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水蒂的目的
        努力的将衣摆抚平,摆出一个最为诱人的角度,魏芸有些激动的敲响房门。

         “进来。”低沉的男声极其吸引人。

         魏芸一进房间看到的就是坐在沙发上的雷焰修,神秘而强大的男人,几乎掌握着R基地的所有,算的上是末世最尊贵的几人之一。

         柔柔的行了个礼,魏芸优雅的站在雷焰修的对面,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大方又坚强的样子。

         “不知首领来找我所为何事?”

         将身边的侍卫支开,把玩着手中的玉扳指,直到魏芸嘴边的笑意逐渐僵硬,雷焰修才缓缓开口。

         “魏家自从出了上次的事,不比以前,但起码也曾是基地的大家族,昨天有侍卫给我看着魏家的账本,不想竟然颓废至此,魏洋看起来并不适合当家的位置。”

         “首领说的是。”魏芸对于这样评价魏洋有些激动,但不敢妄自揣测,只跟着雷焰修附和几句。

         打了个手势示意魏芸坐到对面,待对面的人与自己平视后,雷焰修突然坐直,一张脸凑到魏芸的面前,两个人的距离只有一拳,彼此的呼吸都可以感受。

         魏芸的心里跳的很快,但还是强忍着激动和兴奋镇定的坐着,一动不动。

         布满疤痕的手抚上瓷白的脸,轻轻的揉捏后,直接来到了饱满的唇部,似乎对于这张红唇十分满意,雷焰修手指指尖不再满足表面的触碰,直接撬开,伸到温热的里处。

         细软的丁香小舌在手上滑动,来回几次,手下的人发出呜呜的小声,极其撩人,手指抽出,不出意外连着几根细长的银丝。

         “首领……我……”嘴里终于得到自由的魏芸已经满脸红晕,看着雷焰修深不见底的双眸说不出话。

         嗅着女人身上特地喷上的香水,雷焰修直接站起,将人推倒在沙发上,看着对方闭着双眼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脸上满是嘲讽。

         “以后魏家的当家就是你,别让我失望。”

         魏芸猛地睁眼,似乎是不敢相信,张了张嘴后,眼眶里闪出晶莹。

         “是,首领,魏芸不会让您失望的。”

         感受着身体被强有力的禁锢,魏芸羞涩的将外衣褪下。

         这算是送上嘴的吗,哼,还真是没意思,但还是将人抱的更紧,一双大手肆意的点起身下人的火。

         “你就不怕你一个女子管不住魏家?”把玩着女人的头发,雷焰修问道。

         “不会的,芸儿自会有办法的。”魏芸羞涩的回答,就算自己不行,还有背后的人不是吗,只要有这个机会,日后魏家绝对会是基地的第一家族。

         “哦?”双手紧紧的捏着身下的柔软,女人嘤嘤的哭泣起来,但却是将身体向上,更多的送进一双炽热的手掌里。

         只是,雷焰修并没有照着魏芸的想象做下去,而是冷冷的起身,喊进护卫将魏芸送走。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停下,但魏芸此刻再也没有了颓废之意,而是满满的斗志,魏家以后就是我的了,至于房间的男人迟早也会是我的!

         真是恶心,雷焰修洗着双手,脸上却是满满的严肃,不过那个女人的确奇怪,整个过程居然都不受自己的威压影响……

         另一边,魏芸回去后的当晚就拿出雷焰修的手令,一屋子的侍卫闯进,直接将赖在魏家大宅的旁系全部赶出,至于自己的几个表哥表妹,除了给魏洋留下一个偏房,其他人要么走,要么被杀死。

         魏家大宅,以后就只有魏芸的心腹。

         反抗的人都被奇怪的手法一一暗杀,魏芸靠着自己以前的人气和人脉,聚集了很多别的异能者为自己效力,魏家除了角落的魏洋,没有一丝魏族的气息。

         ……

         许哲看着发呆的水蒂,走上前去。

         “考核你会过的,别担心。”

