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阴血藤
        “我有点私事,一会回来。”许哲对着问她话的黄晶答道,说完变向森林深处走去。

         “许哲,我和你一起,等等我……”魏芸望着许哲快要没入阴影的身影喊道。

         “这都是怎么了……”张凯看着两人的背影,有些疑问。

         “还能有什么,女人就是喜欢聚一起那个嘛。”黄晶边说便对张凯抛了个媚气如丝的眼神。

         “咳咳……”张凯倒是没什么,倒是年纪小的魏洋被黄晶的神态惊到了,不自在的咳嗽两声。

         ……

         魏芸看着眼前的人离自己预定的目的地越来越近,脸上的表情也越发阴狠。

         似乎是有准确的目的地一样,许哲走的很快,直到走到三棵极其普通的小树旁才停下。

         “你别跟着我了,不然我不介意让你试试身首异处。”许哲转过头来对着对着身后的魏芸说道。

         远离了人群,此刻只有许哲和魏芸两人,魏芸也没有上前柔柔的去和许哲解释,只是冷冷的看着许哲,当发现目的地就在许哲身后,突然低低的笑了起来。

         “你不会以为自己刚到A级的异能者就能毫无顾忌了吧?许哲我告诉你这世界上弄死一个高阶异能者方式千千万万,可不是你这种没背景的土包子能想象的。”

         魏芸说完,随即从怀里拿出一直袖珍的金色小枪,快速的向许哲打去,看着还站在原地的许哲,得意一笑,随即飞快的向远处奔去。

         听着身后异植破土而出的声音,魏芸小心的将小枪收好,看来所谓的A级异能者也不过如此,整理下自己的衣服,随即向张凯等人的扎营地走去。

         许哲开着空气罩,看着刚从三棵小树底下破土而出的赤色藤蔓疯狂的撞击着自己周围,藤蔓上还长着一根根尖锐的弯钩,在表皮缓缓的蠕动着,远远看去就像丑陋的巨大蠕虫,每根弯钩的口子还一张一合,流出难闻的黄色粘稠液体。

         毫无疑问这就是阴血藤,任务出发前的三天,许哲其实还接了一个A级任务,目标就是这种异植底下的东西。

         阴血藤作为A级变异植物,坚硬无比,极其凶残,爱食雌性活体的血液,还极为偏爱女性异能者的ZG组织,十分难以杀死,一般都会用普通的女性身体作为诱饵来诱杀。

         而魏芸绝对也接了这个任务,如果不是自己的加入,或许站在这里当诱饵的就是黄晶了,白天在找寻变异虎狮的时候,魏芸就一直在诱导大家的方向,故意引到阴血藤的周围。

         阴血藤如果没有受到外界强烈的刺激都是处于休眠期,周围的植被也会由于其根系被藤蔓缠绕变得较为矮小。

         许哲在白天就已经注意到这点,只是没想到有人也惦记着,不过还得感谢魏芸的搀和自己才能如此顺利。

         看着面前还在努力打破空气罩的藤蔓,感受着体内快速流失的异能,许哲直接解除了空气罩。在释放了十几把空气刃砍断了几根阴血藤的分支,藤蔓暂时的停顿后更加疯狂的向许哲袭来。

         而许哲只是伸出右手五指,掌心前方赫然是几十根极其细长的溶针,均匀的分布在五根手指后,飞快的向着阴血藤的各个部位袭去。

         与此同时另一只手上也浮起了银色的纹路,手掌在空中成握爪的状态,而远处,阴血藤的主干被死死的固定住只能任凭身上扎出许多细小的洞口。

         周围空气刃密集的甩出,阴血藤周围的空气流速加快,几乎是瞬间细小的洞口如黑洞般扩大,连成片,最后落下一地浅浅的灰尘。

         许哲走近看着被翻卷的土层,底下是一块拳头大小的赤色石头,十分漂亮,表层如有血液在流动,这就是这次A级的任务的目标——朱冥石,是制作高浓度净化剂的必需品,因为阴血藤的缘故极难挖掘,而一小颗指甲盖大小的朱冥石大概可以成为100只高浓度净化剂的成分之一,极其珍贵。

