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2、前往D市
        骚气的车里,廖胖子开着车,左坤坐在副驾驶上看着地图,许哲和水蒂在第二排闭目养神,最后面的张萌萌一直缠着冷冰冰的侍卫说话。

         除了侍卫十三,其他都是许哲挑选的,不出意外回去之后这些人都会成为许哲的势力。

         “教练,你这次叫我出来可是太对了!我以前对车这种东西可就是极为熟悉的!”廖胖子一边开着一边秀着自己的车技。

         “前面是田埂,你开的时候看些路!”左坤捧着地图时不时纠正廖胖子的路线。

         “就你最能吹,你听听左坤的小心点开,这路上到处都是丧尸,你可别开到丧尸窝里了!”张萌萌看着车窗前飘过的丧尸脑袋,又靠着十三近了点,直到把侍卫逼到角落里坐一个小小的位置。

         “张萌萌你矜持点!我都在镜子里看见你一直往侍卫大哥身上靠,你想干嘛呢!”

         “要你管!你好好开车吧!”

         “胖子,一会到前面的加油站停下,我和十三下去找汽油,你们在车上扣紧车窗别动。”许哲看着窗外颓败的房屋,这里已经里D市很近了,没有基地的庇护,一路上全是风沙尘土,荒芜的很。

         “好的,教练!”

         将车停在一个前后可跑的路口,许哲和十三便轻声轻脚的下车,白色的球鞋走在地面,掀起薄薄的尘土。

         加油站里很多地方都长出了野草,足足一人多高,茂密的将超市的门都掩盖起来,风有些大,时不时将远处的塑料瓶吹的发响。

         眼尖的发现一桶被灰尘掩盖的汽油,许哲直接让十三放到他的空间戒指里,至于为嘛不放自己的空间,实在是因为灰太多了。

         对着十三打个手势,让其去地下储油室看看,而自己则割断杂草,推开超市的门。

         “吼!”门后的C级丧尸早就蠢蠢欲动,躲在门口准备大咬一口,只是还没碰到,干瘪的身子就被削的七零八落,头颅被切开里面的晶核滚了出来。

         又是十几道刀砍过,超市的架子后丧尸被分割,空荡荡的超市似乎早就被人打劫一空,除了收银台里的钞票,什么食物都没留下。

         出来看见十三对自己打了个手势,还好,找到了两桶汽油,够用了。

         汽车重新出发,一行人就在车上吃了盒泡面和几代饼干,天色渐渐的暗下,也到了D市的范围,路上也偶尔能碰到活人同样开着汽车擦肩而过。

         找了家小型的宾馆,几人将丧失清理干净便分开房间,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许哲早早的起来,就看见廖胖子和张萌萌在十三的房间前鬼鬼祟祟,两人朝着门缝里拼命看去。

         “干嘛呢?早点吃饭一会出发。”

         “哦……是的是的,教练,我们马上就去!”两个人使劲的点头,许哲有些奇怪但还是去楼下找水蒂。

         “呼……吓死了,还好没发现,我们接着看。”

         “嗯……”

         十三打开房门看见的就是两只灰溜溜的脑袋,咳嗽一声包紧脸上的面罩,依旧是一身黑色的衣服,冷冷的走下楼去。

         “就差一点就看见了……”

         “真的是,十三果然神秘,真想知道他长什么样子,一种很让人有安全感的感觉。”

         敲了敲张萌萌的脑袋,廖胖子不高兴的走开,故意走的十分大声。

         “什么啊……等等我!”

         看着还在打闹的两人,许哲突然觉得自己的计划出现了失误,末世还能这么活宝,真是难得。

         “一会我们要去的实验市是由一处地下车库改造的,出口只有地图上标注的两处,我待会走在最前面,水蒂和张萌萌随后,廖胖子和左坤一起,十三垫后,保持队形千万别走散了。”

         “尤其是张萌萌和廖胖子你们两个的级别最低,一会只管辅助,切记,千万别掉队,听我指挥!”许哲面无表情的脸上多了一丝严厉,看着两人频频点头。

         穿上特制的作训服,带上必备的药物和装备,许哲又拿出一箱手电,彼此分发下去。

         “记住一切可疑的东西直接收进空间戒指,不要打开!”

         “准备好了吗?

         “好!”

         “出发!”

