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7、红林镇
        浩浩荡荡过长江,这是许哲脑海里想到的诗句,远征的队伍整齐排列,先后有序。

         红林镇,顾名思义以林中红色的树木闻名,淡淡的香味飘在林里,作战车被收进空间之中,所有人都在林中徒步潜行,脚下的树叶时不时发出窸窣的声音,像是不满这群陌生人的到来。

         林中的树并不是很密集,走好几步才能碰到下一棵大树,地面上寸草不生,粗大的树根有一小部分裸露在外,鲜红似血。

         “大家注意,要是发现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立刻避开,千万不要攻击!”通讯仪里传来洪亮的男声。

         许哲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量眼的视角下已经发现了地下的不同寻常,像是小蛇,缓慢的蠕动,成千上万,一旦惊动这些不知名的东西,大概会很麻烦。

         空气罩罩在身上,周围有的异能者看见许哲的动作都严谨了起来,末世来的突然,这些奇怪的生物也像是突然出现般,让人随时都得小心。

         “啊!”前方的队伍里有人惨叫一声。

         后面迅速上前查看,那个人周围没有任何攻击他的东西,只是突然的倒地,没了呼吸。

         许哲在后方拧着眉眼,发现死掉的是新科基地的异能者,身上没有伤口,极其安详。

         正准备走到瑞斯的身旁,林子里突然冒起了烟雾,像是墨水被打翻在池子里,所有人的视线都变的模糊,只能看清自己周围靠的很近的人。

         微风吹过,浓雾并未散开,而是更加浓郁,红树林的上方赤色的枝叶像是藏在云里,若影若现。

         咔咔的声音传来,是动物在啃食坚果的声音吗?毛孔不自觉的收起,身上的凉意泛起了鸡皮疙瘩,异能者手握武器却看不到敌人,莫名的恐惧。

         突然又是几声尖叫,许哲的通讯仪里传来瑞斯焦急的声音:“全部站着别动,捂住鼻口,千万别攻击,等风一会大点浓雾便会散去!”

         “谁信啊!”蒋超大喊!明明刚刚起风了,风更大了,而且刚站在自己前方的人就那样突然的死了,这林子实在是太诡异了!

         过于紧张的情绪,让蒋超觉得眼前的世界似乎发生了变化,浓雾好像散去了,自己站在哪里?这里不是基地吗?怎么会?

         基地里空无一人,蒋超在广场上疯狂的奔跑,有什么在自己的身后?!背后的汗毛根根竖起,汗水从额头流进眼里,眼睛胀的酸涩。

         明明不想向后望的,但是强大的好奇欲还是让蒋超回归头去,那是一株巨大的花,长满了婴儿大小的手臂……

         嘭!蒋超猛地倒在地上,脸上的恐惧像是被什么治愈了,还留着淡淡的微笑。

         雾越来越浓了!许哲环顾四周,量眼下,浓雾里明明没有任何东西,是什么在肆意的杀人?

         突然脑子里一片刺痛,之后是极为舒适的沉醉感,不好,不能沉浸进去!

         许哲立刻咬住自己的舌尖,鲜血的味道混在喉中,清醒过来。

         躁动的甩出空气刃,周围的浓雾被空气割开,淡薄了许多,一招过后,许哲分明看见有什么东西缠上了自己,那滑腻的触感!是在脚踝!

         嗖嗖!

         溶针打出,落在地上的是两只细长的肉手!像小孩子一样大的拳头,掌心却张着大口,利齿上全是黄色的粘液,被打中之后肉手发出聒噪的声音。

         但很快,成灰,飘在空中。

         空气罩对这些东西没用,异能攻击也没用,倒是腐蚀异能依然有效。

         右脚刚被缠住的部分已经开始麻痹,拉开裤腿,许哲倒吸一口凉气,这究竟是什么?!

