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5、远征伊始
        回基地没多久,许哲就为廖胖子等人安排了住处,距离许哲的别墅很近,众人偶尔接接任务,去比武台切磋,或者聚在一起聊聊招式上的问题,虽然一般都是水蒂和许哲在指导。

         生活在这段时间和谐的有些不真实。

         “水大姐!教练呢?我想问问她上次那招怎么使的,太牛逼了!”廖胖子风风火火的跑道水蒂和许哲共同的住处。

         解开身上的围裙,水蒂将刚烤好的吃食放在桌上,香气扑鼻。

         “她一大早就接到任务,刚出门去了,来尝尝我的水氏烤肉!”

         “唔!烫死了……不过超级好吃!”廖胖子一边吃一边吹着自己烫到的手指。

         “你还真是不客气。”

         “那是,我们都什么关系,客气啥,不过教练把你带回家还挺有用的嘛……”

         敲了下廖胖子的头,水蒂斜眼道,“那是当然!你少吃点,还要留给许哲呢!我记得萌萌也挺喜欢吃的,一会你带一点给她。”

         “好嘞!既然教练不在,我就明天再来,拜拜!”

         对着廖胖子挥挥手,水蒂转身,一边哼着歌一边打扫着房间。

         只不过想到许哲出门时严肃的表情,内心总有点不安。

         会议室。

         “我也推荐许指挥,谁都知道许指挥不仅年纪轻异能强大,而且在基地的关系最为干净,代表我们R基地进行这次的远征再适合不过了。”

         “我也推荐!”

         “我也觉的许指挥适合!”

         一个个基地势力的代表都将许哲捧得老高,因为谁都不愿意进行这次的远征。

         远征,顾名思义意味着远方征途,末世降临,国土被三大基地瓜分,但浩浩江山,岂止于此,远征的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扩大人类生存的疆域,每年都有三大基地派出极为优秀的异能者带队,一齐对未知的土地进行探索。

         远征不仅让许多未知但仍然适合人类生存的土地被发现,还给末世幸存的人类带来了珍贵的能源资源、珍稀草药,更多的是让三大基地势力壮大。

         每年远征下来,异能者幸存更多带回更多资源的基地,都会在无形中让强大的天平偏向自己。

         因此三大基地为了得到更多的资源,每年远征派出的异能者都是精英中的精英,确保自己的基地势力不会被削弱。

         但连年的远征也逐渐露出了弊端,那就是被派去的远征的人多数都是九死一生,大多数在基地受到重用的异能者根本就不会有想去的心思。

         所以才有了像今天这样的会议,所谓的民主投票。

         除了必带的死士,这次一共选出了基地的9位精英,很显然,许哲高票选中。

         雷焰修全程所在首座上,除了敲打桌子,没有发表任何言论,对于下属递上的决定名单,并没有接。

         众人喧哗的讨论由于雷焰修的动作,慢慢安静下来,彼此在底下交流着眼神,对于首领,在座的所有几乎没有不惧怕的。

         “今年的远征,死士再加一倍,至于这九人谁还有意见吗?”

         雷焰修虽然在问着底下的人,但眼光只看向许哲。

         微微颔首,许哲感觉到了众人松了口气。

         “那就这样决定,至于这九人在远征中的级别大小,三天后出。”

         散会,很多人违心的恭喜着许哲,幸灾乐祸和同情的表情显然于脸。

         其实许哲对于远征是无所谓的,自己在S级久驻,近期也很难升级,出去历练也不错,虽然心里会涨出不知名的不舍。

         回到别墅,很意外的发现廖胖子、张萌萌、左坤居然都来了,水蒂在厨房里忙活,整个屋子里充满了食物的香味。

         “教练,你终于回来了,现在天都黑了耶!”

         “就是,搞的我们都在饿肚子!”

