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溶针
        此刻,似乎是夜晚的原因,周围很是安静,许哲懒懒的半躺在床上,看着摆在床铺上的晶核:5颗C级、26颗D级、E及500颗。

         将晶核一颗颗不间断的放入喉咙口,一股股热流似乎从脖子冲到脚底,也许是一次性放入了太多的晶核,许哲的身体猛的灼热,意识都有些模糊。

         如若是旁人看见定会说许哲是在找死,直接吞服晶核是获取晶核能量最直接粗暴的方法,一旦过量就很容易爆体,而异能者对于自己所能吞服的晶核都没有明确的标准。

         一般的异能者都会去医院接受能量注射,或者购买试剂中和晶核能量,虽然会损失或多或少能量,但会使得晶核能量更加平和易吸收。

         只可惜许哲还暂且不知道这些,皮肤上都流出了细密的热汗,各色的晶核异能都在许哲的体能冲撞,苍白的皮肤下似乎都可以看见流动的光芒。

         紧握着双拳,比起第一次吞食晶核的疼痛大大增加,但许哲知道,只要熬了过去,或许就可以获得更强的能量。

         不知过了多久,许哲只觉得整个人都被蒸干了,视线也变得有些模糊,没有药物的中和,猛烈的能量让许哲的血管逐渐破裂,皮肤上开始渗出密密麻麻的血迹,这是快要爆体的前兆。

         最终在意识变得破碎的瞬间,许哲感觉到体内的能量似乎平静了,长长的夜晚,也许是太累了,许哲晕了过去。

         而此时,几乎是瞬间,在许哲的体内一股极其细微的黑色能量涌起,形成一个小小的漩涡,越来越大,越转越快,逐渐将周围的晶核能量吸入,就像一个微型的黑洞。

         ……

         三天后,杜晓月还在着急的拨打着许哲的通讯仪,整整三天许哲一个都没接,杜晓月想着许哲冷淡的样子,觉得自己似乎是对许哲的态度有些不对劲,但想到自己还被她下了印记。

         一定是因为自己的命还握在她的手里所以才会担心她,对,一定是这样。

         杜晓月在自己粉色的梦幻房间里走来走去,想着昨天母亲甩魏芸的那一巴掌,别提多高兴,只可惜之前一起出任务的士兵都和刘天浩和魏芸串好一气,都说是自己不小心。

         那两个死贱人还一个哭一个安慰,一唱一和的把父亲都唬住了,不过在自己提出和刘天浩解除婚约的瞬间,两人脸上吃SI的表情还真是让人过瘾。

         只可惜,许哲没看见。

         杜晓月看着屋子周围里里外外士兵和保姆,还有父母的态度根本不可能去找许哲。

         看着手中的通讯仪,杜晓月还是决定拨出一个号码。

         “喂,杜迦吗?一会那帮我去许哲的住处看看她在不在?我有些事情找她……”

         杜迦在找了个完美的理由向上级解释后,得到了半天的假期,换了身便装,认命的向许哲的住处走去。

         “叩叩叩……”

         门被打开,入眼的是一张极度劳累的脸,齐耳的短发凌乱的耸着,穿着保守又老土的睡衣,原本僵硬的脸上似乎都隐隐有着层灰……

         屋子里还飘着一股浓浓的混合泡面味……

         这是许哲吗?三天前不还是干净整洁的样子,怎么……杜迦良好的礼仪还是很快让他回过神来,恭敬的向许哲行了个礼,然后轻轻的为其关好门,只是地板上的十几桶泡面盒子让他有些下不了脚。

         “找我有事吗?”三天没说话让许哲的声音有些沙哑。

         “是这样的,杜小姐这几天拨打您的通讯仪没有人接听,她似乎是找你有些紧急的事情,所以让我来传个话。”杜迦耐心的解释着,还瞟到了一旁被扣了电源的通讯仪,脸色不改。

         “哦,我没听见。”

         “呃,……”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处于礼貌,杜迦一直望着许哲的衣角,沉默了好久杜迦还是试探性的问道:“请问你是发生了什么吗?需不需要我帮忙?”

         许哲的眼睛一亮,沙哑的声音流出:“我刚吞了晶核,刚醒,刚吃完。”

         “原来是这样,你吞了多少呢?”