         许哲擦了擦收进空间,又拿出几颗晶核补充自己刚去掉半数的异能。

         ……

         “你说什么?许哲惹怒了异兽?被困住了?”张凯急切的问这魏芸。

         “对啊,都是我不好,应该劝住她别忘那边走的,明明那边的植被都有些诡异……”魏芸此刻脸上满是自责,雪白的小脸皱着眉头让人看着觉得十分可怜。

         “不,这也不怪你。”张凯说道。

         “姐你别说了,就是她自作自受,是她自己要去那边的,你担心她都不值……”魏洋拉着自己的姐姐愤愤说道。

         “毕竟许哲是A级,也许没事呢,再说我们明天捕杀虎狮可是很需要助力的。”一旁的黄晶看着魏芸拉着张凯的袖子可怜兮兮的样子,十分不爽。

         “黄晶说的对,我们还是去找找许哲,她的加入就是为了明天的捕杀。”张凯想了想说道。

         黄晶在看到张凯听从自己的建议挑衅的向魏芸望去……而后者只是对自己露出了一个柔弱的不能更柔弱的笑容。

         ……一群人向着密林深处出发。

         “你们等等,这边很黑,我刚从那边走过来,我来帮你们带路吧。”魏芸柔柔的说着,张凯对其点点头,她便走到了队伍的最前面。

         一会只要乘乱将朱冥石捡起放进空间戒指就行,毕竟在此之前自己已经秘密的注射了药物,不会受到阴血藤的攻击。

         魏芸撇向身后的人们,像是在提醒他们小心脚下,其实只是在找寻最佳的角度拾起朱冥石。

         他们可都还不知道有空间戒指的存在呢,就算感觉到异样,也不会想到是我,呵呵,至于许哲,这下早就成了血渣吧。魏芸内心越是高兴,脸上懵懂无知的样子也越是无辜。

         魏芸停下脚步,提醒着身后的人小心,自己却急切的向远处望去,只见一块平地上树木较其他的地方稀少了许多,四下安安静静的,没有见到狂躁的阴血藤,也没有看见许哲。

         不顾这怪异的情形,魏芸快速的走向前去,身后的张凯等人也紧紧的跟着,急忙向地上翻卷的土层望去……没有?!怎么会……

         “魏芸,你不是说许哲在这里吗?”张凯看着有些急切的魏芸,一直在找寻什么东西的样子,直视她的双眼问道。

         “对啊,真的是这里,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没看到之前的异兽,我也是十分担心她有些急躁了,真希望许哲她没事。”魏芸看着张凯渐起的疑心,立刻克制着自己,柔柔的低着头说道,自责的表情让人不忍责怪。

         “凯歌,我姐这么担心那女人,那女人还骗我姐,真的是小人!”魏洋看着魏芸对着张凯自责的样子说道。

         “我什么时候是小人了……”轻飘飘的声音在安静的密林显得极为清晰。

         许哲……怎么会……魏芸看着远处半躺在树上的许哲惊讶的差点出声,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立刻走上前去问道:“许哲,原来你在这里啊,你真是的捕捉异兽也不和我说一声,害我瞎担心,大晚上的还耽误大家的休息,哎呀,不过也怪我,没分清你是干嘛就随便报信,对不起了,大家。”

         许哲看着在树下装模作样的魏芸,只是翘了下唇角,并没有理会她。

         “许哲,你真么晚来这么远干嘛?”张凯望着树上慵懒的女子,有些锐利的问着,这许哲太可疑了!