         “啊?什么?……许哲,你居然会安慰我,真是神奇!”水蒂缓过神,想到许哲刚说的话,分外惊奇。

         “安啦,我当然会过的,不仅我回过,大家都会过的对吗?”水蒂转身对着身后的张萌萌等人说道。

         “就是,教练你别担心我们,这考核在我看来就是走走过场。”廖胖子也拍着自己的胸脯说道。

         “就你?刚刚还跟我说怕死的,这会就在教练面前逞能!”张萌萌还是一如既往的拆着廖胖子的台。

         “我没有……”

         “其实我觉得你们几个人,只有水蒂和左坤是完全没问题的。”许哲幽幽的说道,虽然是大实话,但面对没过就死这样严肃的话题也没谁开玩笑了。

         “不过,很幸运,你们教练是我,就算没过也不会死,顶多被毒哑不能说话而已。”

         “……”众人无语。

         看着一个个的走进考核场地,许哲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像等孩子高考的家长……

         “许哲,我有些话和你讲。”场上已经走了大半,水蒂突然拉着许哲的袖子说道。

         “你讲。”

         “你知道我不是为了当侍卫的,对吗?”

         “嗯。”

         “那么你帮雷焰修做事,你就不怕我有别的目的……”水蒂的双拳握紧,盯着许哲的脸,不放过一丝一毫的表情。

         “我只是帮自己做事,其他的我不会管。”依旧是面无表情。

         “好。”水蒂松了口气,转身走进考核地点。

         回别墅吃了个饭,洗了个热水澡,半夜许哲得到辅导员传来的电报。

         第三小队全部通过了。

         赫赫……笑意爬上僵硬的脸,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许哲就到了地下城,但训练场上空无一人,辅导员告知自己除了考核没过的被特殊的手法处死,剩下的都被分配下去进行各种任务,只好离开。

         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周围依然是高楼林立,但大多都是作为行政楼和仓库,原本繁华的商业街被R基地圈进来后,外表和末世之前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街道依旧有人打扫,人类生产依然继续,除了异能者的特殊存在每个人依旧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走到商场前,人来人往,时尚在基地的保护下重新兴起,许哲走进大厅,两位迎宾小姐对着自己鞠躬。

         看着整层楼光鲜亮丽的衣服,还有各色时常的女郎、潮人,许哲找不到一丝归属的感觉,这般平和的场景像是上辈子的事情。

         “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款式的衣服呢?”一家店的服务员看见许哲,立刻上前问道。

         走向店里前两排的运动套装,“这些,全要了。”

         “好的,尊敬的小姐,请您稍等我们现在就去包装。”店主拿着包装袋,乐开了花。

         “不用了。”直接将衣服放进空间,从怀里拿出晶卡。

         “一共消费200晶核币,感谢您的购物,祝您每天愉快。”

         空间并没有随着自己的S级而产生变化,依旧是篮球场大小,但在许哲看来这些足够了。

         又批量买了一些衣物鞋子,许哲直接去了三楼食品区,相较于衣物食物就贵的太多了,几箱速食泡面、压缩饼干、一些调料、几桶水净水就花去了许哲5000晶核币。

         看着还是空旷的空间,许哲准备再去购置一些,只是突然看见眼前时髦的女人,脚步一顿。

         看着对方匆忙的从试衣间里出来,大冷天竟然穿了一身露背的红裙子,悄悄的跟在身后。

         异能包裹着脚尖,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看着水蒂跳进一个别致的小院子,许哲犹豫了会,还是紧紧跟上。

         此处似乎没有来过,格外的安静,景色优美,除了监控并没有护卫,还时不时传来院子的鸟叫声。

         水蒂推开房门进入了一个房间,许哲直接将周围的监控粉碎,轻声跳到屋顶,听着屋内的动静。

         “原来分给我的小侍卫竟然是你,我的好妻子……”雷朋是个中年男子,见到水蒂似乎毫不意外,依旧优雅的抿着手里的香茶。

         屋内的摆设较之外围更为典雅,一桌一椅都是纯正的竹子制作,墙面上还镶着一个木质的“禅”字,桌上点着的焚香清幽好闻。

         而这个男人也如房间一样,每一个举动都极其斯文,带着浓浓的艺术气息。

         但水蒂一直强忍着内心的恨意,甚至露出一丝妖艳的笑意,男人看见这样子的水蒂,低垂的眼神下是疯狂的兴奋。

         “真是难得你还记得我,我的未婚夫,当年我还以为你早就去给我妹妹道歉了!”说到自己的妹妹水蒂终于忍不住内心的愤怒,十几把飞刀夹着炽热的火焰朝男子飞去。

         “你是说水灵吗?啊……我也不想的,可是我就是忍不住啊……”男子不躲不闪,只是将刀上火焰用异能抵消,任由飞刀插进自己的身体,但是表情确实出奇的享受。

         “雷朋!你知道吗?!那是我唯一的妹妹,是我最后的亲人,她还那么小,你怎么下的去手!”

