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遇见王若
        事情有了发展,大家也都不闲着。该继续追踪的继续追踪,该努力练功的努力练功。

         要说安然和冯清都是异世来的,冯清的武功秘籍安然练起来堪称神速,不过一月,已有小成。

         这天,庄南华在云凡的指示下,决定这月十五趁谢老夫人李氏上山礼佛时制造混乱劫了李氏来审问审问。要说这样做的风险实在太大,云凡和安然还好说,孑然一身的,可庄南华还有个龙门镖局,身后也有不少关系,一旦事发,后果将是不堪设想。而庄南华满口就答应了云凡,安然想劝说都来不及。

         说做就做,十五这天,庄园里能出动的人都出动了,安然亦然。

         庄南华条理清楚的分派人员,武功不怎么样的这一波是在现场制造混乱的,武功不错的这一波是充当劫匪的。庄南华负责坐镇,有什么突发事件好及时解决,云凡武功深不可测就带头劫匪,安然就在现场帮忙。

         十五这天是庙会,安然大清早的就在街上晃悠,没一会庙会这条街就热闹非凡,百货云集。安然左看看右摸摸,差点都要忘记自己的任务了。

         李氏还没有来,安然站得有些累了,准备找个地方坐一下。正往后退时,安然“呀”的一声,接着连忙转身道歉。原来是不小心踩了别人的脚。

         安然看清了身后的人,心中只想起了两个字“卧槽”,嘴上像抹了蜜糖:“公子是仙人吗?”

         只见那人容貌如画,漂亮得不像真人,这种容貌,这种风仪,直叫安然口水直下三千尺。他还微微抿嘴一笑:“姑娘真会开玩笑。”

         安然当然知道自己不是在开玩笑,看周围的人都对着那人带着迷恋的行注目礼。安然不经大脑的再一问:“公子可否告知姓名住址,刚才我不小心踩了公子你一脚,心中惶恐难安,还望公子给我一个赔罪的机会。”安然说完这一番话,自己都想跳起来给自己竖一个大拇指,自己这是在赤裸裸的撩汉啊,真棒。

         那人“呵”的讽刺的笑出了声:“姑娘还是自重些。”

         安然冷水浇头,这么好看的美男子肯定听了不少这样的话,自己想要引起他的注意,还得另辟蹊径。安然顿了顿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公子勿恼,我只是想和公子交个朋友,想以后能在公子成为朋友后自己也能沾沾仙气,提升一下自己气质什么的。”

         没等美男子说话,就见不远处有位少女直冲冲的向美男子跑来,边跑边叫:“若哥哥,你等等我呀。”

         安然见那女子直愣愣的冲过来,又一次没经大脑的挡在美男子身前。结果安然和那位少女撞了个正着,少女“咚”的一下摔在了地上,安然也没守住自己往后倒。比起那位少女,安然就要幸运多了,身后的美男子接住了安然。

         此时安然欣喜若狂,简直想尖叫,心中不停的重复提醒自己:“啊!他接住我了!啊!他手在我腰上!啊!我们有了肌肤之亲!啊!我要嫁给他!”

         安然还在美滋滋做梦,那位少女“哎哟”一声后站起来看着安然和美男子,大叫:“你什么人!敢离我若哥哥这么近!来人啊!杀了她!”

         有人打扰自己的美梦,安然站稳瞪了那少女一眼:“滚!再来打扰老子谈情说爱,小心我先杀了你!”

         少女和安然一般大,十二三岁的样子,顿时就哭了:“你个小贱人,来人啊!”

         安然火了,走过去一脚踢给那少女,足足有三米远:“滚!”

         安然吼完又屁颠屁颠的来到美男子面前犯花痴:“若?你叫若吗?真好听,我叫安然。你可以叫我安啦。”

         那美男子环手抱胸笑了:“安小姐,我提醒你一下,你刚才踢断两根肋骨的那位女子是成王府的小郡主,刘袖。”

         安然还沉迷在刚才若的那个笑里,哇,好好看,他对我笑了,他是不是喜欢我啊。

         若见安然痴迷的样子,虽说自己都见惯了这种眼神,也厌烦这种眼神,不过这位好像比其他人有趣一点,至少不怕死。于是又对安然放了一剂迷醉的笑:“我叫王若,你很有意思,不过你的麻烦来了。有缘再见。”说完就白衣飘飘的走了。

         安然和旁边的人一同发出一声“啊”。人群中瞬间就讨论开了“那位是不是王家玉郎若公子?”,“应该是,只有那位公子才会有这般气度。”众人还没讨论几句,安然也还没有听够。那位小郡主招起了人马,被后面追来的丫鬟扶起,大骂:“你们是没吃饱饭吗?这么慢!回去让父王好好收拾你们!你们几个,去把那个小贱人抓起来,本郡主要好好折磨折磨她,居然敢伤我!”

         七八个护卫一拥而上,本来就拥挤的街上更是人仰马翻的,安然也清醒过来,见形势不对,赶紧趁乱溜走。

         那小郡主看见安然想溜走,指着安然的方向马上叫护卫:“快,那小贱人往那边去了,小贱人,想溜走,问我同意了吗!”

         安然不耐烦的看了刘袖一眼,竖了中指,加快脚下步伐溜走了。

         刘袖虽然不明白安然的手势是什么意思,不过看那小贱人不屑的表情就知道不是什么好意思。自己一共八个护卫都没逮着那个小贱人,气得胸口更疼了。旁边的丫鬟看见,赶紧拥了刘袖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