         “没干什么,赏月而已。”

         众人抬头看着天空,确实由于周围树木的矮小,肥大的树叶没有遮住天空,一轮洁白的皓月高挂。

         ……

         跳下树干在魏芸的耳边轻轻的说了句话,看着对方那张温柔似水的脸迅速变得愤恨阴毒,许哲只觉得有趣极了。

         “你放心,猎杀什么的我最喜欢了。”随后又对着张凯说到,果然后者脸上锐利的表情消失了,没猜错,队长就是喜欢卖力的队员。

         “姐,那小贱人对你说什么了?”魏洋凑近魏芸的耳边低声说道,要知道大声点被那女人听到就不好了。

         “没什么,小洋,你可要好好的提升自己呢,以后姐姐就要靠你了。”魏芸一副忧伤却又故作坚强的样子,让魏洋只觉刚刚许哲欺负了魏芸,对许哲的怨恨又增加了一层。

         魏洋走后,魏芸在树影的遮蔽下表情模糊不清,长长的指甲刺进雪白的手掌,流出了血迹都未曾注意。

         第二天清晨,没有魏芸的误导,一行人很快找了有变异虎狮痕迹的地方。变异虎狮生活的地方都会生长着几株虎尾花,这种花长得有一人高,没有叶子,一根花茎上会开朵花苞。

         张凯发了几双特殊的手套让大家带上,又从背包里拿出长长的剪子,剪子在靠近虎尾花的时候,花苞似乎是感觉到了危险微微张开,几根嫩黄色的细长花舌从娇艳的花瓣包裹里伸出。

         将剪子拿开,花舌似乎没感觉到危险又一一缩回,只是缩回的瞬间被张凯剪下了花苞,将每个人剪下的花苞用透明的袋子装好后,布置在百米外的监视仪器也传来了信号。

         张凯将一大袋子的花苞用透明的丝线挂起,打了个手势让大家赶紧分散跳上大树。

         魏洋跳在树上就立刻屏住呼吸藏在树叶之后,在这个团队里他是唯一的C级,所以像这种高级的猎杀任务,他一般只是在战斗的时候躲起,负责战后的后勤。

         张凯的团队原本就只有他和黄晶两个人,两个人又都是B级战斗狂人,配合的十分好,在基地的团队里也算的上排前,但是由于人数的限制他们接任务的级别都没有很高。

         直到魏芸的出现,魏芸本身就是B级,同时她能为张凯的团队带来很多完成任务的仪器和方法,但有一个条件就是带上弟弟魏洋。

         许哲任凭自己的瞳色变成淡淡的金色,站在高高的树上,百米外的变异虎狮被她看得很是清晰。

         顾名思义,虎狮就应该是末世前老虎和狮子的结合,只是眼前的这坨巨大的无比的丑八怪是发生了巨大变异吧,且不说老虎和狮子的特点一点都存在,还长了一对差不多有自己半个身体高的黑色对角,两只后腿极其粗壮,棕色的皮肤上还可以看见一粒粒的咖啡色疙瘩,相较于后腿前腿确是严重的发育不良,就跟瘦弱的鸡爪一样垂在胸前。

         最让许哲难以置信的部位就是它的头颅,也许是头上的对角太长,脖子几乎没有,大大的头颅上还长了层浓密的毛发,而正脸除了一张血盆大口,就是四只小眼睛和两只鼻孔,一边三颗,像极了麻将六饼。

         怎么长的这样,末世八年而已,这变异的毫无征兆啊……

         除了许哲,另外三个人都没闲心去关心异兽的样子,他们只是感觉到手中的检测器信号越来越强,看着密林里近两层楼高的异兽,快速的调整自己的状态,异能武器上用晶核注满了能量。

         “来了!就是现在!大家准备攻击!”看着变异虎狮咬着包裹虎尾花的袋子,张凯大叫,同时将手中的丝线注上火焰,通过特制的丝线,很快火花烧到了变异虎狮的大嘴。

         “吼吼……!”虎狮大叫着,同时鼻孔里流出水来将嘴边的火熄灭,这是一只水系的虎狮!

