仙身不要乱动。”

         我自然不会拒绝。那离魂术是高级法术,我这等除了拖后腿啥也不会的小瘪仙,想来想去都是镇守大本营最为安全。

         芳主说过,天上掉馅饼儿的时候要赶紧张嘴接住,不然摔烂了就只剩馅儿了,捧都捧不起。

         我开始觉得自己今日否极泰来。

         “哇,大哥你看那边的丫头!看起来很好吃!”

         还没等我消化完肚子里美味的馅饼,耳畔忽然传来魔鬼般的声音。

         ——哦不对,应该要取消那个“般”字。

         我看见对面那排尖利的獠牙,心中如是想。

         “这姑娘看着细皮嫩肉怪水灵的,咱们该先吃哪块比较好啊?”

         忘川岸边,一只通体蓝色的类蜥蜴生物正对着另一只通体红色的类蛤蟆生物说话。

         之所以说“类”,是因为这兄弟俩每个都有接近八尺长,裂开的嘴起码可以吞下一整只羊。

         我有一点害怕的(只有一点点,一点点哦,强调一下)。

         于是我戳了戳天青的身子。

         天青维持着那万年不变的面瘫表情,连眼睫毛都没抖一下。

         幻灭。

         看样子是离魂了,无可奈何叹气,收手,转身,立定。

         “——何方妖怪,居然敢在我豇豆仙子面前放肆?”

         挺直背脊,我在脑子里拼命回忆当初芳主对付老色狼吕洞宾时的凶神恶煞状,心想能学个七八成像也好,起码气势是够了。

         哪知那蛤蟆怪却“呱”的一声笑出来。

         “豇豆仙?哇哈哈豇豆仙?如今连豇豆都修成了仙,看来天庭真是没人了呀!”

         他一口一个“豇豆”,听的我心里十分不爽,不过念头一转,随即又高兴起来。

         我是打从心底里不愿跟他们动手的。一摸不清对方实力,二如果把事情闹大,芳主肯定会知道我弄丢珐琅的事。无论如何,和平解决才是上上之选。

         于是赶紧友好微笑,对着妖怪兄弟苦口婆心起来:

         “没错,我正是那如假包换豇豆修成的仙子。你们吃我这根豇豆又有什么意思呢?冥界那么多花花草草,随便哪株都肯定比我美味。”

         话音刚落,那蜥蜴怪也哈哈大笑起来:“小仙女以为我们吃素呢!我们自然是吃荤的!”

         他瞪大腥红的双眼看着我,巨大的尾巴如蟒蛇一般在地面扭来扭去,粘液腥臭沿着齿缝缓缓淌下。

         “是什么修炼的都不要紧,我们要吃的是魂魄,你这种沾了仙气的魂魄是最美味的。”

         冰凉肃杀的气息扑面而来,我暗暗握紧了袖中的拂尘。

         “大哥!那小丫头身后好像还有一个同伴!”蜥蜴怪正要前进,忽然又停住大叫,“咱俩正好一人吞一个!”

         蛤蟆怪立即转动鼓眼泡朝我看过来。

         “不许你们动他!”我展开袖子挡在天青面前,想阻断它的视线。

         ——与其被师姐们发现我没能看好天青的仙身,还不如被妖怪们吃了好,至少死的痛快。

         “原来……这是你的相好?”蛤蟆怪忽然眯起眼睛,笑的十分耐人寻味。

         我知道他那未说出口的台词——“看来也是一名神仙,等下我可要好好享用。”

         “才怪!他是我的仇人!”我想也没想便回嘴。

         “哦?如何证明?”蜥蜴阴阳怪气的声音飘来。我想如果他有眉毛,此刻那眉毛一定是高耸如云的,不过由于他没有眉毛,所以我只看见他在死命的翻着三白眼。

         我眨巴了下眼睛,转身做了一个动作。

         做了一个从第一次见到天青君时就想做的动作。

         我朝着他的脸,狠狠揍了一拳。

         “啊!”一声惨痛的哀号。

         这叫唤声不是由天青的身体发出的,那蜥蜴怪看见了倒下的天青,不知为何居然满脸痛苦。

         “居然是他?”蛤蟆怪看清了天青的面容,大吃一惊。

         “没想到你竟如此恨他……”蛤蟆怪用难以置信的表情看我,“怎能下得了手……”

         “呜呜呜,我今天见到了GOD FIVE……我见到了GOD FIVE……”那蜥蜴怪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哭哭啼啼起来。

         就在他们晃神的一刹那,我闪电般甩出袖中红练,念出缚身咒。

         “急急如律令,收!”

