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S级 利刃回归
        手放在纸上,刚碰到,就从指间变黑,扩散,瞬间变成灰尘飘向空中,与此同时,桌上的其他纸片上纷纷出现银色的纹路,自动沿着画好的线路,粉碎。

         许哲僵僵的笑了,没什么比自己变强更值得高兴了。

         身体周围磅礴的异能已经如液体般浓稠,只要自己想,屋内的任何东西都能在瞬间被腐蚀或者被空气割碎,这就是S级的绝对领域!

         虽然使用短暂的自由换来的,但许哲相信只要自己足够的强大,总有一天这样的基地也无法束缚自己。

         换好一身便捷的衣服,对着镜子看来看去,还好没长角,没有变化,看来S级也不是每个人都会异变。

         回想着雷焰修刚在通讯仪里说的话,许哲拿出小丑面具戴着,嘲讽的表情一如以往,今天开始,利刃就回来了!作为雷焰修的尖刀,毫不留情的杀掉基地的一切叛徒!

         不过在此之前得先拿回装备,弯月。

         和约定的一样在之前的普通区的房子里,看着早就在等候的路铭瑄和水蒂,许哲取下面具,点了点头,十几张晶卡甩去,直接带着弯月离开。

         “诶!等等我,终于见到你了,这些天果然帮首领干活很忙啊,训练场也没看见你,比武台也没看见你,我感觉甚是寂寞啊……”水蒂笑着拍着许哲的肩膀。

         戴上面具,看不清许哲真实的表情,基地除了雷焰修的人,大概只有水蒂知道许哲就是利刃,理智告诉自己必须除掉一切可能的隐患。

         “干的都是些见不得人的事,确实挺忙的。”

         “哈哈……你还是这老样子,不跟你说了,我最近可是报了超级多的技能培训,也很忙的,不过你要是有好事也得记得叫上我啊!我先走了,拜……”

         “嗯,再见。”

         她大概察觉到了吧,不过如果刚刚真的动手了,会杀到最后吗?水蒂,希望你活的够久,还有,以后最好别在碰到我这样的人了。

         拿出熟悉的弯月,许哲倍感亲切,也许这辈子一直陪着自己的也就只有这把弯刀了。

         花园里布满星星,一颗比一颗耀眼,路过的行人们纷纷驻足,都到园里张望,只可惜星星落在地上碎了一地,行人的脚底被扎出鲜血。

         ……

         手里的纸上是满满的名字,这些人全部都是许哲的暗杀对象,异能从低级到高级不等,足足百人,雷焰修,你可真是个合格的首领,压榨下属极其利落。

         不过,正和我意!

         弯月刺入皮肤组织,割开到坚硬的骨骼,伴随着尖叫和血液飞溅,屋子里人们四处逃散,眼看着大门就要到了,迎来的却是手脚分离的痛苦。

         几滴血液落到许哲的面具上,小丑扬起的唇角更加鲜红,几乎只是站着不动,满屋子的人都被屠杀殆尽,全部都是被剁成碎块的下场。

         将面具擦拭干净,许哲带着白丝手套轻轻的将房门带上,轻声离开,院子里的笼中鸟还在叫着欢快,远处看门的护卫依旧打着盹,只有地下的的监控器碎片在阳光下闪着光泽。

         将纸上的几个名字划掉,许哲背着弯月走去下一个地点,疯狂的杀戮,弯月直接在几个人惊讶声中分成五把小型弯刀,在异能的操纵下,朝着几人的脖子砍去,地上的尸体七零八落,每个人死前的样子都是极其惊恐。

         许哲看着弯月上已经擦不干净的血液,结成了血块,僵硬的脸上露出一丝烦躁,空气刃如巨型钢刀一样飞出,几声尖叫戛然,一旁的湖水里鱼虾四散,赤色的液体逐渐浓稠。

         不知道杀了多少,黄昏竟不知不觉的来临,天空被云彩割成一片片的碎片,看起来有点扎手。

         伸着懒腰,看着名单上少掉了三分之一,许哲仰着头,双手抱着后脑慢慢的走在小道上,身后金色落了一地。

         “就是他!就是他!刚刚老爷就是被这个人杀死的,我亲眼看到的!”