         知道了虎狮的类别后,张凯更加疯狂的释放火系异能向着虎狮的皮肤袭去。

         许哲站在树上,看着黄晶用木系生长出青藤将虎狮兽暂时的困住,魏芸在释放者大量水箭的同时用自己的鞭子狠狠的抽着虎狮的身体,然而如此多的攻击虎狮虽然狼狈仍然没有受到致命的攻击。

         感受着空气的流动,许哲顺势从树上跳下,十几把空气刃向巨大的钢刀接二连三的刮在虎狮身体的同一部位。

         果然,血液在瞬间喷出,一行人看到虎狮手上眸子都亮了亮,只是虎狮大叫几声后挣扎的更加厉害,黄晶就快要困不住了。

         与此同时,虎狮身上的疙瘩皮突然自动的脱落,露出更为精瘦的身体和一身柔顺的皮毛,身体的姿态也更为接近老虎和狮子的形态。

         “他脱去了保护皮层,趁现在大家快攻击!”张凯边说便使出了自己的技能,“火雨”,一粒粒更为赤红的火球向流星一样猛烈的向着虎狮冲去。

         “呲……”是火被熄灭的声音,虎狮的头顶两只对角聚齐了巨大的水屏,将张凯的火球一一消除。

         “许哲!快上!”张凯感受着自己快要亏空的异能,看着站在一旁还在观望的许哲,对其喊道。

         “事后,我要两次兑换异能武器的机会。”许哲伸出手,比了个二字。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先攻击,奖励分配的事情我们之后在说。”张凯说的有些急躁,在他心里完成任务,让向阳团队走在团队的前列才是最重要的事。

         “许哲,凯歌和晶姐的异能都快亏空了,我们现在更是要集中攻击,我知道你是A级,这里的级别你最高,但是我们每个人也都在默默的付出不是吗?现在这个时候真的不适合谈任务分配的事情。”魏芸一手捂着刚被虎狮水箭射到的胸口,一边大义凛然的说道。

         这样一说,大家看相许哲的眼神都不友好了起来。

         “你们根本奈何不了这异兽,不是吗?再说我们这边可还有位小少爷从头到尾都躲起来了,除了骂人我可没见他出了什么力。”许哲依然没有理会魏芸,只是看着张凯说道。

         “你们都愣在那干嘛呢?!我的青藤快控制不住了虎狮了!快点攻击啊!”黄晶对着一行人大喊。

         看着还在犹豫的张凯,许哲又说道:“队长想好了吗?毕竟时间久了我也不能保证虎狮会不会呼叫同伴来,到时候可就不好办了。”

         “……行,我接受你提议,只是你的任务成功之后你的贡献点全部归团队所有。”张凯不顾一旁魏芸言又止的眼神,看着远处快要虚脱的黄晶,直接说到。

         许哲笑着答应,脱下自己的手套,露出苍白的手指,边飞快的向虎狮奔去。

         而此时的黄晶却感觉到自己控制青藤的手臂似乎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而且越来越痛,手都有些发抖,就连意识和视线都逐渐模糊,原本就快亏空的异能加上突来的伤痛,让她瞬间失去了对青藤的控制。

         没有了异能的输入青藤很快从地面枯萎,虎狮也没有了束缚,喊叫几声,越发兴奋起来,黑色对角上突然聚气巨大的水团,还散发着蒸汽,而水团的中心则是一团翻滚的高温水汽。

         这水系虎狮居然还附带高温的技能!

         滚烫的水汽堪比炎热的溶炎,在一瞬间爆破,张凯立刻拉着离自己较近好的魏洋,魏芸则拉着快要晕倒的黄晶快速奔跑,跑走的途中还被几滴水花溅到,衣服立刻溶出一颗颗破洞,肌肤也被烫出硬币大的水泡。

         就在众人逃离的瞬间,身后也响起了虎狮的怒吼,接连好几声,整个森林的飞禽都从那处飞出。

         一阵浓烟过后,原本茂密的近百米的林地树木都被溶的支离破碎,碧绿的枝叶也变成了灰黑的颜色,而土地更是变成了了坑坑洼洼的,隐隐的还冒着热气。

         众人大口的喘着气,对身后林木的惨状大为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