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7、你是不是喜欢我
        风沙满满,所有人在这片沙漠里已经待了近半个月,出去一开始原石的发现,别无所获,不仅如此,塔克伊莱的危险还在加剧,最日夜里大家都在休息的时候,一个巨大的黑影袭击了异能者,三大基地小队皆有几人伤亡。

         不知道为什么它能穿越保护罩,屏蔽了所有的防控仪器,更重要的是它在众人还没反应的时候,带走了死去的尸体,逃之夭夭。

         一路以来,远征一直顺风顺水,让人差点忘记这里是什么样的危险之地,这次的事情给众人敲醒了警钟。

         还是天刚亮的时刻,几颗还可以看见的星星在天边挂着,许哲在容策为她特制的帐篷里训练着尾巴。

         腰部发力,细长的尾巴甩出,宛如一道银色的闪电,击中靶子,大黑兴奋的唧唧大叫,最喜欢的就是看速度快的东西。

         速度是够了,但力量较之容策差远了,不满之意生起,银色的纹路从心脏处蔓延到尾椎骨,直至整条银色的尾巴,帐篷里轰隆一声,迸裂,大黑从里面惊慌逃出。

         “不错嘛,这么快就能把异能和尾巴结合起来。”许哲刚走出就看着鼓掌的容策。

         “嗯。”点点头,许哲示意自己知道。

         “噗……还真是不谦虚,好了,准备好换件衣服,要上路了,今天可能有好玩的东西要出来了。”容策说道。

         许哲作为容策新晋侍卫,坐在同一趟作战车上,看着曙光所有人对他一如既往的崇拜和恭敬,就连得到他一句谢谢都感激涕零。

         咬掉手中的饼干,许哲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浪费异能,无时无刻的对周围的人使用精神干扰,让他们产生对自己喜爱的情绪,活在自己编制的谎言里。

         “是不是觉得我很受欢迎?”容策拿掉许哲的饼干,递给她一盒水果。

         “为什么要用异能给他们致幻?”许哲放下水果,看着他的眼睛问道。

         “你发现了,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自恋?非得得到所有人的喜欢?”容策说着。

         “我觉得有些浪费。”许哲说道。

         “哈哈……还真是你会说的话,放心吧,异能只有少量,重要的是药物的作用。”容策一边说着,一边打开车窗看着外面,似乎是不想再多说。

         许哲也不再问,只是觉得自从喝了这家伙的血液,自己变得有点爱管闲事。

         车窗里吹进凉风,两个人一个吃东西一个看黄沙,很安静。

         “轰隆!”一声巨响打破这沉静,后方有人被袭击了!

         两人对视一眼,从车上下来,哪怕事先领域里已经感觉到了有多只生物在靠近,但是实际看到的时候视觉还是受到了冲击。

         后方的三基地死士,几乎损失了三分之一,周围围着成千上百只巨大的蝎子,密密麻麻,让人后劲发凉,黑色的尾巴上,勾刺泛着绿芒,黄色的沙漠上一望无际的黑浪,远处还有很多在朝着这边爬来,有的直接从沙漠底端冒出,生吞了好几个人。

         更糟糕的是所有的电力系统都被破坏了,指挥的命令无法下达,车辆也失去了激发防护罩的功能,只有拿出晶核和原石充当能量。

         许哲的空气刃甩出,身后一只蝎子被碎成渣渣,黑绿的肉汁四溅,将车顶打出了几个小洞口。

         这些蝎子毒性好强!看着容策,对方似乎并不打算发挥总指挥的责任,只是从空间里拿出十几袋晶核分下去,准备重新启动保护罩。

         周围死伤无数,惨叫和火光连连,但这个男人似乎毫不在意,悠闲的坐在车里。

         “你不去吗?”看着许哲还站在车旁,容策出声问道。

         “你呢?”许哲回答。

         “我不喜欢这种丑东西,你好久没活动了,出去砍的时候别太猛了,还有你那把弯刀别拿出来,会暴露身份的。”容策一直说着,却发现身边没有回应,转头看去,原来那人早就跑道蝎子堆中大开杀戒。

         空气刃顺着巨蝎的尾部割去,坚硬的表壳被破开,发出咔咔的声音,沙漠底下的怪声停止,还没出来的巨蝎都被永远的埋在沙漠底部。各种颜色的异能闪过,巨蝎的嘴里冒出火焰,能够一击将几个中级异能者杀死,加上神出鬼没的尾巴,沙漠的地上死尸大增,而死尸正好就是这些蝎子的食物,好几个死去的异能者身上的火焰还没熄灭,就直接被生吞了。

