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8、交易 挑衅
        被阳光照射的感觉可真好,全身都变得暖意洋洋,空间里那瓶从实验室带出来的高浓度尸毒被握在手里,透明的瓶子里是浓稠如墨的液体,这一瓶高浓度尸毒经过稀释可以配置几百瓶普通浓度。

         而这些正是雷鸣逸现在需要的,更是雷焰修需要的。

         既然始终都得不到信任,那么迟早都会离开,至少离开前再做一次划算的交易。

         苍白的手指放在门铃上,刚准备按下,就听见房间一阵摔东西的声音,随后是几声惨叫。

         推门进去,里面的侍女和侍卫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般,感激的看着许哲。

         “你来干嘛?我不是说了没什么重要的事别来找我。”雷焰修整理着衣服上的领带,压低着声音,脸上还有未褪去的狰狞。

         “很重要的事。”

         挥了挥手,屋子里跪着的几人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雷焰修干脆将外套脱掉,半躺在沙发上,点燃一根烟。

         “说吧,什么事?”

         “我可以救那天的男孩。”清冷的声音似乎在安静的房间投下了一个炸弹。

         雷焰修霍的一下站起,死死的盯着许哲,“你说什么?!”

         “我手里有一瓶高浓度尸毒,给他续命足够了。”

         “你怎么会知道?”左手的疤痕渐渐开始跳动,似乎有什么在生长,巨大的异能包裹着整个房间。

         这是动了杀心了……

         “在我的空间里,如果我死了,你什么都得不到。”

         烟头被慢慢的掐灭,还未完全长出的对角又开始收缩,任由对面那可怕的眼神盯着,许哲依然没有一丝表情。

         “你有什么要求?”

         “我要末世以来所有基地的资料和情报,包括科研、人物、地图,还有5颗A级晶核。”

         作为三大基地的首领雷焰修确实是有收集很多资料,但单单是地图和人物情报就是需要巨大的人力物力去收集,还有科研,这一般都是涉及基地的重大机密……

         许哲看着雷焰修拧眉思考的样子,又说道:“我可以不要求R基地的情报,但其他的我要求面面俱到。”

         抬起头看到的是女人微瘦的下颌,雷焰修用手指敲打着桌面,从怀里掏出一张黑色的晶卡,“A级晶核极其稀有,你自己去仓库调,至于情报和资料一个礼拜后给你。”

         僵硬的脸上有一丝极小的笑意,“这是三分之一的量,资料到手后我会全部给你。”

         黝黑的瓶身上映着两人的身影,许哲收好晶卡准备离开。

         转身的瞬间,身后却男子的声音传来,“许哲,你是从实验室逃来的吧?如果我没记错,杜晓月是你带回来的,那地方离黑魔林很近,而且你杀死了魏竹兰。”

         空气刃带着破空的刺耳声袭去,被早就酝酿好的雷电抵消。

         “哈哈哈……”低沉的笑意回荡在房间。

         许哲苍白的脸上布满银色的纹路,听着男子的笑意,唇角也向上僵硬的勾起,“那你可得守好这个秘密,毕竟你还得养半只丧尸。”

         门被重重的关上,雷焰修看着手中的尸毒一脸严肃,那个女人是想报仇吧,以一人之力,未免太天真了。

         不过,这笔交易彼此都很划算不是吗?

         ……

         许哲走到地下城,训练场上的几人并不像往常一样斗嘴,而是安静的坐在地上,走上前去,才发现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不甘心和颓废。