         张萌萌和廖胖子止不住埋怨,就连一边的左坤也摸着自己的肚子点头。

         “开了个会,回来的有点晚,不过你们饿肚子跑这来干嘛?”许哲脱掉制服外套,身上的纯白的T恤让整个人显得格外清爽。

         “是我让他们来的,今晚吃好吃的!”水蒂端着一个大碗放在桌上,走到许哲的面前又将她乱扔的外套挂好。

         “啧啧啧……”廖胖子看着眼前的互动,两眼猥琐。

         “呃……”张了张嘴,许哲决定还是保持沉默,小鬼什么的最容易乱想,越解释越乱。

         招呼着两男生将厨房煮好的饺子全部端上桌,水蒂细心的将一双双筷子摆好,示意众人赶紧吃饭。

         早就饿的眼冒精光的廖胖子第一个冲上去开吃,又被烫的大叫,惹来众人的哈哈大笑。

         白色的热气从桌面几个大碗里飘出,裹着微烫的芬芳,散在屋子里各处,炉子里的火烧的通红,时不时跳出火星,劈啪作响,屋里的人倍感温暖。

         许哲看着碗里精致饱满的饺子,筷子落下,故作轻快的说道:“我今天在会上被选中参加远征,感觉很适合我这种砍杀的人。”

         热气飘到窗子上,在凉凉的玻璃上结出水雾。

         几人突然放慢了手中的动作,视线撇向各处又归于安静,严肃的看着许哲。

         “你说真的?”水蒂问的有些轻,生怕听错了答案。

         “嗯。”

         “我就知道教练你这种老实人在那种政治场合就是会吃亏!你知不知道远征的死亡率有多高!每年派出上百的异能者,最后活着回基地的却从来不超过10人!”你难道不知道吗?!”廖胖子猛地站起,椅子发出刺耳的声音,筷子掉落在地上。

         “教练,你明天去和首领在商讨一下吧,毕竟你帮他秘密的完成那么多任务,他总得照顾点吧……”张萌萌拉着许哲的袖子,皱着眉头说道。

         “没有那样……你看看你们都一副我会死的样子,不是还有人活着回来了,没准我就是那个人。”许哲赫赫的干笑,空气里泛起了凉意。

         “教练明天去找首领吧。”一直默不作声的左坤也说道。

         “唉……其实我自己也是想去的,我已经处在饱和期,出去或许是最好的提升方法,我知道你们可能觉得我很傻放着安逸的日子不待,非要逼自己到绝境,但是我还是想说抱歉。”

         在这末世,没有是非,没有对错,有的只是我放不下的八年,报仇是我最大的愿景,至于这片刻的温暖,终归是偷来的,大概只有到了完成的那天,才会觉得安宁。

         “算了,你去就去吧!不过你一定要活着回来,不然你这房子我就不还你了!”水蒂突然放松起来,推着许哲的肩膀打闹,眼里的担忧被笑意嫣然的脸掩盖。

         “水大姐!”张萌萌听着这话跺起脚来反抗。

         “你怎么不劝劝教练,还说这样的话……”廖胖子也是极为不赞同。

         左坤按住乱动的两人,轻轻的摇着头,“教练已经决定了,我们还是尊重她的决定,毕竟每次教练的决定都比你们俩正确一百倍不是吗?”

         “赫赫……还是左坤懂啊,那就这样吧,大家没啥事也赶紧回家睡觉吧……”许哲笑意干涩。

         “皮笑肉不笑!”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甩门而出。

         留下屋子里的人哭笑不得。

         终于还是对自己妥协了……

         夜里,别墅里的两人都没睡着,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月,虚幻的景色打在玻璃上,暗沉静谧。

         地底训练场。

         面容冷酷的死士满脸杀气,对着前方戴熊猫面具的两人释放各种异能,严寒的冰剑、炽热的火焰、还有地底冒出的硕大植物,全数带着杀死对方的决心。

         瑞斯和瑞特站着不动,直到攻击逼近,瞬间消失在众人眼前,一致的异能一致的招式,卷起干燥厚重的尘土,黄色的巨蛇旋转直上,张开布满风沙的大嘴,对着死士们呼啸而去。

         整个地底由于过于封闭从墙壁上传来嗡嗡的声音,不少死士的面容被沙粒叮满,混着鲜血,看起来极为斑驳,身上的衣着大多破烂,但依然在举起手中各色的异能,毫无累觉的攻击。

         哪怕是死,也会战斗到最后一刻,这就是死士的生命和希望。

         瑞斯和瑞特刚刚那一招起来释放了半数异能,但嘴角却露出微笑,这批的死士大概是最强的一批了。

         瑞特和瑞斯是双胞胎,两人叫来训练师接着训练死士,然后走进一个监控看不见的死角。

         “瑞斯,你会活着回来的……”瑞特拍着瑞斯的肩旁,说道。

         “哈哈,那当然了,不就是一次远征吗!我什么时候怕过!”瑞斯的笑声一如既往的爽朗。

         “至于选你原因我觉得可能是……”