         许哲想了想,答道:“1颗C级,50颗E级。”

         “那你运气真好,一般异能者直接吞服晶核可是很容易受不了猛烈的能量爆体的,虽然每个人的体质不一样,但是最好的数量就是控制在与自己异能相差三级的晶核上,你刚好是A级,吞服1颗C级十分合适的。”杜迦虽然在细心的解释着,但只是出于礼貌,他不相信像许哲这样的异能者会对吸收晶核有所疑问,这不是刚将晶核控制在吸收的标准范围内。

         许哲没有说话,更让杜迦觉得自己刚是说了段废话。

         礼貌的道了别后,杜迦打开房门。

         “对了,基地的中和药剂就在二级住宅区的后面,挺近的。”杜迦怕许哲不知道药剂的购买位置,还细心的在地图上标记出来。

         “嘭!”房门关闭。

         许哲赫赫的笑了两声,真是个热情的人啊。

         五指向上,五根黑色的针漂浮在每根指间的上方,安安静静的似乎没什么威慑力。

         握爪,五根黑针合成细长的一根。

         “嗖!”针尖快速刺破空气,发出尖锐的声音。

         白色大理石桌子很快被刺出极细的洞口,不仔细看就像黑色的水笔印记,极其细微,但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周围的空气来来回回的从细小的洞口进出,桌子上的洞口越来越大,桌面围绕着这个点逐渐腐蚀,速度也越来越快。

         最终桌子只剩下桌脚,和一层极为细薄的灰尘。

         许哲把这种针称为“溶针”。

         溶针的形成正是许哲腐蚀技能的升级,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由毒素刺激出来的腐蚀技能也通过吞食晶核产生了异变。

         不过这样更好不是吗……

         将屋子整理干净,又洗了个澡,天色已经渐暗,许哲从空间里拿出一套白色的运动服穿上,出门。

         “喂,杜晓月,有事吗?”

         “喂……谁啊……啊!许哲吗?你总算知道联系我了!!你要来找我吗?我早就说了那普通的小区你住的不舒服,要来找我吗?…………你等着,我让杜迦去接你……”杜晓月听见许哲的声音,一把撕去脸上的面膜,有些激动的说道。

         “不用,我需要晶卡,让杜迦带给我。”

         “嘟嘟……”线路中断的声音。

         “喂……?许哲!你真是讨厌!挂我电话!”嘴上骂着许哲,但杜晓月还是给杜迦打了电话,谁让对方握着自己的命呢。

         5号大厅里,许哲看着大屏幕上跳过的任务,都是些杂乱的小任务,奖励也都不高。

         “请问有级别更高的任务吗?最好是B级以上。”

         不等许哲问话,旁边的服务窗口就站了个高壮的男子问道。

         听到他的话,周围的人都有些讶异,但也只是一瞬间,又各自错开目光。

         “有的,最近基地正在扩建,所以高级的任务发布都移到大厅二楼,您有需要可以去看看。”

         张凯听后,对着客服点点头,随即向二楼走去,只是走了几步就发现自己的身后跟着一个女人,回头看去,才发现对方只是单纯的也向二楼走去,并没有追随着自己的目光。

         “哟,凯歌又来了……”魏洋看见张凯的到来,哥俩好的撞了下肩膀,就当做打了招呼。

         “你小子,知道大厅换到二楼也不告诉我,害我在一楼瞎转悠。”

         “哎哟,我哪敢啊,是我姐她刚让她陪她测试刚到手的异能武器,所以这不我也刚来,都没来得及和你说嘞。”魏洋才16,笑呵呵的对着张凯说话,俨然一副可爱正太的样子。

         “好了好了,我也没怪你,况且你是陪魏芸我就更不能说啥了。”

         一旁的许哲佯作观察大屏幕上任务的样子,听着两人的对话,在听到魏芸名字的时候,僵硬的嘴角微微翘起。

         张凯拿着魏洋筛选的几个任务单,细细的看着,“这两个收集药物的B级任务挺好的,可惜奖励太少,我们团伙出动根本就不划来。”

         “那就去那个A级任务,奖励丰富,足足有三次兑换异能武器的机会,还附赠两颗C级晶核。”魏洋指着任务单难度最高的任务说道。

         “这个奖励是好,只是要的是变异虎狮的对角和晶核,猎杀一只B级变异虎狮对我们团队来说还是很有难度,况且我们在此之前都没有接触过这种变异兽,也不知晓它的弱点。”张凯挠着十分粗硬的头发,为难的说道。

         “我加入你们,成功后我要一次兑换武器的机会。”许哲站在两人的身后幽幽的说道。

         “……喂!你谁啊!你以为我们团队是什么人都可以加入吗?”魏洋听着许哲的话,十分不爽,要知道自己当初能加入张凯的团队还是因为魏芸的关系,现在居然冒出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就这样直接扬言要加入。

         “小洋,别说了”,张凯拉着激动的魏洋,又转头对这许哲说道:“你好,不知你的身份是哪位?我们向阳团队对于B级以下的异能者暂时还不需要……”张凯还没说完,就看见对方撩起袖子,露出修长苍白的手臂。