         绕过地底的各色废旧的车辆,疯长的杂草将发锈的铁门遮蔽了大半,十几把空气刃袭去,门上的铁链被悉数斩断。

         大门被推开的时候发出刺耳的咯吱声,一股浓重的腐尸味从漆黑悠长的通道迎面扑来。

         许哲等人按照事先的队形逐个进入,手电打开,昏暗的窄道里传来水滴下的声音,撞击着废旧的管道,发出叮叮声响。

         照向两边的墙壁,果然上面有被固定的火把,给身后的水蒂打个手势。

         十几道火星准确的落在火把上,瞬间窄道被照亮,众人这才看清眼前的情景。

         斑驳的墙壁上花满了奇怪的符号,像是在计算什么东西,而每个人的脚下都是人体的断肢,有的时间过长变成了森森白骨。

         这里只是入口而已,就死了这么多人……

         面无表情的带着众人接着往前走,火把也被逐一点燃,转个墙角,就到了一个空旷的房间,房间呈圆形,摆着各种器具,有的刀尖上还残留着腐肉。

         “咦……这什么?真是恶心……”张萌萌突然踩到一个玻璃瓶,要不是廖胖子在身后扶住差点就倒了。

         众人看去,确实有点渗人,滚出地上的玻璃瓶只是柜子里的一瓶。

         这里面整整齐齐的摆着各种透明的瓶子,而里面是各种器官泡在绿色的液体里,有变异兽的,也有人类的。

         房间似乎有人来过,桌面都有些凌乱,但很多摆放的箱子都已经空了。

         “不会就这么大吧?我们是不是走错了?”廖胖子看着房间除了来的通道,并没有别的出口。

         “地图上可不止这么大,应该是有人设了障眼法。”水蒂一边说着,一边在房间各处摸索着。

         “在这里!”十三用手电照着墙上的一副人体骨骼图。

         众人围过来看,果然,这张图是透光的,用匕首刮开,后面赫然是被掩饰的入口。

         “喂!”张萌萌对着漆黑的门后大喊一身,隐隐都有回音传来。

         看着众人一脸奇怪的看着自己,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以前听老人家说黑的地方喊一声鬼就跑了……嘿嘿……”

         “还鬼跑了,你就不怕丧尸来了。”廖胖子好笑的揉着张萌萌的头发。

         许哲看两人一眼并没有说话,手电照去,是一段通往地底的楼底,曲曲折折的绕在一起。

         “这楼梯比较窄,我们一个个的通过。”许哲率先走到前去,楼梯只是简单的钢板搭建,有些摇晃,一不小心就很容易摔下。

         一群人慢慢的挪动,刚到地面就听到赫赫的怪叫,原本死在地底的刘家人,不知道为什么全部变成了丧尸,而且被巨大的锁链全部绑在一起,一旦走出了既定的范围,锁链被拉直,就会被链上的电流电的浑身抽搐。

         有几只年纪大的丧尸,耳边和鼻下都流出黄色的固体物,看起来极为恶心。

         左坤找到底下的电闸,直接推上,整个地底发出嗡嗡的发电声,变得灯火通明。

         这是个足足有两个足球场般大小的实验室,被各种奇怪的试剂、工具、和死去的人体填满。

         周围是整齐的玻璃器皿,每一个里面都灌满了浑浊的液体,鼓着气泡,发出刺鼻的药水味。

         有三分之一玻璃缸里还有着没有培育完全的丧尸,****的身体青白僵硬,瞪大了双眼看着一处,一眨不眨。

         所有的培育容器底部都连着一个黑色的线路,毫无规则的分布在地面上,全部都汇集到实验室的正中间,那是一台巨大的台式分析仪,电路的连接让它的屏幕重新亮起,计算着许哲看不懂的程序。

         “地图上指明此处一共有三区,一区是存放数据手稿、二区是我们现在所在的实验体培育处、三区则是存放试剂药物处,左坤和廖胖子去一区,我和水蒂在二区,张萌萌和十三去三区,一会出了问题立刻使用手枪,枪声响后我会立刻赶过去。”

         众人点头同意,都分开搜索,十三在离开的瞬间特地看了眼许哲面无表情的脸,有些狐疑。

         她真的不在意吗?试剂区可是最容易存放尸毒的……

         “水蒂你去那边的分析仪处看看,我先在这找找。”