         “没错,我也看到了,就是这把大弯刀!”

         “这不是之前比武台上扬名的利刃……”

         “……”

         许哲看着他们,并没有动手的意思,这些人并不在名单上,而且,根本就对自己毫无招架之力。

         “喂!我们跟你说话呢!究竟是不是你杀的?!站住……”叫喊的人还没说完,就被突然的恐惧怔住了。

         众人只见他的身体漂浮,脸色酱紫,呼吸困难,就快死去的时候重重的掉在地上,没有人再敢上前。

         而那个背着弯刀的女人头都没回。

         松开袖子里的手,许哲准备回趟别墅,换身干净的衣服,再出来吃个饱饭,散个步,这份工作貌似比之前的侍卫好很多。

         别墅下,接待区的侍卫都涌到了这边,曙光基地的容策今天就要走了,除了一些发花痴的女性异能者还特地来送别,并没有其他的人来。

         又是那种被死死盯住的眼光,许哲回头,毫不意外看到那张如玉的俊脸,一身邪气,乐坏了周围女孩。

         到了S级才知道为什么那天自己会轻易的被他扑倒,大概对方也是个S级,那时他已经用了领域的力量,只是为什么要藏着。

         不过,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推开门,锁死,屋内较之外面安静急了。

         视线里许哲的动作,容策脸上的笑意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冷傲。

         ……

         夜晚来的快,但今晚许哲还是不能休息,刚接到雷焰修的通讯仪,说是有极为重要的事情,务必速来。

         一直高高在上的语气头一次被许哲听出了慌乱。

         不是平常集合的房间,是在基地的广场上,雷焰修并不在,在的几个人都是许哲熟知的面孔,每个人都是一脸严肃的样子,夜半的凉风将每个人衣摆吹起,穿的较少的陶桃不自觉的往陶青身上靠去。

         许哲刚想问点什么,就听到隔得很远的小道上一阵清脆的鸟叫,那是动手的暗号。

         向着发出声音的地点冲去,一群人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居然是跪坐在地上的雷焰修。

         他低着头,周围一股极其深重的杀气缠绕,背脊向下垂着,双手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布料,那是在悲伤吗……

         “主人……我们要追嘛?”陶青试着上前问道。

         但雷焰修却摆了摆手,缓慢的站起来,整个人就像掉进绝望的深渊。“没用的,已经走远了,追不上了……”失魂落魄的说道。

         “是……我宣布,今晚任务……”还没说完,就被许哲打断了话。

         “如果是追布料的主人,我觉得还为时不晚,我能感觉的到空气里一股腐尸的味道。”许哲静静的说着,但内心绝不平静,因为那是自己感受了八年的味道!尸毒的味道!

         “你说真的?!”雷焰修猛地向许哲看来,眼神里涨满了血丝。

         “只要首领下令,还有让我放手一搏。”

         “没问题,这几个人都给你,如果不够我再去调动。”

         “不需要,只希望首领能让我处置刚才那群人。”

         “没问题……”

         ……

         顺着空气中尸毒的味道,许哲快速的在草丛里奔跑,这里已经不属于R基地的范围,没有一丝现代化的气息。

         半夜除了高挂在空的皓月,没有半丝光亮,破败的房屋、满大街的尸体、还有时不时凑上的丧尸。

         空气罩包裹着整个人,许哲逐渐感觉到了前方的十几道异能,除了两个年轻的B级,其他都是A级,只是有一个被两人抬动的异能者,许哲有些识别不出,量眼的视角下,那个人分明就是S级,但异能周围很多空洞,被诡异的黑气填满。

