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0、废弃之都
        许哲站在一个低矮的土坡上,密集的雨水和废弃的钢铁遮挡着她的身影,而百米之外,正是新科基地的驻留地。

         不知道是不是之前被淬着尸毒的匕首刺过,许哲觉得自己好久没涨的异能居然增强了,只是随着腐蚀技能的增强,内心有些不安,这种不正常的提升方式在S级会加剧体内异能的紊乱,以后必须禁止掉。

         许哲小心翼翼的推动自己的领域,新科基地的防护方式十分奇怪,不像R基地有死士把守,而是十几个穿着灰色袍子的人跪坐在地上,双手十指连着地上发光的仪器,细长的管子里闪着的分明是异能者的异能,传到高挂的柱子上,许哲的金紫双瞳“看”见了一个巨大的保护膜悬在他们的上空。

         这些人还真是奇怪,半刻过后,许哲还是没找到突破口,眉头皱起。

         “唧唧……”肉鸟的轻微喊声响起,这只大懒鸟终于醒了。

         摸了摸柔软的毛发,黑色的小东西兴奋的看着面前的缩小版溶针,唧唧的张着嘴,一口吞掉了。

         “我供你吃喝,你可得给点利息啊。”绿豆大的眼听着许哲的话,微微睁大,懒洋洋的极不愿意的样子。

         “不去吗?”许哲脸毫无表情,只是定定的看着这小只东西。

         汗毛竖起,周围都冷了好几度。

         “唧……唧……”黑色的肉鸟立刻没出息的点头,幅度之大差点让自己摔倒。

         “去就好,看见远处的白袍人吗?你随便挑一个,把他脸上的面罩给我扯掉,然后逃开。”

         “唧唧……”

         黑色的小身子扑哧着翅膀,走到土坡外,又回头看着许哲,对方还是面无表情,鸟心无奈,绿豆眼里眼神一变。

         雨水带着凉意和阻力,但肉鸟似乎极为喜欢这环境,如一道疾驰的闪电朝着最近的白袍人冲过去。

         “这什么东西!啊!快来人救我!”被袭击的白袍人帽子已经被肉鸟啄掉,露出一张惊慌失措的脸,脖子上全是鲜血淋漓的划痕,伤口处正泛着脓,黄黑的液体流到白色的衣摆上。

         “唧唧……”肉鸟叫的欢快,像是在向许哲邀功。

         刘威看到在地上痛的打滚的人,暗骂一句没用,立刻上前扶住快要倒塌的防护柱,一只手继续这异能的输出,一只对着身后的帐篷打了个手势,立刻有人走来过来坐在白袍人之前的位置。

         “你们都给我小心点,保护罩要是有什么问题,你们直接去莱特大人那里报道!”刘威的话让在座的白袍人都打了个冷颤。

         莱特……那可是个魔鬼……

         刘威看着僵硬的众人,冷哼一声,看着肉鸟飞走的身影,远处的土坡空无一人,环视周围也无异样,转身离开。

         地上被肉鸟攻击的白袍人一直在痛苦的低吟,可惜众人只是自顾自的输出异能构建保护罩,任由他在地上打滚。

         没过多久,白袍人的眼前出现几双红色的鞋子,绝望的眼神望向阴暗的天空,这是代表自己没用了。

         许哲在远处看着红色袍子的人物出现,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

         金紫双瞳的世界里,穿着红色袍子的人异能级别都是A级,但是身体周围都是大大小小的异能空洞,那里面全部都由黑色的腐蚀异能填满,这些人原本的异能级别都不高,全部都是用尸毒提上来的。

         想必实验室早就发现尸毒可以用来提升异能。

         只是新科基地的背后究竟是不是实验室?或者说实验室的背后才是新科基地?

         许哲的眼里露出残忍,看着还在打滚的肉鸟一阵发麻。

         从空间里拿出临走时让路铭瑄做的第二件武器-----三代赋能手枪,威力不仅取决于手枪本身的性能,更取决于异能者在手枪上赋予的异能能量。

         黑色的溶针密密麻麻的从许哲的掌心冒出,肉鸟先是一开始兴奋的乱蹦,到后来能量的强大让它感到压迫,缩在许哲的怀里发抖。

         “轰!”巨大的声响在雨声里爆发,十几个白袍人来不及躲避,就发现自己无法动弹,一阵凉意走过,人头落地。

         在帐篷里的白婉之感觉到保护罩的异动,立刻停止手上的事情,跑到声音爆发的地方。

         空无一人?!