         修长的右腿上满是干掉的黄色的粘液,原本苍白的皮肤变得乌黑一片,上方还起了一粒粒细小的红色水泡,看起来十分狰狞。

         许哲拿出绷带和刀,咬着牙狠狠的扎进,乌黑的血液从道口流出,红色的水泡没有了毒素的支撑很快变得干瘪。

         苍白的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额前的碎发黏在上方,整个人像是大病一样,许哲此刻感觉很不好。

         毒素虽然清除,但是伤口愈合的很慢,原因是这浓雾,是带着毒,对血液有着强大的溶度。

         半躺在树底下,五指抽出,干掉几只蠢蠢欲动的肉手,许哲听着瑞斯在通讯仪里重复着一样的话,内心苦笑。

         原来S级也不是万能的……

         半个时辰后浓雾散去,许哲终于看清眼前的世界,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离大部队这么远了。

         “许哲!你躺那干嘛呢!走了!”瑞斯大喊。

         许哲朝着他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现在根本站不起来。这不知道什么毒,自己现在浑身无力,晕晕乎乎的。

         “你这是怎么了?嘶!”瑞斯走近,看见许哲的样子猛地抽气。

         脸上的胡子翘起,瑞斯大怒,朝着队伍里大喊:“冬流儿!你给我滚过来!”

         漂亮的女子婀娜多姿的走近,前方的队伍里别的基地也停下脚步,好奇的看着这边。

         “你做的什么事?!我不是说了出发前把圣水全部分给每个人吗?!你怎么办的事!现在伤了一个决策指挥影响队伍力量!你搞毛啊!”

         “指挥,真的不是我的错,我只是昨晚想找许指挥的时候发现她都不在房间,我等了好久都没见她人,真的不是故意的,所以才忘记了。”冬流儿低头说着,但许哲感觉到她眼里全是得意,丝毫没有悔过之意。

         貌似自己没有得罪过这个女人吧……

         “你还说!你一会把你的那份药品也给许哲,还有和她道歉!”瑞斯的眼里既是生气又是无奈,从空间里递给许哲一盒药膏。

         “什么嘛!”女子气的跺脚,却还是从怀里拿出一个盒子,“给你,这可是基地最新的圣水,只有核心人员才有的!”扭着屁股,冬流儿不顾瑞斯的怒骂妖娆的走了。

         “真是对不起……”瑞斯低下头,打开盒子,里面是五个瓶子,五彩的水。

         刚准备给许哲上药,瑞斯的手就被人捉住了。

         “瑞斯指挥,这种药水我们基地是最熟悉的,还是让我来吧。”黄袍男子不由生分的拿走瑞斯手上的东西,低沉的声音带着嘶哑。

         修长的手指,灵巧的将五彩的水倒在掌心,温热的异能从之间冒出,五彩的水在温度中便的粘稠,逐渐结成膏状。

         “啊?原来是这样,我一直都用错了……哈哈……”瑞斯摸着自己的脑袋,给黄袍人道个谢便走开了。

         “这是圣水,是曙光基地研制出来的,抗毒的效果很好,每年远征都会出现很多稀奇的毒物,异能对它们没用,冷兵器倒是有用,下次你直接那你那把大弯刀出来就行。”

         男子一边用微热的手指在许哲的腿上敷着药膏,一边说着。

         被陌生的触碰,许哲极为不习惯,想将腿缩回,却被紧紧的抓住,无力感还存在四肢,自己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放开!”感受到脚上的力度,许哲斥道。

         “小哲子……你还是这么狠心啊!”黄袍男子将面罩取下,那幅熟悉的面孔,居然是容策!

         咔!

         弯月被容策轻松的制住,他的眼睛里又出现了那种危险的气息,泛着阴冷,扶上许哲的脸,轻轻滑过,手下的触感比想象中更好。

         “你刚刚流血了?”

         许哲不说话,突然想起来这家伙喜欢吸自己的血!怪不得突然变成这样了!

         远处的队伍有些躁动,人群开始不耐烦起来。

         拉着容策的袍子,示意他快点擦药。

         看着衣服上的小手,容策突然低低的笑了,“药早就上好了,只是你中毒太深,一时半会也恢复不过来。

         许哲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如果是要我的血,我们可以交易,但如果是我的命,劝你不用如此大费周章,我随时都可以杀了你!”许哲道。

         一瞬间的怔住,容策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眼底的女人,声音极为清傲,“你想怎样交易?”

         “这得看你不是吗?不过这笔交易你是处于弱势,今后还请注意我们的位置。”许哲道。

         “那么你想要什么?”容策感觉到空气里诱人的血腥味,极力的压制。

         抬起头,看着眼前清俊的男人,许哲一字一句的说道:“如果我说我要半个曙光你会给吗?”