         除此之外,就是车里的半人半尸,那应该也是让雷焰修失态的人。

         “老祖,刚刚可把我吓死了,多亏您机智……”

         “是啊,刚刚那雷焰修看见老祖还以为是外来的基地,那皱着眉头捂着脑袋的样子可真是好笑。”

         “哈哈……”

         在黑暗里许哲将弯月的晶核槽填满,先在暗处远程将两个B级的解决。

         血肉飞溅的声音让整个队形都乱了起来,突然的袭击让每个人都拿出了武器,但几分钟过后,除了地上的火堆在发着亮,周围的田野里只有风吹过的声音。

         安静的极为可怕,人们对于未知的东西总是极为恐惧。

         “啊!”

         “是人是鬼啊!”

         跟随着风向巧妙地移动,三个溶针打出,离自己最近的两个异能者瞬间腐蚀,落地成灰。

         剩下的都是些精明的老家伙了,全部都是名单上许哲待杀的人,刘家几位长老、魏家长老,除了那个轮椅上的女人。

         空气刃以巧妙的姿势飞出,但被一股雾气挡住,明明只是单薄的气体,却能抵挡钢刀似的空气刃。

         对发已经发现了自己的位置,许哲干脆大方的走了出来,莹白的月光照在面无表情的脸上,眼中没有一丝感情。

         魏竹兰看着许哲的样子,松了口气,眼前的人毫无疑问是个优秀的杀手,但这幅年轻的面孔,不可能是雷焰修派来的,那个人太多疑了。

         “你到底是谁?”

         回答魏竹兰的是一轮弯刀,魏家二长老在魏竹兰的指挥下退着轮椅快速移动着,五颜六色的雾气突然窜出,朝着空中飘去,消散的同时许哲的弯刀也失去了凌厉。

         手指舞动,弯月突然消失,在魏竹兰分神的时候,五把缩小的弯刀出现在二长老的身后,一刀接一刀,稳稳的刺进二长老的身体各处。

         周围的人还想上前,突然感觉到脚底的凉意,空气突然从脚部压缩,想要逃离却发现脚掌被几把弯刀刺中,空气斩从中间将人分成两半。

         至此,火堆周围除了死尸,只剩下许哲和魏竹兰。

         只是,魏竹兰没有了轮椅,那一双萎缩的腿是不能移动吧。

         许哲看着突然闭起双眼的女人,心里的不安袭来,还没来的及退开,就感觉到一股浓郁的香味,像是最好吃的甜品,五颜六色。

         甩了甩头,并没有头晕的感觉,只是怎么都觉得怪异,打开量眼,看到的赫然是黑色的雾气聚集在自己的周围,试探性的伸出黑色的触手。

         空气刃砍过,短暂的消散,但很快又聚集起来。

         魏竹兰开始笑的极为妖艳,许哲开始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为什么那么想要靠近那个女人,她身上飘出的味道极其好闻。

         明明意识是清醒的,拼命的告诉自己不再向前,但为什么身体不受控制!

         一股黑色的雾气飘到许哲的体内,看到浓稠的金色能量团极为高兴的样子,召集来更多的黑气,就在一群黑气准备吞食金色的异能时。

         一旁紫色的能量团却开始疯狂的转动起来,将黑色的雾气卷入,占为己有,瞬间就粘稠了不少,似乎极为满意黑色雾气的味道,紫色能量团一边转动吸收许哲体外的黑气,一边给奄奄一息的金色能量团输送能量。

         许哲在体内黑气消散的瞬间就已清醒,看着眼前一下苍老不少的魏竹兰,许哲将她刺进自己胸口的指甲拔出,斩断。

         “啊!你怎么……怎么会……这些尸毒的气体……不可能!”魏竹兰看着自己的白发逐渐脱落,身体上的皮肤渐渐变得丑陋,布满皱纹,苍老,恐惧爬满整脸。

         吸食掉最后一丝黑气,许哲觉得整个人极度精神,异能的存量大大上升,明明自己刚进S级,却有着接近SS级的异能存量。

         而这一切,都与尸毒脱不了关系。

         看着还剩最后一口气的魏竹兰,许哲抬起她褶皱的下巴,“尸毒你从哪搞的?实验室吗?”

