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6、远征出征
        R基地的城墙之下,600余人集结,统一的黑色作战服,整齐划一,身后紧跟着十几辆宛如巨船的战车,举着鲜红的旗帜在蓝天之下飘扬,每个人都抬头望着上方送别的人群,不顾烈阳。

         许哲张开苍白的手指,掌心向上,阳光的灼热温暖踏实,她看见戴着面具的水蒂,想起初见时比武台上的水榴弹,微笑荡开。

         右手手臂还有些疼痛,因为出征前所有的异能者都被注入了人体监控器,红色的珠子长满触手连着神经和血管,一旦有人叛逃,就会被自己体内的定时炸弹炸裂,和实验室的手法一模一样。

         难怪当初黄晶死的时候,雷焰修看见那颗珠子一点都不惊讶。

         ……

         一道坚固的高墙将600人隔开,里面是安宁有序的人类基地,外面却是丧失横行的地狱,但悲伤和后悔在此刻只能抛弃,活着将是唯一的信念。

         悠远激昂的鼓声像一曲奏歌,城下的人群开始整装上车,号角吹响路程的开始,尘土从车轮底下扬起,落入云中。

         作为九位决策指挥的其中之一,许哲只需服从总指挥的命令,对于600的死士拥有优先命令权。

         十几辆战车的前方开着三辆作战型汽车,许哲此刻就半躺在第三辆汽车上,微闭着眼,副驾驶上坐着的就是此次的总指挥,瑞斯。

         “所有指挥听令,现在我们出发去J市和另外两个基地汇合,随后抵达上次远征的起点红林镇,待到达上次远征的终点----废弃之都后,全体一路北上!”瑞斯在自己的通讯仪对着所有的指挥讲道。

         许哲按下自己通讯仪上的确认,懒懒的靠着,看着窗外快速闪过的路景。

         “你是许哲吗?听说你是个很厉害的空间异能者,我叫刘昌南,木系附加治愈,之前是负责基地医疗,级别是副师级,之后的日子里请多关照。”坐在许哲旁边的男人突然说道,伸出右手。

         没有去握他伸出的手,许哲抬起眼眸嗯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便转过头去靠着窗子不再搭话。

         “呃……”尴尬的将手拿回,刘昌南看着前面笑出声的瑞斯,更加窘迫。

         “小伙子,追女人可不是这么追的……”瑞斯扯着自己浓密的胡子说道。

         “总指挥,您误会了,我真没那意思。”刘昌南辩驳一下边低着头不再说话。

         车内只留下瑞斯粗犷的笑声。

         接近半天的时间队伍到达了J市,这个以前靠海以旅游为生的繁荣城市,在末世变得极其荒凉。

         路边可以看见一片蓝色的波浪,带着咸湿的气息吹进一旁低矮的建筑里,各种特色的酒吧咖啡馆门前全是被风吹的乱滚的瓶子,破旧的招牌悬挂空中,只剩下一半的油漆。

         城市里安静极了,曙光基地和新科基地貌似还没赶来,一个貌美的女人拿着手中的文件在瑞斯的耳边说了几句话,瑞斯高兴的笑了,翘起的胡子上下摇摆。

         “许哲!你过来!你是空间系吧?你一会带几个人拿着地图去六零路和五零路的交叉口,那里有个地下商场,你去瞅瞅有啥物资没,有多少带多少回来,还有记得天黑之前赶紧回来。”瑞斯说话的声音很大,底下已经有几个人开始默默关注许哲了。

         “是。”,并没有挑选执行指挥,许哲只是带着10名死士离开。

         J市的街道上空无一人,许哲等人穿着黑色的作训服,如几道鬼魅穿梭在城市之中。

         视线里逐渐出现在高楼,反光镜面在阳光下近似刺眼的碎片,开始看见几个移动的黑色小点在街道上移动,那是一群觅食的丧尸。

         长期没有血肉的维持,这群丧尸大多级别处于C级,但是看见许哲等人都是叫嚣着飞扑而来,腐臭的怪味在老远就闻到了,给身后的死士打个手势,许哲退居之后。

         十个杀气腾腾的人形兵器似乎是屏蔽了五感,像杀戮机器一样疯狂的斩杀,丧尸们的身体四散而落。

         干燥的地面被丧尸体内不知名的体液湿润,恶心的颜色带着恶臭,许哲将空气罩打开,空气刃从上至下,平静的天空下卷进狂风,绵密的刀刃如一巨大的绞肉机,地上的丧尸被悉数砍碎。