         原本保护罩的设置地点,只有几根断掉的柱子,粘腻的黄土上没有留下一丝痕迹,细密的雨水落在白婉之的头发上。

         极为年轻的脸上,黑色的印记从肌肤底部浮出,这是情绪极为激怒时候的表现。

         周围想给她递上雨衣的人,怔怔的不敢上前。

         究竟是谁!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白婉之很快平静下来,看向马文东所在的帐篷里,目光悠远。

         “让红卫队来,之前的那个几个全废了。”

         “是!”

         保护罩的一角没有了能量的输出,逐渐淡化,酸雨顺势而下滴在帐篷的顶部,几声尖叫从里面传出。

         不过很快就有几个穿着红色袍子的人走来,按照之前的阵形,能量罩的空洞被修补。

         许哲给怀里的肉鸟一个眼神,后者立刻安静的躺在口袋里,不发出一丝声响。

         白色的袍子做工很好,除了有股难闻的味道,按照白袍人之前的打扮,许哲成功的混进了新科基地的驻扎地。

         将前方的几个守卫者无声的干掉后,顺势走进一个巨大的帐篷里。

         一进入,许哲就知道自己来对了,来来往往的老弱病残,难闻的药水味,刺鼻的腐臭味,以及量眼的视角下薄的可怜的异能。

         这些人几乎都是低级异能者,但与别人不同的是,他们的异能被黑气缠绕,一点点的蚕食,白色的袍子里每张脸都是苍老无比。

         许哲拉紧脸上的面罩,没有人注意到她的进入,随意的走到一个空掉的床位,盖上被子安静的躺着。

         现在要做的就是等。

         白婉之看着还在律动的马文东,笑的极为肆意,但手上的试剂依旧狠狠的对着床上的人扎去。

         “婉之!我求你了!我受不了……你就放过我吧,我保证我以后绝对不会了!”身下的女人早已经昏死,但是自己那玩意都几个小时了还是竖得老高,感觉到体内异能的亏空和越来越疲惫的身体,马文东哭喊着。

         “舅舅,我这也是为你好,这不是知道你的爱好,我才特地让人研制这么适合您的药物,你怎么能不领情呢?”白婉之的表情平静,但眼底流淌着疯狂。

         看着床上的人痛哭流涕的丑样,白婉之更是让身后的人加大药量,马文东全身奇痒无比,但都没有胯下的热意难受,老化的指甲纷纷脱落,猩红的鲜血一口口的涂在侍女的身上,但是哪怕这样,依然不能挡住那股难忍的痒意,床摇晃的更加厉害。

         “啊!!!”

         白婉之看着马文东这样,眼底露出疑问,难道自己想错了?

         “舅舅,我希望您能早点告诉我钥匙在哪?还有您不要以为保护罩那么容易打破,婉之可是最讨厌自作聪明的人。”

         “啊……不是……啊!啊!”马文东瞪大的双眼,死死的看着眼前的人。

         白婉之看着对方还是那副样子,冷笑着离开。

         只是走后她没有看到身后的人眼里的精明。

         果然,保护罩根本就是为了防止自己逃走!马文东紧紧的握住自己双手,喊叫声更大,但是身下的动作确是越来越慢。看来是有不速之客来了,可怜的婉之得不到钥匙,现在还得为别的事操心了,哼!

         身下的侍女白皙冰冷,马文东伸进她的衣裹里,按住背后的按钮,仿真的胸口打开,从里面拿出一颗药丸吞下。

         摸着细腻的皮肤,马文东感受着身体的恢复,眼里是白婉之从没见过的狰狞。

         ……

         许哲在杂乱的帐篷里躺了两个小时,感受着两股A级异能的靠近,嘴角勾起,终于来了!