         “不用说了,哥哥,我知道。”瑞斯道。

         “唉……你知道就好。”瑞特说。

         “放心吧,哥哥,这次的异能者都是很强的,还记得我们上次看见的那个交朱冥石任务的异能者吗?”瑞斯尝试这转移话题。

         “你是说那个许哲?我记得她是现在基地最年轻的师部指挥。”瑞特问道。

         “就是那小姑娘,我告诉你她其实就是那个暗杀了几大家族利刃。”瑞斯一边说,一边想着许哲那一脸白净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杀人如麻的类型。

         “那你到时候可得加油了,别让小姑娘超过你了。”瑞特打趣道。

         “那是当然了”瑞斯笑着说道。

         ……

         远征的名单很快就公之于众,除了9位师级军官作为此次的决策指挥,还在基地的一些家族里挑选出30人作为执行指挥,一起随同的死士由去年的300人增加到600人。

         另外再加上曙光基地和新科基地的参加者,这次远征的人数达到了有史以来最多的一次,一共1700余人。

         布满荆棘的远山总是需要尖锐的刀锋来开拓,也许牺牲很大,死伤无数,但总归是朝着期许的样子靠近。

         许哲在基地最大的交易场所里走来走去,囤积各种物资,对于远征异能者的补助十分充足,在加上许哲之前的储蓄,家底着实丰厚。

         直接将一间出售户外装备的小店一扫而空,引来街道上各色人群的注意,感觉着好几道不怀好意的目光盯上了自己,异能散出,磅礴的威压让人喘不过气,周围的人迅速低下头来,不敢再肆无忌惮的打量。

         走到熟悉的店门前,破旧简陋,生意惨淡,较之周围的店面这家店极为冷清,许哲停下脚步看了看招牌,大步的走了进去。

         “哎呀,您怎么来了,是不是武器又有缺口需要锻造?还是老价格哦?依然给您八折优惠。”路铭瑄看见许哲的到来,眼冒金光,眼前的这位可是自己的大客户。

         “不用,我需要你帮我准备几样东西。”许哲说道。

         “哦?我这您也知道,只会弄弄武器什么的,要是其他的我可办不了。”路铭瑄面露难色。

         “你放心,还是武器,图纸我给你提供。”从怀里拿出三张精致独特的纸递给路铭瑄。

         “这……这!”,路铭瑄一看纸上的底纹立刻退给许哲,“这我可不敢看,这是基地新研发出来的武器,这要是被人发现我的店和我的人都得没了,这我真不敢……”

         苍白的手从怀里掏出紫色的晶卡,放在桌上,路铭瑄的眼都直了。

         “我……我……”

         “三件武器,我需要在远征出征前交货,做好了,这张就是你的。”

         立刻将桌上的卡塞到自己的口袋里,路铭瑄笑的整张脸皱成了菊花。

         “那个,那个……恕我冒昧的问一句,您这图纸都哪里来的?”

         给了对方一个冰冷的眼神,路铭瑄直接闭嘴,表示自己绝对不问了。

         “你最好尽快做好,否则基地的人发现图纸不见,找到你这,你的下场可能会十分的惨。”许哲幽幽的开口。

         “……”路铭瑄各种表情揪在一起,口袋里的晶卡很好,但手里的图纸怎么那么烫手。

         那些图纸自然不是许哲正大光明弄来的,而是雷焰修在给黑卡让自己去仓库取五颗A级晶核时,顺手牵羊带走的。

         基地的武器数不胜数,但仓库里的武器时常有人清点,只是对于图纸总是不重视,疏于检查,这才给许哲留了机会,毕竟除了内部的武器制造师图纸什么的一般人看都看不懂,又怎么会仿制。

         说起来还得感谢有路铭瑄这号人的存在,只是那老家伙开口价那么贵,要不然自己还能多搞几把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