         红的耀眼的火焰从雷朋的身下窜出,垂直向上,呈一把把尖锐的赤色小剑,密集的向雷朋的胸口扎去,许哲伏在屋顶都能感觉到屋内的高温。

         身上的衣服被烧的破烂,裸露在外的皮肤发出一股焦味,看着一动不动的雷朋,双眼微闭,水蒂捡起地上的飞刀,站在雷朋的面前,一刀接一刀刺在男人的身体上。

         泪水有些模糊视线,面前的男人脸色温柔英俊,根本就不像是那个杀死自己的妹妹,可是那是自己亲自看到的,那一刀一刀把活生生的人切成肉片。

         “我的好妻子,你还真是和以前一样有趣呢……”原本闭上眼的男人突然说话,斯文的脸上由于过度的兴奋微微狰狞。

         水蒂大吃一惊,准备后退,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被死死的禁锢,那是一条漆黑的绳子,水蒂越是挣扎就越是缩紧。

         火焰飞去,雷朋也不躲闪,任由裸露的皮肤被烧的焦黑,因为很快表层的死皮在雷朋欢快的表情下逐一脱落,长出新的肌肤。

         “你怎么能再生……”

         “世界上的异能千千万万,我这只是细胞自己长的快些罢了,不过多亏了我的好妻子主动靠近,我才能有这来之不易说话的机会。”雷朋按下桌上的按钮,水蒂被墙壁上的机关罩住,整个人被绳子高高挂起。

         “真是难得,我的好妻子还特地穿的这么好看来见我,只是我怎么记得那是你那傻妹妹的打扮?难道你也想和她一样?”

         水蒂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异能正在飞速的流失,被吊起之后手脚处传来电击的疼痛,后背渗出细密的汗水。

         雷朋的手拿着熟悉的刀子,就快要碰到自己了,我也会和妹妹一样被切成肉片吗?真是……

         泪水无力的划过脸颊,抱歉水灵……不能帮你报仇了……

         “嘭!”巨大的弯月从天而降,水蒂只觉得手脚一凉,身上的绳子被砍断,自己被人扶住稳稳的落在地上。

         空气刃将雷朋削的鲜血淋漓,屋内还没来得及发动的机关瞬间震裂成灰,许哲面无表情的看着气愤的雷朋,停止攻击,等待着对方身体自动恢复。

         一半脸在蜕皮,脸上已不复斯文,狰狞的看着许哲。

         “水蒂?看来你已近不干净了,居然被别的物种碰到了!我只能直接杀死你了……”像是极为惋惜的模样,雷朋一脸心疼的看着水蒂。

         “这是我先得到的猎物,已经有我的味道了,就这样你还想享用?”讽刺的看着许哲,雷朋脸上没有了之前的兴奋之意。

         不会以为自己是和他一样的变态吧……还猎物……噗……

         弯月飞过,许哲也不管雷朋的死活,直接扶着水蒂走出屋子。

         送到水蒂现在的房子里,许哲正准备离开。

         “多谢,许哲。”

         “嗯。”

         “谢你救我,更谢你没杀掉他。”因为要留着自己杀!

         “之前你说的别的目的就是这个吧?”

         “对,他杀了我的妹妹,是个虐尸狂,末世前我以为我报了仇,但后来发现他不仅没死,还在基地作为雷家的子孙混的很好,我进入侍卫选拔,就是想找到他,杀了他,只是没想到不仅失败了反而暴露了自己。”

         许哲看着窗外漂浮的云,自由自在,转身对着水蒂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不用去侍卫队了,我会帮你,你只等接着报仇。”

         说完,推门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