         双眼突然瞪得老大,魏竹兰看着眼前这张从未见过的脸,一股不敢想的念头猛地冒出,被吓的一直喘气。

         “不说吗?我猜你是魏家的老老奶奶吧,刚我可听见一群老头子叫你老祖,怎么?这么滥用尸毒,通过吸食别人的异能来提升自己很爽吧?你就不怕实验室的找你麻烦?”将手里的力度加大,许哲的眼里写满了残酷。

         “不不……大人,我只是祖上早些年和实验室打过交道,他们留了一批尸毒我才得以……而且之后,都是和新科基地在做交易,我们出异能者,他们出尸毒和试剂,但我绝对没有拿过实验室的尸毒!”魏竹兰哆哆嗦嗦的说着,很明显她以为许哲是实验室的人,来追查尸毒为何流失在外,除了实验室的疯子们,谁还能这么年轻就S级,而且对自己的黑气免疫。

         许哲察觉出魏竹兰的误会,笑的更甚,“你最好保证你说的是真的,我可不管你们基地交易,你那车子里运送的人明显就是我们实验室的杰作!”

         “不是……不是,那都是新科基地的人干的,是他们把异能者弄成这样的,而且他们都说实验室那边也是默许的……”魏竹兰看着许哲冷冷的侧脸,只觉的自己上当了,新科那些人根本就没和实验室打招呼,现在尸毒流出,倒霉的居然是自己。

         “我们可从来没和新科有这样的约定……”许哲说的极为慢,在魏竹兰的惊讶下将其一刀毙命。

         新科基地吗?和实验室是一伙的啊……

         开动汽车,看着后位上昏迷的男孩,许哲低低的笑着,今晚收获颇丰啊。

         地平线上,汽车在天色渐亮的时候开进了基地的大门,没有经过任何的检查,许哲直接将车上的男孩抱到昏暗的房间。

         雷焰修看着许哲手里的男孩,像是着了迷一样,一步一步呢喃着,原本杀气外放的男子在此刻只有满肚子的悔恨。

         轻轻的将男孩放在床上,许哲退了出去。

         “鸣逸啊……你终于回来来,哥哥终于找到你了……”雷焰修看着青白的弟弟,脸上黑色的细线丛生,脖子上和露出的手臂上密密麻麻的针孔。

         自己的亲弟弟被当作实验品3年,变成半人半尸了……

         再也止不住眼眶里的酸涩,雷焰修趴在床前压抑的哭了起来。

         哥哥错了,哥哥不该和你闹脾气……当初要是带着你一起出去,你也不会被他们捉走,受了这么多年的苦……

         鸣逸,快醒醒吧,看看哥哥,让哥哥和你说句对不起。

         ……

         许哲咬着食堂里新出的菜,撑着头发呆,那个男孩是个失败品吧,如果不是为了牵制雷焰修,可能早就被实验者放弃了,变成一具真正的丧尸,只是这样靠着药物和尸毒续命,活着也是浑浑噩噩的。

         雷焰修,你会怎么办呢?那是你很重要的人吧,这样想着男孩也挺幸福的,起码有个一直惦记自己人。

         许哲看着碗里的雪牛肉,突然想起水蒂摸着自己头发的场景,有些怀念。

         自己一直一个人也不是没有理由的,再心软的人看着朋友起了杀心,也都会离得远远的。

         貌似,交友这方面一直很失败呢……狠狠的往嘴里塞着最贵的菜品。

         舒舒服服的冲了个热水澡,偌大的别墅安静阴冷,裹紧身上的被子,看着窗外的月,慢慢闭上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