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婚期就在三天后,可好?
    由于第一天晚上失眠,绮箩第二天一大早才起来。  打开卧室门,就看见一脸颓废的卫泽兮站在门口。

     “早啊,阿泽”绮箩就像什么都没生过一样对卫泽兮打招呼。不是绮箩腹黑,想让卫泽兮自己说,而是绮箩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你问我昨天的王霸之气去哪了?呵呵,抱歉,昨晚睡觉前就把它丢到爪哇国了。

     绮箩明白,此时卫泽兮会出现在她的门口,一定是做好了入赘林家的决定。但是现在伦家好羞涩,不好意思再问“你要不要娶我?”这类话了,怎么破?

     卫泽兮现在觉得,世上没有比眼前这人更可恶的了。千方百计逼自己娶她。现在自己站在她面前了,为什么她反而不说话?自己昨夜一直没睡好,翻来覆去的思考她昨晚的话。对于入赘,说实话,他是十分排斥的。林家的财产他不稀罕,只要给他时间,他可以用自己的双手打出一片天下。可是,媛媛的父亲手术费还差那么多。

     媛媛是自己的初恋女友,她在自己心中是特殊的,无人可以取代。她出现在他最青涩美好的年华里。曾今,他们一起畅想未来,想着以后两人结婚生子,有自己的小家,有自己的孩子......。可是现实狠狠打了他们一耳光,媛媛爸被查出患了脑癌,而他们没钱医治。他永远无法忘记,那天媛媛来找自己时哭的有多伤心,他的心仿佛被放在油锅里煎炸。自己竟然弱媛媛的父亲不得不救,就当是为了那个唯一能牵动自己心弦的女孩吧,不就是入赘吗?没什么大不了的。

     昨晚终于下定决心,今天一早就等在小姐卧室门口,但一直不见人出来。快到中午的时候,房门才被打开。“早啊,阿泽”,只见对面的人穿着小兔睡衣,睡眼朦胧,明显刚睡醒的样子。看见自己站在门口,稍微愣怔了一下,就极其自然的道了早安。额角划过黑线,早安?都快中午了好吗?看来,失眠的只有自己了,真是不甘心呢!

     不过,小姐一直不开口问自己昨晚考虑的如何,难道真的想让自己说?昨晚做下这个决定时,已经用光了自己所有的勇气。小姐,你非要这么逼我吗?连最后一点尊严都不留给我?

     绮箩看见对面的卫泽兮脸色由白转红,由红转紫,由紫转黑。虽然不知道他正在想什么,也大概能猜出和自己有关,而且明显不是什么好事。可不能任由他想下去了,得打断才好。

     所以绮箩妹子脑子一抽,拉过卫泽兮的手说:“阿泽,你一早就在这里等着了吗?吃早饭没?饿不饿?想吃什么让厨房给你做!”。说完绮箩就后悔了,这倒贴的不要太明显,叶绮箩,你节操被林母养的那只哈士奇给吃了吗?

     值得庆幸的是,卫泽兮的脸色总算没有那么难看了。绮箩让卫泽兮先去客厅,自己回到房间洗漱了一下,换下了睡衣,改穿一身米黄色的居家服。

     (为什么绮箩妹子早上起床后没有洗漱就打开房门呢?为什么看见门外站着卫泽兮就愣了一下呢?大家没有忘记绮箩妹子是穿越来的吧?穿越前她家可不是有钱人家,洗漱间是在卧室外的,全家人共用。所以绮箩妹子早起迷迷糊糊把这当自己家了,打开门,看见等在门外的卫泽兮就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自己是在任务世界。)

     下楼后,女佣端来早餐,绮箩别扭的吃着。说实话,虽然有了原主的记忆,知道这些用餐礼仪,实际操作起来还是有些僵硬。

     林父林母去了公司,福叔去了林家老宅,监督翻修工作。因此,家中就只有卫泽兮何绮箩了,哦,还有五个佣人。

     绮箩和卫泽兮两人都安静的喝着粥,谁也没有打破沉默。一来是有正事要说,二来想打破这尴尬的气氛,绮箩还是先开口了。

     “阿泽,我现在大学还没毕业,我们先订婚吧?三天后怎么样?”

     “三天?会不会......太仓促了?”卫泽兮一脸不情愿的说。

     “可是......阿泽?你不是急着用钱吗?”

     (绮箩的话外音:只有订婚后才能从我这拿到钱。)

     “既然你都把一切打算好了,又何必再来问我”

     假装看不见卫泽兮脸上的落寞,绮箩便开始对卫泽兮说一些自己对订婚典礼的构想。听得人一直心不在焉,所以最后商谈的结果是,此事由绮箩全权负责。

     卫泽兮,你的不甘愿我不是没看见。只是,我也有我的迫不得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