         “你觉得呢?”容策说着,看不清眼神。

         “我想我们可能会兵刃相见。”许哲说道。

         “那到不一定……”容策道。

         男子答完后又突然的变脸,笑意晏然,扶起许哲朝着队伍里走去。

         ……

         “大人,您怎么将真容显露出来,这样会不会……”明月家族的明月棹低着头,恭敬的对容策说道。

         周围的目光已经又惊讶便的谨慎,“迟早都是会知道的。”容策大步的向前走去。

         曙光队伍里的明月心见容策那张俊俏的脸露了出来,羞涩一笑,但是看到周围女性异能者都是相同的目光,眼里开始变的阴狠。

         “我们继续前进!”

         穿过一片红林,就来到了红林镇,低矮的房子像是散落地上的棋子,既不美观,也没什么用处。

         这里过于荒凉就连丧尸都很少看见,只有大片荒掉的田埂里能看见半烂的尸体,瑞斯示意后方的队伍上前,十个死士走出,在一块空地上插进几根高高的杆子,通上电源。

         十几架无人监视器在空中飞起,开始探视前方的道路,后勤部队也拿出材料准备今日的吃食,各基地的指挥也开始用仪器搜索着自己想要的东西。

         许哲感受着身体里的异能恢复,乌黑的外皮带着药味开始脱落,长出新的苍白的皮肤。

         圣水真的很神奇,不仅伤口能很快治愈,一路上在红林里许哲能感觉的到之前的肉手都在躲避着自己。

         大口的咬掉罐头里的肉,喝下一碗热汤,许哲看着周围的人忙来忙去,自己什么都不懂,还是别在这碍事了。

         走到远处的树底下,红色的叶子遮住蓝天,漏下星点点的亮光,煞是好看。

         “许哲!你也在这啊!”刘昌南兴奋的说道。

         “嗯。”

         “对了,我这带着一些水果,我看你刚刚只吃了罐头。”刘昌南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苹果和橘子递给许哲。

         “谢谢。”许哲回到,直接坐在树底下面无表情的开吃起来。

         刘昌南看着许哲秀气的脸,鲜艳的水果衬着那双手更加苍白好看。

         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磨蹭了一番,刘昌南才坐在许哲的旁边,微风带来一股好闻的清香,几片叶子垂垂落下。

         这个人看起来总是干净的不可思议……

         “那个……你的腿好了吗?我以前是基地医疗部的医师,懂一点医术,要不要我帮你……”话没说完,刘昌南就一脸通红。

         唇边扬起一股笑意,许哲将手里的苹果核抛向远方。

         “多谢你,我已经好了。”

         袖子里的手紧握着的东西变的温热,看着那片树叶想把手伸出去,但是还是缩在袖子里发抖,刘昌南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将手里的东西放在许哲的旁边,留下一句话飞快的跑开了。

         “这个送给你!”

         呃,许哲看着跑走的人,有些搞不懂。

         地上放着的是一瓶药膏,上面写着清秀的小字,避虫露。

         真是个称职的医师,感受着来自树干上的阴影,许哲毫不犹豫的将药膏收进空间。

         “切!一瓶小药膏就把你收买了!还真是蠢的可以!”容策从树上跳下,没抢到许哲手中的药盒,直接将地上的橘子拿起。

         “那个是我的。”许哲看着容策手里的橘子说道。

         “你想要啊,我就是不给你!”将橘子拨开,香气四溢,容策直接将果肉送进自己的嘴里。

         斜了斜眼,许哲对于这种人直接无视。

         “小哲子,你不想吃吗?我这里可是还有很多哦……要不然用你的血来换怎么样?”容策说道。

         “我要半个曙光。”许哲抬起头,眼里的认真让容策的笑脸僵硬。

         “你还真是固执啊……”

         身影朝着自己突然走来,许哲的身后靠树无法后退,两人之间隔的很近,许哲握紧手指,提醒自己现在不是动手的时候。

         手里拿起的是对面人头上的树叶,一丝血迹从掌心流出,若不是自己够快,这只手大概就废了吧,还真是狠呐。

         许哲拧着眉,不懂眼前的人在干嘛。

         “你还真是榆木脑袋,捡女生头发上的树叶可是必备的套路啊,这都不懂!”

         脑门毫无防备的被轻轻戳了一下,许哲看着容策的背影,觉得有些奇怪。

         大概是手痒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