         这是发现了吧……

         今天吃早饭的时候几人听到二队的人喊自己废物,先是热血的廖胖子奋起反击使出了异能攻击,随后变成了两队的群战,一群人把食堂弄得天翻地覆,后来辅导员来了一群人才停下。

         只是在教训二队的时候,张萌萌听见他们说三队都是异能潜力值到顶,不可能再进步……

         张萌萌一回来就告诉廖胖子,最后大家都知道了,想着自己注射下强化剂却没有任何反应,集体沉默着。

         看到许哲,他们只是抬起了头,有气无力的喊了声教练好。

         “除了异能升级,变强的办法还有很多……额,比如训练战斗技巧、武器什么的……。”其实在自己看来异能升级确实是变强的最佳渠道,只是实话实说这会貌似不太好。

         破天荒的,许哲居然在安慰人!这是水蒂的第一想法,看着那张僵硬的脸还有些不自在,水蒂扑哧一声笑了。

         左坤是第一个释然的,毕竟他和水蒂一样都是A级,在A级的人本来就少,很多人的潜力值还远远达不到A级。

         张萌萌和廖胖子都是乐天派,两个人虽然低着头沉默,但也没太放心上。

         只有胡澜依然紧握着双拳,身板挺得直直的,对着水蒂和左坤投去羡慕的眼光。

         将众人的反应看在眼里,许哲开始认真的教他们试用异能的技巧。

         由于量眼的缘故,许哲能很正确的分析每个人攻守的强弱,训练的过程中全程只使用了空气刃来做示范,一个是怕伤到他们,另外一个就是尽量少让自己暴露在监控下。

         “教练,我也是空气异能的,为什么我的空气刃只有这么点威力……”张萌萌看着许哲的一刀就把特制的地底划出一刀痕迹,自己几百刀下来一点都没留下。

         “也许是……”,准备说是异能级别的问题,想想怕打击他们还是换了,“你的操控方式不太对,你得顺着空气的流动,时刻关注气流的强弱,顺势发出空气刃,这样既无声无息又有加强的作用。”

         “哦,那我再去试试。”

         张萌萌看着变强的空气刃,虽然还是没有留下痕迹,但是开心的笑了起来,跑去和廖胖子分享。

         “集合了!!!”辅导员的大嗓门出现在训练场的喇叭里。

         一日一次的严酷折磨开始了,几个人无奈的停止招式训练,跟着指导员走了。

         嘛……其实自己这个教练也是蛮轻松的,只要每天只点两下,剩下的还是靠基地用仪器训练。

         “指挥官,这次训练是需要教练到场的,所以麻烦您跟我们一起去,就当参观了。”辅导员恭敬的说道。

         橘黄色的衣服,油油的头发,挺配的。

         不愧是机械化的训练,场地上是一个密封式的透明空间,里面的学员就像挂腊肉一样被机械手扔进一个有一个房间,房间里不仅释放着持续的异能攻击,还设置着各种各样的陷阱。

         许哲第一眼看到了的就是微胖的张萌萌,她被揪着缩成一团,圆滚滚的很是显眼,被扔进一个全是火焰的房间。来不及打开空气罩就被烧到了衣服,接下来的空气刃丢的又不是很适合,不仅没有消灭火焰,反而推动空气的流动火烧的更旺。

         其他的异能者也有很多这样狼狈的,但许哲看着张萌萌的惨样,突然觉得自己教授的时候太过随意了。

         知道基地不会让异能者危及生命,关键时刻会立刻进行救治,这样看着也帮不了他们,干脆躺在椅子上微闭着双眼。

         “诶诶……那个就是三队的教练吧,看起来不像很厉害的样子。”

         “怎么可能厉害到哪去,他们三队全部都是异能到顶的废物。”

         “我就说嘛……什么样的教练配什么样的学员。”

         “不过他也真是淡定,自己的学员在里面惨惨的,还有心思睡觉……”

         “……”

         叽叽喳喳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吵,有时候耳朵太灵也不好,一股威压过去,一群人闭上了了嘴。

         人群里,张凯看着熟悉的身影,推了推身旁的黄晶,两人看后对视,眼里都是惊讶。

         “教练,我这次又是好惨啊!虽然比上次好点……”张萌萌是最早出来的,因为受伤太多不能继续后面的关卡,奖励点也是最低的。

         从空间里扔出一件外套给她,“没穿过的。”,说完便有闭上了双眼。

         看着自己破烂不堪的衣服,有的部位都露出光滑的肌肤,但身上的外套极其干净,还带着一股好闻的味道,张萌萌快速的披上,看着许哲的侧脸觉得暖和极了。

         几个人相继出来,虽然没有衣服破烂的不能穿,但身上也都挂满了彩,水蒂看着张萌萌身上的外套,故意将自己手臂上的口子撕开。

         “许哲,我也要。”