         在其内侧,徽章上是刺眼的字母A。

         ……

         “好吧,欢迎你的加入,向阳永远欢迎强者。”

         就这样,许哲拿着刚到手的任务单和向阳团队的通讯手环,在打劫了几个倒霉蛋子的晶卡吃饱喝足,沉沉睡去。

         三天后,基地出口。

         “怎么还没来?凯哥,那女人不会骗你吧?”黄晶对着手中的补妆镜,调着不同的表情后,风情无限的对着张凯说道

         “不会的,凯哥所认识的人肯定都是讲信义的,就算那位小姐没来肯定也是有更重要的任务所以才……”魏芸还没说完,一旁的魏洋就已经对还没到来的许哲破口大骂:“她就是个自私的!自己出任务就忘了团队,这种人就是那种忘恩负义的小人,长得还那么干瘪瘪的……”

         许哲到来的时候就是这样,一个身材火辣的女子在不耐的补着妆、昨天的小正太正在大声的骂着自己、张凯还是笔直的站着看不出表情,而最后是一位穿着白裙子的女生,精巧的瓜子脸,眉眼清秀,还在一旁温柔的劝着正太别骂自己。

         听着是劝,实则更像是火上浇油。

         许哲对于魏芸的了解只是来源于杜晓月,是善妒恶毒的女人,但此刻许哲觉得杜晓月错了,这是明明就是一只披着白花皮的小人,也难怪杜晓月被坑的可以。

         魏洋看着突然站在自己身后的许哲,有些愣住,随后又准备大骂,只是在触及许哲那张僵僵的脸和看死人一样的表情的时候,准备说出的话硬生生的卡在喉里。

         “许哲是吗?我是魏芸,是水系B级、附带B级治愈技能,这是我的弟弟魏洋,他这个人还小,有时候说话总是太直太冲,希望你别他一般见识,我听说你可是A级呢,以后我们可以互相切磋,到时候你可要让着我呀。”魏芸柔柔的说着,略带俏皮的话让张凯都对她多望了几眼。

         简直是白莲之光啊……魏洋之前被许哲吓到的感觉瞬间消失,脸上又洋溢着那种拽的二八五万的表情。

         “所以你觉得他骂我的都是对的?”许哲说着。

         魏芸刚想解释,只见许哲快速的蹿到了魏洋的身前,速度快的让她忘记了放出异能。

         许哲看着眼前快呆掉的魏洋,轻轻的说着:“骂人很爽吗?不……砍人才爽!”

         “别!啊!”张凯等人看见许哲的动作立刻上前控制她,只是还没看清许哲的动作就听到魏洋的大叫。

         一行人看着不知何时站在远处的许哲,和吓得坐在地上的魏洋,刚准备出声,就发现魏洋厚厚的作战鞋面上十几个整齐的切口,却没有溢出血丝。

         完美的速度和精准的操作,这下他们才意识到B级和A级的区别。

         之后执行任务中再也没有看见魏洋在许哲面前蹦哒。

         只是没有人看见魏芸在许哲的背后露出的厌恶嘴脸,狠毒的模样与之前大相径庭。

         这次的任务点是距离基地很近的一片密林,一棵棵粗壮的大树在这片土地似乎长得极为茂盛,肥厚的树叶差不多小孩的个头大,直窜天空的树桠密密麻麻的交织着,垂落几根稀疏的老藤,而树下阳光被遮挡了大半,只有星星点点的亮光打在枯叶上。

         这个地方与之前的黑魔林不一样,充满着生机,就像一片原始森林,虽然同样的危险重重,异兽丛生。

         许哲走在队伍的最后,看着走在前头的张凯拿着先进的探测仪认真的扫着,在他之后则是魏芸,她手里拿着一把晶蓝色的长鞭,那是基地特地为她制作的异能武器。

         “这样不是办法啊,天都快黑了,还没发现变异虎狮的痕迹,我们一开始的方向是不是错了。”黄晶说道,她就站在许哲的前方,作为木系异能者对于森林里的环境相较于其他人更容易熟悉。

         前方的张凯在听到黄晶的话后也停下了脚步,看着变得深蓝的天空,他提议晚上就在该地扎营,明天一早在出发寻找。

         大家对此也都没有异议纷纷从背包里拿出专门的睡袋,固定在树干后,便坐在树上拿出吃食,休息。

         除了还站在地上的许哲。

         “诶,你怎么还站在那,树下可是极其危险的,你不会没带扎营装备吧?”黄晶对着许哲说道,一边的魏洋准备嘲讽两句,想起了白天的事还是保持沉默。

         而树上的魏芸在看到许哲还未上树拧起了黛眉,想到许哲白天一直默默的走在最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握紧了双拳。

         不可能,她不可能发现……