         “走!”许哲高呼。

         被清理干净的街道恢复平静,聚集的丧失变成了肉堆,若不是味道实在难闻,许哲或许会将晶核清理出来。

         带着身后的死士跑了半个时辰,才来到这瑞斯所说的地下商场。

         入口处横着几具干尸,被风沙盖住一半,足尖轻点,许哲甩出弯月对着大门上的锁链狠狠的一刀,钢铁撞击发出轰隆一声,大门摇晃几下就被许哲一脚踹开。

         漆黑的地下,借着入口的亮光,许哲可以看见倒在地上的货架,而货物早被人们洗劫一空。

         作战靴踩着清亮的步伐,在黑暗的商场里传来回音,示意身后的几个死士去找电源开关,许哲朝着商场的深处走去。

         量眼的视角下,十几只丧尸在就躲在自己的周围,各色的异能厚薄不一,但他们之所以看见自己还不扑上来,是因为这里有一只A级丧尸,它的异能丝线紧紧的扎在其他丧尸的后脑上。

         死士找到应急电源,商场突然被灯光照亮,适应了黑暗的双眼有一瞬间的混沌,而就在此时丧尸群大吼,许哲感觉到有液体溅到自己的脸上,那是人类的血!

         快速的翻转,接住被袭击的死士,与此同时在空中甩出空气刃,脚蹬在天花板上,借着力度一个后荡,银色的纹路出现在丧尸的身体上,瞬间炸裂。

         站在地上,将手里的死士放下,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丧尸。

         这大概是许哲见过最削瘦丧尸,像是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小孩,肥大的短裤包裹着是两根森森白骨,全身的皮肤只遮住了一半的骨骼,褶皱干瘪,只有脑部的皮肤还是完整的,活像电影里的骷髅。

         虽然一副磕碜的样子,但眼前的丧尸极为灵活,如灵猴一般在杂乱的商场里四处穿梭,速度极快,最先发现的死士不但没有伤到它,反而被它尖锐的指甲划伤。

         “嘶嘶……”指甲割破柜台的玻璃,丧尸看着眼前冲来的死士,迅速抛出手里的碎片,裹着火焰,如流星刀一般朝着前方甩去,而它自己居然瞬间出现在死士的后方,整个过程如一道白色的清风,若不是许哲量眼看见它运动的异能,必然会纠结这只丧尸的动作之快。

         空气罩弹开丧尸的偷袭,S级对上A级,让这只丧尸后退了几步,也许是感觉到了力量的悬殊,这只丧尸居然向着出口跑去,对一众留在此处的低级丧尸不管不顾。

         许哲嘴角轻笑,五指用力的握紧,金色的丝线如一条光纤,激流前进,像一条困绳索一样将丧尸套牢,银色的纹路开始在削瘦的白骨上蔓延,快到门口的丧尸被定住不得动弹。

         S级的空间领域打开,丧尸周围的空气被强力压缩,无形的力量似一道蚕蛹,将其紧紧包裹,压力增强,骨头上开始出现裂缝,急速流动的空气却像小虫一样钻进,一口口的吃掉组织,门口的A级丧尸被瞬间压碎,幻化成灰。

         这就是许哲的领域-----窒息,全权掌握领域里的空气,启发来自容策的精神领域。

         捡起地上黄色的A级晶核,商场里的丧尸没了领头的控制,被S级的威压震在地上不得动弹,死士轻易的砍掉它们的头颅。

         将领域散到整个商场,许哲在扫到一个漆黑的房间时,眸光一亮。

         带着死士来到一个空荡的房间,推开墙壁上的小门,十几袋的食物堆积,将袋子打开大多是储存时间极长的罐头,全部收进空间。

         在黄昏的时候,许哲赶回了R基地的营地,另外两大基地的人也刚好到了,原本安静的海边小城由于千人的到来,变得有些热闹。

         打开帘子,三大基地的所有决策指挥都在这个临时搭建的会议室里,许哲进来时并没有人关注,屋子里在进行着激烈的讨论。

         “咳咳!”瑞斯走到前方,示意众人安静下来。

         台子上坐着三人,赫然是三大基地的总指挥,曙光基地的是一名身着土黄色袍子带着面罩的神秘男子,新科基地则是他们基地有名的马文东马教授。

         “今晚我们在此地整顿,明日一早侦察部队会在清晨探路,如果没有问题我们明天中午前就会到达红林镇,至于这次的任务分配我们还是老规矩,能源和稀缺金属归我们,药草药物归新科,其他的特殊发现全部归于曙光基地。”