         待那妖怪兄弟回过神过来,已是被我困在拂尘障中。

         “……你很聪明!”蛤蟆怪看看拂尘,又抬头看我,似是不甘心。

         我朝他嘻嘻一笑:“本仙姑何止聪明,简直狡诈呀!”

         平日里我习的攻击法术不多,且相当低级,所以方才我一直故意拖延时间,想趁他们没有防备的时候偷袭,这下终于成功。

         “可惜,聪明反被聪明误。”那蛤蟆怪忽然佯装惋惜叹了一口气。

         我脸色一变,心中暗叫不好。只见那蛤蟆怪开始急速的鼓起肚皮,越鼓越大,越鼓越大,直至那雪白的肚皮鼓至透明,只听“砰”的一声,捆住他们的拂尘竟然被活生生撑断了!

         “你!”心法反噬,我身子晃了一晃,喉头涌上一点腥甜,“无赖!”

         “我何止无赖?简直无耻!”蛤蟆怪呱呱大笑,十分愉悦。

         蜥蜴怪也被拂尘弹开的力道震醒,一跃而起,伸出长长的红信朝我袭来。

         我只觉得眼前一道黑色闪电掠过,还来不及反应,却见那蜥蜴怪尖叫一声蹲了下去。

         回头一看,天青不知何时已经回魂,就这么悄无声息站在我身后。

         哇大佬你属蛇的?我被他吓了一跳。

         “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偷袭天界仙子。”天青看也不看我,面无表情将我挡在身后。

         他究竟是怎么出手的,谁也不知道。反正等我反应过来,发现那蜥蜴怪只剩半截舌头,还又哭又笑仿佛神经错乱般:“……说话了……哎呀GOD FIVE跟我说话了……呜呜……”

         我实在是很想踢这妖怪一脚——崇拜偶像不是你的问题,过于盲目就不对了,这天青哪里值得你这样死而无憾嘛?

         “圣君饶命!”蛤蟆怪眼见大势已去,立刻磕头认罪,“我们都是被逼的!”

         “被逼的?被谁所逼?”天青音调上扬,夹杂一丝奇异的愤怒。

         “……被这个万恶的社会所逼。”蛤蟆怪上前一步昂首挺胸,做振振有词痛不欲生状,“出身并不由我们兄弟二人选择!我们既然身为妖怪,就只能以吸食魂魄为生,要想活着就只有杀人,你们这些以风露为食的仙子,怎会知道我们下等妖怪的痛苦?”

         没想到这蛤蟆竟然是一个愤青,啊不对,应该是伪愤青。为了能争取从轻发落,它将自身悲剧与社会现状巧妙融合在一起,既痛斥了阶级差别,又对处于金字塔顶层的那么一小搓人提出了控诉,要求他们反思和反省,从而达到博得同情争取减刑的目的。

         ——我居然能透过现象认识蛤蟆怪妄图脱罪的阴险本质,真不愧为一个有思想深度的文艺女青仙。我一边分析一边沾沾自喜。

         正准备提醒天青注意蛤蟆怪的险恶用心,却听身前人一声轻笑。

         真是极轻极轻的一声,转瞬即逝。

         蛤蟆怪化为一阵青烟,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现场安静了一会儿,然后响起蜥蜴怪震耳欲聋的哭声:“大哥!大哥!大哥你怎么就没了?”

         ……真没了?

         我转头用眼神询问天青。

         他微微一点头。

         我正想问这是什么法术,却听砰的一声,那蜥蜴怪的哭声嘎然而止。一阵烟雾腾起,他也追随蛤蟆怪而去了。

         香消玉殒啊,我摇头,甚是惋惜。

         “你受伤了。”冰凉的丝绸抚上我的嘴角,天青正侧头看我,目光如炬。

         我瞧见他移开的袖口上有一丝嫣红,不由得讪讪而笑,心头怨念。

         ——大佬啊你为毛要突然转过来呢?一直给我看背影不是很好吗?话说你的背影真是英俊伟岸潇洒轩昂让人幻想啊……

         “你……就这么将他俩杀死了?”我避开他的眼睛,吞吞吐吐道。

         “丢去了阿鼻地狱。”天青的声音冰凉而淡薄。

         原来是阿鼻地狱。

         我叹气,虽然没死,但也不会更好过。

         “圣君,你有没想过那蛤蟆怪说的话呢?其实出身并不是由它自己选择的……”我想了想,小小声道。

         “没有谁是生来就做神仙的。”天青毫不犹豫打断我,他抬头遥望苍穹,目光高远,“你不是,我也不是。”

         那一刹那,他的眼睛里似乎有什么要溢出来。

         “方才为何打我?”