         粘腻的液体像雨一般洒在地上,许哲抬起头,天很蓝,也很好看,轻握着手里的拳头,空气就在自己的周围,带来血腥味,无感比以前的敏感度更高了,但是这些味道让许哲犯恶心,烦躁的带动周围的空气,像突起的尖刺将地底的巨蝎扎死。

         空气无处不在,刀刃也无处不在,周围的一切都像是致命武器,这种感觉真好。

         许哲闭上双眼,感受着还在前进的巨蝎群,在空中翻转,手心泛起凉意,周围的空气都冷到静止,被砍中的伤口都泛着白霜,几乎所有的巨蝎都是一招毙命。

         似乎是觉得长至脚踝的银发麻烦,许哲直接用空气刃砍断,发丝掉落的瞬间被粉碎成灰,微风吹散及耳的短发,不能用弯月,许哲拿出十几把匕首,连着异能丝线宛如幻影扎进巨蝎的喉部。

         像是穿梭在人群中的杀手,完美的收割巨蝎的生命,以许哲为中心居然出现了蝎群的真空地带。

         曙光本来就用昂贵的晶核开启了保护罩,再加上许哲的一直厮杀,死伤并不是很多,但是许哲也发现曙光其实能用的人很少,没有专门训练过的死士,也没有强大的武器和腐蚀极强的尸毒,有的只是丰富的晶核,唯一能用的大概只是明月家族的那几人,可是从刚才开始那些人就躲在防护罩里,没有迈出一步。

         曙光派来的根本不是精英,倒像是一盘散沙,和随时可能死去的侍卫侍女。

         擦着手上的血渍,许哲叹了口气,看着地上自己的“杰作”,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有点爽,像是很多压在胸口的东西被发泄了出来。

         另外两个基地的地域貌似还在战斗,但是每个基地都有自己的优势,随着高级异能者的出手,这些巨蝎死去的日子终会到来。

         走到作战车前,听着身后的惨叫,许哲还是坐回车里。

         “不去帮助R基地吗?那边的情况暂时不是很乐观。”容策看着许哲的脸问道,熟悉的将她脏掉的外袍解开,套上新的。

         “不用。”许哲没有抗拒,回答之后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容策将毯子盖在她的腿上,看着对方放在手上的小丑面具,露出一丝笑意,视线移到那人的侧脸上,银白的发丝乖巧的垂在耳畔,像是上帝扔下蜘蛛丝,细细的,发着光。

         做了一个抱住的动作,察觉到自己在做什么之后,无奈的摇着头,靠的更近一些,和她一起躺着。

         希望我能抓住这根救命稻草呐……

         ……

         夕阳西下,沙漠的地平线变成橙色,热浪和巨蝎一起褪下,那些蝎子来的快逃走的速度也很快,地上的死尸还没来得叼走,已经被风沙披上薄薄的外衣,遮住露在外面血淋淋的伤口。

         “婉之,你那么厉害,怎么怪物来了都不去攻打!”马文东站在新科的帐篷外大声指责,那些手上的红卫队听到也都抬头看着。

         白婉之冷哼一声,“你是活傻了吗,我的好舅舅,基地的规则不是你教我的吗?低级的必须无条件的为高级者服务,不是吗?”骂着马文东,视线却看着他身后的莱特,留下一个背影,白婉之说完就离开了。

         “莱特教授,你别介意,我们基地是有些这种规定,但是我总是觉得规则是死的,人是活的,婉之她就是太听首领的话了。”马文东陪笑着对莱特说到。

         “哦?那你呢,马指挥?你会遵守这些规则吗?还是视情况而定?”莱特扬起漂亮的眸子,红唇扬起。

         “嘿嘿,以您之前对我的恩情,让我免受那些药品的煎熬,我自然是欠您一个人情,况且我本人也是十分向往实验室的……那个,您看……”马文东搓着手说道。

         “那就好,我会向教授说明的,毕竟我们对于人才永远都是欢迎的,也希望接下来能有更好的画面出现,你说是吗?”莱特说道。

         “那是那是。”

         二人的对话并没有刻意躲避,很快白婉之就知道了,但是她的反应依旧很平淡。

         “白统领,我们远征小队一直认的统领只有您一个,至于马文东那个草包我们都是看在他是您舅舅的份上才……他们怎么敢这样!我就知道实验室提出协助我们远征就没安什么好心,我们要不要肃清……”带着狐狸面具的红衣侍卫对着白婉之说道。

         “现在还不能,他们手上有钥匙。”

         “……怎么可能!”红衣侍卫好久才缓过来,看着一言不发的白婉之说道:“怪不得统领您一直忍着,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等一个好时机,对了,冬书枫那边怎么样?”