         瑞斯的声音洪亮,在吵杂的会议室每个人依旧能将他说的话听清楚。

         “我表示没问题。”马文东首先附和。

         黄袍的神秘人摆摆手表示也没意见。

         初步的行程定下后,大家四散而去。

         这里很多人除了出任务去深山诡地和变异兽打交道,都很少出来基地,外面的城市是这副样子还是头一次见,一群人居然还兴致大发的组织起在海边观看落日。

         瑞斯是表示没问题,反正这片区域已经被清理的十分干净了。

         许哲躺在摇椅上,夜晚的温度比白天低很多,连月色都凉意非非,星星坠在黑色的天幕上,远处有着几堆篝火烤着香味扑鼻的野味。

         火红的光照在几张笑意的脸上,这些人还真是乐观。

         “许哲!一起来吃点吧,这个可比刚刚那几个罐头好吃多了!”刘昌南喊着。

         烤野味就是这人发起的,还真是放的开,这么快就和其他基地打好关系了。

         “我就不吃了,进去睡了。”许哲指着远处的宾馆,走了进去。

         “什么吗……以为自己多了不起!”

         “真是的,身材这么干瘪,也不知道你看上她哪里?”曙光基地的明月涛推着刘昌南的肩膀道。

         “涛哥,你不知道,昌南就是好这口,冷漠系的。”

         “哟,看不出来啊,哈哈……”

         刘昌南没有反驳,只是想着许哲在车上苍白的侧脸,总觉得十分怜惜。

         火堆的不远处,他们没有看见黄袍的人一直盯着这边,听到刘昌南喜欢许哲的时候袖子里的手指微动。

         宾馆里。

         许哲感觉到房间的霉味,缩着鼻子,看着还算整洁的床铺,还是从空间里拿出自己的床被换上,洗了个冷水澡,便躺在床上试着吸收手里的晶核。

         只是闪了一下,晶核的能量就消失在空气中。

         叹了口气。

         这漫长的饱和期……

         半夜。

         许哲睡的正浅,被隔壁的动静吵醒。

         低吼的男声和娇嗔的女声,还有床的摇晃……

         擦!这隔音效果****的吧!

         原本五感就极其灵敏,现在在安静的黑夜里这阵声音简直就像是在自己的身边发出的,许哲整个人缩紧被子里,捂住耳朵,还是吵!

         整个人腾的坐起,拿起桌上的烟灰缸,注上异能,许哲站在窗前甩出,隔壁的房间里男女正在关键时刻,没发现从窗外飞来来的烟缸,趴在男人上方的女人被砸住后脑勺,呜呼一声流出大片的鲜血,翻了个白眼晕了过去。

         马文东被突发的状况惊到,箭在弦上,硬生生的软了。

         触摸女人的鼻下,暗松一口气,还好只是昏了过去,不然可不好交代,想到自己一个总指挥居然还是要听命于那个小丫头,一口子堵在胃里不上不下,涨的难受,好好的将女人包扎好,整理好床被,自己才躺下。

         不过想到那个丫头居然给自己带发泄的侍女,好像又不是那么生气了,其实她自己这个旁系的叔叔也还不错嘛。

         看着身旁凹凸有致的躯体,马文东的性致又蠢蠢欲动,只是刚爬到女人的身上床铺摇晃了一下,墙面就传来了巨大的撞击声,老旧的房间里都落下了几层灰,刚起的动力貌似又消失了……

         隔壁住的好像是R基地的,马文东也不好叫来基地的人,只得去趟厕所,躺回床上纯睡觉,都怪这房间的隔音太差了!还有床质量也差!

         感受这终于安静下来的环境,许哲打个哈欠,沉沉睡去。

         而这层楼最里边的房间里,黄袍人的精神力覆盖整个宾馆,“看”到这一有趣的事情,低低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