         “嗯,不过你小心点,我老感觉这玻璃里的丧尸会活样的。”

         “好,你放心。”

         其实本来就是活的,量眼的视角下,每个泡在药水里的丧失周围都绕着异能,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像是被固定住,没有一点流动。

         所有的丧尸都是瞪大着眼睛,看着墙壁角落的人偶,真是诡异。

         打开领域,周围的物品在许哲的异能下逐一扫过,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直到碰到那堆人偶。

         这是保护类的武器,隔着透明的屏障,许哲被挡在人偶外围两米处。

         每一个人偶都极其逼真,穿着各色艳丽的服饰,姿态万千,完整的皮肤和柔顺的头发。

         只是这些人偶全部都是一个小女孩的样子,这是照着谁的模样制作的吗?

         溶针密密麻麻的飞出,屏障逐渐被腐蚀出密集的空洞,没过多久便破碎,碎片在空中闪着晶亮的光泽,落在地上却化成了灰。

         还没拿起地上的人偶,一股劲风就从背后袭来,微弱的异能在许哲看来忽略不计,空气罩的打开就让丧尸自动的弹开。

         一具具青白****的尸体突然都挣开水里的束缚,发出愤怒的表情看着许哲,身上滑腻的药水被皮肤表层吸收,干瘪的身体瞬间膨胀起来。

         “许哲!”不远处的水蒂听到这边的声音,立刻赶来,对着近处的丧尸一把大火。

         “咔咔咔咔……”空气刃如一股冷风,将丧尸聚集,一把大刀集中剁成肉块。

         碎肉哒哒的掉在地上,原本这些丧尸就是未完成品,级别也不是很高,很快就被水蒂和许哲弄的死的不能再死。

         “水蒂!小心!”空气将水蒂猛地托起,矮小的人偶似乎由于没有偷袭成功,发出尖锐的怪叫。

         “这……究竟是什么……”

         水蒂看着眼前姿势怪异的人偶,头皮发麻,每一个人偶都做着一模一样的表情动作,对着许哲和自己诡异的笑,鲜红的嘴一张一合,黑色的长舌像扭动的蛇一样来回晃动,还时不时将地上的丧尸碎肉卷进自己的嘴里。

         “砊!”空气刃撞击着人偶的头颅,发出巨响,被砍中的几只头顶被割开,歪着脖子眼睛一眨一眨,脖颈扭动几下居然还能活动。

         “什么鬼!砍都砍不断!”水蒂放着火箭射去,灼热的高温把人偶的头发和衣服都烧的精光,但躯体依旧完好无损。

         越来越近,人偶似乎适应这种状态速度也越来越快,在空中快速的翻转,极其雀跃的样子。

         银色的纹路疯长,五指控制住人偶不再动弹,溶针顺着指间扎进人偶张开的嘴里,感觉到头部的硬物开始腐蚀后,空气刃席卷而去,人偶被分割的支离破碎。

         “水蒂,放火!”

         大火将皮肉烧尽,但依然留下十几颗坚硬的头颅,没有了皮肤的包裹,就像一堆黑色的石头。

         “这些都什么材质做的,真是坚硬,砍也砍不断,烧也烧不掉。”

         “嘭!”是枪声!

         许哲和水蒂对视一眼,立刻朝着枪声发出的地方跑去,顺便将地上的不知材质的头颅全部收到空间。

         枪声发生的地点,试剂被打碎一地,一些带着腐蚀气息的液体将地面溶出大大小小的坑洼。

         十三被几个穿着土黄色制服的人绑在了起来,而张萌萌手上拿着手枪对着为首的男子,看得出来没有打准,墙壁上一个深深的洞口,手心里全是汗水,呼吸间极为沉重。

         就在张萌萌觉得自己快倒下的时候被跑来的水蒂扶住,远处左坤和廖胖子也一一赶到。

         许哲看着坐在对面的男子,手心里溶针聚集,形成一个小型的黑色圆球,如黑洞一般在手心快速旋转。

         银色的纹路爬到十三的绳子上,幻化成灰,只是十三还没来的及站起,膝盖就收到了重创,双腿猛地跪在地上,发出骨碎的声音。

         “你还是这么心急呢,小哲子,我们又见面了。”容策拿掉脸上的面具,笑的极为肆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