         “他还没死,虽然浪费了三颗三代毒珠,但莱特貌似并没有对他怎样,依旧让他研制药物,我看那个冬书枫也是个双面间谍,我们不能全都靠着他。”

         “当然,所以我们要等一个好时机,你先下去吧,火狐,记得掩护好自己。”

         “是!”

         另一边,R基地的刘昌南正在给受伤的士兵派发药品,虽然R基地靠着几个高级异能者和瑞斯并没有受到什么重创,但是非死士的生活和后勤士兵死的很多,很多吃住方面的物资都是存在他们的戒指里,所以今晚瑞斯都从容策那用战车换了一些生活必须品。

         繁星点点,沙漠的上方平静至极,风沙掩盖了白天厮杀的痕迹,今夜所有人都有些疲惫,三大基地损失的人数超过了百人,虽然都不是核心人员,但是也是小队运行的纽带。

         面前的火堆噼啪作响,许哲看着容策又在帮自己烤吃食,她有点排斥这种感觉,借口肚子不饿看也没看坐着的男人走开了。

         一头雾水的大黑奇怪的眨着芝麻眼,主人这是把自己留着这个变态男吗?好可怕!

         男人的眼神从温柔变得诡异阴狠,看着大黑浑身发抖,快回来吧主人!我泪流满面啊……

         一边走在沙堆上,一边无限的扩散着自己的领域,试着能将它扩到何种程度,从曙光的指挥营地到后勤再到监测人员和巡逻小组,再穿过厚厚的保护罩,随后面前出现的是R基地和新科的保护罩,许哲略微思索,穿过其中一个,任由思绪自在的浮动。

         还是巡逻,后勤,多了药物研制的小队,等等!那是什么!白婉之的身后带着狐狸面具的男子,是救走魏芸的那个人!

         嘶!糟糕被发现了!白婉之看着那出景色,狐疑的扔出手里的冰剑,没有什么变化,奇怪明明感觉有人的。

         许哲收回自己的领域,看到的东西很多,但最有价值的找到了!魏芸,尸毒,带着狐狸面具的男子,还有新科的白婉之,这一切就像一个连成环的事件,他们的关系似乎呼之欲出,但许哲总觉得自己漏了哪里……到底是哪里呢?那种熟悉的感觉……

         “别这么没有防护的用领域,很容易受到袭击和头晕。”容策站在许哲的身后面无表情得到说道。

         看着容策那张如玉的脸,许哲突然想起来放在空间里很久的东西,曾经在D市发现的人偶,本来是受雷焰修之命找ZZT的,却发现那些奇怪的东西。那个人偶的样子简直和白婉之有七分相似,如果人偶的那张脸长大,大概就是那个样子。

         只是为什么要做成那个样子?那个地下实验室是背叛R基地的刘家和新科基地一起打造的,越想越奇怪。

         “别皱着眉头了,好丑。”容策摸着许哲的眉心说道。

         冰凉的触感出现在眉间,许哲条件反射的向后退,“你自从我醒了之后变得有点奇怪。”

         “是你的错觉吧,我一直都是这样啊。”容策说着。

         “不是,你总是细致入微的照顾我,看我就像在看一个救赎品一样,很奇怪,有时候我会困扰,容策,你是不是喜欢我?”许哲走近一步,定定的看着容策。

         瞳孔微微放大,容策觉得有什么在自己脑海里炸开,张了张嘴,发现自己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说什么。

         “你喜欢我。”许哲一步步的向前走,距离眼前的人不足一拳,她看见了慌乱,“喜欢我的血液和能力,你需要我这样的喂食者和捕食者,确切的说在血液上我们是相互喜欢,对吗?”

         我不知道,容策没有说出口,只是低头笑着,拉着许哲走回营地。

         夜晚,他失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