         “36、78、08、98、66、25、65出来!”两个红袍人的到来让帐篷里安静下来。

         被点到的几个人绝望无比,而剩下的人都暗自松了口气。

         空气巧妙的在38号的眼前跃过,窒息的人有片刻的昏沉,原本的坐姿轻轻的倒在床上。

         许哲站起,拿着肉鸟嘴里叼着的38号牌子,跟着另外几人一起离开。

         走过曲曲折折的的小道,许哲和另外两个人被带到了废弃之都的中心,真正的钢铁城市,砖红色的钢铁堆满在巨墙之下,石堆的道路延至千里,看不到尽头,两旁是高耸入云的建筑,尖而发锈的屋顶对着天空张牙舞爪。

         保护罩早已不在头顶,细细密密的酸雨如一层厚重的水雾,隔在每个人之间,许哲和一起被带来的白袍人呈一队站好。

         红袍人簇拥着一个打着雨伞的男人走来,干净而斯文,这是许哲的第一印象,如果不是长相平凡,许哲大概会觉得这是第二个雷朋。

         冬书枫擦着自己缀满水汽的眼镜,慢条斯理的带上之后,从药箱里拿出黑色的试剂和一盒红色的珠子。

         白袍人除了许哲都听话的伸出左手,自觉的接受尸毒的注射和监视器的注入。

         “38号!伸出左手!”红袍人对着许哲喊道。

         “不会是坏了吧,这些个废物动不动就报废,这批垃圾才用了多久!”一边嘟囔,一边走近许哲。

         只可惜,还没碰到嘴里废物的衣袍,红袍人红色的衣摆就被染的更加鲜红,血液从脖子的动脉喷出,呈弧线在雨水的冲洗下四散流去。

         十几个红卫队一拥而上,黑色的雾气各种形状冲来,许哲不紧不慢的抽出嗜血鞭,黑色的火焰在鞭上炸裂,雾气四散开来,许哲就站在真空地带,一步步的走来。

         这种程度的腐蚀自己根本不放在眼里,明明是A级异能却只能靠着尸毒掠夺其他异能者的异能,这真是的变强吗?

         许哲转动着体内紫色的漩涡,黑色的雾气从红袍人的周围卷进自己的眼前,凝成浓度更高的球形,没有像上次一样吸收,而是化成千万跟溶针朝着对面飞去。

         冬书枫的伞柄被削断,护着自己的红袍人全部死去,掌心被擦出深深的血痕,但是他的目光一直追随迎面走来的许哲,极为火热。

         白袍人尖叫着逃散,而许哲只是甩出弯月,破空的声音,在空中溅出几滴温热。

         “你是怎么做到的?!”冬书枫激动的站起来,像看一件珍稀宝物一样看着许哲。

         溶针凝在指间,看着对方激动的脸红,小心翼翼又想去触碰的样子,许哲觉得有些难受,是什么让他们这样,连死都挡不住的执念……

         “我们进去。”许哲指着眼前的钢铁巨城。

         一阵停顿,冬书枫低着头看着自己鞋尖,又在原地转着圈,最终还是斯文的看着许哲,点了点头。

         箭步上前,不顾男人的惊愕,许哲重重的给对面的热一个手刀,抱起昏掉的男子,将地上的药品盒和男人身上有用的东西全部收进空间,快速的朝着废弃之都深处走去。

         ……

         白婉之坐在高台之上,看着对面漂亮的女人,一言不发。

         周围的人都安静极了,冬书枫的失踪不管是哪一边都是巨大的损失。

         莱特从自己的高跟鞋底拿出一个小盒子,在白婉之惊讶的摸样下打开,里面赫然是一把精致的小钥匙。

         “怎么会在你这里?!”白婉之站起。

         “你忘记了吗?教授才是尸毒的创始者?所有他用尸毒造出来的怪物都受他控制,不论是谁。”莱特混血的双眸,凉凉的看着白婉之。

         这个女人能力在自己之上,这是白婉之第一次见到莱特时就知道了,无处不在的威压和来自实验室里的压迫感,但是不过也就是条狗。

         想到这里,白婉之笑出了声,恢复以往的淡定,重新坐在椅子上:“既然是在你这我就放心了,只是我们这会是不是应该谈一谈药剂师被袭击的事情?”

         “当然,我可不会连外敌和内鬼都分不清。”莱特一边说,一边擦着自己的抢。

         白婉之依旧是平静至极,两人之间暗流涌动,而底下的人大汗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