         然而他忽然又回头,笑意盈盈。

         搞得我以为方才的瞬间是幻觉。

         “……我不是故意的,要是不打你他们也不会分心……”

         打死也不能让天青知道我心里的真实想法,我苦着脸将五官全部皱在一起。

         “为何偏偏打脸?”

         那天青竟然不依不饶起来:“天界这么多仙人,唯有你才敢打我的脸。”

         ——这个小气的家伙!方才我为你守身如玉,啊不对,是守着你身子当玉,你现在还这么挤兑我,真是好心没好报。

         解释也不是,不解释也不是,于是我垂头丧气做待宰羔羊认命状,“都说了不是故意的,要不你打我一拳吧!”

         “好。”没想到天青竟毫不犹豫答应。

         ——我的菩提老祖哇!

         我顿时觉得晴天霹雳当头棒喝,这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那天青是挥挥袖就能把人变没的超神力怪物,要是真让他打一拳,不知我还有没有机会活着见到明天哩?

         但是!我豇豆仙好歹也是混文艺界的人,所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无论如何都不能做出反悔的举动。

         于是把牙根一咬,硬生生憋回老泪,我红着眼眶走到天青面前。

         “打吧。”

         我抬头看他,视死如归。

         ——哪怕打死了也好,只求千万别把我的脸打成跟你一样。

         天青看了我一眼,肩膀微微一动。

         “哎哟!”我想也不想便抱住脑袋跳到三丈外。

         “……还没动手呢。”天青的声音听上去颇为无奈,又有些好笑。

         “嘿嘿,这是预演,预演。”我红着脸打哈哈,磨磨唧唧的蹭回原地,心道生理反应果然难控制。

         重新屏息静气,我鼓起天大的勇气朝天青抬头,闭眼,咬唇。

         ——早死早超生早死早超生,我在心中默念口诀,盼着天青能速战速决给个痛快。

         “小豇豆。”

         哪知天青却偏偏不随我愿,临门一脚的当儿,居然想起审问我起来:“听说你们芳草门很多人都藏了我的画像?”

         我心中记挂欠他的一拳,忙不迭点头。

         何止芳草门,估计全天庭不少人都藏着这家伙的画像吧,压在枕头底呀,塞在被褥下呀……听说还有仙子揣在重点部位的,也不怕痒,啧啧。

         “那,你有没有?”

         天青这家伙真奇怪,关心我干嘛?

         “有的,有的。”

         我继续点头,估计他是想考察自己在文艺女青仙中是否受欢迎吧。

         “都藏在哪里呢?”

         天青的音调上扬,这是他本人心情愉悦的表现。

         “……没有藏。”

         我想了想,终于还是说了大实话:“我找芳主要了两幅,直接挂在墙上。”

         “直接挂着?”天青的声音听起来颇有几分吃惊。

         “恩,我需要常常看,收起来的话不方便。”

         我的回答是前所未有的诚恳和真挚。

         ——那些画像我都搁茅厕里挂着呢,半夜里上厕所害怕,有天青的画像可以驱邪嘛。其实看惯了天青,再看那些妖魔鬼怪也没什么可怕了。

         想到此处,我猛的睁眼打量面前的人,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感激的。

         却见天青正满脸迷茫的看着我,眼神朦胧。

         “?”

         我在他面前用手指画出一个可爱的符号。

         符号本身是不可爱的,可画的人是我豇豆仙,所以它就可爱了。

         云雾散开,天青的眼神渐渐清明。

         “……这回就先饶了你。”他笑着在我额头敲了一记,“暂时记在账上,下回一并跟你算。”

         前半句让我欣喜若狂,后半句让我痛不欲生。

         “好说,好说。”我悻悻一挥袖子。

         不知道世上有没有让天青跟我一样失忆的强*术呢?看来回头得偷偷打听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