         不是喊教练,是喊名字,周围的几人听着这有点歧义的话,瞪大了眼睛。不是吧,教练的名字都干直接喊,不怕被揍吗。

         黑色的长款外套稳稳的落在水蒂身上,许哲僵硬的脸上有点松动。

         直接挤掉身边的张萌萌,水蒂亲切的挽着许哲的手臂。

         呃……

         廖胖子拉过一旁杀掉的张萌萌,拍了拍她婴儿肥的脸,温柔的说道:“萌萌,我也要……”

         啪!不出意外,一个巴掌印。

         几个人的打闹被其他队伍看在眼里,简直吓掉眼珠子,看着自己的教练,不知道为什么,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哼!果然废物就是配废物教练啊!”蒋超不顾身边人的阻拦,阴阳怪气的说出这句话,蒋家原本在R基地就是个没名的家族,但是最近几大家族的衰落让他们有了喘息的机会,成为了基地的三流家族。

         蒋超是蒋家的大少爷,原本对基地的人物就不是很熟悉,所以听到许哲的名字只觉得是个连家族都没有的破落户。

         许哲刚想动手,就发现蒋超被打飞了。

         “许哲,实在是对不起,我这个学员就是脑子经常发热,说话不经过大脑,你别在意。”张凯站在人群里,态度极为诚恳。

         “教练!”一队的学员看着张凯的态度,十分惊讶。

         他们很多人都知道向阳团队的名号,尤其是队长张凯杀敌无数,知道是他当自己教练的时候极为高兴,事实也证明张凯确实教会了他们很多东西。

         而如今自己敬佩的教练这样低声的和别人说话,还打飞自己的学员,这样他们心里十分不好受。

         “不是我说你,张凯,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娘们了,废物就是废物啊,我觉得蒋超也没说错。”二队的教练黄友兵痞里痞气的说道,边说还边用手比划着水蒂和胡澜的身材。

         “哈哈哈……”周围的学员都大声的笑了起来。

         张凯看着许哲面无表情的脸,只觉惨了,这群蠢蛋!

         廖胖子等人听着这话气血上头,正准备动手,眼前一直苍白修长的手却挡住了。

         水蒂轻轻的松开挽着许哲的手,笑的极为妖艳。

         场地上一阵巨大的气流袭来,带着不能反抗的威压,空气刃如一把把巨型的钢刀,空气中呼啸的声音极其刺耳,众人想要逃离,却发现身上如千万根针扎一样疼痛,眼里和耳里被鸣叫声激出了血丝,这股威压宛如一死海,磅礴的不长一草一木,死气沉沉。

         “噗!”二队和蒋超被重重的砸到地上,肚子上是一道狰狞的伤口,痛苦的转动着眼珠子,动弹不得。

         医疗队赶紧上前将人救治,全程场上极为安静。

         张凯愣了好久,脖子后被已经被冷汗浸湿,手心里一片苍白,看着被抬走的几人。

         吞了吞口水,走上前去,“许哲,多谢你留他一命。”

         “嗯。”

         打了个手势,身后的几人被水蒂拉着一起走掉。

         这TMD的是多少级啊!

         每个人的心声,但没人敢问,都只是默默的揣测。

         “教练,你真是牛逼啊!我决定了,我以后的偶像就是你了!刚才那一招简直帅爆了!”廖胖子的眼里满是激动。

         “确实厉害!”沉默的左坤也难得附和一句。

         张萌萌的星星眼就一直没变过,水蒂也妖艳的笑着。

         只有胡澜低着头,眼里满是嫉妒,为什么!为什么不是我!明明这么强却没教什么有用的东西给我们!这么自私的人你们还围着她!我们这样根本就不会得到重用,你们再怎么围着她也没用!

         “晚上我帮你们加训,我不在的时候,不懂得可以问水蒂,以后就算你们没有成为精英,我觉得也可以活的很好。”许哲走在前方自顾自的说着,突然发现身后安静了下来。

         回过头看着众人一脸奇怪的表情,将自己的衣领拉高,低低的说:“呃……我第一次教别人,还这么多人,有点不适应。”

         嘿嘿……

         水蒂:萌萌哒的僵尸脸

         廖胖子:哟哟哟哟哟哟……切克闹

         左坤:嗯,加训,不错,厉害

         张萌萌:星星好多哦,好亮哦

         胡澜:黑化启动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